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向晚时分(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8 13:2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向晚时分
                                             北京/l灵焚


    那暮色渡我以一片霜叶的时候,说云就云的天空,又雨了。
    在两岸相望久了,总会把手伸出去。有人在另一方拥抱你吗?
    而这边的季节已经起风了。
    隔冬隔夏隔秋隔春,隔那张危崖高挂的脸以及那欲言又止的一眠残月。
我说你总是横渡我以蝶影走向我以回声啊!在有风有浪有晴有阴有雨有风的相望中落水者的呼救白夜茫茫。
《散文诗世界》2006年第一期

                                                        下一个就是我了

      
愿望,不要大,只要小小的就好了。
比如小蚂蚁在树上与一颗果实相遇,小蝴蝶惦记两朵小花的婚礼。
为自己备好足够的耐心,风一迈步,你就知道芳香的方向。

当然,你的梦可以很大,大到上唇就是天空,下唇挨着大地,把脸藏在空荡荡的风里。那样,尘世的万家灯火都是你的眼睛,你拥有普天下的夜色。
你可以认为那些星座都是你镶金的牙齿。但你,仍然无法咬破哪怕一张薄薄的黎明。
天亮了,地平线上,残留的只是一抹若隐若现的身影。

都说“天地一沙鸥”。一生能有多长?
再剔除那些等待、徘徊、迟疑、错过……
剩下的时间只有一粒种子的萌芽,一片叶子的落地。

那么,只要小小的就好,愿望不要太大。
在薄春,趁着太阳还不会灼人,用一场雨冲洗心情,那些仍然停留在时光中的沙粒,就是你与出场之间的距离。晚秋了,摘下园子里的那些熟透的果实煮酒,约上三俩好友,不论成败,只为送行:为季节,也为自己。

无论出场,还是告别,都是同一种表现:下一个就是我了。
惬意的?还是伤感的?坦然的?还是纠结的?
我是如此热爱着孩子的眼神和手势。那些期待近近的、水灵灵的,那些梦浅浅的……


                                                                       一朵云的记忆
                                 
    1
    来过的,都会走的。
    都走了,然后,还会有再来的,再走的……

    2
    从海洋到陆地,从爬行到站立。茹毛饮血,刀耕火种,农业、水利、工业、机械、信息、网络、器官移植、基因解读、直至克隆……你们用你们的方式存在着。
    种的、属的、科的、这是你们的分类,这是命名的需要。

    3
    已经记不清了,司空见惯了,千万年,甚至更久远。
    没有喜,也没有悲;没有苦,也没有乐。

    4
    这是我们对于云的揣摩,其实与云无关,这种云的角度,就是人的角度。
    云只是从南方,或者从海上搬动雨水往来;只是在天空让出了许许多多的阳光,给予苍茫大地以温度,让绵延万物有了开始。
    当然,也让万物承受着必然到来的结束。

    5
    山脉站起来行走也好,河流倒下去远游也好;五行有序也罢,四季不规整也成;从种子果实再到种子,从一颗受精卵到一根怎么也拉不直的皱纹,再到一缕青烟升起,一声啼哭落地……
    这些,云都无动于衷。
    云只是作为云而存在,连形式都是暂时的,不确定的。

    6
    云不需要一种形状的确定性,它只需要一种性质,仅出现在我们与对象的关系里。
    江畔问月千年了, 把酒问天也持续了千年,乘鹤西去的人,怅然泣下的人,面对天地玄黄,放眼宇宙洪荒,仍然还会有人感慨、俯仰---
    念天地之悠悠。或者,白云一片空悠悠。

    7
    一朵云的记忆其实没有记忆,云的记忆只是我们的记忆。
    即使我们需要赋予云以某种记忆,比如大地和生灵,日月与星辰。还有雨或者晴,冷或者热。甚至曾经的厚薄,曾经的浓淡。
而历史的兴亡盛衰,个体的荣辱浮沉,云不接受冠冕,也无所谓伤痕。

                          情   
我们认识的那一天就衰老了。我的脸颊深深下切,你隔着河床,眼角流动的一群追逐我浮萍一样的老人斑。
这个时候,我说什么都是错的,只好任你把自己撕得粉碎。
你似乎想说什么。不,我知道了,你走吧!
繁霜之后,荷塘的叶子卷得恰到好处。关窗和开窗都是没有意义的,雨总是如期来临。而你没有离去,苍白的一张薄薄地向我展开。
我只好站着。等着想着听着看着忍着。你滂沱的脸上和树梢高高的秋季。

蓦然回首,那一尊瓷人的叹息如此安详。
反正从来不过问什么时辰,河里的流水平静极了。扑向地平线的那块断崖,在晚霞中完成旅人的造型。忽然感到一种完美,那倾斜的路上,黑伞悠然自得地开放起来。
注视这夜晚,瓷人的眼神神秘莫测,墙上的挂历作为唯一的遗产,有两只蚊蚋在长年破译枯黄的日期。
老人老了。把季风击出掌心,跌跌宕宕的前额尽是破碎的风暴,响彻翅膀无望的的追逐。而面对瓷人,有如面对深渊。

你的眼神从源远里渗透出来,雾时浓时淡,河水潜入山的腹地。一棵树,风,非常抒情地表白着。有人看山。
山被云喂得胖胖的,被鸟鸣得蓝蓝的。一支雪茄喷出一腔悠然。不见北溟。
你在镜子背后谕示,面壁的只是蒲团,你坐上去,每一种手势就是至理名言。
这样我们作为墙,厚重的墙由于你的注视而向我唯一翻开。身后,潮水漫到脚下。我消失了,影子完成一千次对太阳的突围。





发表于 2017-10-8 17: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的一组,推荐大家共赏
发表于 2017-10-9 13:0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雨倾城老师的散文诗,拜读。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17-10-9 13: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意象纷纭而繁花纷呈的一组作品。
发表于 2017-10-10 19: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晚上好!
发表于 2017-10-16 11:0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灵焚老师佳作。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