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气候有些反常 (5145字)(修改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5 20: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楼云 于 2017-10-17 21:54 编辑

气候有些反常
                                                       楼云
     1去年的气候有些反常,进入寒露节气还有35度气温
   天气热,闷得人难受,几乎要窒息。
   阿旺的双眸盯住雪婷看,阿旺喜欢看雪婷白色的胸,白色的乳沟。
   阿旺看入迷,看呆了。
   雪婷弯腰捡地上的柿子,她那大衣领的T恤,阿旺一目了然欣赏着里面的一切。
   白白大大的双乳,他看得垂涎三尺。
   整个夏日,街上风景独好,露胸露背性感的女性比比皆是,阿旺不怎么喜欢欣赏,唯独对雪婷的胸感兴趣。让他想入非非。
   阿旺的老婆胸膛一抹平地。阿旺不喜欢老婆蜡黄的肤色和平坦的胸。他喜欢偷窥雪婷白净的肤色和秀色可餐的胸。
   一日,阿旺趁老婆熟睡之计,他悄悄拿笔在老婆的胸膛画出飞机跑道,停机坪……
   老婆苏醒后,气得嚎哭,对阿旺又打又骂,说阿旺是嫌弃她。为此,老婆还跟阿旺闹起了半个月的冷战。
   阿旺在懵懵懂懂的年纪,就喜欢看雪婷。她个子高,人也靓。自她进入青春期身体开始发育,胸膛像吹气球样鼓得要炸裂。雪婷每穿一件衣服胸乳总是包得紧鼓鼓的。他想偷窥雪婷迷人的胸部欲望更加强力。阿旺喜欢过夏天,夏天雪婷衣服穿少。梦想有朝一日,能无遮无挡的欣赏着雪婷的身体,进入她的梦乡。
    阿旺的梦,一直做得美滋滋的,一直都在破碎着他的脑细胞。
   “你看什么?”雪婷对着他吼了一声。
      阿旺才回过神来,呵呵一笑,羞红着脸,涎水从嘴角流下来。
    雪婷骂道:“叫你套柿子,心事用哪儿啦?家里不是养的有吗?没看够吗?”
    阿旺又是呵呵一笑:“哪能一样呀,你看这些柿子,同在一棵树上结的果子,行状大小不一样。”
    雪婷白他一眼道“就你们男人花花肠子多,柿子再不一样它还能长出苹果味吗?”
    阿旺厚颜无耻地说:“雪婷你的风景独好。”
   “想看吗?我脱给你看,都是一坨肉有啥稀罕的。”做出解衣扣的姿势。
   “不,不,不,这……不……”他连连摆手,语无伦次起来。
   “哈哈哈,想的美,看你急的。”
     2 阿旺年轻时,每天都追随着雪婷,他希望雪婷能做自己的老婆,那时的雪婷长得漂亮,村里人山里牡丹花,因为她的容颜佳丽,她有足够的资本挑选男人。来说媒的男人一个比一个优秀,家庭条件都优越
    每来一位说媒者,阿旺心里那个急哟。他在雪婷家门前走过来走过去。他想把说媒的追走,又觉得这样做有些粗鲁。他自感不如人家家庭优越 自己也给不了她幸福,只有汗颜退缩。
    雪婷的择偶条件也越来越高,她想跳出农门,做梦都想成为城里人,非城市户口不嫁。雪婷心里一直羡慕,嫉妒城里人的生活方式和朝八晚五的上班模式。不过她还是为阿旺留有余地,是农村户口的伙子也可以,至少在城里拥有一套房子,成不了名副其实的城里人,作为城市副市民也好。
    阿旺同样惊呆,傻眼了。城市的一套房子,那是何等奢望的条件。那年月,县城一套七、八十平米房子也只要三万块,在那年月农村人能买得起商品房也是位数不多的暴发户。就阿旺家的一亩三分田,别说是买房子,就是城里人一张吃饭的桌子也买不起。
   一个初夏的傍晚,阿旺在山上放牛时,遇到了在山上放羊的雪婷。他来到雪婷身边,向雪婷套近乎。他大胆的拉过雪婷的手,还趁雪婷不注意时偷偷地在她脸颊上一个吻。这些做法雪婷似乎都没有生气,也没反抗。阿旺胆子更大了,他的手不安分的触摸雪婷的胸部,雪婷生气的打了掉阿旺的手说:“你城里有房子吗?什么时候买了房子,这就是属于你的,想怎么玩都行,要不我就给城里的男人留着。”
    阿旺对着雪婷吼道:“城里!城里!城里有什么好!”
