收起左侧

大漠快递来的烽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1 07: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运涛涛 于 2017-9-21 07:40 编辑

[size=21.3333px]    一根线,茫无端绪,人们会特别注意到哪个位置呢?
    当然是线头线尾的两端,线索在手,就能顺藤摸瓜,就能理出头绪。
    一条举世瞩目的万里长城,最能吸引游客眼球的,最有标志性意义的,莫过于东西两头的关隘。东有山海关,被称为“天下第一关”;西有嘉峪关,被誉为“天下雄关”。这两处的游人,永远都是比肩迭踵、项背相望,比长城的其他关口多出不知凡几。我曾去过将军石关和大镜门,同属长城隘口,可怜的很,游人只能以个位计。位置的重要性,确实不同一般,难怪人们都愿意争第一的名头,完全应了老子所说“损不足以奉有余”的“人之道”。
    没有几个人肯去的将军石关和大镜门我都不放弃,这两个“天下第一”更是不能不游。
    最东的山海关,上学时代与很多同学去过,匆匆忙忙,只看了“天下第一关”箭楼和孟姜女庙,长城之首的“老龙头”,虽然也非常想看,别人却没兴趣,于是不得不从众,遗憾地失之交臂了。
    这次游嘉峪关,到了长城的最西,心中非常高兴,感觉自己从最东跨越至最西,目睹了长城的两端,岂不是胸中可以澎拜起中华的最强音了。
    嘉峪关是个比较荒凉的地方,虽然自古有军人卫戍守边,但改变不了它“惨淡天昏与地荒,西风残月冷沙场”的孤城要塞的面貌,因为不适合农耕,没有第一产业生产粮食,人民无法长期居住,只能一群枕戈达旦的勇士,伴着风沙,看着星星,常年驻守于此,甚至老死于此,连封疆大吏的将兵长史班超都说出“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的话,可见回中原之家的路有多难。1955年发现肃南镜铁山铁矿,1958年成立酒泉钢铁公司,有了吃第二产业钢铁饭的工人和家属,才有了人烟,以原城镇为主,划出酒泉县、肃南县部分辖地,于1965年设立嘉峪关市。
    酒泉钢铁公司的存在使这里有了生存的物质基础,但嘉峪关成为热点城市,有几十列高铁列车在此经停,有十几条航线的飞机在此起降,却完全是依仗第三产业的旅游、贸易等带动的。
    使我倍感意外之喜的是,不但在这里参观了规模宏大的关城,而且看到了万里长城开始的地方,就是一根长线的那个线头,它叫“长城第一墩”。
    墩指烽燧墩台,就是报警台,是我国长城防御工程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长城沿线和关城的附近,城堡周围,均根据需要修筑。或修筑在高山险要之处,或建在平地较高的地段,或修在交通要道,或建在长城墙上。《史记·正义》记载:“昼燃烽,以望火烟;夜举燧,以望火光也。烽,土橹也;燧,炬火也,皆山上安之,有寇则举之。”就是说,每当遇到敌情时,夜间举火,白天放烟,及时通报敌情。
    我们现在用烽烟、狼烟的词语代指战争,烽烟、狼烟就是墩台的报警之烟。它的燃料是蒿艾、苇条、茎叶、牛羊粪、狼粪、草,之所以用狼粪,“取其烟直而聚,虽风吹之不斜”,所以烽烟也叫狼烟,“大漠孤烟直”说的就是它。
    墩,发展到现代,就是我们熟知的萨德反导系统这种东西。墩台在古代的重要性,一点儿也不输于“萨德”。担负着传递关南及祁连山诸口军事信息的任务。设有坞、驿马、驿驼、食宿、积薪等物,配备有一定数量的守兵。
    明代的嘉峪关管辖着“腹里、沿边、境外墩台三十九座”,每一座都是非常重要不可或缺的,每一寸国土都不容被侵犯,古代从来没有一个“长城第一墩”的叫法,“长城第一墩”是今天出于推广旅游的目的叫开的。
    长城第一墩,本称讨赖河墩,是嘉峪关两翼长城最南端的一座墩台,也是明代万里长城最西端的一座墩台,故有“天设居庸百二关,祁连更隔万重山”之说。长城第一墩于明嘉靖十八年(公元1539年)由肃州兵备道李涵监筑,北距关城7.5公里,墩台矗立于讨赖河边近56米高的悬崖之上。如今,这座墩台残高约10米,其底部呈不规则正方形,底宽14米,内部仍呈正方形,长宽均为6米。用黄土夯筑而成,夯土层厚10至20厘米。
    现在,北京到嘉峪关的火车里程是1987公里,需要20多个小时到达,北京到嘉峪关的飞机里程是2074公里,需要4个小时到达。
    在古代,没有这么便捷的交通工具,边境一旦发现敌情,如何迅速上报到最高统帅的皇帝那里,骑马即使最快的八百里加急也需要五天五夜,况且天有不测的风云,肯定要耽误军情。此刻,墩台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一边信使拿着非常详细的文书八百里加急跑着,一边就点上了烽烟。烽烟靠的是光的传播速度,即时就能让下一个墩台看到,下一个墩台也点起来,一个个墩台传送,“寒驿远如点,边烽互相望”,通过空中无纸化快递,当天消息就可以到达京城,比现在的火车速度还要快,让国家及时启动应急措施,应对突发的战争情况。沿途的军民,当然也会看到无法加密的烽烟直播军情,提前有所警惕,不至于毫无准备。“祁连山下烽如月,无定河边阵是云”“虏入白登道,烽交紫塞途”“心期紫阁山中月,身过黄堆烽上云”“一点烽传散关信,两行雁带杜陵秋”……在这一首首脍炙人口的古诗中,都能确切地感觉到墩台的存在,以及烽烟对人们心理的影响。
