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赴约(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8 10: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赴约(组章)
                                                                       浙江/哑者无言

                                                                              坐高铁去太仓
   
     天降中雨,有凉意尾随而来。秋天,从宁波出发。
    三百公里,也不过是时钟里六十分钟的刻度。参照这个速度,和谐号将宁波甩在身后,将余姚甩在身后,将绍兴甩在身后,将杭州甩在身后,它马上又要将嘉善甩在身后了。
    窗外的景色,不适合以这样的速度欣赏。雨滴打在玻璃上,被高速运行的列车拉出长长的尾巴,在我疲惫的眼前挥舞。成片的水田,平整、方正、绿得让人颤抖。被雨水洗濯干净的民居,就那样错落有致地点缀在沃野之间。
    邻座的女孩,青春、美丽、大方,我有令人羡慕的位置,爱情多么美好,偶遇多美美好。可惜我早已过了搭讪的年纪。
    过了上海,昆山就到了,高铁就会将我放下。我一开始就知道,它并不能送我到太仓。离别和偶遇一样,多么正常。
    太仓需要我平息心跳,乘一辆出租车,或者大巴车,慢慢抵达。

                                                                           世代大酒店

    旋转门在临街的闹市,缓缓打开。它迎接的不是张三,不是李四,它迎接的是来自甬城的王五。此刻,我就是王五。
    我是第一个抵达酒店的人,其他的人不在酒店,那一定是在来酒店的路上。
    我期待在这里和周六,和吴七见面——那些只在网络上熟悉的名字背后,是怎样的真容。
    天空有细碎的雨滴,朦朦胧胧地挥洒。酒店的回廊里,淡淡的灯光指向一排排紧闭的房门,这一刻,环境与时光,安静、寂然。
    我一个人。开始放下旅途的疲惫,伸开双臂,接收来自陌生的床的呼唤。说真的,我喜欢雪白的被褥埋住我的那种感觉。

    我到了,太仓。我来了,太仓。有一个声音在心里轻轻地说。
    这一刻的寂静,我想和更多的人去感受。和那些快要抵达的人。

                                                                                     相遇

    熟悉的名字更加熟悉,陌生的面孔不再陌生。初见时的距离感在大杯小盏的交换之中渐渐消弭。
    如果需要给一场宴席命一个主题,给天南海北的人找一个相聚理由,那么,请说出“诗歌”两个字,如果这还不够,那么再在诗歌前加上“爱情”两个字。轻柔或者激昂,缓慢或者紧促,都可以。
   筵席散去,陌生的夜色,正一一擦去独行者的脚印。
    有多少窗口的灯光亮至深夜还久久未息?内心的喜见一次次战胜疲惫的眼。
   晚安!朋友们。
   也许,说早安,更合适一些。

                                                                                 诗歌里的城

    对一个城市说爱。
    用诗歌的形式,用爱情的主题。幻灯片里一帧帧流淌着的,是爱的咏叹,是来自饱蘸诗情的天南海北。

    在一个城市谈起爱情,谈天镜湖的波浪,谈来自湖底的神话传说,谈沙溪古镇花前月下出入成双的身影,谈太仓港的汽笛,一声寻找另一声的温情。
谈一座古城的历史和今生。

    太仓,你是有故事的。时光短小,离别急促。
    请让我在临别前,肉麻一次,轻轻地说一声

    亲爱的……

                                                                                       作别白云

    除了那些熟悉的面孔,白云也在天空排队,送别。天空比昨日更蓝,更空旷。真的。因为昨日,还是小雨霏霏。
    车站是个适合送别的地方,也适合伤感,但我没有。送别,只需要几声再见和几次挥手就够了。候车区里,满眼都是陌生的面孔。幸福的小情侣,淡定的中年人,沧桑的老年人,他们给一个简单的离别,增加了厚度。
    清洁工阿姨的手腕上,一根粗大的金手链,闪着炫目的光。一个老太太刚刚从垃圾箱里翻出一个塑料瓶,有兴奋的表情从皱纹里溢出来,一闪而逝。但一头银发还是刺痛了我刚刚平息的内心。
    又一列高铁从头顶呼啸而过。

    我知道,有些东西,开始一点点向我逼来了。




                               渡口

    我路过江北,要回到江南去。此时,南岸上人影绰绰,那些站在人群最前面翘首观望的,是我的亲人。我亲人的背后,是生我养我的瓦房村。我从风尘仆仆的面包车上下来,走向渡口。江北在面包车轰鸣时腾起的烟尘中远去,包括那些陌生的孩子和新涌出来的店铺。我离家越来越近,我离亲人越来越近,我离生我养我的地方,越来越近。
它们和我,只隔一条江的距离。
    停靠在江边的一条船,像我寡言少语的远房亲戚,它将再一次载着离家的人,过江,回到我曾一次次离开的地方。
    船娘又胖了,又黑了,船票又涨了。岁月拿走了一些东西,但也没忘记还回去一些东西。昔日的小木船早已改作大铁船,咚咚咚的柴油机带起了江水的颤栗,给这幅天然的水墨画添上了些许败笔。面对即将踏上的故土,我悄悄地藏起了小小的失望。
    站在船头,我的眼睛顺着江水流走。远方,流水依旧,迎风而立,任江风清洗我脸庞上堆积的疲惫。
                          
