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品茗青衣江(随笔七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8 07: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品茗青衣江(随笔七章)
  齐凤池
  一、 乐山大佛

  乐山大佛在凌云山下静坐了有一千多年了了,它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眨,始终注视着脚下的滔滔江水。
      我在青衣江边喝茶时仔细观察着大佛。大佛的右边是从阿坝地区一路奔跑而来的湍急的岷江;它的对面就是我喝茶的地方叫青衣江。然而,青衣江的水是舒缓的,水质是浑浊的;它的南面是红军抢渡的大渡河。大渡河的水要比岷江的水湍急多了。我隔着一条江就感觉到大渡河的浪花溅了过来。三条江水汇集在凌云山脚下,像三条绳子拧在了一起,拽住了长江的尾巴。或者说是伸进了长江的腹里。
  大佛在凌云山脚下坐得实在太久了,它从唐朝一直坐到了今天。它的坐姿是那么端庄,它用平静的目光注视着三江,审视着一代一代匆匆的过客。大佛从海通法师发起兴建到竣工整整花费了九十年的沧桑岁月。七十一米高大伟岸的大佛早就和凌云山融为了一体。人们说: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
  大佛静坐在凌云山脚下,它的目光注视着三江的潮起潮落,其实也在审视人世间的真、善、美,假、恶、丑。我感觉三条江呈现的就是人生的本质和灵魂。
      我在大佛脚下伫立的时候,突然感到自己的内心是极度的空虚,心灵始终在颤抖。任何人的思想和心灵有一点不净都逃不过佛的眼睛。在佛的面前,人的背面也无法掩饰。因为佛早已看破了红尘。
  佛究竟是什么?五祖大师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无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五祖能悟到这种高度,他已经从禅静上升到了平静。大佛在凌云山下一动不动,它什么也不说。我感觉大佛其实在说着什么。我似乎听到佛在说:“走进土地深处的叫来世,走出空虚的灵魂叫今生,浮生与幻灭是淡泊的圆寂与轮回,肉体在死亡的门槛出出进进而低吟。”这就是我所听到的佛的声音。佛其实什么也没说,佛其实又说了什么。在佛说与不说之间能听到点声音就悟性很高了。
  

  二、品茗青衣江

  四川内江的大姐对我说,到了乐山一是看大佛,二是吃西坝豆腐,三是在江边品茶。
  我到乐山的时候,还不到吃饭的时候,接我的乐山诗人心语先为我安排好住的地方,我们在宾馆聊了一会儿后,她说咱们先到江边喝茶去吧。
  我和她并肩走在幽静湿润的林荫路上,我们边走边谈。没用几分钟就看到江水了。我们走下护江的墙下台阶,在沿江的茶座上找了一处清静的地方坐下,她要了一杯菊花茶,给我要了一杯乐山的名茶竹叶青。我们面对面地座着品茶。
      竹叶青茶属于绿茶,沏好后每个碧绿的茶叶都立着,就象开春田野里刚长出的一层麦芽,又绿又嫩又新鲜。我呷了一口,真有一股淡淡的竹叶的味道。我在品茶的时候,不时向江面望去,江上出现了游轮。江面不宽,有几十米,江心有一座小岛,岛上有树木,非常茂密,在林木遮掩下,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建筑物。岛的南面还有一条江,水很湍急,心语告诉我,眼前的这条江叫青衣江,岛的南面是大渡河,左面的是岷江。大佛下面是三条江汇合的地方。大佛面朝西打坐看三条河流交汇在一起。
  我们坐在离大佛几百米远的地方喝茶,很清晰地看到大佛轮廓。大佛的脚下是一排人流,行动很迟缓,江上停着几艘船,船上站着很多游客,在用相机拍照。我坐在茶棚里看得非常清楚。
  看完江面,我打量一下心语。心语长得是典型的南方美女,她大大的眼睛,白晰细腻的皮肤,薄薄的嘴唇,细瘦的身躯,大眼睛皮上涂上了银色的眼影。显得既美丽又迷人。她唯一有点缺陷是前面的两颗门牙有一点不齐,如果牙齿再齐点,那可真没挑剔的了。至于心语漂亮不漂亮那到无所谓,我来乐山主要目的不是看她而是看大佛。
  和心语谈话始终没有离开诗歌,因为心语是写诗的。我对她诗做过详细的评论,她的诗写得很前卫,语言的张力和语境很到位。她说诗人画家刘春潮也曾这样评论她。她说,只是春潮说她的诗没有深度。我听了对她说:错误!一首诗的好与坏不能用深度来衡量。要从多角度来评价一首诗好与坏。其实诗歌不是目的,它只是一种手段,现代诗歌写作,写什么已不再重要,关键是你怎么写。你的诗歌为读者呈现了什么。
  心语写诗的年龄很短,但起步非常高。我是去年在一家论坛对她的诗做了点评后认识了她,以后经常联系。去年三月,她打电话告诉我,最近她不能上论坛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女儿贝贝脚骨折了,我问她严重吗。她说严重,我说需要帮助吗。她说只要我替她照看一下论坛就行了。之后的几个月里她很少上论坛,也很少看到她的诗了。
  今天我们面对面地坐在青衣江边品茶,我又问起她女儿的事情。
  她说,她女儿在四层楼上追赶一个气球时,一下从窗口扑了出去,幸好被二层楼的一个布凉棚接了一下,不然就没命了。
  女儿从四楼掉下来的时候,心语正在化验室做试验,听到这个消息,她当时就休克了。到医院见到女儿时,她听女儿说,妈妈我好痛时,心语的心才静下来一点。因为医生说她女儿的生命没问题,左脚和大腿骨折,右腿小腿骨折,肠子有破裂的地方,肾有划痕迹。女儿从楼上掉下来,心语的父亲为了心痛外孙女非要用刀砍死心语的母亲。其实那也是一时的冲动。心语的母亲早已吓得麻木了。
  女儿在医院住了三个月痊愈了,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现在已经上小学了。但女儿的伤痛在心语的诗歌依然隐隐做痛疼着。说到这里,江面上驶来一条游轮,游轮拉的气笛很响,打断了心语的叙述。
  这时,我把目光投到了江上。江水浑浊而湍急,向三江汇合的地方大佛的脚下流去。我在品茶时,感到茶的味道多了一点苦涩,好似品出了多味的人生。

