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风摇响铃铛(外五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6 08: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风摇响铃铛(外五章)
杨发勋

风走过来,摇着一棵响铃草上的铃铛。
山上的寺庙也有铃声响起,接着是嘎然而止的读书声。

破旧的寺庙,先前装菩萨。而今装风声雨声,和读书声。
说起这档子事,很少露面的山神睁只眼闭只眼。

村里的几十个娃,要在那里念上六年的经。
领路的老徐说他家外孙爬坡过坎去那里,得花半个多时辰。

一群孩子惯常用朗朗书声,朗朗笑声,
铺在山坡上,铺在蒿草丛生的路上,这样踩上去才不会打滑。

山路上,同往扶贫村的一行人,歇足而立,
顺着老徐手指的方向,眼睛齐刷刷地望了过去。

秋深了

秋天已绝经。雨太过唠叨。
稀里糊涂,接连下了两天仍未消停。

大地一声不吭,敞开宽阔的胸怀,
承接她成天倒来的雨水。

街边,一棵树上的叶子黄了又黄,仍呆在树上。
落也不是,不落也不是。

秋深了。稻谷都窝在粮仓,山做起瘦身的工课。
她也开始担心,冬天寄来的棉衣不合体型。

黄昏,一个拧着收录机径直走向广场的人,
还没有找到一块干的地方可以坐下来,等他的舞伴。

秋蝉

清晨,灌进了一些凉爽。毕竟
这是秋天。四处漏风的树冠仍装着蝉声,却已稀疏。

行道上,躺着一只灰蝉,不再动弹。
自蜕变为蝉,它是那样钟爱尘世,讴歌火热的夏天。

它曾在广袤的田野清唱,泥脚印里,有它高亢的音符;
它曾在轰鸣的工地同歌,脚手架上,有它悦耳的和声。

而今,它收起嗓门,收起翅膀,收起腿脚。
一个生命的歌者,果子般从树枝上脱落。

枣子一样大小的命,是那样的短暂!
它似乎没带走什么,它似乎带来了什么。

它安详的躺着。安于寿终,息于正寢。
扫地的大妈替它收尸。一群蚂蚁身着孝服,拉着长队,为它送行。


滩涂上的芦苇

能在滩涂上成活的,算得上真命天子。
一丛芦苇,在此安营扎寨。它们身处逆境,却永不言弃。
根须竭力的往下扎,缠绕在乱石丛中,不在乎水的枯盈。

守住一方土,在水中修行。
“对于谦卑的生命来说,除了自己的内心,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致命”。
只要根基牢固,就无所谓风暴与洪水。
它们把日子翻薄,把混浊滤出清泽。
亮出的身段:细瘦、挺直,营造的飒飒风声
扬起飞絮——
那一生积攒的
细小的快乐,兑换成一场盛大的雪,轻盈地漫过头顶的天空。

花湖

处女般平躺在神性而多汁的草原,沐浴温和、饱满的阳光。
少了花的簇拥,更显示出她的柔美与清纯。

敞开心的明镜,装下天的蓝,云的白,装下一只苍鹰的翱翔。
天与地像按扣,在她秘而不宣的肌肤上交融。

不是花在躲。是我们错过了花期。来与不来,
她都在。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等你来访!       

站在湖边。谁是湖里冒出头来的石头与水草?
谁又是被风赶在岸边,相互挤兑的浮萍?

月亮湾

说的是一处景观。在这里,可以看到嘎曲河柔韧的身段。
石头是搬来的,三个字是刻上去的,匍匐在山脚下的河水,是鲜活敞亮的。
为什么呀,这般扭来扭去,扭成了月亮湾?
啊,喝着雪水,喝着雨水长大的孩子,就要离开故土,离开母亲,千万个不情愿。
谁还有这样高妙的柔术?
只见公路上,有一个朝圣者在虔诚地演练。他趴下去又爬起来,爬起来又趴下去。
一步一拜地前行,好像川主寺有根绳子,在把他慢慢收拢。

地址:(644600)四川省宜宾县柏溪镇鱼王街31号
单位:四川省宜宾县工商局  杨发勋  电话:13684199789
电子邮箱:yangfaxun669@sina.com
2017.10.15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