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淇河,一滴水匍匐在溯源的路上(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0 22: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淇河,一滴水匍匐在溯源的路上(组章)
天津/小睫

一、淇河,一滴水匍匐在溯源的路上

 《诗经》里滋生的火焰,照亮三千年时光中的暗淡,也照亮久居于内心溯源的渴望。
    阳光下,反复将水质的躯体晾晒,张开思念的翅膀,沿着一条河的脉络,三十九首诗歌的音韵,踏上归途。
长风浩荡。
 一路之上,收集大朵大朵的流云,好让泪水刚好打湿桥头那个身着青衫的人。
 时光一再虚度,等待已将秋水忘穿,你成为我内心的隐痛,胸口挥之不去的念想。
 我是你清波中的一滴啊,只是被多年前的一场大雨冲散,误入红尘。
 源自血脉的呼唤,令心潮波澜起伏。
 关闭旁枝错节,归去。当菊香溢满九月,重逢饱含热泪。
 光芒指路。人潮涌动的尘世,时而狂风大作,时而大雨倾盆。看不清来路,找不到归途。收拢隐形的双翼,饮下一路的凄风苦雨。
 涉过世纪的冰河,越过悬空的火焰,头顶的闪电雷鸣。
 于一场大梦里死去活来。
    眼前分明是水。粼粼波光中,太极河图清晰可见,仿佛在说,世界是逝去与新生之和,苦难与幸福之和,分别与重逢之和。
    此刻,体内的风霜融化,风雨化作最美的铺垫,所有的脚步清净如莲。
 淇水滺滺,千年如镜。
 回望,沧桑已尽,群鹤归来。昨天滴血的伤口开出娇艳的花朵。
 置身于你的清洌中,幸福溢满胸口。
 听牧笛唱晚,赏黄昏无尽,看紫色的时光从眼前一滴滴落下。

二、在《诗经》的故乡,做一名怀抱清风的女子

    终于,走出万丈红尘。为此,我交出了半生的花朵和烟雨。
    绚烂的光影中,一次次迷茫,陷落。被命运之手牵行,又被凄风苦雨折返。
    爱,滋生出温暖,也生出太多的牵绊。寻寻觅觅的日子里,还好,有风雨相伴。
    人生之旅,有些路注定要倾尽一生才能走完。比如:生死,爱恨,情缘。
    莫非,缘份早已前生约定?你的一声轻唤,便义无反顾的踏上归程。
 大坯山平地而立,孤峰突起。为了与我的两两相望,还是看脚下卫水碧波环绕,白马口人影如织?
 任北风凛冽,雷鸣震慑,岁月越发厚重。
 风声悦耳,夕阳照城郭。所有的风景都褪去了人工雕琢的奢华,恍然如梦。
 当黄河故道如一幅水墨铺展于面前,曾经的波纹早已被岁月风干,静默于石上,化为一条河的图腾。
    担心踩疼那些细小的波纹,索性脱下鞋子,如风一般飘过。
    石缝中传来远古的涛声,由远及近,于山内外回响,深沉浑厚,从足下进入我的体内,与血脉一起律动。
 记忆被时光磨薄,清澈可见。
 千年一瞬,逝去的朝代和画面于一首诗的意象中活了过来。
    禹留下的脚印里盛满与水有关的故事。不说三过家门,说黎民百姓,上善若水。
    拾级而上,卸下肩上厚厚的风尘,吐露心底尚未说出的秘密。
 在这里,就在这里吧。
 像石间无名的花朵,头顶露珠,迎着阳光。在《诗经》的故乡,做一名怀抱清风的女子。
   
三、在摩崖石刻,寻找汉字的火焰

 必须借助一座山的高度,一种意志的坚不可摧,一种情感的地老天荒,才能将你镂刻。才能于来往穿梭的时光中,风沙吹不散,雨雪湮不灭。
    这是怎样的修行?
    忍住被一点点敲打的疼,噙住眼眶欲出的泪,任刻刀一遍遍划过肌肤,深入肉体。
    以挺拔,坚韧,俊秀,灵动,不朽,绵延汉字的千秋。融进天地之灵性,在浸满墨香的史册上,呼吸吐纳,吐息如兰。
    腾飞的龙,吉祥的凤,展翅的鹏,头顶热爱的鹤,大朵的行云,潺潺的流水……
    沿着《诗经》的足迹寻根,找到了炎黄的血脉与魂魄,找到了字里行间五千年不息的文明之火。
 文字的精髓,熠熠生辉,耀着手中的三千枚汉字。
 回溯。
 甲骨文行走在夏商,汉代辞赋如雨后春笋,唐诗宋词被后人传颂。饱经沧桑的文字,于历史的潮汐中起伏。
 四百六十处石刻,四百六十篇史记。真草隶篆行魏,书法荟萃。
 汉字,回鹘文,巴思巴文,梵文。形态各异的文字,把历史残破的断章串成一幅长卷,镌刻在神祗的山。
    不说唐建中元年的“洪经纶题记”,明末清初神笔王铎的“鹭涛虎岫”,只说山上十一处的六字箴言。
    袅袅梵音,从一枚枚汉字里飞出,穿越身旁混沌的时光。