  三、 西坝豆腐

  内江的一位老师吃饭时对我说,到了乐山必须要吃西坝豆腐,如果不吃,等于没到乐山一样。乐山的西坝豆腐,听说和成都的夫妻肺片一样有名,但究竟有多好吃,是啥滋味,我一点感觉也没有。
  我早晨到乐山的时候,乐山的诗人首先陪我到了青衣江边品尝乐山的名仙芝竹茶。
  我们坐在江边看着过往的轮船,谈论关于诗歌的话题,我们谈得非常尽兴也非常投入。快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她主动提出带我吃乐山的西坝豆腐。于是我们进了一家正宗的西坝豆腐馆。她说,整个乐山市有几百家西坝豆腐馆,真正正宗的就是咱们吃的这家了。
  西坝豆腐馆是二层小楼,面对青衣江,坐在楼上就能遥看到前面的大佛。而江面上的轮船就跟从身边驶过一样。室内全是竹制的椅子,装修也是竹子材料的,因此,显得很古典,很文化。竹帘是挑着的,江上的轻风一阵阵吹进小楼,感觉很凉爽,很清新。坐在这里不用吃,就喝一杯茶也是一种享受了。
  朋友点了西坝豆腐,麻辣豆腐,糖醋三江鱼和一罐排骨海带汤。她给我要了一小瓶泸州老窖。她说:“中午少喝点,要么上不了山,看不了乐山大佛了。要想喝,晚上我陪你。”我只好客随主便了。
  一会儿菜就上来了,首先是西坝豆腐,然后是麻辣豆腐和汤。我一看西坝豆腐,就惊呆了,好大的盘子,直径一尺,四寸深的白瓷盘,盛着八成的菜,量非常大。不用吃别的菜,两个人吃这盘西坝豆腐就能吃饱了。
  我先尝了一口豆腐,雪白的豆腐光滑细腻,特别嫩,比牛奶糕还嫩。那种细腻劲,比日本豆腐还嫩。豆腐里还有淡黄的鸡蛋羹,猪肚,猪心和乳白的鲜竹笋。这种菜吃起来清淡爽口。既有豆腐的味道,又有鸡蛋鲜味,还有猪的内脏味。这几种味道调制在一起就构成了西坝豆腐独特的味道了。我品尝着乐山的西坝豆腐,心想,这种菜只能在乐山做,在北方再好的厨师也做不出来。因为,北方的豆腐不那么细,关键是水的问题,我在农村下乡时,也做过豆腐,豆腐做好后,一是粗糙,二是没有弹力。乐山的豆腐,比奶糕还细腻,你就是学会了手艺,也做不出人家的味道。
  吃到了西坝豆腐别的不用操心了,有这么好的美味,有四川的名酒,还有乐山的美女诗人陪伴,如果再想别的就失去了闲情雅致,还是举杯吧。
  我和朋友面对青衣江谈着西坝豆腐,品尝着西坝豆腐,遥望着对面的千年大佛,我的心态似乎平静许多。也许是吃了清淡细腻乳白滑嫩的西坝豆腐的反映吧。

