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巧姑(短篇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9 20:4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武如 于 2017-10-10 13:52 编辑

                                                                       巧姑(短篇小说)
  
                                                          文/武保军
  

                                                                                     
                     
                              
  
  巧姑去世时正好是八十五岁。
  
  她没有受一点罪,在和人聊天时,突然头一低,身子就倒了下去,她就这样离开了,八十五也算是高寿,喜丧了。
  
  巧姑这一辈子风风火火,敢说敢爱,在乡下名气不小。
  
  日本鬼子投降后,处于大平原深处的吾吾村,很快就成了解放区,随后就开始了土改,村子里有两个青年男女很是招风,一个就是巧姑,另一个就是那个叫坛子的青年,后来成了巧姑的男人,两人可是村上的积极分子,没多久,巧姑就当上了村妇委会主任,坛子任民兵排长。
  
  巧姑可是个俊闺女,在这一地有名,条个也好,爱干净,加上两条大辫子,最能收集男人的眼珠子了。村上唯一的财主尹家曾托过人,要她寻自己的二小子,巧姑爹娘喜得不行,可她不待见他,嫌他鼻涕浪荡,身板面里棉气,巧姑的性格里看不上他,主要是她心中有个男人,那就是坛子,小伙子长得有模有样,只是他家穷得叮当响,可巧姑就爱和他一起玩,砍草、下河捉鱼虾的,都能见到她们在一起。后来土改了,爹娘也庆幸和财主家的亲事没有成。
  
  她和坛子在村子里接触得多,一来二去,巧姑心里就离不开坛子了,土改工作队对坛子也是非常地器重,在青年中第一个入了党。
  
  驻村工作组里的有一个北乡里过来的文化人,平时也给村上的识字班上课,这个教员很喜欢巧姑的俊模样,常去她家里串门,巧姑都躲着他,从他看自个儿的眼神里就知道这个教员的想法。有一天,碰巧爹娘都不在家,巧姑正在锅台上弯着腰刷锅,冷不丁就被人抱住了,随后就是小动作,她挣扎着见是他,就开骂:“不要脸!”
  
  “巧、巧姑,俺欢喜你!”这个男人喘着粗气。
  
  “放屁!俺不待见你,你滚开!”
  
  “真格的,没编瞎话!”
  
  女人不顺从,男人就得不到便宜,她回过身来就给了男人一个耳刮子,这个男人扑通一下子就给巧姑跪下了,一把鼻涕一把泪,求着巧姑答应他。巧姑这时也有些羞臊,忙叫他起来,手里握上了一根烧火棍,生怕他再做出出格的事情来:“你走吧,俺不会告诉别人的,你都有老婆的人了。”
  
  男人这时又抱住了巧姑的双腿,另一只手开始乱摸,巧姑急了,手中的烧火混就打了下去,面对雨点般的抽打,他这才爬起来落荒而去。
  
  巧姑哭了,抹着泪就去找坛子。
  
  坛子一听就要去找那个男人算账,巧姑不让,坛子就说:“为啥不让去?你喜欢他?”
  
  “瞎说!”
  
  “我不信打不过他,看我不把他的屎尿打出来!”
  
  “人家是公家人!坛子!算了,他也没怎么着了俺!”
  
  “你护着他?”坛子也是血气方刚,平常看到这个男人找着空隙就对巧姑献浅子,早就有气。她气得转身就要走,骂他不明事理,坛子也是气话,一把就拽住了巧姑,姑娘此时也就势滚在了男人的怀里。
  
  两人还是第一次这样亲近。
  
  没几天,村子上就到处传着巧姑看上了人家教员,这次她出的名可是大了,男女关系那时是大事,她知道这是那个教员放的话,这种事情又没法解释,越解释越黑。
  
  坛子气不过,在一个晚上把教员堵在了胡同里,二话没说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打得这个男人不住地求饶。组织上找巧姑了解了情况,这个教员没几天就调走了,坛子也受到了处分。
  
  巧姑和坛子再也分不开了。
  
  这天,坛子骑着土改时分到的一辆破旧自行车,要去县城开会,巧姑在地里间苗,见到坛子后就控制不住地跑到路上截住了他,问道:“做啥去?”
  
