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7-10-1 22: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作者/李同集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静,包括心情,包括思绪,包括梦境。


难道不是这样的吗?即便是轻轻地走进初夏的第一个微凉的夜晚,轻露润润地为燥热的皮肤,抹上第一丝薄荷般的清凉,心刚想宁静下来,去享受一下万籁俱寂的静怡,可是,漫漫的夜色中,来自草丛、树木枝叶间,小鸟梦中舌尖上的呢喃声,各种习惯了夜生活的昆虫们唧唧啾啾的窃窃私语声,还有宇宙过于恢宏而产生的风箱般风云激荡的微鸣声,便清晰地涌了上来,各种各色,清晰地像一根根颤抖着的脉络,依附在大脑里此时已经很简洁的那几根感知神经上,随着它们独特的脉动而抑扬顿挫地颤动。




不过,这也确实是可以称作为“静”了!




因为,此时,大多数为生存、为搏杀而存在的壮硕的肌肉、神经,和驱使这些肌肉、神经的思维已然睡去,与梦中去积蓄明日继续拼搏的力量。而尚清醒的,那几根残存的、对人生毫不设防的、被称作风花雪月的神经末梢,却还醒着,还在与这些树梢上、草丛中、宇宙深处的呢喃声、叹息声共鸣着——而这些声音是那么的善解人意,总是怕抻断这些脆弱的神经,总是在你能承受范围里忙碌着,不去打破你似眠似醉的薄梦。




而这,在于你,也确实是静怡了!




夜色,是星光透过迷蒙的暗,是微风摇曳树影的明,是鸽子洁白的羽翼平滑地掠过月光的白皙、与蝙蝠抖动起微露的凝重掺合在一起的颜色,是目光不能远观,而心灵却能透视、可以尽情翱翔的空旷的薄白。




此时的静,被心思抻拉的很细,很长,仿佛就像从宇宙极遥远处到你的内心深处拉起的一根极长极长的细线,而静与动,就是这跟细线的抖动——幅度大了,线要断,幅度小了,线要僵。而没有震动,就是混沌未开、了无生趣的死寂了。




用什么才能够描述出这样的静呢?




散文太慵懒绵长,诗歌又略显聒噪,词却是婉约痴缠了,全不是它的性格脾气。




问寻离骚,翻遍诗经,求证诸子百家,纷争四起,将偌大一部历史吵的是浮翻扬天,洋洋大观的文字,缝隙里没有给它留一丝丝容身之所。而,这丰润而又清薄、遥远却又咫尺的静,此时却虚悬地、蹑手蹑脚地行走在我的心中,满满地充盈在我空旷的心灵里,令我天人合一般的空灵,又令我如空旷的宇宙一般虚无。




夜深了,终于困了,怕妻子轻微的呼唤声惊扰了这静的梦,便割舍了还萦绕身旁的、碎碎的喧闹,轻抬脚步,唯恐惊扰那些遍布各处宁静的魂灵,就像鱼儿荡开夜色如水的涟漪,在心里与它挥手,告别它,再重新回到激烈昂扬的俗世浑浊的梦境里去了




发表于 2017-10-10 18:39: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静,读来别有情趣!
发表于 2017-10-10 18:4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望留下通联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05: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小窗吧!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05:41:3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已留,请看小窗。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