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冲出暗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30 11:34: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冲出暗夜
                    文/清风剑

       铁子和表哥一前一后背着一百多斤重的青松塔,像背着砖头瓦块既咯腰又往下坠。山中毛毛道边有树墩子之类的好地方,铁子就把袋子放上去,掏出烟,劝表哥别急,出去早了也不敢回家,不如慢慢走,多歇几歇。
       好容易才听到小河流水声,铁子告诉表哥,下了坡,穿过低洼泥泞处,就上公路了。这段没有歇脚的地,咱俩得攒足精神,一气儿冲过去。表哥点头,率先背起袋子,深一脚浅一脚直淌过去,豆大的汗珠子滴滴答答滚落一地。
   爬上公路,已看见连男带女十多人有忙着往自行车上捆袋子的,有坐在树荫处纳凉的。“累死我了!”铁子喊了声,像泄了气的皮球,仰躺在袋子上喘粗气。表哥先从背绳里拽出来胳膊,喘息一会儿,站起来打量众人的模样:后背都被汗水浸透,裤子也被河水浸湿了。
   突然,他见铁子高声断喝:“呔,我是公安的,谁让你们大胆掠青,这不是祸害人吗?赶紧把塔子装汽车上,每人再罚一百块钱。”铁子模仿着公安的样子,没说完自己就先乐上了。
   邻居兼发小张杰捂着肚子,笑了半天,直起腰来,也模仿公安的喝道:“你们一个个都站好喽,一个人交一千块钱,以后随便上树,不用藏着掖着了。”
   嘲笑声口哨声四起,邻居李宁仰天打着哈哈,然后故意夸张地呸一口道:“一听你这话就知你是个小贪官!如果我是大领导,就命小喽啰早上把守好上山的要道,等松子完全成熟了,让你们随便打。那时候松子价格上来了,松塔也轻了,不用出这大憨力气了。”
   大伙你一言我一语地想象着上面领导将出台怎样的决策,老百姓才能停止掠青。
   哥几个看看太阳要落山,你推我让后一致让铁子打头回家。铁子也害怕,但也不能不回家吧,喊了声:“我在前面探道!”推起晃晃悠悠的自行车,上去,没骑多远,一辆嘉陵牌小破摩托冒着蓝烟迎了上来。只见来人站在摩托上挥手高喊:“快——快——警车上来了——”
   众人纷纷下了自行车,掉头,路窄人多,铁子和表哥只能排在了最后面。铁子心急又无法超越,扫一眼道上,感觉爬满藤条的几簇灌木后面,甚是平坦。冲表哥一使眼色,抢先推自行车钻了进去。两人刚安顿好,警车呼啸着追上来了。表哥一竖大拇指,连赞了好几个高。
   铁子轻吐一口气,说:“好险!”
  等警车驱赶张杰等人下去时,天已有些微黑了。铁子和表哥悄悄跟在警车后面,到家时,月亮都升得很高了。老婆迎出来,小声嘀咕道:“张杰他们每人罚二百块钱,没收了松塔和脚扎子。听说南面的那几个门子硬的不服,给带走了,不知道咋处罚呢!”
   铁子简单告诉老婆躲避惊险的一幕。表哥说:“早知道这样就不来了,弄得跟贼似的。”
   老婆宽慰表哥说:“没事,年年开始得紧几天,抓住无非罚两个钱,顶多两天白干。吃饭吃饭,想那么多干嘛!”
   老婆端上来早就炒好的尖椒干豆腐和红焖肉,铁子一面倒酒一面跟老婆说:“你再去弄俩个,给表哥压压惊。表哥上树真厉害,帮我上了好几棵呢。”
   表哥乘着酒性,给铁子连说带比划地讲起了木耳菌。
   铁子问道:“俺这头几年有做木耳段的,因乱砍乱伐,上面严加制止。这个木耳菌是个什么东东,还第一次听说。”
   表哥解答说:“木耳菌是用阔叶锯沫加麦麸子加糖等营养品装进特制的菌袋里,高温灭菌后,接上菌种,然后摆放到山里,割口,下雨后就长出木耳来了。我那已做了两年,效益不错,都在加量,扩大规模。”
   铁子和老婆对望一眼,继续向表哥讨教。老婆在旁也殷切地添酒倒茶。最后表哥主动应承入冬后,亲自来指导他做。
   铁子,祖籍山东,地地道道的东北人。与伙伴们在冰天雪地摸爬滚打着长大,步入社会便在林海里纵横驰骋。2000年时,他刚好三十岁,没想到从此就开始封山育林了。
   刹时间,像铁子这样的青壮年没了用武之地,山里只剩下些造林扶育之类的季节性小活,有头有脸家的子女都不够干,铁子怎样努力都靠不上边。有部分人选择远走他乡。
   眼看着孩子一天天长高,马上就要去山下上幼儿班,铁子深叹一口气:真是世事难料啊。小时候和他上下大小的孩子一帮一帮的,现在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人明显地减少了,偌大的供销社说黄就黄了,转眼变成有心眼子的人的了,重新更名为食杂店,随意浮动商品价格,人们在不理解中慢慢习惯。
   最要命的是人少学校也黄了,孩子只能集中到山下上学。这笔开资不小,铁子掰着手指头计算,也无计可施,恰巧,赶上百年一遇的松子大丰收。
   松子实在是太多了,捡到下大雪,树上还有不少呢。松子价格迎来了历史新高。穷疯了的林场年轻人,就像暗夜里发现了曙光。开春,都争先恐后,不顾一切地学爬树。由于撅枝的原因,三年一小收,五年一大收的规律被打乱了。也是人们尝到了甜头,塔子没成熟就采上了,胆大的逐渐往保护区蜂拥。铁子恐高,只好挑林场辖区枝丫多墩实的矮老头树爬。
   就他这样精挑细选,一天也能弄满一麻袋,远比以往采伐最挣钱的技术人员还要挣得多得多。年轻人都高兴,采松塔的日期一年比一年提前,公安局禁而不止。铁子心血来潮,想起南岔林业局的表哥,那儿早就没木头可采,打电话约他来发点财。
   表哥兴颠颠来了,每天早上跟着铁子淌过齐腰深的小河,沿着蜿蜒泥泞的小路进入密林深处,爬几个山坡。表哥找到一棵结得多的树,但树干歪歪扭扭。他不听铁子的劝说,还一个劲地说没事,绑上脚扎子就上去了。这时候沟壑里、山岗上喊叫声已连成片。
   铁子好容易发现一棵塔子多又感觉能爬上去的树,急匆匆奔到树下,见人正坐在树根腿上绑脚扎子呢。太阳偏西的时候,铁子的袋子还没满。表哥把他喊到路边,不分多少连续上了三四棵小树。铁子捡完,袋子口费了好大劲才缝上。
   松子结束后,铁子决意跟表哥去他家参观学习。到了山下,坐上火车,哥俩掏出酒、猪爪、干豆腐卷,对饮起来。车厢上上下下的人不是很多,也不算少,只是过道上没有站立的人而已。
  