  “去县里开个会!”坛子赶忙下了车。
  
  “带俺去吧!俺也想去!”
  
  “别价!你去不行!我有事!”坛子不愿明大明地驮着一个姑娘晃悠,虽然他们是有关系的:“你干你的活吧,我得走了。”
  
  “不价,你就带俺去!”
  
  “听话!我走了。”
  
  他骑上车子就要走,巧姑拽着后椅架不松手,跟着车子小跑着,坛子骑得飞快,她就跟着跑了一大截子,冷不丁地偏着身子往后椅架上一跳,想坐上去,这一跳太高也太猛了,整个身子就越过了车子,连身子带屁股落在了地上,双腿却挂在了后椅架上了,坛子赶忙停车子,急忙把她抱了起来……
  
  远处,干活的人们都看到了,笑得弯了腰,很快传遍了整个村子。
  
  村子里会议多,那天晚上散了会,一膀儿的姐妹们故意叫她一道去纳鞋底子,她不去,说是家里有事脱不开身,姐妹们便悄悄地跟在她的后面,只见她拐了几个弯就拐进了坛子独自住的小屋子。
  
  后来,每当散了会,好姐妹就拿腔作调刺她:“又去钻坛子是不?”
  
  巧姑听后就追打她们,笑声溢满了街筒子。
  
  这年秋后,村子里来了任务,要组织村上的青壮年去支前,坛子忙了,巧姑也忙,准备一切应需之物,烙白饼,蒸饼子,还有秫面饼,做各家的工作,很快就把人们拉了出去,坛子走了,领着人去了前线,后来才知道那次会战叫淮海战役。
  
  巧姑没有去成,留在了村子里。
  
  年后,河里的冰早已化开了,人还没见回来,村中的小媳妇们都想自个儿的男人,没有过门的巧姑不怕闲话,也和她们一起,起早贪黑地站村口,向着远处的大道眺望。
  
  坛子回来了。
  
  却成了个瘸子,他在这个冬天被冻掉了两个脚趾头。
  
  好几天,坛子躲着都不见她,巧姑知道他的想法。那天,在胡同口逮住了他,开口就说:“咋了?去了一趟前线就不认俺了,和谁好上了?”
  
  坛子低着头:“没!”
  
  “那你白不样地不理人家?”
  
  “你另找个人家吧!”
  
  “为啥?”
  
  “我、我……”
  
  “不就是拐了点,俺不嫌你。”
  
  她嫁给了他。他后来当了支书,年月久了,人们不喊他支书,都叫他地不平,起先,她听着别扭,谁喊就跟谁急,可后来她认可了。当她当着许多乡亲们的面说:“瞅见俺家的地不平了没?”
  
  人们都笑了,她知道自个儿失言了,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巧姑也就讪讪地笑着:“怕啥?俺家的那行子可不是爬了哪家女人的墙头子,被人家男人打瘸的,人家是干革命落下的残疾,光荣着哩!”
  
  自此后,她也这样叫自个儿的男人。
  
                                                       
  
  运动来了,分了派,乱了几年。
  
  首当其冲的就是坛子,每天都被批斗。巧姑心疼自个儿的男人,可她也没有法子,只有抹泪,用自个儿女人的温柔来化解男人内心的愤懑。
  
  每天早上,他要和地富反坏右一道去打扫街道,得早早地起炕。这早下了大雪,坛子还是得去扫街,巧姑望着已经坐起来穿衣裳的男人,见他苍老了许多,心里不好受,一把把男人搂在了怀里:“下大雪了,咱别去了。”
  
  “越下雪越得去呀。”
  
  “俺不叫你去,一会俺替你去。”
  
  坛子苦笑了:“这思想改造还能代替?”
  
