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看风吹动树叶(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8 13:4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陈敬松 于 2017-10-10 23:01 编辑

                            看风吹动树叶(组章)
                             青海/ 陈劲松



    风吹过,那只飞鸟微微顿了一下,天空漾起细小的波纹。
    花香把一朵花带向远处,花已不是刚才的花。
    水池中的水,泛起的水波中藏着无声的秘密,那池水已不是刚才的水。
    阳光落下,太阳已不是刚才的太阳。
    万物都追不回刚刚转身的自己。
    那个返身回来的人,已不是刚才的那个人。

    看风吹动树叶,一片翻转过来的树叶多像人群中独自回首的那个人。
隐秘而又陌生,一片翻转的树叶让时光露出银质的背面。                    

                                                     向西
              

    无关落日,向西,被鞭影驱赶的人群如蚁。
    向西,怀抱着太阳的人也怀抱着焦渴浑浊的渭水、黄河。
    向西,过开封、郑州、西安、宝鸡,在秦岭里,再温习一遍背过身去的故乡,草木垂首,秋风浩荡,那绕树三匝的鸟群,衔着离歌,是一个人内心悲凉的粮食。
    天水、陇西、定西,向西,向西,过了兰州,凉风紧,故人稀。
向西,向西,每一厘米,于我,都是背井离乡。



                                                                   磕长头的人

     匍匐在山路,匍匐在湖边,转山,转水,转佛塔。
     佛啊,在庙堂,在云端,在一滴水中,在一片树叶上,在尘埃里。
     用六字真言,清扫内心。慢慢前行,一点点接近佛陀。用身体丈量冷雨ˎ暴雪,丈量迢遥的前路。佛啊,都有着从容的脚步。
     把身体一低再低,低到尘埃里去。
     佛啊,就长着他们的模样,谦卑而沉默。


                                                      巴音河

      那么多的石头仍在倾听,而我是其中的一块。
      静默着,期待着一朵浪花能再回到我多年前那首诗歌的标题部位。

     流水仍在歌唱。
     一只水鸟掠起,这只幸福的鸟儿,它的飞翔被流水的歌声淋湿。
     (那只水鸟是另一块倾听的石头么?)
      它的歌声被流水重复,
      还是它在重复流水的歌声呢?
     在河滩上坐下来。
     阳光也坐下来。
     流水带走了一切么?多年前那个一袭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呢?河滩上的花朵,它炽热的唇已无法说出走远的故事了。
     河对岸汲水的妹妹呀,你脆亮的笑声涟漪般在河水中绽放,并被流水带走。你的美丽却被我的文字留下。
    这本是一首写给一条河流的诗歌,可河对岸那个汲水的妹妹,终于改变了这首诗的走向。

                                                                野菊花

    除了我,以及那阵把脚步放慢的风,没有谁会注意到他,矮小、瘦弱,满面灰尘,这个远道而来的孩子,他赤着的脚比秋风更凉。
  
    绕过那些面色阴沉的寒霜,命运的北风里,这个挣脱了秋风的孩子,提着黄金的灯盏,他用细小的光芒,正努力搭救
    被荒凉打劫的高原。

                                                洞庭湖:潋滟的大书
   
    湖边的油菜花ˎ杏花ˎ桃花......湖中的莲花,是一个个名词,是你浩淼的封面上最好的插图。
    她们的香,是最明媚的形容词。
    湖面的鸥鸟与湖水里的鱼群,是最生动的动词!
    那倒映其中的天空和白云,可是你蓝色的封底?
   
   八百里洞庭,一部煌煌巨著,谁来诵读?
    历史的烽烟读过。
    天空的雷霆读过。
    湖面的风也用或轻柔或粗砺的嗓音一遍遍读过。
    一个峨冠博带的北宋的男人,也在湖边高声诵读过......

    湖畔的南县,是最深情的那一个,把这部潋滟的大书读了一遍,又读了一遍......还将在时光中一遍遍诵读下去。

                                                     南县花鼓戏:时间的折扇

    堂鼓开口。
    大筒幽咽。
  唱1852年长江决堤的洪水,唱大水自湖北而来,带来星星点点的洲渚,唱一个个洲渚珠链般连缀成肥沃的“南洲”。
先民麋集,围堤开荒,一颗洞庭湖畔的珍珠开始熠熠生辉。

  一爿大湖,波光浩淼,一层层的波浪推向远方
   ——一把丝绢的折扇正缓缓打开。

    南县花鼓戏——一把打开的时间的折扇。
    板凳竹马,锦衣华服。
    一百年前,谁在手鼓ˎ汉锣ˎ碰铃与唢呐声中粉墨登场,唱着漂泊的生活,吟唱声从历史的烟尘中穿过。
    而今,吟唱在继续,唱大湖浩淼,唱稻浪飘香,唱和谐ˎ富足的新生活。

                                           罗文村:春风的涂鸦

    画上绿色的天空,画上斑斓的蝴蝶,画上它永不停歇的飞翔。
    画上永不消逝的童年,画中那个拿着放大镜的少年,他是否看到了缓慢消逝的时间?
    画上皓首如雪的老人,画上他们在岁月中的守望。
    画上江南的烟雨,画上春风一遍遍吹过......

    看啊,春风才是最伟大的涂鸦者!
    她在村外的田野画上桃红,画上柳绿。
    画上小溪清脆的嗓音,画上油菜花捧出的黄金。
    画上在人间收集甜蜜的蜜蜂,画上农人在田野上空盘旋不落的歌声。
    画上无穷无尽幸福的日子......
出浴的莲
像芬芳的灯盏,用芳香的手指,推开夜色的泥淖。
像干净的词语,打开如诗的龙栖地。
水波潋滟,那么多提着裙角的舞者在龙栖地翩然起舞。
跫跫足音从唐诗宋词中传来。
流水之音是谁深情吟唱的歌喉?
沐香而浴。
沐雨而歌。
在龙栖地,脆薄的波光中,时光聘婷,是那朵出浴的ˎ最美的莲!
打坐的莲子
要走多远的路,才能从泥泞走入一方晴空?
在一朵莲中打坐,由青涩到洁净的白,是生命析出的一颗舍利,一场又一场的风雨都无法焚化。
悟风。悟雨。
翻阅天空,翻阅大地,也翻阅时光里镌刻的无尽的苦难——
那生命里最长的经卷!
只是,心里仍有一丝的苦
无法参透。
雨中听荷
在阳光中轻移莲步是一种美。
在雨中,抿紧芳香的唇保持缄默是另一种美。
此时,喧嚣被压低。
被阳光读过的那抹红与芬芳正被一滴又一滴的雨诵读。
在龙栖地,雨粲然如莲,悄然绽放,又悄然凋落,如恒久沉默的时间......
宁静如锦帛,再静一些吧,哦,每一滴雨就是一滴小小的寂静,而龙栖地,就是更大的那一滴。



通联:816099   青海省格尔木市西城区财政局   陈敬松



发表于 2017-10-8 17:3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哲性的思维,禅意的述说,推荐阅读
发表于 2017-10-8 17: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万物都追不回刚刚转身的自己。

精辟
发表于 2017-10-9 13:0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陈老师佳作,问好
发表于 2017-10-9 13:3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问好。
发表于 2017-10-16 14:5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问候兄。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