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回郑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8 12:4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范丽娇 于 2017-10-8 13:07 编辑

                                       回郑坊
                                       文/范丽娇

                                       郑坊中学

      大年初二,与大学女友一起回了趟青春曾经寄居的地方——郑坊中学。刚毕业分配那年,给女友的每封信里都必须提到郑坊中学,他们却始终无缘一会,这次,是特意带她寻访记忆来了。
      郑坊中学位于郑坊乡主街的尽头,与乡政府相连,但要走进中学大门,却需穿过一个大大的晒谷坪。晴天还好,春天雨多的时候,一路都是积水和泥泞,所以平常我们更多的是从乡政府与学校相邻的边门通过。现在,走过一条不长的水泥小道后,中学大门以一种独立自主的模样矗立在我们面前。
走进校园,原先的操场已被拓宽了许多,水泥球场和在冬天里依旧绿茵茵的草地各占去了一半的面积,但两株高大的槐树不见了,春风拂面的时候,不会再有满地的槐花,当然也不会有用槐花摆成的巨大的心字了。
      旧教学楼不见了,改为高高的长长的台阶,台阶上是新盖的教学楼。因为假期,楼门锁着。不过乡镇中学的模样大同小异,我们在楼下看了看,便沿着左侧的小路往后面的宿舍区走去。
      三层的旧宿舍楼还在。曾经呆过的小屋还在,它位于一楼的最后一间。通往后山的门洞被堵上了,窄窄的楼道里光线阴暗,有着重重的寒意。已被当成储藏室的小屋门窗紧闭,扑面全是潮湿陈旧的气息。
      转身离开之际,恍惚看到,一朵娇艳的粉红芙蓉正在门把手上摇曳生姿。
      天井里,阳光灿烂。冬日午后,这里曾是同事们下围棋、织毛衣、聊天的聚集地,笑声、闹声、孩子的追逐声,温暖热闹。如今却已是寂寞空庭。
楼道另一头的出口站着一棵树,枝繁叶茂,每一片叶子上都藏着故事。曾经,有人在这里读书、喝茶、健身,有人在这里谈古论今说时事,有人月光下泪飞犹如倾盆雨。
      站在树下,可以俯视整个乡政府。斜坡之下是分隔学校与乡政府的围墙,墙那头紧贴着的是乡政府食堂,再过去才是政府办公楼。
如今,通往政府食堂的门已经堵上了。食堂与旧办公楼粉刷一新,门前多了一个小小的篮球场。当年那个食堂师傅的手艺很是不错,到现在我都还记得每到圩日食堂师傅炒的香味扑鼻的熏老鼠肉。
      二十年,仿佛只是一转身。一转身,物不是人已非,青春已无痕。
      此刻,风和日丽,天空澄澈,身旁的人笑容安稳。身旁的人,二十年前同桌、上下铺,一个盘里吃菜,一个碗里喝汤,共享欢笑和泪水、春夏与秋冬。
      时光无痕。时光正在老去。


                                                          兴元村

      离开中学,又去了当年晚饭后常常散步去的兴元村。
      村头的小小楠木林还在。楠木参天,冠如华盖,阳光招摇而过,洒下一地碎金。
      村头的老村部还在。几个老人在门口晒太阳,在光明和阴影里进进出出。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场景,时光仿佛停滞。
      其他,都已陌生。大片的良田被拔地而起的楼群取代,统一的橙色屋顶粉蓝色墙。这是一个正在建设中的康宁小镇。
      穿过一个正在翻新扩建的老庙,沿着一条窄窄的青石板路,可以往村子深处去。
小路两侧,有乌黑的瓦屋顶,看起来摇摇欲坠的木板房。青年女子在洗得发白的二楼木地板上编织,门窗洞开,没有秘密需要隐藏。黄泥老墙斑驳不堪。间杂有新建的砖楼,鹤立鸡群,如土豪。
      小路曲折幽深,隔一段距离会搭一个顶棚,两旁各置一条长长的木头条凳。村民在这里避雨,纳凉,聚谈,发呆,或者端着大碗吃饭。
      一棵大樟树矗立在接近村尾的地方,数百岁,遮天蔽日,蔽护着一个荒芜的菜园、三两座颓圮的土房、两节小小的路。它是村里的骄傲。
      大山深处的小村落正逐渐被废弃,兴元村却因其位于乡镇近旁的良好地理位置呈现出兴旺之象。村庄古老安静,又处处弥漫着现代的气息,仿佛一个梳着花白髻子、穿着蓝布衫坐在冬日暖阳里晒太阳的老太,她的神情寂静寥落,掌心里的手机、脚上的高跟鞋却正在阳光里熠熠发亮。