   突然,列车员用扩音器大声喊叫:“睡觉的旅客请醒醒,看好自己的钱财和行李,车上有小偷出现,请注意……”听着列车员一遍一遍地喊,铁子觉得好笑,小偷应该出现在晚上才对,这光天化日之下……他摇摇头,继续和表哥喝酒。
   一个西装革履的年青人凑过来,蹲下就解旁边这位张着嘴鼾睡的老者衣袋。铁子刚要发作,表哥的脚已伸过来。老者是为了让铁子喝酒方便主动把靠窗位置让给他的。
   铁子踢开表哥的脚,朝起酒瓶子,瞪大眼睛,站起来。然后边扒拉老者边大声喊:“爹,醒醒,快醒醒!”
   表哥也紧跟着站起来,忍住笑,投来赞许的目光。
   一进表哥家,都是从没见过的新奇。铁子叫小侄儿找来纸笔,画菌架子的高度并标写上距离。
   表嫂笑呵呵地叮嘱:“你可画仔细喽,可别刚回到家就忘了关键的尺寸。”
   铁子嗯嗯地应着,“表嫂,你放心吧,这小儿科,对俺来说没问题。”铁子嘴上开玩笑,下笔却很认真。
   表嫂挠挠头:“哎,忘了告诉你,做菌时一定把窗户都遮住,木耳不能见光,特别是长满的时候,见光就出耳芽,影响产量。”
   铁子沉吟起来,木耳菌在暗夜里积蓄力量,遇到光就蓬勃生长,人在逆境是不是也应该像木耳菌一样,一旦有机会,也拼出个人样。
   回家后和老婆合计,先买了一栋闲置的砖房,接着找来张杰李宁商量,看在哪个屋支锅比较方便。张杰李宁看铁子画的草图,听他讲解,帮着分析。看铁子大张旗鼓,真动真格的架势,没事干的两人心里也热。铁子说:“这个是集体项目,我想不止你俩干,咱左右邻居最好都干,如果咱成功了,满林场的人肯定都跟着干,那些在外面打工的,也不用抛家舍业了。”
       两个人点头,也像铁子一样先买房子,然后上山采小杆,去山下买板子,粉刷菌房,按铁子的草图搭起了架子。
   都忙得差不多了,铁子请来瓦匠,邻居们帮忙把锅支了起来。铁子满脸喜悦点着了炮仗,邻居们透过烟雾看到铁子志在必得,成竹在胸的样子,一个个也心头火热。铁子趁热打铁,劝一起致富。张杰李宁也以身说法,左右没活干,不如一起试试。邻居们也陆续跟着动作起来。
   大家一切准备就绪,迎来入冬后第一场大雪。表哥如期而至,并带来了菌种。拌料那天,表哥面对大伙又郑重地说:“做木耳菌是集体项目,每个环节都需认真把关。咱先说拌料,必须拌匀,水分适中。装袋时,能装多结实就装多结实,千万别省气力。接菌那个环节更不能马虎,等接菌时,我再跟她们细讲。拌完料,表哥亲自示范并耐心讲解怎样把袋装结实。
   虽然大家都是第一次接触,但关乎自家的利益,都认真模仿。选几个手巧的女子学接菌。铁子听取表哥的建议,先做了一屋子菌种。
   大家在摸索中慢慢熟练,由一天几百袋,逐渐加至一千五百袋,而且袋装得越来越结实,菌接的越来越熟练。
待铁子家菌种长满后,张杰李宁依次开做,接着邻居们都按事先排好的,一家一家地做。由于表哥不在,家家菌都有长绿霉的。电话里,表哥一一指教。  
菌种首先为铁子盈了利,锅房又为铁子赚了点钱,铁子高兴的同时,也颇觉得自豪。因他看到生活在暗夜里的林场人,有了希望。
   两年后,林场人几乎家家开始增量,原有闲置的砖房已远远不够用,不少人家在房前屋后盖起了木刻愣。木耳菌瞬间成了林场唯一一道靓丽的风景,就像农民和地一样。
