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杨柳岸(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8 11: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杨柳岸(组章)
霍楠楠


这些,是我的,最繁华的枝叶。
这些,被无形和有形的风吹拂的内心的河流,总在感性与理性之间丢失了空白的部分,落寞微凉的夜色滑过雪野,像滑过我此生中所有不堪回味的境况。
有那么多的私语者,请与我共眠,休憩于无边的阅读。我们的肉体时刻都在磨损文字的年轮,我们的年轮尝试激扬起无边的回荡。
涟漪之时的回荡。
会波动每一丝奇迹的光线。
穿过树影的回荡,向上攀爬,与每一处着彩的光晕严丝合缝,到达填满之时的温度,敲下另一篇音符的华章。
延伸你钢铁的脉管。
想象河流的幸福,在缓缓飘落的花瓣之间,带着倾泻般的热情与一幅肖像积极融入。
漂流,是无边的守望。我们总在诉说冷漠,总在等待帆起云落,习惯于漂流与回荡的落差,抵达仿佛就是胸口无法搬出的石块。
一种重压,那样不利于光线的生长,涓细的流水,与发散的回味。
似乎,再也重拾不回云淡的宁谧与风清的散漫。
而枝叶依然,还原着本真的节奏,蕴含着一场风暴的雨滴。
此刻,我看到了今生,与彼岸的光芒。


荻花村

疑虑是存在的,一弧庞大的圆镜,反射出一切的平和与混乱。
整个村庄也是存在的,是一种轻盈,来自于繁花,一种饱满,来自于堆放的果实。
一声呼唤与另一声的交换,一片花丛与另一片的簇拥,一些树与另一些树的相握,圣彩之光闪烁旖旎的光影,可以给事物重新命名。
而我,必须咽下所有的柔软,与坚韧,才会有纯粹的呼吸与涛声。
孤单的羊肠小道,偶尔徘徊他乡的故人,偶尔树影挥舞着枯枝,偶尔缭乱火焰的目光,更多的是,我越走越长,或者越走越短的影子。
磨圆的石块还在流水中等待,小河边,柳树旁,那是某个人心灵琴弦的拨片,会在寂静的深夜里提醒我,默然地尝试寻找,曾经所有的熟视无睹,曾经遗落于时光之河的微粒珍珠。
可是疑虑仍然存在,我时刻饱受着梦境的折磨。
我总在深夜梦到的整个村庄,就在一弧圆镜的最深处,之前,就是我,最模糊和哑然的脸庞。


桃花雪

古镇长街,寒号鸟的低飞,是一池春水盘旋的苦守。
冰封,想必就是拒绝自身。
携带着沉默的光源,总会发现透明的静止与背后的涌动。
推开半叶心窗,万物萌发出某种隐含的气息,仿佛点燃了无数种舒适的因由,于天地间,撒满宁谧而纯净的暖。
激动地聆听,面向朝圣者祈祷的余光,猝不及防的梵音,也开始变得从容与淡定。
翅膀醒了,夜的围墙顷刻坍塌,飞翔的意念妖娆而上,沉重的躯壳,尚在渴望梦境的莽野,那隐藏纵深的伏笔,还要多久才能够轻轻溅起与安然而落?
羞涩的青鸟是辗转的风声,穿进游移的花枝,湖水轻点叶子纷乱的光影,一壶浊酒里晕出满树的浅浅花影。
惊蛰敲响,苏醒的鼓点渐远渐近。那樽蚀骨的酒杯,早已碰翻了漫天的思念。
席卷,我浑身的颤栗。

碧云天

仿佛一切都是新的。似乎每个沉重的肉身里都有一朵轻盈的云。
断裂的冰层,刺破天空久远的想象。
大地温润如玉。丛林的发簪晃动不止,轻斜的疏影,时而化雪之婀娜,时而化雨之呢喃。
时而走近某个人的身影,那么多的画面叠加,成为一扇五彩之门。
许多温润、悱恻的句子留下来,在天空的高处,内海的波动,堆积出大片的云霓,更多的落叶,挤进幽深的庭院。
午夜,一次次把酒,把自己的梦境推向更深的东篱。
恍若昨日疏离的芳踪,模糊面容之后的呓语。和雾霭之后的肃然。
一个休止符的出现,飞鸟静止了盘旋,于山的背后,不住地嘶鸣。


黄叶地

我的胸腔里有着内在的泥土,分享无暇的内心秘笈,以及清晨的野草花香。
青苔,布满我的四季。
散漫的枝条引领西风,舟楫纠结于落叶的池塘。坐等一场金黄的法事,缘起于候鸟翅膀的指针。
萧索与孤独自有空旷之美,枯败,也意味着一种速度的生长。
十月,一只火鸟,就此伸展出狂野的烈焰,游渡于最深广的天宇。
大地迸裂出丝丝祥光,岛屿睁开窥视的眼睛,曙光飘向遥远的彼岸,群帆狂奏起沙哑的琴弦。
时空翻卷云层。
一片海浪的草丛,一对海鸟的飞翔,足以让我安身立命。



地址:466000 河南省周口市迎宾大道与车站路交叉口川汇国家税务局 霍楠囡
手机:18539766687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