     
                                            读  书



      读书,是一件使人沉迷的事。
     下午,连日的阴霾散去,阳光虽然还是时隐时现,但天空已经明媚可人,阳台上的植物亦有了欣欣然的姿态。这样的时候,一杯咖啡在侧,一卷书册在手,时间便从身旁忽忽地溜过去了。偶尔抬头,看见瓦蓝的天空里无数朵白云正悠悠然飘浮着,而室内,光线正慢慢地暗下去,所有的物件都静默着,安详宁和,不期然地,就想起了张爱玲的那段话:房里有金粉金沙深埋的宁静,外面风雨琳琅,漫山遍野都是今天。
      读书还是一件很令人畅快的事,只是很多时候都无法享受到此等畅快。
      有一阵,心情颇不平静,如饥似渴地读了一些书,或者也可以说是囫囵吞枣地读,总是想从中找出一些可以慰藉心灵的东西,寻找能照亮内心的光。虽然直到今天也并没有真正找到,但心情却是慢慢地平和下来。有些事或许就是生命中必当经历、必当承受的,果由因生,唯有坦然面对。
后来喜欢上南怀瑾的书,一连读了几本,很是畅快,直到遇见他的《庄子喃哗》。
      记得当时很庄重地拿起这本书,决定要在多少时间内读完,但才读了几十页就放下了,现在也忘了当时是什么原因放下的,似乎是为了心理咨询师考试。可是如今试早已考过了,证书已即将到手,却没再拿起书来。理由是很多的:每天忙家事、工作上的事、各种琐碎的事,而人到中年精力是有限的,这样想着想着,一个困意上来,就睡下了。更何况每天还得伺候手机,微信刷一遍,新闻看一看,公众号里的文章读一读,一个倦意上来,眼已经花了。
      当然,间或有闲,还是会想看看书的,而这时候《庄子喃哗》就像矗立在眼前的一座山,山路崎岖陡峭,才走了几步就不想走了,于是退回来,在山脚下逡巡。大山的旁边自然是有去往其他地方的许多道路的,可无论哪一条都不愿踏上去,因为一旦踏上去,必将沿着道路远去。这样一来心里便会觉得对不起眼前这座山,对不起自己曾经痛下的决心,可不去其他路试试,又对不起自己的渴慕之心。如此矛盾徘徊中,又不知蹉跎了多少光阴。
      某一日,忽然恍悟,其实读书真是不应该这样正襟危坐,这样好整以暇的,太过郑重了,是会适得其反的,不如随性些,随缘些。凡事皆有缘分,书与心性亦是如此。想看了,便拿起来,不想看了,便放下。或许哪一天感觉上来,原本了无兴趣的会忽然变得兴致盎然,就像《百年孤独》。在家中书橱里它寂寞地睡了不知多少年,直到那个阴冷的冬日午后,我的目光从它身上扫过去时,忽然就锁定了它,忽然就很想好好亲近它。于是,取下来,认认真真地读,废寝忘食地读,读完,静默良久,良久。之后,把家里、朋友那能借到的所有的马尔克斯的书都找了来读。



范丽娇个人简介:

范丽娇,笔名 晓寒深处。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诗刊》《福建文学》《厦门文学》《诗选刊》《福建乡土》等报刊杂志,并有作品入选《2010-2011福建优秀诗歌选》《福建文艺创作60年选·诗歌》《福建散文诗一百年》等选本。

联系地址:353200福建顺昌县特殊教育学校  范丽娇
电话:    15959910646


                    
发表于 2017-10-10 18: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笔记,片段展示、支持精华!
发表于 2017-10-13 20:4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精致,值得细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精华,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