四、在鹤壁,与一尊佛像的缘分

    在尘世,我是邻家平凡的女子,爱着人间的烟火,爱着人间的盛世与乱相。
 回到鹤壁,我是千年传说中书写“燕燕于飞,差池其羽”的庄姜,是吟诵“毖彼泉水,亦流于淇”的许穆夫人。
 《诗经》流淌的诗意,浸透这片古老的土地。
 接受上天冥冥之中的馈赠,爱并深爱着。在淇河,灵山,金山寺,每一寸土地上……
 万物有灵,不随光阴而逝。
 走在大伾山上,滤去浮躁后的宁静无处不在。山水是安静的,花草是安静的,一颗素心是安静的。
 牌坊,青松,翠柏,古塔,龙洞……无不透着古韵。幸运钟的钟声穿过山石,树木和我的身体。
 悠远,弥漫。
    被钟声浸漫的山路,青翠。贪,嗔,念,相继枯萎,死亡。
 一座佛像在此,令一座山安详,抵达的人心生暖意。坐看滚滚红尘,静观人海茫茫,驱逐层出不穷的妄念。
    “八丈佛爷七丈楼”,除了敬畏你超越红尘的高度,慈悲的容颜,还要目睹你伫立于红尘下的双脚,是不是正在踏平岁月的蹉跎,命运的尖刺?
    一只手退去河水泛滥的灾难,一只手坚守土地之上万家灯火的安宁。
    为秋天饱满的枝头,还是普度前生今世那些迷途之人?
 一枚硬币,缔结盛满佛念的缘,一千七百年的轮回与等待。
 洗净双手,交出全部的虔诚,接受你目光的洗礼。
 焚香。祈祷。默念爱。

五、清凉泉,我醉在你淳朴的气息中

 想必是清凉挤满了空间,甘甜注满了泉眼,才得来这清澈透骨之名。
 九月依然炽热的阳光下,一泓清凉扑面而来。
 石头里堆放着旧时的光影,平凡与简朴是它们的别名。
 云淡风轻,空气中飘来玉米淡淡的清香,这分明是久违的故乡的味道。背靠太行山,生生不息。
    石头垒砌的房子映照着时光的斑驳,厚重的门扉里是农家人粗茶淡饭的生活。身着布衣的人往返于小石巷内,影子是田里的庄稼。
    脚步缓缓,时光忘记了流淌,把恬静和悠然印刻在村庄的脸上,每一座老屋的影子里。
    找一处石阶静坐,细数流光里岁月留下的痕迹。阳光把影子拉长,一低再低,直到能够亲吻着土地。
    小院修竹茂密,偶有翠绿探出门楣,引领着那些归来的目光。
    一群循着《诗经》之神韵而来的人,把这原始的美装进诗歌的行囊,带到五光十色的城市和远方。
    我不知该用一支什么样的笔来描绘你。
    先行抵达的事物固然值得赞美,那么,固守文明之源,不被喧嚣沾染的村落呢?
 秋阳穿过悬挂在石墙上玉米的金黄,与我一起陷入沉思。
    一个怀旧之人,内心最柔软的部分,被轻轻触碰,于你淳朴的气息中,久久不愿醒来。

六、在鹤壁的春天,与一场樱花雨不期而遇

    所有的花朵在春天的笑容里盛开了,仿佛施过粉黛的女子,聚集在这座被诗歌命名的城市,一起妩媚,一起动人。
春光是属于你的,远方被你眼神里的暖渐渐拉近。
    一万多株樱花树把华夏南路浸染,一座城市的名字被花朵微醺后在人间的四月温馨,幽幽的香。
     “昨日雪如花。今日花如雪。”
    从新世纪广场到湘江路文化中心,从新鹤大街到嵩山路,满目芳菲,到处皆是娇美的容颜。
    一个水质的人,从前朝泅渡而来,被空气中氤氲的香气灌醉,于淇河的岸边沉睡,梦中化作枝上的一朵樱花,踩着明媚的春风,在诗歌的羽翼上向着圣洁之地起舞。
    春风十里,花朵荡起的涟漪,跨过黄河路,没过秦淮路。淇水汤汤,映衬着你的高贵与典雅,耀着一座城的古往今来。
花瓣落在那里,哪里便泛起一片粉色的诗意。而我只想于你身后,和你一起绽放,鲜艳,凋落。
 《诗经》走过的地方,被那些叫做樱花的女子们招摇后,重新长出靓丽。
 在淇滨大道,在鹤壁,在春天的腰肢。
 因鹤而来,沿着淇水的澄明,循着《诗经》的音韵,邂逅一场樱花雨。
 身上,脸上,发间,诗句里都留下了樱花的痕迹。它们唤醒了我体内那条曾被生活的风雪冰封的河流。
 远方,有些脚印还在踟蹰,我的脚下,已铺满厚厚的诗意。

