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7-10-21 15:19: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老乡
  
        文/王善林
  
  他来烟台打拼十很多年了,凭着“黑人”的本事,挣了很多钱。人们都不知道他真实姓名了,只知道他是黑龙江大庆的,直接喊他黑大庆。黑大庆又花了四十万,模仿韩国人改装了辆云梯车——专门往楼上运沙土水泥之类,最高可以达到十一层。这不,刚接了份大活,打电话从附近装卸队雇来四个人,一路上,他吹着口哨,开着心爱的云梯车,直奔荣成海景房。
  
  到了目的地,一个上了年纪头戴安全帽的人笑眯眯地迎过来,他下车交涉时,昨天跟他在别处干了一天活的傻小子——刚从东北来在装卸队干的王小蔫,也下了车,跟没见过世面的人一样。四十大几了,一脸胡茬子,眼睛里却流淌着孩子般的纯真。穿件破旧的军棉袄,腰间扎根玻璃丝搓成的绳,蹦蹦跳跳,下了堤岸。
  
  这小子,也不傻,昨天刚跟老子干,就知道套老乡,让老子有活关照他一下。嘿嘿,今早给他打电话,他又不敢了,非得让老子直接给他老板打,再让他老板派他等几个来。嘿嘿,白让他老板抽去那百分之二十的红。瞧他那点胆儿,嘿嘿,待会说两句好话,准能忽悠……黑大庆边想边和上了年纪的人谈论着活和价格,同时斜眼瞥见王小蔫掏出手机又拍又照。此刻,正赶上涨潮,海水一层跟一层涌上岸,然后,一层接一层地退下去,再涌上来时,略猛了一些。那傻小子头一次见,兴奋得直喊。
  
  黑大庆察言观色,加上过去几回的接触,眼下又已入冬,对方着急装潢的心理早已了然于胸。他嘿嘿地笑着:“这个时候老哥你还三毛,你再打电话试试,看这个价能雇来别人不?”
  
  对方摘下安全帽:“你小子又趁机黑我?你们大庆人就像你们那打出来的油,一闻就膈应。”
  
  黑大庆嘻嘻道:“老哥,工地都停了,天贼冷,我好歹花高价雇来人,一个小时给一个人三十块钱哩,再说你得让我的车挣两个不?”
  
  “你这家伙,净会忽悠人!”
  
  “得了吧,东北人才最实诚,不信你问问俺刚来的老乡,我坑他没?”他大声喊上来王小蔫,并让他告诉是不是三十块钱一个小时。
  
  王小蔫赶紧点头,人家连眼皮也没抬,肯定以为他是托,直接问黑大庆到底想要几毛。
  
  黑大庆嘿嘿张开五指:“五毛。你看你剩下的都是八层以上的了,要用人工扛,更贵,再说也慢,耽误你那些瓦工一天,你岂不更赔。”
  
  对方戴上安全帽,丢下句两天必须干完,就走了。
  
  黑大庆毫不掩饰地抿着嘴笑,他没想到对方轻易就答应每层一块石膏板五毛钱的最高价。他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选了个最佳位置,跳上车重新把车停好后,下车就命令小河南领着其他两人上八楼,并嘱咐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先卸下来,然后再往屋里码放。他看见王小蔫有意识地看了下手机,声音不大但都能听见:“十点二十!”
  
  这就意味着计时开始。
  
  黑大庆拂了下像外国人卷着的发,表示听见了。心说,这小子有两个心眼!然后急不可耐地一扳按钮,四个铁爪子缓缓落地,把车支稳。紧接着他立时换了个按钮,云梯开始旋转,角度正对着八楼正厅的阳台,他一拉按钮,云梯一节节地升上去。他使劲张开嘴,似乎张得越大,云梯就升得越快似的。小河南他们已经站在阳台上,用手比划着,云梯放在了最适合的位置。
  
  这档口,王小蔫已把跟前碍事的砖头、瓦砾捡扔到一边,包装皮也已撕开。黑大庆满意地点着头,两块两块地和王小蔫抬起石膏板快步放到工作台上。刚放上十四块,他顾不得喊停,手便无意识操控按钮,工作台“吱嘎嘎”顺着云梯,慢慢地升上了八楼。
  