   中秋节那天,张杰刚好卖了木耳,他何曾见过自己有这么厚一沓子钱!他见老婆眼睛都绿了看他一遍又一遍地数。再三确定无误后,他推给老婆说:“让你也过过瘾!”
   张杰心里盘算着,去掉本钱一万三,挣了两万多。呵,一袋挣九毛钱。买来鸡鱼羊肉,让老婆做了八个好菜,特意把铁子一家三口请来,把铁子按在炕沿上坐下。
   铁子听完张杰说的一大堆由衷感谢的话,端起酒杯说:“你看咱是光腚娃,有挣钱的道自然要互相告诉一声。客气的话,咱就别说了,喝酒!”
   撂下酒杯,张杰说:“今年你家产量不好,钱不够用,尽管上我家来拿。今年再做时,好好把把关,听表哥的,千万别再上了热!”
       铁子点头,说:“既然你家木耳卖了,我就不着急了,等等再靠靠价。”
     “靠吧,兴许年跟前,能涨两块。”张杰又满上了酒。
       一家三口回家的时候,铁子已微醉,扶着老婆的肩,打着酒嗝。老婆嗔怒道:“看你这出,出远门咋能让我放心!”
   “别……别呀,今……今天不是高兴吗?难得人家心里有咱!要……要不是你老挡着,我还得喝两瓶。”
   “哎哟喂,孩子跟着,你俩就勾肩搭背!”李宁从胡同里抱着秤出来,也是刚卖完木耳,给食杂店还秤去。
   “卖了多少钱?一袋合几钱?”铁子媳妇着急地问。
   “恭喜李大叔发大财!”小丫头双手抱拳,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嫂子,合六钱多,一袋挣一块那样。明天,明天中午吧,你三口来我家喝。”李宁又低头看看孩子:“谢谢大宝贝,明天来叔家吃好吃的。”
   “酒就免了,挣点钱也不容易。”铁子前后趔趄,头直栽歪,表情却很是得意。
   “不行,你喝杰子的,不喝我的算咋回事?就这么定了,我先送秤去了。”
   铁子回家后,刚要躺下,光腚娃兼同学又是好朋友大果子笑呵呵进来了。他毕业就顶替父亲去了山下储木场,挖门子盗洞进了护产队,一天悠哉悠哉,工资还挺高。如花似玉的姑娘处了好几个。
   山上停采,储木场还会有木头吗?呆懒的他,东一头西一头不愿意出力。老婆早就失去了往日的温情,像张飞高声怒骂。哪怕他还一小声嘴,老婆拎起早就准备好的包裹走人。
  迫于无奈,大果子在山下买了菌房,这不,回山上过节,看看老妈,顺便跟铁子取取经。
  这些年,铁子也基本见不到大果子,本来有几分恨他那时候目中无人,眼睛光往上看,可目前可怜兮兮的样子,又动了恻隐之心。给他倒水沏茶,捡主要地讲讲做木耳菌的经验,后又关切地问有菌地没。
  大果子回说没有,让铁子给想办法找一块。
   铁子思之再三,不顾老婆眼神阻止,把挨着自家的那块菌地硬是让给了大果子。
   铁子的菌地在离家往北十里左右的公路道上,是一块比路基略高的慢山坡,阴阳适中。道下是一条蜿蜒的小河。铁子听大果子说,山下有上喷灌设备的,于是铁子也上了。
   今年偏旱,铁子家的木耳袋得到及时的灌溉,这不,迎来了木耳大丰收。
  秋后,铁子摘完最后一批木耳,晾晒在菌地旁的架子上。凡会上树的都去打松子了,铁子却想着如何把木耳晾晒好看,一斤多卖两块钱呢,顶着火辣辣的阳光,不停地翻晾。人啊,总是得此失彼。当然,铁子也急,黄金季节嘛。