  “不价!这会儿你要要人家吧,好长时间了。”她把男人拉回了温暖的被窝。昨晚男人参加学习班回来的晚。
  
  “咳!这年头,啥心思也淡了。”
  
  “不价,你就……”
  
  这天他去晚了。
  
  巧姑怕男人受气,就一道和男人各自扛个扫帚去了大街上。她想,俩人总能把少干的活补上。
  
  她早已不在村子上担任职务了,嫁给他坛子后,男人忙,顾不了家,她也就没有时间顾村上的大事小情了,有男人忙外边,她忙家里,加上不断地怀孕,一连生了三个闺女,这年前又生了个小子,她乐得为男人做口热乎饭。
  
  可一直忙碌的男人却被打倒了,她想不通。
  
  这天,村上又开批斗会,自个儿的男人早已成了“运动员”,村上的运动都要坛子参加,一般情况她不敢去参加批斗会,不忍心见自个儿男人的受罪样。这天,她正在奶着孩子,有人来告诉她,说坛子又挨打哩,这时的巧姑把孩子往人家的怀里一推,疾驰扒火直奔会场,老远就听到口号声不断,知道又是村上的二柱子和锤子他们在使坏。二柱子正揪着自己个儿男人的头发扇耳刮子,锤子架着坛子的胳膊,她像疯了似地朝着二柱子一头撞了过去,二柱子没防备,一个趔趄就栽到在地;这还了得,老虎的屁股也敢摸?人家没吃过这样的亏,二柱子爬起来就打巧姑的嘴巴子,巧姑不躲不闪,一口下去把二柱子的手背咬了一口肉下来。他疼,嗷嗷直叫,二柱子弟兄好几个,都是耍光棍的主,呼隆上来两个帮忙的,一起朝着巧姑下手。
  
  一旁的坛子上来要帮自己的媳妇,被锤子打了几拳,这时的他突然大笑一声,随后就大哭了起来,这一声笑,把人们震住了。
  
  这时的坛子笑几声,哭几声……
  
  自此,坛子就得了失心疯。
  
  每天,坛子都早早地来到村上的大院里,跪在自己发疯的地方,不停地喊着口号,嘴不使闲儿,疯了的人没敢惹,五冬六夏他都来这里,乡亲们看着可怜,妇女们人见了悄悄地抹泪。
  
  巧姑每天中午来这里领回自个儿的男人去吃饭,说也奇怪,只要媳妇来了,他就先朝巧姑笑笑,女人就说:“回家!该吃饭了!”
  
  男人就变乖了,于是,女人就拉着坛子的手,像个孩子跟着母亲一样,吃了饭后他就又回到了这里,几年了,就这样过去了。
  
  断不了有人和她说话:“做熟了?”
  
  “熟了!”她回答。
  
  “坛子就认你!”
  
  “是哩!记的俺!”
  
  不过,巧姑在大女儿的婚事上犯了一个错误。
  
  大女儿长得和娘一样漂亮,上初中期间就暗地里和一个男生好了起来,小伙子是二柱子哥哥家的孩子,人家到没有打过她们两口子。不过,巧姑是后来才知道的,小伙子初中毕业后就去当了兵,后来提了干,有了探亲假,回来后就找媒人过来提亲,她一听就回绝了,几乎是把媒人骂出去的,只是她不知道女儿和人家早就来往着。要说那个时候找个军官,过些年就能随军,去吃商品粮,那是乡下姑娘睡觉都会笑醒的事情。可是到了巧姑这行不通了。
  
  最后,女儿和娘摊了牌,就要嫁过去。
  
  巧姑说:“你少给娘费唾沫,打下天来也不行!”
  
  “娘!俺……”
  
  “住嘴!忘了你爹是咋疯的?”最后,巧姑说:“俺的女儿就是一辈子找不到婆家,老死家里,也不许寻他们家的人!”
  