    雪婷说:“城里怎么不好,道路宽广平坦,每个月都能领工资,买什么也方便。哪像咱们农村,出门就得爬坡,雨天走路都是泥巴,一年种的粮食不够人家一个月的工资。”
    阿旺对着雪婷又气又恨吼道:“我也买不起房子,我也娶不起你。”
    雪婷还是如愿嫁进城里,男人比她大十岁,离异,带有一子在国有林场看护树林,算是正牌吃皇粮的。这男人并没有对雪婷这位新媳妇怜香惜玉,他满脸的横肉,面容里看不出一点慈善,只有长满丑陋凶恶的脸部组织。雪婷为什么会嫁给这样的男人,不感到恶心吗?尽管如此,雪婷还是满心欢喜地把自己的爱灌注在这个家庭,为丈夫,为他儿子充满暖暖爱意。 是他把她带出农门,享受令人瞩目的城市户口生活,
    雪婷男人想,雪婷迟早会成为别的男人老婆,雪婷只是利用他的台阶跳跃一种新的生活而已。是对他的利用,不是心甘情愿的付出爱。所以,他看守雪婷看得死死,雪婷没有单独活动的空间,动不动对雪婷谩骂,稍有不顺,对雪婷就是一顿打。雪婷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她没有幸福,没有快乐,只有痛苦和丈夫赐予她的皮肉之苦。她只有泪水往肚子吞。雪婷同样蜗居在山里,一个比农村更加寂寞空虚的独家独院的山区林场。这里上班就三个男人,加上她才四个人。天面对山林,天爬山爬坡,晚上各种野兽的鸣叫让她胆战心惊。幸好有男人陪伴,要是她一个人的日子,准会吓得魂魄胆散,她跳出的只是户籍,困惑的是人生。如其说是爬上幸福的阶梯,不如说她陷进痛苦的泥坑里。
    一年  两年,三年,五年。
    她的肚子一直没有凸出来。
    男人骂她有病,她说男人有病,男人扬手给她一记响亮的耳光。“臭娘们,你敢跟老子顶嘴,要不是我,你哪来的城市户口。娘的X我有病,我的儿子从哪里来的?”
    “还没做过亲子鉴定呢,是谁的还不好说。”雪婷理直气壮与男人顶嘴。
    男人再次扬起手,还想再给雪婷一记耳光,雪婷的话,让他扬起的手,立刻僵住了。
    儿子,像他吗?他在心里自问,他与老婆结婚两年没有孩子。他俩既没吃药,又没打针,说怀孕就怀孕了,他的鼻子,眼睛,耳朵,真的与自己有些差异,倒是与他妈有些雷同。这说明儿子像妈,像妈的儿子福气好。
    儿子十岁那年,做一次手术,需要父亲献血,他的血液竟然不与儿子相匹配,这个惊愕犹如晴天霹雳。他对着老婆一顿狠打,老婆宁死不承认自己出轨。直到病故也没把答案告诉他。老婆病死后,带着所谓的儿子,物色到了雪婷。他绝望了,他不能生育,他不可能有后代。
    他来到老婆坟前吼叫,这个杂种究竟是谁的种!?
