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诗歌] 只有走进土地更深处,才能真正走进你纹满四季的黑色大手(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9 18: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齐凤池 于 2017-10-9 20:08 编辑

只有走进土地更深处,才能真正走进你纹满四季的黑色大手(组诗)
  齐凤池

  巷道

  巷道,就是看上去很近的那种深邃
  就像一棵棵柱子排着延伸
  当柱子找准了自己的位置
  把脚踩进岩石头顶进煤层
  支撑起亘古的岁月
  后面就该他们向远走了
  远,诱惑他们一生
  一群矿工又向巷道深处出发了
  他们谁也叫不出谁的名字
  一批矿工刚撤下来一批又顶上去
  在黝黑的巷道里擦肩而过
  他们彼此用矿灯交换着眼神
  永远保持一种行走的姿势

  矿灯

  我常常想起他们
  头上那盏雪亮的矿灯
  地上有花有草和女人井下没有
  他们只有不断地开采
  挖掘凝固的时间和岁月
  他们不知道黑暗
  在一点点稀释他们的光亮和血液
  在深邃的煤层缝隙里
  他们用矿灯阅读煤壁上
  关于草丛、树叶、昆虫的传说
  每一盏矿灯都是他们活着的状态
  无论是头戴抑或肩搭手拎
  矿灯将陪伴他们走完一生

  窑衣

  一件破旧的窑衣
  刚走上几条崭新的线路
  每个细小的针脚
  都是从母亲的白发中抽出
  夜晚,一盏油灯是母亲的伙伴
  跳动的火苗生动了母亲佝偻的背影
  母亲翻动棉衣火苗很旺
  暖着我寒冷的冬季
  我知道在巷道里走多远多长的岁月
  也走不出母亲手上的线路

  打柱

  掘进机把手臂迅速藏进煤层
  铁柱马上把藏在袖里的胳膊伸出
  伸直双臂举起头上大面积的黑
  董存瑞炸碉堡
  举起一场战斗
  所有的铁柱伸出双臂
  举起人类需要的一块温度
  铁柱排着整齐的队伍
  向黑暗尽头挺进生命和汗水
  董存瑞炸碉堡
  大声呼喊
  为了新中国前进
  铁柱举着半径地球
  不敢喘息

  溜槽

  冷压出的溜槽肚量很浅
  几寸深能承载多少滚动的岁月
  溜槽里黑色漂浮物
  沾着开采者的汗水血渍蹭掉的肉皮
  溜槽里的铁链拽着刮板前走
  速度和时针同步
  攉煤的铁锹不停
  溜槽里的疼痛故事
  就会在燃烧中传播

  攉煤

  炸响黑色亘古
  硬壁的骨骼碎片堆满采面
  攉煤的男人前腿弓后腿绷
  像赛龙舟的划船手
  他们一直划
  被后面的追赶
  必须一口气把煤攉完
  铁锹划动
  泼出的固体是水
  溜槽里磕碰出了呻吟
  他们拼命往前划
  船未动溜槽在挺进
  两岸的铁柱排着纵深
  第一批攉煤的换下来了
  他们肩扛铁锹
  撤离采面
  身后铁锹滴下的水珠
  另一批划船者
  继续攉煤

  一个矿工功夫很深,一闪就到了另一世界

  一个矿工身怀绝技
  像崂山道士穿墙而过
  那天采面响炮之后
  他抓住声音尾巴
  钻进煤层
  我们挖掘几天
  也没找到
  只找到一些疼痛
  他穿越煤层身手很快
  眨眼不见了
  我们坚持天天挖掘
  始终没发现他的踪迹
  他功夫太深
  一闪
  就到了另一个世界

  运输皮带

  井下运输煤炭
  是皮带使命
  三个矿工
  陪它走一天路程
  它背着一块长条煤
  从这头走到那头
  只要采面有喊声
  就得背着疼痛前行
  矿工背着命运走
  皮带背着一座
  山的脊梁爬行

  井下的风

  井下风是圆形的
  压缩在密封的橡胶桶里
  风的使命
  携带瓦斯煤尘走出采面
  风咬着带刺的瓦斯和煤尘
  像拎着恐怖分子两个炸药包
  向井口跑去
  风的生命很短
  只有采面到井口的距离
  就这么短暂的岁月
  风要陪伴矿工走完一生
  

  父亲的煤炭

  从前,父亲把煤当成乌金
  临终前一口吞进了肚里
  父亲手里的乌金
  是一壶酒
  一盒烟
  妹妹的嫁妆
  父亲一生
  把煤看得比命还重
  退休前
  他一口把煤吞进肚里
  后来吐出的都是黑血丝
  父亲很吝啬
  把所有的财富都藏进肺里
  走进炉膛
  紧紧攥着那块煤

