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诗歌] 我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0 23: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我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组诗)
青小衣



我谋杀过两条人命,用药片
或动用钳子,剪子,刀子。在我行凶的过程中
没有遇到任何反抗
我慈悲地饲养,喂食
然后,毫不客气地取走温烫的卵蛋

我咽下的种子,都是无罪的
我吃掉的果实,都是神的口粮
我的喉咙,每一次蠕动,都与疼痛和死亡有关
为了与万物为敌,我来到人间

我是蝼蚁,我还去踩死蝼蚁
我是鱼肉,我还去充当刀俎
我多次指着黑漆漆的夜空
对孩子们说:看,星星在这边,月亮在那边

我不思悔改,对很多事情听之任之
到了必须彻底交代,以防万一的时候
这些犯罪行为,我一人承担
都与他人无关。最后,我保证不畏罪潜逃

上帝早有安排,我亏欠的
都要还回去。在泥土里,在万物之下



所有的悲伤都寂静无声

夜空,星星那么多
都没有名字,缀在黑暗里,不轻易落
也不轻易动一下

风,从来没有停止过吹拂
它还会一直吹下去。大地又换了衣衫
越冷穿得越单薄

小雪过后是大雪。在夜里
万物戴上了黑口罩,一切都安静下来
檐角,挂上了霜


秋天的成色

站在秋天,内心多么充实
落下来的,是我们的,即将落下来的
也是我们的

它们都有好看的成色
仿佛我们苦苦追求的东西,终于到来


树都落光了叶子,我并不担心

窗外的树木,落了叶子
光秃秃的,死了似的

它们好安静呀。仔细看
枝头还顶着几串珍珠似的小果子

我一点也不担心
天冷了,它们只是睡着了
等它们好好睡一觉,醒来又是一身光闪闪的羽毛

那些一年到头不停长叶子,一直绿
一直绿的植物
多累呀

就像我


有些东西不是摆出来的

说起无欲则刚,无非是
性冷淡。案上土定瓶里供几枝瘦菊花
居室弄得雪洞一般

戒掉七情六欲,看起来和佛家禅意
长得有点儿像,但也终不是佛
入不得禅。藏中少了大隐

香气的主动,残草的内敛
不是摆出来的。你的欲还在
在你的手里攥着,眼里盯着,心里想着

你这样说说,无非是吃够了鱼翅燕窝
对清粥小菜有了感觉
四白落地,头顶还有云朵不会落

一个人的道具




我走在街上,广场上,公园的石子路上
我站在人群里,排队买车票,坐车,拎回几包中药
我,一个人

我站在湖边,听风,听鸟鸣,湖面发出细小的响声
站在桥上,看云,云朵像乱丝,羽毛
像女孩子散开的长发,或马尾。我,一个人

我吃饭,睡觉,洗澡,骑单车,坐在马路牙子上
唱这只有自己能听到的歌。我,一个人

我周围的人,或事物
像我活着的道具

一只小鸟,从我头顶飞过
它没有看我。此刻,我也只是它的道具


青小衣,本名张萌,70后,中学语文教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鲁院32高研班学员,教书,煮饭,写诗,做梦,作品见于《诗刊》《钟山》《作家》《飞天》《星星》《青年文学》《扬子江诗刊》《解放军文艺》《文艺报》《工人日报》等报刊,作品被收入多种年选本,被评为河北省第三届“十佳青年作家”,并获得《诗选刊》年度诗人奖,《现代青年》十佳诗人等,已出版诗集《像雪一样活着》《我用手指弹奏生活》

诗观:写诗,只为打开一扇心窗,让阳光、空气、雨露……都进来,一起含笑静享时光!



发表于 2017-10-11 06: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咽下的种子,都是无罪的
我吃掉的果实,都是神的口粮
我的喉咙,每一次蠕动,都与疼痛和死亡有关
为了与万物为敌,我来到人间
发表于 2017-10-11 06: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情如泉涌啊,欣赏佳作
发表于 2017-10-11 23: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组诗缘于情感的精深,把日常经验写得虚幻而神秘,层层剥开了生命的存在。欣赏佳作,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