    山谷回音,坟墓长满绿茵茵的嫩草在和风里飘摇,阳光艳照,似乎在挖苦,嘲笑他。
   雪婷丈夫生育无望,雪婷没了做母亲的权利,在婚姻第十个头,雪婷选择跟丈夫离婚,就在这年,林场改制,她丈夫成了下岗工人。
    雪婷离婚后没有回到娘家,再说这娘家,她也回不去了,父母病故,哥弟成家,父母的遗产早归哥弟,回家在哪里蜗居呢?就是哥弟接纳她回家住,嫂子与弟媳的关卡也未必乐意。
    如其在别人冷言冷语的环境里吃着窝囊气过日子,还不如在外面租房子住过得自在。
    她还想在城里寻找新的归宿。
    雪婷在菜市场租了一个摊位,卖一些家庭用品,油、盐、酱、醋、佐料、腌菜什么的,赚点生活开销和房租。
     瓜果,野菜熟的时候,雪婷才抽空回家,摘水果,挖野菜。她带去的水果野菜多,自己吃得少,拿去送人的多。雪婷大方,舍得花费,人缘也好。
    3、阿旺的双眼总是在雪婷的身上扫来扫去。
    雪婷也看出阿旺眼神里嵌着一种情怀。
    阿旺再次爬上树摘柿子时,有意踩滑了脚,从树上跌下来。他倒地上一动不动,人事不省。
    雪婷急了,来到阿旺身旁,双手摇晃着阿旺的身子,大声喊道:“阿旺哥!阿旺哥!你可别死了,你死了我可对不住你的家人,早知道有这个结果我才不来摘柿子呢。”见阿旺双眼紧闭,毫无反应,雪婷举起手对着阿旺的脸蛋扇耳光,左右开攻。
    痛,阿旺忍着。他的目的在接受雪婷后续的动作。
    雪婷心急火燎,用锋利的指甲掐阿旺的人中,雪婷的手劲真大,掐的阿旺痛得泪奔。他尖叫着醒了,
      阿旺醒后骂道:“雪婷,你个傻帽,你怎么这么用力,把我的脸都打肿了。难道你连点起码的抢救知识都不懂吗?首先要心肺复苏,而后是人工呼吸。”
    雪婷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对着其胸口咚地一拳,说:“去你的,跟狗呼吸去。”
    雪婷装满一背箩柿子。阿旺背起柿子,很沉,他一路吃力的行走,手还时不时抚摸被挨打的脸颊。
    雪婷的眼珠子悄悄地瞄着阿旺揉脸的动作,心里觉得好笑,笑中带有歉意。
    阿旺将柿子背回村里,要雪婷在家里坐坐,吃了饭再走。雪婷谢绝了阿旺的好意,他给阿旺送了一件灰色夹克衫,这是雪婷来时就为阿旺准备的,算是今天感谢阿旺为她摘柿子的酬劳。阿旺没有拒绝,既然人家一片诚意要送他,怎么不接受呢?
    正巧从村里有辆开往县城的班车,错过了这趟车,要明天才能回城了。雪婷要走,阿旺也就没有挽留意思了。
    送雪婷上车后,阿旺回到家里
    卧床多年的妻子,病恹恹的身体,脸色苍白,多年不见阳光的色彩。
   她身上的肉已经干枯,只有皱巴巴的皮肤包着深深的骨头,能看见一根一根的肋骨。整个身子就剩一副骨架子,像一盏油灯,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阿旺无怨无悔,尽心尽责地服侍老婆,村里人有目共睹。他是一个丈夫,每天给妻子换多次尿不湿,每天搽洗身子。这么多年来,老婆没有褥疮,身子没有溃烂,老婆的房间每天摆着一束鲜花,寓意着老婆能呼吸新鲜的空气,老婆平时爱花,能使她的心情愉悦。整个房间打扫干干净净,房间的陈设井然有条。
   老婆的余时不多,用分秒来争取时间。
    阿旺回家,现掀开老婆的被子,看看有没有尿床,他用手打开尿不湿,已经湿透了。阿旺取下尿不湿,老婆双手拉住尿不湿,不让他换。阿旺说,没事的,不就一块尿不湿吗,用不了几个钱。老婆咿咿呀呀对着阿旺骂,老婆得病后,吐词不清,外人根本没法听懂她的话语,老婆的意思,别换了,还能用,省点钱。这是老婆一贯的作风,她一生勤俭节约,省吃俭用。
    阿旺端来热水,为老婆身子搽洗一遍。而后换上新的尿不湿。
    那年,阿旺追求雪婷失败。他丧心病狂,他才娶了她阿旺不喜欢她,不爱她。是老婆真挚的爱,是老婆无私的对家庭,对丈夫和儿子的无怨无悔倾尽全力的付出,阿旺才转变对老婆的爱。
    入冬的夜晚,下过一场雨后,气候依旧寒冷。阿旺的老婆走了,她恰意,安然,平静地走进另一个世界。
    阿旺心里难过,他哭了,极度悲伤地流下成串的泪珠他伤心难过,他觉得自己亏欠老婆太多,跟自己一辈子,她还没享过一天福。老婆,我阿旺无能呀,我是一个没用的不称职的丈夫,一生愧对老婆,老婆辛辛苦苦累死累活一辈子,还得不到丈夫的爱,得不到丈夫的体量。尽管老婆病恹恹的身子,吃喝拉撒睡都要阿旺照顾,他还是希望老婆活着,希望自己多弥补几年对她的爱。
    雪婷又在这个季节回到村里,这个季节,没有成熟的水果,没有可挖的野菜,地里到处是枯萎的杂草。
    雪婷穿着浅黄的貂皮大衣在村里出现,这道风景走哪亮哪,村里人投来羡慕目光的同时,也投向她嘲笑,指责,不雅,肮脏的语言,她的穿戴总是与村里人思想观念脱节,城市人所谓的时髦流行,在村人眼光里是妖艳。