  四、 乐山麻辣烫

  在北方的夜市上,也有很多挂着南方正宗麻辣烫的小吃店,生意非常红火。每年到了夏天,经常有朋友邀我去小店喝扎啤。我吃着麻辣烫感觉味道还真不错。
  但到了乐山,吃了正宗的川味麻辣烫,才感觉北方那些挂着南方正宗麻辣烫招牌的都是假的。细想一下真有点挂羊头卖狗肉的味道,不过真要是狗肉那就好了。狗肉多少钱一斤,一斤狗肉可以买二斤羊肉。这次我到乐山之后,诗人小月带我到了小吃一条街。几百米长的小吃街,一家挨一家全是麻辣烫馆。我们选了一家人比较少的麻辣烫馆。在靠近门口的一条桌子旁坐下。桌子不高,有二尺高吧,椅子有一尺高,桌子中央有一个圆洞,下面是一个煤气灶。我们坐下之后,店里的小姐马上端来一个一尺高有一尺深的不锈钢盆。盆里是鲜红的麻辣油。小姐把盆坐好后,点燃了煤气灶。时间不长,鲜红的麻辣油就翻开了。冒出的热气喷香喷香的。我坐在桌旁等待的时候,小月双手搯着一捆竹笺来了。她把竹笺全部放进翻开的盆里。煮了时间不长,小月开始给我递已经煮熟的麻辣串了。
  那些竹笺上串的有鸡肝,鸡心,鸡腰,还有羊肉,羊下水和各种蔬菜。我将竹笺上串的鸡杂和羊下水脱下来,放在调好的小料盘里,沾着小料吃。小月问我:味道怎么样,我连连说,好,好!味道正宗。这次小月要了两瓶啤酒,给我要了两瓶半斤的泸州老窖。她说:“晚上没事,我陪你喝足了。”
  我们坐在邻街的麻辣烫小酒馆,我蘸着有麻酱香葱韭菜花的小料,吃着麻辣串,喝着小酒,小月频频举杯。我们边吃边喝。小月给我讲了乐山很多有名的小吃,其中有西坝豆腐,麻辣兔丁,祝家鸡等等。当然,我们谈得最多的还是诗歌。小月的诗写得比较前卫。她的诗歌语言很有张力,我对她的诗一直是看好的。尽管她发表的不多,但她每首诗都能使我眼睛一亮。我对她说,作为一个四川农大毕业,从事制药专业的工程师,能把诗歌写到象良药一样,医治人的心灵疾病的地步,已经是很到位了。我对小月说:其实写诗发表与不发表都不重要,你就是每首诗歌都发表了,那又怎样,当然你写了很多诗一首也发表不了,也没意思。其实,最有意思的是,写诗时候的冲动和快感。能够把诗歌看透彻,把诗歌写作当成一种手工艺术或是一门专业技术,比写什么都重要。小月的悟性很高,在我们喝酒时,她就说出许多很有诗味道的语言。比如:“我薄薄的嘴唇被麻辣烫的颜色,象涂上一层淡淡的口红。”“那些被竹笺串在一起的鸡的内脏,我的嘴唇和舌头隐隐约约感到了鸡的心脏在跳动”等等。
  我真没有想到,吃着麻辣烫喝着啤酒的小月,竟能出口成诗。可见麻辣烫的潜在功效有多么大呀!
  我吃了麻辣烫喝了酒,诗歌是写不出来了,我已经完全陶醉在乐山麻辣烫的味道里和小月诗歌意境中了。