  这婚事就放下了,又过了一年,军官回来探亲,却悄悄地开了证明信,因为二柱子已当了个革委会主任。两人到部队上结了婚。
  
  这回巧姑是真的生了大气,从此后再没有和女儿说过一句话。一个村子上住着,愣是不相来往。多年后女儿随了军,到了城里,临走时女儿来和娘辞行,巧姑拿着根棍子把女儿赶跑了。
  
  女儿的泪水哗哗地淌着离开的村子。
  
                                                          
  
  时间过去的很快。
  
  八十的巧姑一个人过着日子,她身子骨还算硬朗,儿子想接过她过去,拧着不去,感到自己还能做饭,不用人照顾。
  
  年岁大了,她也看开了,这几年城里的女儿每年都来看她,她已不再计较了。女儿的男人在部队上干得不错,做了少将,而且还有进步的可能。这是吾吾村出的一个最大的官了。女儿多次想把娘接到城里住,她不去,她说不习惯,总觉得家里的炕头养人。
  
  那年,女儿把爹接到城里去瞧病,治了半年也没见好,巧姑惦记着坛子,就让女儿把他送了回来。
  
  坛子越疯越厉害,有一年乱跑,掉进了村西的一口咸水井里淹死了。
  
  巧姑没有难受,认为男人得到了解脱。
  
  不过,她八十岁这一年,她做了一件让乡亲们感动的事情。
  
  这年的春天,锤子的重孙子刚五岁,发烧不止,去现县城医院瞧了病,也没有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孩子的爹就带着儿子去了部队上的医院,找巧姑的姑爷去了,检查出来后说是得了白血病,这得花老鼻子的钱,家里人便开始筹钱,到处借钱,家里一下子就穷了,两口子哭哭啼啼,可孩子不能就这样因没钱不治了呀!已经七十多的锤子本来日子过得滋润,四世同堂,可这老天爷有不测的风云,便把那暴雨全下在了他家的地界上。
  
  孩子得救,锤子在村子里借钱,几乎是门挨门地张嘴,其实就和要钱差不离,他借遍了整个村子,当来到巧姑的家门口,锤子那一刻犹豫了,有心舍下老脸,却又张不开嘴,坛子的失心疯和他有不少的关联,他有愧,咋张口?就是张口也知道人家不会给,两家人这么些年了,走个对死脸也没说过话。正在犹豫中,巧姑拄着拐杖往外走,两人的目光就相遇了,锤子下意识地把头一低,赶忙离开了。
  
  当巧姑知道他在到处借钱时,心情难平,半天没有出门,对着坛子的遗像开始抹泪。
  
  但是到了晚上,巧姑却拄着拐杖,怀揣着一沓子钱来到了锤子家,巧姑把钱递到了锤子的跟前:“拿去吧,给孩子瞧病!”
  
  锤子见是厚厚的一沓子钱,立时,老泪纵横,扑通一声跪下了:“老嫂子!我不是人呀……”
  
  她平静地说:“起来吧!过去的就过去了,给孩子瞧病要紧!”
  
  巧姑转身走了出来,没有再多说话,她也怕自己控制不住,又为过去的事情难受。这些钱都是女儿平日里给的零花钱,舍不得花,一下子都拿了出来。孩子后来还是治疗的不错,恢复了健康,这是后话。
  
  这件事很快就传了出去,巧姑又有了很大的名气,都夸她的气量。
  
  老人不在乎这些了,平静地过着晚年。到八十五岁这年,生日刚过,在毫无征兆下,无疾而终了。
  
     

通联:河北衡水市经济开发区顺兴街1499号恒大城2号楼1303 电话:13031839460 邮编:053000 微信:13031839460 邮箱:1149368945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1: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大家喜欢!
发表于 2017-10-11 09:5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敢爱敢恨,性格鲜明!!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3: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10-11 09:54
敢爱敢恨,性格鲜明!!

谢谢版主!问安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3: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10-11 09:54
敢爱敢恨,性格鲜明!!

谢谢版主!问安好
发表于 2017-10-12 16: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7-10-11 13:22
谢谢版主!问安好

老朋友了,不用那么客气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0: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10-12 16:10
老朋友了,不用那么客气

是的!我们心有灵犀,望多多关注
发表于 2017-10-12 21:2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7-10-12 20:10
是的!我们心有灵犀,望多多关注

你加我QQ772127260,有事详谈!
发表于 2017-10-13 13: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有深度的小说,希望多投稿。共同为网站的发展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10: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大家喜欢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大家阅读评论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