    她回村里干嘛?阿旺一直在心里发问。
    雪婷没去哥、弟家里,她直接来到阿旺家里,阿旺正在修理农具,她的到来有些突然,整个院子被他弄得乱糟糟的。阿旺沾满油渍的手招呼她坐,雪婷说:“阿旺哥你忙,我没事,就顺便进来闲逛。”
    阿旺洗了手,为她倒了一杯茶。
    雪婷接过茶杯走进屋里,阿旺的家里布置的干干净净,陈设有条不紊。
   阿旺也随尾进来,在屋里,浓浓的香水味有些刺鼻。他很不习惯的用手掌扇扇鼻前的空气。
   这个动作雪婷哈哈发笑:“进口香水,一瓶好几百呢,城里人都用。”
   去年的冬天跟夏天一样发疯,入九天,太阳还是那么热。阿旺还没翻出箱子里的棉衣穿。
   雪婷试探性地问:“阿旺哥,嫂子走了,你不想再续延?”
   阿旺笑笑说:“有缘就续,没缘就单身,孩子都十多岁了。你这些年不也是独来独往。”
   雪婷骂:“他妈的,城里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他们的人心,爱情,家庭都让金钱冲褪色了,女人在他们的生活里只是一个陪随品,是他们发泄性欲的工具而异。我看透了,看穿了城里男人的野性与虚伪。唯有在咱们山区还有淳朴古老的爱情观,家庭观存在。”
   阿旺点燃一支烟,吹出一连串的烟圈说;“唉!傻瓜,农村哪里能跟城市比。”
   雪婷说:“城市哪里能跟农村比,住房象鸟笼,价格贵的离谱,农村独家独院的多好。阿旺哥,村里不是要开发市场了,村里搬迁,家家都能分到楼房,还有土地,房子征用款,每家每户都是百万富翁。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肠子都悔青了。”
   阿旺手指弹出烟灰说:“这是传言,不可信。”
   雪婷说:“怎么是传言?都登报了,还能有假。”
    闭门闭窗的,天气显然比屋外热,雪婷也许一直激动,愤慨,身体有些热乎她脱下外衣,里面只穿一件保暖内衣衬托着她高高隆起的双乳,随着她的呼吸一上一下的。
   雪婷将身子倒在阿旺的怀里,她聆听到了阿旺的心跳。
   雪婷情不自禁地脱下内衣,裸露着上身,白花花的乳房呈现在阿旺跟前,用挑逗性的动作跳起蛇形舞,雪婷将阿旺的头按在她的乳房上,阿旺闻到了雪婷温暖的体温,少妇的芳香。
   阿旺火热的体温,急剧的心跳,随着一股股冷飕飕的寒风戛然而止。
   阿旺为她披上貂皮大衣。
   雪 婷诧异地问:“阿旺哥,你这是干嘛?我可以为你生儿育女,我能让你幸福后半辈子。”
   阿旺失望地说:“在你身上,我闻不出乡土气息,我们生活在农村,整天与泥土相伴,你的貂皮大衣沾不了泥土。”
   雪婷气呼呼地披上貂皮大衣,含着泪花走了。
   阿旺走出院子,冬日的暖阳热乎乎地。烤着他的身子,浑身暖和。

发表于 2017-10-16 14:47: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非常不错!!
发表于 2017-10-16 14:4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给您高亮推荐一下,请大家都来品评!
发表于 2017-10-16 14:4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先提一点建议,因为小说是从两个人的角度来写,人物转换之际,就会感觉有点上下脱节,所以我感觉可以分别以雪婷和阿旺的角度来写,分成四个小节,就会清晰很多。
发表于 2017-10-16 14: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也是个见,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发表于 2017-10-16 14:5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另请加我QQ772127260,有事商量。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17: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10-16 14:50
另请加我QQ772127260,有事商量。

谢谢,老师的指点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请老师们多指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