   夜渐渐深了,只有小河传来不倦的流水声,偶尔夹杂着一二声像婴孩样的哭叫声。李宁端着啤酒瓶子问铁子:“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叫唤?”
   铁子摇摇头,面对李宁今晚又买的啤酒和鸡脖子及香肠,很是不好意思。早晨李宁掀开架子上的薄膜就回家去打松子,如果下雨他就给盖上,另外照顾着别被偷喽。
   晚上,李宁就来犒劳他。和李宁相比,大果子呢?这几天光忙着打松子,架子也不来盖,也不来掀,人影都看不见。铁子有些郁闷地摇了一下头。
   李宁饶有兴致地说:“难怪你不知道,这是狍子低唤幼崽声,是打猎的老王告诉我的。”
   铁子还是忍不住问看见大果子没。
  “没,这两天风声紧,公安的老来抓,我提心吊胆地开着三轮车拉着塔子东躲西藏。再说我挺烦他,黏黏糊糊像个娘们儿,来菌地睡觉也不敢,难怪他老婆不愿意跟他过。”提到大果子,李宁直皱眉。
   “这你就不知道了,别看他人高马大,胆儿小得跟针别似的,一到黑天,完,说是怕鬼。”铁子解释说。
   “鬼?谁不怕,关键是哪有啊!”李宁一副瞧不起的模样。
   “木耳都干了,现在还不来,恐怕今晚又不来了。”铁子把头探出窝棚外,望望满天星斗,又开始瞎操心起来。
      “你说他胆儿小,那保护区那么高的树他咋敢上呢?”李宁突然好奇地问。
      “他就是怕黑天,别的事,胆儿大着呢!唉,对了,保护区不是承包了吗,效果怎么样?”
     “听有些人叨咕,钱是被包山的挣去了,但总体来说比早先强,最起码打得晚了,背得也近,比早轻松不少,钱也挣得多了,况且还是现钱。”
      “挺好挺好,咱也想办法包一块,挣两个。”
      “没人可包不来,听说都是外地的大款。有人议论,过年咱林场的也包,到时候你挑头,咱们合伙包一块。”
      “要是真包,就是打破脑袋也不能让外地人争去。”
   早起,李宁在自己菌地喊了半天,铁子才醒。他应了一声,听李宁喊:“天要亮那会儿,大果子菌地有三轮车动静,是不是他把木耳收回去了?”
   “我没听见!”铁子扯着脖子回了声,李宁没动静了。
   铁子起来出去掀架子,远远地看见架子掀开了一大块。他赶紧跑过去,有一段架子上的木耳被划拉走了。妈的,肯定是大果子。他转身小跑去了大果子菌地。果然,大果子的木耳全收回家了。
   铁子惊呆了。暗骂大果子不够人两撇,他知道大果子太了解自己睡觉死,就是泰山崩了,也惊不醒。
   铁子左走走,右站站,正不知如何是好时,老婆骑摩托来了。
   老婆果断的说:“走,去他家看看,咱家的木耳我认识。”
   “认识有啥用,你还倒人家袋子不成?”铁子黯然神伤。
   “那可没准,看情况。走啊,他不仁,咱就不义。”老婆很是气愤。
   铁子坐上摩托,直奔大果子家。
  大果子卷脚扎子正准备上山,见铁子两口子进院,连忙说:“你来得正好,不是保护区包山了吗,窝棚扎得一个挨一个,在哪打,塔子背得都不算远。你跟我去捡和背,我多上几棵树,一天咋地也分给你几百!”
        铁子万没想到大果子会对自己这样好,一时怔住了。
       大果子见铁子没接话,又说:“咋,想自己干?你上树那两下子,我瞅着都害怕,再说除了保护区,公安的天天抓,你可省省吧!”
        铁子和老婆相视点头,愧觉之情打心底里升起!
 