  黑大庆一直仰着头,一个劲地催促:快点!最后两块刚一离开工作台,工作台就开始往下滑,一挨地,两人便把抬在手里的两块放上去。没几个来回,黑大庆的鹰钩鼻子急促地滴答汗。
  
  烟台的冬天,虽没东北冷,但也挺冷,海风呼呼地吹,即冻脸,也刺骨。
  
  黑大庆觉得王小蔫比他瘦弱、矮小,腰间还扎着绳,却怎么只是微微出汗?抬石膏板时还远比自己吃力。他想了一会儿,一定是自己心急所致。通过王小蔫的表情及动作,黑大庆早就明白王小蔫在极力地配合、巴结自己。
  
  于是,黑大庆并不怎么指使他,他也早就替黑大庆谋算好了,怎样在最短的时间內把活干完。因为他也深深地知道,只要黑大庆满意,就会有下次,下下次……
  
  云梯上下的空,黑大庆也老乡老乡地喊,并给他讲这两栋楼是荣成首富投资四个亿开发的旅游景点。人家的理念就是让钱生钱,把两栋楼都装潢成高级宾馆。人家那么多钱,还相当低调,就是刚下我跟砍价的那个。
  
  “啊?那个像打更的那个?我的个乖乖!四个亿,用麻袋……也得好几麻袋吧?这么多钱还去挣!如果我有半麻袋,或者几十捆,早搂在被窝里,享清福喽!”
  
  “瞧你那点出息!”黑大庆懒得和他解释,都什么年月了,还用麻袋?他接着说:“现在你不是想挣钱吗?等再有活,我还直接给你打电话,省得被你老板剥削!”
  
  王小蔫支吾地说:“今天……你要的人多,我不敢……”
  
  “瞧你那点胆儿?干大事没胆儿咋行!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看你挺实在,又是老乡,我怎么也得关照你啊!”黑大庆见王小蔫不停地道谢,断定他肯定会偷摸地告诉他同乡。黑大庆感觉到王小蔫像以往那些人一样,竭力巴结自己,不由心花怒放。
  
  说着话,三个楼口的石膏板已经上完,六百块了,一块石膏板四块钱,四六两千四了。黑大庆下意识地看表,快一点了,怎么过得这么快!他冲楼上吆喝了一声,赶紧下来吃饭。
  
  他自顾自点燃一根烟,命令王小蔫把烧饼从车里拿过来,并说:“抓紧吃,干完那四百块就回家。下午你和你同乡在下面,我不干了。”
  
  干完,天已朦胧。快到烟台时,黑大庆突然说:“老乡,先不给你们开资了,我要换钢丝绳,你没看见钢丝绳都起毛了吗?左右明天还用你们,一起开吧!”没等几个人表态,他“哼”了一声继续说:“老乡,明早六点,你领他们几个去百度城房后,帮我把钢丝绳换喽。”
  
  王小蔫用嗓子应了声,声音里包涵着不同意又不敢不同意的情绪。
  
  到住处几个人下了车,黑大庆得意地一踩油门,驶向对过的百度城。他回头瞅了一眼,几个人还聚在那没有上楼,不用说肯定担心工资呢。
  
  一觉醒来,黑大庆抓起手机一看,差十五分六点,急忙给王小蔫打电话。只听王小蔫梦呓般地问谁啊。
  
  黑大庆没好气地喊,赶紧地,马上六点了。随即听见王小蔫“哦哦”地喊起床。黑大庆撂下手机刚想起床,老婆的玉臂却搂了过来,撒着娇说,再睡会嘛!黑大庆直接搂过老婆亲吻起来。
  
  温存完后,快六点二十了,黑大庆抓起衣服刚想穿,老婆再展玉臂,抚摸着黑大庆的胸膛,娇滴滴地说:“歇一会会儿嘛!”黑大庆犹豫了下,放下衣服,轻拂开老婆的玉臂,直起腰身坐起,靠着床头,点燃一根烟,然后抄起手机,拨王小蔫的号码。老婆愤转过身去,骂了句:“娘的,每次用完老娘就这副德性!”
  