  五、 松潘牦牛

  进入阿坝地区后,沿路都是五十平米大的彩喷熊猫广告,而我到了九寨沟的熊猫海,也没看到一只熊猫的影子,甚至可以说,连熊猫排泄出来的竹叶粪便都没看到。
  阿坝地区的野生牦牛是不用做广告的。进入茂县之后,在山脚下,山梁上,公路边,随时可以看到三三两两散步或咀嚼青草的牦牛。那些牦牛有纯白的,有黑的冒亮光的,也有黑白花的。导游小姐潘丽娜说:一头纯白的牦牛要值一万多块,一头纯黑的也值七八千。她说:“牦牛身上全是宝,就是牦牛角做的梳子都值几十块钱。”我们到了茂县牦牛制品市场后,卖牦牛肉的有上百个摊位,有炖熟的大块牦牛肉,每斤五十元,牦牛肉干的价格就更贵了,我虽然没有问,但有一个羌族小伙子手举一条牦牛鞭在大厅门口叫卖,我听得十分清楚:“真正的牦牛鞭,一千块钱一条了。”导游小姐说:“这里的东西买的时候,要小心,上当的人很多。”牦牛鞭再贵,也不能贵过鹿鞭,虎鞭吧。我听了感觉有假的成份和导游小姐说得很吻合。
  车到了叠溪海子一个叫马脑村时,汽车要加水,要洗车。导游小姐说:“大家下车唱歌要不?”车上的四川人一口同声地说:“要得。”我以为大家下车真是去唱歌。其实不是的,四川话“唱歌”就是上厕所的意思。要不是导游小姐解释,我还认为真是唱歌呢。
  我们在海拔两千多米高的山上下了车,停车场边有十几只雪白的牦牛。牦牛被羌族妇女牵着,牦牛雪白的长毛梳理得非常光滑理顺,牦牛的脖子上系着红绢,红绢上系着一串黄铜的响铃,牦牛一动,铃铛就哗拉哗拉地响。这些牦牛是供游客照像的,骑一次五块。有很多游客骑在了牦牛的背上留下了美好的瞬间和自豪的倩影。
  车到松潘县境内后,山上的牦牛明显多了,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坡上,我看到了有五六十只牦牛在啃草。车在公路上行驶中,路上也常有牦牛悠闲的散步。汽车在后面鸣笛,牦牛象没长耳朵一样,仍然漫不经心地走着,最后司机只好停下车,等牦牛过去后,再启动。
  这里的牦牛都是散放的,我没看到有藏民或羌民放牧牦牛。这些牦牛是天然的还是饲养的我不知道,导游小姐也没有说明。但我相信,这些被人们称为高原之舟的牦牛,肯定不会象藏羚羊一样被偷杀。它们的命运是自由的。因为我在羌族居住的川主寺镇上,没有看到一辆警车,也没听到警笛鸣叫。导游小姐说,这里治安秩序非常好,羌族和藏族都是有信仰的。这里很少出现犯罪现象。
  因为,羌族和藏族人民有神圣的信仰,所以给了牦牛很大的生存繁殖空间。我感觉不仅生活在九寨沟的人民是幸福的,而且就连生活在这里的牦牛都是那么的昂贵,那么的自由,就象生活在天堂里。

  六、茂县

  去九寨沟如果不认识路,沿着岷江往上游走就可以到达九寨沟了。但要过沟口汶川县,茂县,松潘县才能到达九寨沟。
  车经过汶川县的时候,山路比较好走,岷江的水宽而缓,进入茂县之后,车基本上是在山上行驶了。山高路窄,车速飞快,司机已经把直射的速度都拧弯了。越到直角拐弯,车速越快,我的心几乎是揪着的。我的眼不敢往下看,因为下面就是万丈深谷。我往上看,山上的汽车还在向更高的山尖爬行。车上的人很多都睡着了,没有睡的人也闭着眼睛不敢往下看。我虽然揪心,但还是向窗外张望着。路的里则是大山,外则是一路长满花椒的小树。枝头的花椒已经暗红色了。每棵树上都举着上万粒花椒。茂县最有名就是花椒了。当地人叫它大红袍。是做火锅料的主要配料。据当地人说,别的地方的花椒味不行,只有茂县的大红袍味最浓。
  茂县是阿坝地区比较穷的一个县,上个世纪由于乱砍滥伐,使大山荒芜了。沿公路两侧的大山都是光秃秃的。大山被风化得很严重。灰白色的山皮暴露出来,就像人患了银屑病一样,皮肤上长着一层白屑。
  车走一段就能看到有“飞石危险”的警示牌。路上也经常看到有滑落的石块。当我们的车行驶到一处拐弯处时。前面的车突然停了下来。我从车窗向外望去,只见一股黄烟把前面的车给笼罩住了。一两分钟后,烟散了,汽车再次呈现出来,地上有一大堆摔碎的黄石和黄土。这就是警示牌写的“飞石”。
  茂县为了加大环境治理采取了退耕还林,在山上栽上枇杷,苹果和花椒。这三种植物成了茂县的经济品牌。
  车在茂县行驶,使我感触最深的是,这里的山越来越高了,山上的绿色一点点加浓了,岷江的水也清澈了,水也湍急了,羌族的兄弟也更亲切了。