诗人简介 more>


小睫
籍贯辽宁,现居天津,作品散见《散文诗》《星星.散文诗》《诗歌月刊》《中国诗人》《天津诗人》《上海诗人》《散文诗作家》《鹿鸣》《诗潮》《散文诗世界》《香港散文诗》等,作品入选多种散文诗年选。偶获奖。参加第十六届全国散文诗笔会。

邮编:300450
地址:天津市滨海新区杭州道柳江里底商19栋7号
姓名:马小洁
电话:13512831568
发表于 2017-10-12 16:4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诗经》的故乡,做一名怀抱清风的女子

    终于,走出万丈红尘。为此,我交出了半生的花朵和烟雨。
    绚烂的光影中,一次次迷茫,陷落。被命运之手牵行,又被凄风苦雨折返。
    爱,滋生出温暖,也生出太多的牵绊。寻寻觅觅的日子里,还好,有风雨相伴。
    人生之旅,有些路注定要倾尽一生才能走完。比如:生死,爱恨,情缘。
    莫非,缘份早已前生约定?你的一声轻唤,便义无反顾的踏上归程。
 大坯山平地而立,孤峰突起。为了与我的两两相望,还是看脚下卫水碧波环绕,白马口人影如织?
 任北风凛冽,雷鸣震慑,岁月越发厚重。
 风声悦耳,夕阳照城郭。所有的风景都褪去了人工雕琢的奢华,恍然如梦。
 当黄河故道如一幅水墨铺展于面前,曾经的波纹早已被岁月风干,静默于石上,化为一条河的图腾。
    担心踩疼那些细小的波纹,索性脱下鞋子,如风一般飘过。
    石缝中传来远古的涛声,由远及近,于山内外回响,深沉浑厚,从足下进入我的体内,与血脉一起律动。
 记忆被时光磨薄,清澈可见。
 千年一瞬,逝去的朝代和画面于一首诗的意象中活了过来。
    禹留下的脚印里盛满与水有关的故事。不说三过家门,说黎民百姓,上善若水。
    拾级而上,卸下肩上厚厚的风尘,吐露心底尚未说出的秘密。
 在这里,就在这里吧。
 像石间无名的花朵,头顶露珠,迎着阳光。在《诗经》的故乡,做一名怀抱清风的女子。
   

品读
发表于 2017-10-12 16:4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鹤壁,与一尊佛像的缘分

    在尘世,我是邻家平凡的女子,爱着人间的烟火,爱着人间的盛世与乱相。
 回到鹤壁,我是千年传说中书写“燕燕于飞,差池其羽”的庄姜,是吟诵“毖彼泉水,亦流于淇”的许穆夫人。
 《诗经》流淌的诗意,浸透这片古老的土地。
 接受上天冥冥之中的馈赠,爱并深爱着。在淇河,灵山,金山寺,每一寸土地上……
 万物有灵,不随光阴而逝。
 走在大伾山上,滤去浮躁后的宁静无处不在。山水是安静的,花草是安静的,一颗素心是安静的。
 牌坊,青松,翠柏,古塔,龙洞……无不透着古韵。幸运钟的钟声穿过山石,树木和我的身体。
 悠远,弥漫。
    被钟声浸漫的山路,青翠。贪,嗔,念,相继枯萎,死亡。
 一座佛像在此,令一座山安详,抵达的人心生暖意。坐看滚滚红尘,静观人海茫茫,驱逐层出不穷的妄念。
    “八丈佛爷七丈楼”,除了敬畏你超越红尘的高度,慈悲的容颜,还要目睹你伫立于红尘下的双脚,是不是正在踏平岁月的蹉跎,命运的尖刺?
    一只手退去河水泛滥的灾难,一只手坚守土地之上万家灯火的安宁。
    为秋天饱满的枝头,还是普度前生今世那些迷途之人?
 一枚硬币,缔结盛满佛念的缘,一千七百年的轮回与等待。
 洗净双手,交出全部的虔诚,接受你目光的洗礼。
 焚香。祈祷。默念爱。

温润
发表于 2017-10-16 11: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问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