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市白沟镇果品工业园区月浩汽车脚垫材料厂
王善林
电话号码13273233809
微信13251581970
QQ2950124325


发表于 2017-9-30 15:2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王老师!!
发表于 2017-9-30 15: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写了两个大的故事,摘松子和养木耳,我个人意见,前面的故事不如去掉,或者简写,毕竟养木耳是正途,而采摘松子的这个部分,触及的阴暗面比较多,而且与后文之间的关系不是很密切。也就是说,可以简单写林场如今不能伐木,采摘松子又被抓,所以山民开始另谋生路,于是就有了养木耳的这一招,这样的话,小说的内容和主题就会比较凝练,能体现出山民勇于探索的精神。
发表于 2017-9-30 15:3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说,这是我的个人见解,毕竟小说是您花费心血写的,我只能说是作为旁观者,希望小说变得更好,但愿我的一点浅见能够给您提供一些帮助,不当之处,就请海涵了。
发表于 2017-9-30 15: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还有一点,小说中火车上遇贼的部分,与整体关系不大,不如去掉。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 06:15: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9-30 15:24
问好王老师!!

波澜老师,节日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 06:18: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9-30 15:29
这篇小说写了两个大的故事,摘松子和养木耳,我个人意见,前面的故事不如去掉,或者简写,毕竟养木耳是正途 ...

谢谢老师指点,修改后,我可以重发上来吗?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 06:22: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9-30 15:31
当然说,这是我的个人见解,毕竟小说是您花费心血写的,我只能说是作为旁观者,希望小说变得更好,但愿我的 ...

老师说得很对,小说都应该充满正能量。我写打松子,原本是揭露腐败,他们只下午去堵,没收罚款,来充实自己的腰包,属于禁而不止。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 06:24: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9-30 15:32
另外还有一点,小说中火车上遇贼的部分,与整体关系不大,不如去掉。

嗯嗯,就是想夸大铁子是个正义的人,且充满智慧。
发表于 2017-10-2 14: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剑 发表于 2017-10-1 06:18
谢谢老师指点,修改后,我可以重发上来吗?

当然可以重新发来
发表于 2017-10-2 14: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剑 发表于 2017-10-1 06:22
老师说得很对,小说都应该充满正能量。我写打松子,原本是揭露腐败,他们只下午去堵,没收罚款,来充实自 ...

倒也不是不能写反面的,是一个以什么为主的问题,这篇小说如果要是想以写反面为主,也是可以的
发表于 2017-10-2 14: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剑 发表于 2017-10-1 06:22
老师说得很对,小说都应该充满正能量。我写打松子,原本是揭露腐败,他们只下午去堵,没收罚款,来充实自 ...

但是那样的话,我感觉就需要重新来定位构思才行,而这篇小说的重心,我感觉是在写山民如何发展经济上
发表于 2017-10-2 14: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剑 发表于 2017-10-1 06:24
嗯嗯,就是想夸大铁子是个正义的人,且充满智慧。

这个细节游离在了小说的情节之外,如果想加上这个,可以融到情节内部,比如说他去买菌种,路上遇到这个情节
 楼主| 发表于 2017-10-5 11:20: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慢慢改去,谢谢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10-5 11:21: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10-2 14:53
当然可以重新发来

慢慢改去,谢谢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10-5 11:23: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10-2 14:57
但是那样的话,我感觉就需要重新来定位构思才行,而这篇小说的重心,我感觉是在写山民如何发展经济上

嗯,就按这个思路改,再次感谢。
发表于 2017-10-5 20:2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剑 发表于 2017-10-5 11:21
慢慢改去,谢谢老师。

不客气,好作品都是改出来的,我的小说经常会修改好几个月才敢拿出来
发表于 2017-10-10 13: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善林大哥的小说啦,哈哈,小竹子来啦!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