  走向黑暗

  到了井下八百米
  跟随一盏灯钻洞穴
  摸索前行
  四肢触摸呼吸感觉
  四壁有牙齿咀嚼的声响
  头上有滴落的口水
  老鼠黑暗幽灵
  找我们的食物
  走过一道坎一道石门抵达黑暗尽头
  采面是挡在前面的黑
  我们抡圆大镐
  啃下一层黑
  扒下一层黑
  前面还是黑
  黑暗包围了我们
  无法突围
  我们无力吃饭休息
  苹果和馒头搅拌一起
  什么时候能走过这段黑
  打通采面能见到亮
  袖子抹了一把嘴
  继续挖掘黑暗
  身后有摇晃的矿灯换班
  我们撤出了黑暗
  其实,我们注定走不出黑暗
  我们是黑的侧面也是黑的反面
  早年祖父在黑暗中寻找一把棒子面
  跌进一口很薄的杂木棺材里
  后来父亲为了五只鹅黄的小鸟
  从黑暗起飞进入狭窄的黑暗
  今天我们还在黑暗中
  寻找学费
  住房和药
  用黑兑换白
  当我们真的找到了那块黑
  它把我们抱成一把粉末
  我们被撒在水里
  或寄存在水泥间
  居住在黑暗的黄土里
 

  黑花瓶舞蹈者的火苗

  伫立于壁立的大采面
  仔细聆听
  花瓶心率波动
  和四纪冰川
  鱼腹中森林长势
  采伐这片远古森林
  一只精美花瓶
  被打碎
  一股奇特香味
  爬上双臂
  大流量
  古生物鱼化石血清
  沿亘古时间隧道
  输入岁月干被瘪脉管
  灌溉大面积贫血心田
  在岁月黑暗根部
  在树的队伍与树的影子之间
  一双大手把黑夜
  挤压出来
  初视森林
  有异草拔节
  奇葩葳蕤风景
  树枝上黑色啄木鸟
  敲打民乐木琴
  每一片叶子都悬挂
  昆虫聆听的耳朵
  游入煤壁涅槃的鱼类藻类
  于掌纹沟壑深处
  化蝶化蜂化作萤火虫
  整个采面顿时燃起
  大面积舞蹈者身影
  聆听采面
  我常做这个梦
  如今森林已涅槃花瓶奇观
  远古的绿色精灵
  凫游于景泰蓝的意境
  向伟岸的大堤漫溯
  十七、我用诗歌的火苗取暖
  星光照亮精神家园
  笔尖上的火苗
  闪烁诗情
  在寒冷的日子里
  笔尖上的炉火
  照亮了灵魂背面
  温暖蜷缩在茧里的家人
  从家门到煤矿
  一眨眼走过了祖辈和父辈
  两颗血气方刚的种籽
  扬花了一个多世纪
  最终抵达草尖
  一滴纯净的水
  草尖上的露珠
  倒映出他们面容
  井架上灯火很耀眼
  穿透冰封土地和寒冷心境
  在类似这样夜里
  我笔尖上的炉火正旺
  辉映着岁月根部那些挖煤的
  同辈和晚辈
  他们排成黝黑钢铁
  撵着一轮太阳
  向岁月一步步走近

  提纯

  800米深处的煤还没提升到地面
  就被人提纯了一次
  落到生产指标上
  又被几个人提纯了第二次
  区长用精细管理提纯汗水
  安全部提纯行为和早餐
  班长的语言离妇科很近
  他用生殖器的语言
  提纯了哥们的精液和奖金
  发工资那天他们双手捧着
  没有杂质的一块黑
  象珍惜祖传家宝
  孩子上学买房娶妻
  剩余的是喝酒吸烟
  煤在他们手中变成了黑色羽毛
  乌鸦超越了煤的本身

  煤究竟是怎么回事

  从前,父亲手中的煤足斤足两
  几两煤养育五个兄弟姐妹
  我们成家后
  父亲手中的煤变轻了
  挖了三十六年煤的父亲
  被一块很轻的黑击倒了
  黑药片黑液体输进
  他干瘪的脉管
  我听到脉管里流动着煤的声响
  父亲的腹部浮肿
  肺里的煤很重
  他想咳一口减轻压力
  却咳出比煤还黑的血
  父亲的目光走不动那天
  他成为一把本质的灰
  遗憾的是父亲闭上眼也没明白
  煤究竟是怎么回事

  两代矿工

  散白酒舔着深夜。微弱的火苗
  撩起酒瘾,瘙痒地又让人想起
  从家门到煤矿的路上
  的确很少有漂亮的裙子走过
  走过的都象被黑夜打扮过的模样
  不足百米的草书写的小路
  一眨眼就走过了两茬人的骨头
  我的祖父和父亲
  是两粒纯正汉人的种籽
  只拔节了一个多世纪
  最后相继爬上草尖
  鬼变成一滴纯净的水
  我在放大的露珠里
  看到在阴间活的舒适的
  缩小了的祖父和父亲
  我看到灯光下有鬼影出没

