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鸟鸣,在月光下集合(四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8 10: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鸟鸣,在月光下集合(四章)
文/湮雨朦朦

其实对于鸟,并不陌生,但也不熟悉,我只叫得出几种鸟名,鹦鹉,燕子,乌鸦,火烈鸟,平时见到的也是燕子,它们灵巧如风,尾巴长长的,有时停着头却不停地左右窥探,身上总有一些白色的羽毛,待我看清,总是暗自窃喜,这喜从何而来,我也奇怪,但还是像晨间的鸟鸣把我从沉睡中唤醒一样,默默接受了,许是喜爱白?疑惑它的纯洁?
我这才明了,尘埃里,混杂太多,这小小的羽翼里却那么纯粹,一尘不染!
从夏夜中醒来的眼睛,与漫天的阳光对接,完成了沉默的对白,
如果鸟鸣渗进皮肤,甚至衣衫,那可怎么办?
写一首诗?
做一件鸣叫的长衫!
一切都好,都被我娓娓道来。
诗的第一行,翠鸟,鸣的方式蚂蚁跳舞。
高潮迭起时,一个女人和野兽。
温顺善良,他们治水,考察大禹的故乡,滔滔洪水淹没了咆哮的山庄,所有的动物倾巢。
结尾部分蝉鸣安详,薄如蝉翼的鸣锁进我的衣衫,我的生活是烈日下的乞讨?
哦,我只索要一枚情,一枚胳膊上的红痣。
风像叶子,不断变换着心跳,叶子们是风的声音,像一只只无声的鸟,我也是。
你呢,仿佛一只猫,伸出了一枚枚烈爪。我还记得十二岁的那只猫,离开母猫就来到我的家,那么的背井离乡,它会悲伤吗?姑且不谈感情,
我听见小小的鸣叫,一只猫,现在是成群的鸟,所有的声音都长大了,唯独那只猫,火车载来的颤动是祭祀的鱼,一条又一条。


2.青。殇

再过一条河,就是你的浩荡。
整个夏天我都在构思一条船,它有着青色的彼岸,青色的身影,青色成了它的风帆,而我,假期像一条鱼,准时向我游来。
在窗口,湖畔就着一片青色下酒,波光粼粼,众神云集。
可是你,摇着羽扇纶巾,于湖深处
船,还是船,我的世界,我的温婉,我长发的2002,柔软,仿佛青山湖大道的细腻,岸边是轻轻的殇,一阵风在长裙荡漾。
被冠以朴素主意,我认定了,这是一个大森林的呼唤,我被几声鸟鸣迷惑,树木们张着奇异的眼神,我是爱它们的,它们一定从我眸子里的喜悦看出来了,是的,我是一支行走的植物,色黄,血红,与参天的大树相通,我想看见它们的喜怒哀乐,想看见成群的麋鹿,星星点点的薰衣草从异域飞来,为我,天啊,我也是紫了,我也醉了。
这些秘密的青草,把我的灵魂侵占了,它们就匍匐在杜甫草堂,匍匐在手掌上的夕阳,多斋乎!
现在我把森林的诸神请来,主宰你
现在我把蝴蝶梦的主角请到场,一场巨大的杨柳就是你的殇。



3.触摸青色的天空


青色,在一个下午将我覆盖。
我确信,这些青色是青草的衣服,它们此刻占领了我的整个时钟,“嘀嗒”,一个小声音,“嘀嗒”,一个小序曲!
我是它们的,此时。
它们把时间里的水分,营养,速度,文字全都虐了去,在我的褒义词里发酵,酿成青色的身影,骨子里透出高高低低的蒲公英,夏枯草,这么多的小植物,多像我的梦,多像我诗中的象形文字。
阳光开始烈起来,可我还是把杨梅呈现给你,杨梅的花是绝密的,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些红里透黑的小果实很甜,酸只是它的小女孩,附着在皮肤表面。哦,青草,你以怎样的姿势唤醒我,以怎样的心情和我探讨一个下午的玄机,杨梅我已经送你,那么你是否也有礼物赠送呢?
我一直在等你,等你的蔓延,等你的青出于蓝,等你的内心向我敞开;你一茬高过一茬的行进是否在向我一步步靠近,你仿佛在诉说,我能听懂,你的沉默,是光和热,是一面湖水的蓝色,哦。
我的血液开始感动,我的眸子比你闪烁,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颜色,可是你通体碧绿,从古至今,一颗杨梅就点缀了你的剑心,它是我们的信物,杨梅也快要谢了,只有我们,青草和我,是六月里的美丽风景,
对吗?
青草,你让我睫毛增长,嘴角微微上扬,心情像你一样在天空中奔跑,我还想找一个人,她是你那个朝代的清照,她的词让一个女孩子留在青梅的家乡,门槛上一直留着她的微笑,嗯,你听见了?
多么神秘啊,这只有我们知晓,在你的大房子里,桃花岛,桃花坞,桃花潭,全是青色的,桃红的;石榴裙是诗做的,菩提子是丫鬟们提着的,赶来的云彩和小羊一起朗诵,多浪漫啊,所有的青春都是青色的,
所有的风雨都是绿色的
所有的事物都有一把钥匙
我开启它们,一头小象驮走所有的锈迹!

4.一只斑马的姿势


我被一片树叶打入后宫,虽然她是我顶礼膜拜的圣物
因为她一直跟随我,长大,舞蹈,与风交友,一度迷恋天空,迷上百鸟朝凤;她鸣叫时只有我静听其心
她把最落魄的日子交给了我,秋高的姿势是金子,鼎盛的芦花开始漫过,我仿佛掉进了蒹葭的芳名,
看,一只孔雀,葳蕤,缠足
居然菡萏成灾;
东南处摆放着荷花的头颅,一只鹰向毒辣要下了它们,我也无能为力,疾步走进汤姆叔叔的小屋,祈求强光赐予漂亮的皮肤,祈求蓝月亮般的宝石握手言和

我理不清一亩小桃树的青涩,数不清桃的语言,
我仿佛天空,仿佛苍穹
是一只雄性斑马唤醒了我,它以特有的姿势喷出了火,这火,给我桀骜不驯的思想;给我食物,一群燕子尾巴打成的结,我目瞪口呆
原来抽象的不止诗文,不止树叶的天真
我开始寻找教堂,寻一个足以迷情的男神,

叶子的经文从水中漾起,另一种声音此起彼伏,我忽然想哭,想把相思当做你,我已把你刻在皱纹里了呀,可月色竟然凋谢,凋在了腾格里,我看的机会都失去了,
叶,渗进夜
我脱胎换骨,在一枚银饰前养目,把爱情打成鼓点,把古典酿成米酒

水声,是亘古的
叶子回应着,一滴,一片
我换上叫白天的睡衣,披上叫夜晚的长裙,凭吊你

湮雨朦朦,1968年8月出生。江西省作协会员,南昌市作协理事。诗歌发表于《诗刊》《星星》《绿风》《诗选刊》等刊物。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洪都北大道919号二栋二单元501室。张萌。330000
电话:13970820783
发表于 2017-10-8 17: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新靓丽的一组,喜欢,荐读
发表于 2017-10-16 14:4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象丰富,风格清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