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赴约(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8 10: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赴约(组章)
浙江/哑者无言

坐高铁去太仓
   
天降中雨,有凉意尾随而来。秋天,从宁波出发。
三百公里,也不过是时钟里六十分钟的刻度。参照这个速度,和谐号将宁波甩在身后,将余姚甩在身后,将绍兴甩在身后,将杭州甩在身后,它马上又要将嘉善甩在身后了。
窗外的景色,不适合以这样的速度欣赏。雨滴打在玻璃上,被高速运行的列车拉出长长的尾巴,在我疲惫的眼前挥舞。成片的水田,平整、方正、绿得让人颤抖。被雨水洗濯干净的民居,就那样错落有致地点缀在沃野之间。
邻座的女孩,青春、美丽、大方,我有令人羡慕的位置,爱情多么美好,偶遇多美美好。可惜我早已过了搭讪的年纪。
过了上海,昆山就到了,高铁就会将我放下。我一开始就知道,它并不能送我到太仓。离别和偶遇一样,多么正常。
太仓需要我平息心跳,乘一辆出租车,或者大巴车,慢慢抵达。

世代大酒店

旋转门在临街的闹市,缓缓打开。它迎接的不是张三,不是李四,它迎接的是来自甬城的王五。此刻,我就是王五。
我是第一个抵达酒店的人,其他的人不在酒店,那一定是在来酒店的路上。
我期待在这里和周六,和吴七见面——那些只在网络上熟悉的名字背后,是怎样的真容。
天空有细碎的雨滴,朦朦胧胧地挥洒。酒店的回廊里,淡淡的灯光指向一排排紧闭的房门,这一刻,环境与时光,安静、寂然。
我一个人。开始放下旅途的疲惫,伸开双臂,接收来自陌生的床的呼唤。说真的,我喜欢雪白的被褥埋住我的那种感觉。

我到了,太仓。我来了,太仓。有一个声音在心里轻轻地说。
这一刻的寂静,我想和更多的人去感受。和那些快要抵达的人。

相遇

熟悉的名字更加熟悉,陌生的面孔不再陌生。初见时的距离感在大杯小盏的交换之中渐渐消弭。
如果需要给一场宴席命一个主题,给天南海北的人找一个相聚理由,那么,请说出“诗歌”两个字,如果这还不够,那么再在诗歌前加上“爱情”两个字。轻柔或者激昂,缓慢或者紧促,都可以。
筵席散去,陌生的夜色,正一一擦去独行者的脚印。
有多少窗口的灯光亮至深夜还久久未息?内心的喜见一次次战胜疲惫的眼。
晚安!朋友们。
也许,说早安,更合适一些。

诗歌里的城

对一个城市说爱。
用诗歌的形式,用爱情的主题。幻灯片里一帧帧流淌着的,是爱的咏叹,是来自饱蘸诗情的天南海北。

在一个城市谈起爱情,谈天镜湖的波浪,谈来自湖底的神话传说,谈沙溪古镇花前月下出入成双的身影,谈太仓港的汽笛,一声寻找另一声的温情。
谈一座古城的历史和今生。

太仓,你是有故事的。时光短小,离别急促。
请让我在临别前,肉麻一次,轻轻地说一声

亲爱的……

作别白云

除了那些熟悉的面孔,白云也在天空排队,送别。天空比昨日更蓝,更空旷。真的。因为昨日,还是小雨霏霏。
车站是个适合送别的地方,也适合伤感,但我没有。送别,只需要几声再见和几次挥手就够了。候车区里,满眼都是陌生的面孔。幸福的小情侣,淡定的中年人,沧桑的老年人,他们给一个简单的离别,增加了厚度。
清洁工阿姨的手腕上,一根粗大的金手链,闪着炫目的光。一个老太太刚刚从垃圾箱里翻出一个塑料瓶,有兴奋的表情从皱纹里溢出来,一闪而逝。但一头银发还是刺痛了我刚刚平息的内心。
又一列高铁从头顶呼啸而过。

我知道,有些东西,开始一点点向我逼来了。


简介:哑者无言,男,本名吕付平。80后,陕西旬阳人,现居浙江宁波。诗作见于《诗刊》《星星》《诗潮》《诗歌月刊》《诗选刊》《绿风》《延河》《文学港》等刊。浙江省作协会员,诗歌入围2015华文青年诗人奖,著有诗集《口信》。

地址:315191  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姜山镇南大路152号   姜山供水营业所  吕付平
13738426851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