  七羌族小孩

  汽车在海拔两千多米高的攀山公里上,飞速行驶了近一天的时间,到傍晚的时分,才在松潘县一个叫川主寺的小镇停了下来。
  小镇不大,但很干净。沿街的两排商铺,摆着五光十色的旅游商品,街上到处都是手拿项链和手镯的小孩,追着游客兜售。
  川主镇是羌族和藏族居住的地方。从他们的建筑就可以分辨出是羌族还是藏族。羌族的建筑非常随意,他们凭感觉建筑自己的房子。因此,整个川主寺镇沿街建筑很不整齐,就像小孩子码放的积木各式各样,但很好看。为了让游客能分辨是羌族还是藏族,导游小姐说,羌族的建筑在房顶上码放着白色的石头。于是,我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看,所有的房上都有白色的石头。有的在房顶的四个角上垒起了一尺多高的白色石头角,这是象征吉祥的。而藏族的建筑就不一样了,他们的房子是分三层的,底层是放经桶的,中间住人,上层放经书。他们的房子是木制的,不刷任何油漆,老远一看土黄色的。
  川主寺镇的东面,伫立着一座高大而细长的红军纪念碑,碑顶上站着一位红军战士举着双臂,右手举着长枪,这座纪念碑是纪念红军过雪山地方,碑上是聂荣臻题词,碑文是邓小平题写的。它的背面就是高大巍峨的雪山山峰,但山上没有雪,因为现在还不到下雪的时候。
  我在小镇漫步的时候,一群羌族的小孩追在身后乞求我买他们的项链和手镯。实在没办法了,我拿过他们的项链挑了一条,项链是用石头打磨的,非常光滑明亮,五块钱一条,我给他了十块钱,卖项链的小男孩说什么也不找钱,他非要我再买一条。小男孩很会做生意,他求我再买一条吧。看到他那虔诚稚气的目光,我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又挑了一条。这时,一群孩子马上把我围了起来。向我展示他们的项链和手镯。我看到这些纯朴天真的羌族的小孩实在说不出话了,但我又不能伤了这群孩子们的心,我只能向他们解释说对不起了,而一个小孩说:“你随便挑一件,给钱不给钱都行,就是一个小孩跟你要几块钱,你也不能不给吧。”嘴好厉害的小男孩,说得我没办法了。我只好又买了两件牛头项链。在小男孩接我钱的时候,我仔细打量一下这个羌族小孩,他圆圆的脸蛋,胖胖的,一对黑亮的眼睛很传神。他的脸蛋黄黑略带紫红,尤其是两个小脸蛋紫红紫红的,像是被火烤了一样。小男孩一米多点的个头,很天真,很顽皮,但很会做生意。这是我在川主寺小镇接触的第一个羌族小孩。他也许是羌族最小的小商人了吧。
  齐凤池,男,河北作协会员,中国煤矿作协理事,专栏作家。河北河间人。现生活在唐山。国内外报刊开设美术评论,音乐随笔,旅游随笔和饮食文化随笔专栏。作品在《诗刊》、《北京文学》、《诗林》、《星星诗刊》、《三联生活周刊》、《读者》、《鸭绿江》、《阳光》、《岁月》、《医食参考》、《特别健康》杂志、《美术报》、《中国煤炭报》、《辽沈晚报》、《抚顺日报》《长春晚报》、《内蒙古晨报》、《拉萨晚报》、《河北青年报》、《安庆晚报》、《周口晚报》、《唐山晚报》、《音乐周报》、《华商报》。美国《品》杂志、《世界华人周刊》、《亚美时报》《华星报》、《明报》、《星岛日报》加拿大《大华商报》、《都市报》、《信报》泰国《中华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小说、散文几百万字。著作饮食随笔集《饮食故事》。
  曾获孙犁文学奖,首届中国徐志摩微诗歌大赛奖,河北省第一届散文奖,全国煤炭乌金奖,2015-河北省“我们的中国梦—讲述河北故事”一等奖。2015年河北省文联,行业文联举办的“员工诗歌,散文大赛诗歌一等奖。组诗《父亲的煤炭》获第七届银鹰杯“中国梦·劳动美”全国职工诗歌大赛三等奖.
  第三届“中国梦·劳动美”全国职工诗词创作大赛二等奖
  首届“DCC杯”全球华语诗歌大奖赛获优秀奖
  中国梦.劳动美全国职工诗词大赛一等奖等等.
  “中华情怀旅游故事”全国首届旅游美文征文大赛三等奖。7
  邮箱:qfch57@163.com
  手机:15833586291
发表于 2017-10-28 08:36:31 | 显示全部楼层
跟着作者旅游,真美啊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