    不过,数百年来受各种自然力和人为因素的长期影响,墩台已经失却了当年本来的面目,裂隙切割岩体造成崩塌,河水冲刷淘蚀崖壁坡脚,风化剥落严重,稳定性逐渐降低,这些,有些在地面上可以看到,有些却看不到。
    所以要到地下谷游览,去下沉式的长城第一墩历史文化体验馆,这里有一座观景平台,是透明的玻璃构造,包括脚下,清晰可见陡峭的悬崖,悬崖间滚滚流淌的讨赖河。吓得一众女游客如履如临,都不敢站在中间,小心翼翼地贴边照相,似乎边上才安全。
    极目南望,祁连山白雪皑皑,冰雪融水与降水,孕育了脚下的讨赖河,嘉峪关市唯一的地表河流。对于嘉峪关,讨赖河是一条生命之河,没有它,就没有酒泉绿洲,就没有嘉峪关存在的先决条件。而没有祁连山,则不会有讨赖河。
    祁连山、讨赖河的名称都来自古匈奴语译音,祁连山意为“天之山”,讨赖意为“有树的地方”。匈奴虽然因与秦汉政权对峙数百年而被人们牢记,但匈奴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外国人,它的祖先是夏朝的末代君王夏桀。夏桀流放三年而死,其子淳维带着父亲留下的妻妾,在殷商时逃到北边,子孙繁衍成了匈奴,而夏朝人的祖先,与商朝人的祖先一样,都是黄帝。到了汉朝后期,大部分匈奴人则重新并入了汉人之中。典型的是五胡十六国时期,率先立国的匈奴人刘渊,就称汉王,建立汉国,打起正宗汉人的旗号。
    有时,仅仅是一些看似普通的名字,就让我们触碰到历史的细节,陷入关于文化的沉思。
    从平台的角度看过去,“长城第一墩”就矗立在高高的断崖边上,崖壁卸荷崩塌、冲刷淘蚀的痕迹很明显,如果军人登墩台而点燃烽火,岂不是履危石,临百仞之渊,而依然能保持挥斥八极,神气不变,这又是何等的神勇啊。
    “长城第一墩”并不是在自然地理实体的基础上略加修饰的工程,完全是从河谷里一筐筐人工取土在平地上堆砌起来的制高点。用夯土的方式把散沙一样的泥土压成得结实、密度大且缝隙较少的压制混合泥块。是一种需要众多劳动力的高强度体力劳动,仅嘉峪关管辖的三十九座墩台,没有数千人乃至数万人的齐心协力,根本无法完成这一浩大工程。同时,通过把松散的泥土夯成结实的土层这一过程,善于由此及彼总结人生哲理的中国先民,也认识到人心凝聚在了一起的力量,譬如明代顾炎武就说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名言,并代代相传。近几年,我国开始在南海填海造岛,被高喊航行自由而别有用心的国家紧张地称为“沙长城”,可见,它的作用,也同长城一样,成为我国维护国家领土领海完整的重要军事工程。尽管没有成千上万的人工出现在填海造岛现场,只是出动了一些绞吸式挖泥船等大型挖泥船,但这一工程同样凝聚了无数国人的心血和劳动,因为研究、制造大型挖泥船,需要成千上万个部门协同,需要无数的工人在不同的岗位上合作,热烈程度丝毫不逊于当年建造长城墩台。
    茫茫戈壁,巍巍长城,过古战场,忾然嗟思。
    对于“人在长城天尽头”的古代军人来说,最大的敌人,并不是外族对我膏腴之地的觊觎,并不是自然界的天气无常,甚至也不是烽烟滚滚的战争中你死我活的厮杀,而是“十年沙迹伴人眠”样无可填充的寂寞,是“白首穷边烈士肠”般无法排遣的漫长时间。人养生活命的乐趣和追求,诸如美味佳肴、家妍户媚、药栏花砌、厦屋华屏等,在此都享受不到,不是一两个月、一两年享受不到,可能是几十年,甚至一生都无福享受。他们的个人牺牲不可谓不巨大,但也可以说无尚光荣,自古最大的美德莫过于尽忠行孝,在边关站岗放哨,就是在尽忠行孝。他们的身后,就是家园家人,“中原有父母,奋身靡敢私。”
    如今的长城,已经是任人凭吊的世界文化遗产,作为军事设施的作用,墩台与烽烟成为了昨日的历史。
    但是战争并没有远去,长城所凝聚的中华民族精神还时时激荡在国歌声中……

发表于 2017-9-21 13:5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人在长城天尽头”的古代军人来说,最大的敌人,并不是外族对我膏腴之地的觊觎,并不是自然界的天气无常,甚至也不是烽烟滚滚的战争中你死我活的厮杀,而是“十年沙迹伴人眠”样无可填充的寂寞,是“白首穷边烈士肠”般无法排遣的漫长时间。
发表于 2017-9-21 13:5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运老师,赏读美文!
 楼主| 发表于 2017-9-27 12:2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小铭 发表于 2017-9-21 13:50
问好运老师,赏读美文!

谢谢赏读和支持。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