  民俗

  煤矿人的节日活在日历上
  日历上的红字刻在他们心上
  每个纪念日
  大红的标语呼啦啦地在煤矿铺开
  像飞得很低的彩云
  在人们着眼的地方飘
  这些让人激动流汗的云
  支撑了一代代挖煤人
  孩子们知道标语也是荣耀
  贴在谁家谁光荣
  门框上的红标语
  成了煤矿人一生追求的向往
  他们坚信,大红的标语
  是永远支撑矿工的一种特殊精神


  只有走进土地更深处,才能真正走进你纹满四季的黑色大手

  只有走进土地的更深处
  才能真正走进纹满四季的黑色大手
  第四纪冰川将古老绿色祥和的童话世界
  冷藏于黑色的亿万斯年
  默默地等待闪光的生命唤醒
  古生物鱼化石点燃遥远的冰冷四季
  一群携带梦想的矿工
  用亮灿灿的理念咬响炸碎亘古的瞬间
  于是无数尾苏醒的鱼化石争先恐后
  逾越溜槽皮带和岁月的空间
  向着明晃晃的喧哗与骚动跨栏冲刺
  深怀感恩的矿工
  向茹毛饮血的先人领取储存亿万斯年的光热
  面对耸立的红色警戒他们合十双手
  虔诚地守护每一粒乌金墨玉
  让它永远温暖和丰裕矿山世界


  齐凤池,男,河北作协会员,中国煤矿作协理事,专栏作家。河北河间人。现生活在唐山。国内外报刊开设美术评论,音乐随笔,旅游随笔和饮食文化随笔专栏。作品在《诗刊》、《诗林》、《星星诗刊》、《三联生活周刊》、《读者》、《鸭绿江》、《阳光》、《岁月》、《医食参考》、《特别健康》杂志、《美术报》、《中国煤炭报》、《辽沈晚报》、《抚顺日报》《长春晚报》、《内蒙古晨报》、《拉萨晚报》、《河北青年报》、《周口晚报》、《唐山晚报》、《音乐周报》、《华商报》。美国《品》杂志、《世界华人周刊》、《亚美时报》《华星报》、《明报》、《星岛日报》加拿大《大华商报》、《都市报》、《信报》泰国《中华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百万字。著作饮食随笔集《饮食故事》。
  曾获孙犁文学奖,首届中国徐志摩微诗歌大赛奖,河北省第一届散文奖,全国煤炭乌金奖,2015-河北省“我们的中国梦—讲述河北故事”一等奖。2015年河北省文联,行业文联举办的“员工诗歌,散文大赛诗歌一等奖。组诗《父亲的煤炭》获第七届银鹰杯“中国梦•劳动美”全国职工诗歌大赛三等奖.
  首届“DCC杯”全球华语诗歌大奖赛获优秀奖
  中国梦.劳动美全国职工诗词大赛一等奖等等.
  地址;河北张家口崇礼
    河北唐山古冶林西机厂东楼15--7--7
  063026
  邮箱:qfch57@163.com
  手机:15833586291
  QQ:419139756










发表于 2017-10-9 21: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质朴中,有生活气息,有意绪的一组。拜读,问好。
发表于 2017-10-10 09: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组诗有较为扎实的现实体验和生活内容,大多采用直抒胸臆的表现方式,感情真挚,表达真诚,语言沉甸甸的。欣赏佳作,问好——
发表于 2017-10-10 13: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件破旧的窑衣
  刚走上几条崭新的线路
  每个细小的针脚
  都是从母亲的白发中抽出
  夜晚,一盏油灯是母亲的伙伴
  跳动的火苗生动了母亲佝偻的背影
  母亲翻动棉衣火苗很旺
  暖着我寒冷的冬季
  我知道在巷道里走多远多长的岁月
  也走不出母亲手上的线路
发表于 2017-10-10 13: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高手!学习、顶!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20: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蒙蒙 发表于 2017-10-10 13:14
一件破旧的窑衣
  刚走上几条崭新的线路
  每个细小的针脚

谢谢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20: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福建郑朝阳 发表于 2017-10-10 09:00
一组诗有较为扎实的现实体验和生活内容,大多采用直抒胸臆的表现方式,感情真挚,表达真诚,语言沉甸甸的。 ...

谢谢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20: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冯金斌 发表于 2017-10-9 21:17
质朴中,有生活气息,有意绪的一组。拜读,问好。

谢谢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20: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冯金斌 发表于 2017-10-9 21:17
质朴中,有生活气息,有意绪的一组。拜读,问好。

谢谢版主。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