  黑大庆像没听见似的,他估计王小蔫他们早在楼下捂着耳朵,跺着脚,在寒风中骂娘哩!电话打通,黑大庆就说:“你们先去吃饭,半小时后,天亮了再过来。”
  
  他听见王小蔫“哦”的同时,随即听见“日他姐!”和“他奶奶……”及“狗日……”
  
  黑大庆刚想回骂,王小蔫挂断手机,气得他直骂:“小河南,兔崽子今天有你好看!”
  
  新旧钢丝绳上满是油,抻出来,卷回去,翻来覆去好几回。黑大庆只命令小河南一个人抻拽。弄得小河南手套上全是油污不说,手指头都快冻掉了。
  
  黑大庆这才自顾自地吸烟,得意之情在脸上浮现。
  
  到荣成太阳已很高了,幸好今天的石膏板比昨天又多四百块,大家都兴奋异常。
  
  最后三百块,是黑大庆用手电筒照着,运上去的。
  
  下午四点多那会儿,黑大庆假装打电话,大声问什么活,吃住之类。然后忽悠王小蔫过几天有份大活,估计得干四五天。王小蔫乐,同乡也乐。
  
  烟台的夜色很美,霓虹灯闪烁,车水马龙的。黑大庆的车终于停靠在装卸队门口,他掏出准备好的钱。小河南数完,“不对啊,应该两千一百四,这刚一千六!”
  
  “啥不对?超过二百,就是天工。”黑大庆眼睛一瞪,提高了几个分贝,脸撸撸着跟刚死了儿子。
  
  “哪有那说法?这样我们跟老板也交不了差!老王,你给老板打电话。”小河南立马反驳。
  
  妈的,王小蔫想都没想,就拨通了老板电话。
  
  如意算盘出了差子,黑大庆努力地回忆,哪里露破绽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外,老板竟痛快地同意了。王小蔫的脸都变了颜色。黑大庆更来章程了,一指小河南:“就你妈的事多,再有活别想跟老子!”
  
  小河南“你……”了半天,灰溜溜下车上楼了。剩下王小蔫三人却在坚持。
  
  黑大庆余怒未减,越发恐吓:“你三个还不下!”
  
  王小蔫迟疑了会,说:“老乡,你克扣得也忒多了,本打算以后跟着你,这还咋跟你混了!”
  
  同乡紧跟着说:“就是,还不如咱自己闯呢!”
  
  那个同伴跺一下脚:“在烟台干两年了,还从没遇到敢克扣大爷的呢!”
  
  黑大庆没想到王小蔫只顾眼前,如果不乘势唬住他们,说不定煮熟的鸭子,真飞了!于是低吼道:“你们不下?”他发动引擎,加足油门,车往前猛窜。窜了一百多米,黑大庆又把车停下,掏出三百,喝斥道:“一人一百,赶紧滚!”
  
  王小蔫一把抽过钱,两道弯眉立起,两眼射出两道如利剑的光,低沉着嗓子怒斥道:“没想到骗大爷的竟然是你——东北老乡!嘿嘿,剩下的钱,不要了,你留着买轮胎吧!”王小蔫下了车,猛一摔车门子。
  
  车门声震撼着黑大庆的心,他妈的,十多年了,头一次失算。他缓缓地开动车,开了二三十米,停了下来,推开车门,回头喊:“王小蔫!”

字数(3775)
  
  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市白沟镇果品工业园区月浩汽车脚垫材料厂
  
  王善林
  
  电话号码13273233809
  
  微信13251581970
  
  QQ2950124325
  
  
发表于 2017-10-21 21:48:53 | 显示全部楼层
结尾感觉少了一点味道,好像没有太出人意料的地方。
发表于 2017-10-21 21:49:2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的描写很鲜活生动,感觉欠缺的可能还是在情节和主题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2 07:02: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10-21 21:48
结尾感觉少了一点味道,好像没有太出人意料的地方。

可能是实写的原因吧,谢谢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2 07:04: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10-21 21:49
人物的描写很鲜活生动,感觉欠缺的可能还是在情节和主题上。

嗯嗯,谢谢老师,祝快乐!
发表于 2017-10-22 09:3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个人的感觉,太写实的小说,可能会缺少一些看点。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2 10:33: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嗯,个人经历,稍加一些想象。看来还得多虚构啊!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2 10:34: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嗯,个人经历,稍加一些想象。看来还得多虚构啊!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