                       我的歪脖子树

    每个人故乡的村口,都有一棵歪脖子树。真实也罢,杜撰也好,它都会在梦里出现。
    踏上南岸,我的歪脖子树,在必经之路的一个拐角处,等着我。
    一株古老的刺槐。那么老。扭曲,丑陋,枝叶稀疏,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妇人,穿着破烂的大襟,在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眺望回家的孩子。
    一棵歪脖子树因被遗忘而得以保留和存活,成为那些默默注视我的他们中的那个“它”。大多数时候,它就像一个隐身者,需要游子眼神的对视和邀请,才会怯生生地走上前来。
我故乡的歪脖子树的歪,一定是眺望游子而落下的毛病。
                  
                       回乡的人,总要接受故乡的检阅

    村口的人越聚越多,他们庞大的阵容加深了我的紧张。那些老去的面容,那些新冒出来的孩子。他们的问候和好奇都让我疲于应对。我笨拙地掏出香烟,一根根散开,回应那些亲切的问候。我快速地打开背包,用糖果和零食分开拥挤和喧闹的孩子们。
一些陌生的脸在烟雾升腾中慢慢清晰起来,一捧捧糖果零食也让小孩子得以轰然散去,还有几个贪心的,依旧不离不弃地跟着。
我脚下的土地也沉重起来,从村口到家里的路,已变成了整齐的水泥路。两旁新蹿出来的房子,左拥右挤,看着它们攀比和较劲的样子,我竟生出了一丝胆怯。
    还好,我依然有纯正的乡音替我撑腰,这让我有了挺直胸脯的信心。

                             孤夜
   
    床单、被套、枕头,都是阳光馈赠的清香气味。
    母亲铺床的背影温暖而熟悉,这场景可以无限地向回拉,拉到童年的某个时点。这样的时候最适合东拉西扯地聊家常。隔壁有父亲的鼾声传过来,旋即又消失在深黑的夜里。汉江的涛声渐渐大了起来,像要是盖过我们聊天的场景,直到,我打起了哈欠。
    母亲让我早点睡,叮嘱的口气与小时候并无二致,母亲悄悄地退出去,关了灯,掩上门。屋子顿时出奇地安静。墙上的挂钟咔嚓咔嚓地走动着,里面的电池应是当天刚刚换上的,我却慢慢变得异常清醒。
    半夜无眠。曾经多么熟悉的地方,如今却像客人一般在床上翻来覆去。远在千里之外的城市深处,一对母女,此时正酣然入睡,睡在城市某一处的小小的空间里,梦呓一个省亲的男人。
    我曾经夜夜枕其而眠的汉江的涛声,开始生硬、刺耳,不再是那首受熟悉的催眠曲。
隔壁的鼾声中断。偶尔,有老鼠厮打的尖叫传来。
    一切,最终还是消释在黑夜中。
    包括我有些疲惫的身体。
                               在风洞岭
    风洞岭大风依旧,它没有认出我这个回家的游子。
    或者,它已经认出了,但它不想对一个又将马上离开的人,有过分的热情?
    再一次来到风洞岭,这里已经没有我曾耕种的土地了。
    这是离家最远的一块田地。因为远,对于年过六旬的老人来说,放弃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荒草覆盖的土地上,只有大风带来的回忆。曾经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在炎热的夏天,在浓密的玉米林中,在母亲的身后,在大学通知书还没有来临的日子里,忐忑不安地加入劳动者的队伍。他的眼镜片后有一粒一粒的汗水滚落下来。一粒一粒晶莹的汗水,点燃的却是深埋祖辈心中的希望。
    风洞岭的风,每隔一段时间,就将一粒粒饱满的种子,带向远方。它也像一个为村庄打更的守护者,默默耕耘,不问收获。
                           
                                  离乡情更怯

    我必须回到城市的深处。
    “回到”这个词,应该专属于家,或者故乡。现在有一个地方,开始和故乡争宠夺爱。爱被一分为二,或者一分为更多。天平开始倾斜。无奈开始爬满内心的柔软之处。
    千里迢迢回乡路。再长的假期,也经不住长途跋涉的消耗;再快的交通工具,也敌不过城乡之间的无尽辗转。沉沉浮浮的故乡风物,带不走,忘不掉,一部分如皱纹般日日加深,另一部分如初生的草木,我已叫不出它们的名字。它们,迟早都将离我而去。
下次回来,我们还能认得出彼此么?
    再一次背对故乡,向外走。背后是不离不弃送行的亲人。
    我狠狠心,不再回头。
    因为一不小心,锋利的风就认出了我努力隐藏着的眼泪。

简介:哑者无言,男,本名吕付平。80后,陕西旬阳人,现居浙江宁波。诗作见于《诗刊》《星星》《诗潮》《诗歌月刊》《诗选刊》《绿风》《延河》《文学港》等刊。浙江省作协会员,诗歌入围2015华文青年诗人奖,著有诗集《口信》。

地址:315191  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姜山镇南大路152号   姜山供水营业所  吕付平
13738426851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