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开满鲜花的草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7 11: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戴璞 于 2017-10-27 11:18 编辑

                                                             开满鲜花的草坡(6477)
      老蔡今早一起来,就开始忙碌了。他起床的时候是早上的5点钟,其实4点钟就醒了,但仍在床上躺着,而一旁的老伴还鼾声阵阵,他是不想惊醒了老伴,就睁着眼睛躺在床上。卧室里有一点点微光,光线可能是从客厅那边来的。他们的卧室没有窗户,他们是睡在这套50平米房子的小卧室里,这套麻雀一样小的房子有两个卧室,稍大一点的卧室已被改作了客厅,老蔡和老伴就睡在了小卧室里。最早的铁路房子都是35平米和50平米这两种的,35平米的是一室一厅,50平米的是二室一厅,但开门进来,处处逼仄,客厅太小了,只能算个饭厅。老蔡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嘛!但那个时候,就是九十年代以前,能够住进这50平米的房子,算是一件挺风光的事情。
      老蔡起了床,就蹑手蹑脚地来到饭厅,饭厅墙壁上有个挂钟,时间正好是5点整,然后老蔡来到厨房,他要把一整天的菜都烧好,把一整天的饭都煮好。老蔡记得今天是外甥开学的日子,外甥正读小学二年级,是个听话的男孩,而他的沉默和安详一般的眼神在老蔡看来,就是个懂事的潜质。老蔡的女儿也是个铁路工人,她在50公里外的一个小车站上班,估摸这个时间,她正在等着通勤车准备往这儿赶呢,但通勤的小火车要在5:30分的时候才会到她的小站,一个小时后,女儿才会来到向塘火车站,然后再骑上自行车,过20分钟,就能到老蔡的家了,时间都被老蔡掐的不差一分一毫,这也是多年来的习惯,匆匆地脚步都会对着钟表上的时间去走。
      老蔡在向塘火车站上班,是个外勤值班员,或者叫做值班员助理,主要是接送车的职责。多少年了,就拿着两面旗帜,在站台上目迎目送来来往往的客货车,事情不乏不累,也不复杂,简简单单的,老蔡已经很喜欢这个事情了。
      女儿是老蔡的接班人,现在已是运转车间信号楼的一名值班员,在老蔡看来,女儿比他更有出息,在去年的职业技能大赛中,女儿还拿了个全能第一的好成绩,对于这一点,老蔡一直引以为豪,感到无比骄傲。女儿今天请了一个零星假,儿子的开学她必须负责送到学校的,这是她自己早定下的,对儿子的这天她必须庄重对待,这天对她也很特殊,她应当认真去对待,在一年级两个学期的开学那天她都做到了去亲送亲接,她一直会把这个做好的,直到儿子读了中学为止。
      老蔡看了看时间,刚刚6:30分,以往他是7点钟出门的,所以他就来到了被改作储物间的阳台,准备把那辆新买的轮椅擦一擦。但这辆轮椅崭新,还没使用过,轻轻一擦就擦去了灰尘,然后他就在这个逼仄的阳台内,来来回回推动着轮椅,只能轻轻向前推半米,再往回拉半米的距离,但老蔡感到很知足了,他只想听听滑轮的声音,因为这个唰唰唰的声音立刻就让老蔡想到了下雪之后在雪地里行走的声音。
      阳台的玻璃窗外面的雪仍在下着,不过这场雪早在昨天傍晚时就开始下了,已下了整整一个晚上。在这个逼仄的空间内,老蔡能看见阳台外面是一片被雪覆盖的原野,由于被厚厚的雪覆盖着,这个原野就好看极了。还可以看得见更远处的山廓就像个灰白色的线条。这个原野美极了,就是一块洁白的玉石。
      那个被厚厚的雪所覆盖着的原野,其实是一片菜园子和田野,现在老蔡视线内的那一片就是那个菜园子,都是四周居民自行开垦出来的菜园子。以前老蔡开垦过一小块,还种了一些豆角、莴苣、萝卜,但老蔡终究是没时间去打理,渐渐又荒芜了,老蔡记得,他以前的菜园子还有个草坡,虽然看得见大概的方位,不过现在都被厚厚的雪覆盖住了。
      老蔡意犹未尽,仍然呆在这个逼仄的空间内,注视着阳台外面的雪景。老蔡一直担心着那块荒芜的菜园子会被别人开垦了,所以退了休之后他就去那儿看看,如果有一块荒芜的别人忘记去开垦的土地,就立即围起来。老蔡记得,就是在那两年的料理菜园子的时光里,他找到了一种植时的乐趣,特别是那个菜园子旁边的草坡,无论春季和秋季,都会有灿烂的鲜花,姹紫嫣红,争相斗艳,色彩鲜丽,金光灿烂……如今老蔡在阳台上就看见了那个草坡,只不过被厚厚的雪覆盖着。
      本来老蔡已退休了,但老蔡还是决定再延迟两个月退休。在距离春运工作还有半个月前的一天,老蔡就得到了准备退休的口信,传达这个口信的是老蔡的车间主任,他那天是毕恭毕敬的去对老蔡说这番话的,他说蔡师傅,月底你就不用来上班了。老蔡有点儿愤慨,不是要到明年的一月底吗?主任说,不差这个把月的,反正就马上退休了,你的春运工作我会安排别人,你就安安心心回家吧。老蔡说,我无论如何也要干满60岁才走。主任说,老蔡,你就别添乱了!
      老蔡说,主任,要不我干完了这年的春运再走?主任说,我就是考虑了你的年纪,反正不差这一两个月的,退休多好啊,可以在家里踏踏实实护理你的老伴,全心全意又安安心心的,这多好啊,蔡师傅你听话,就在家里好好的去护理家里那个病人吧。老蔡说,春运一结束我就立刻回家,你如果还认我这个师傅,就考虑一下我的想法吧。主任摇摇头,他显然想大笑,但在强忍着,不过,他还是把想大笑的原因说了出来。
师傅,你这严肃又庄重的表情,好像真的是要去干一件特别伟大的事情了。
      但老蔡没有吱声。主任又说,你是我进铁路时唯一师傅,所以我尊敬你,我进铁路的时候你就做了我的师傅,但是呢,我一直想要对你去说的一句实话,现在我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不想去说了。
      老蔡说,你狗嘴里什么时候吐出象牙了!
      主任没有生气,好像很开心的样子,他说,我已传达了我要传达的口信,我是仁至义尽了,你居然要坚持再多干一两个月,我就只好满足你,不过丑话得说在前头,你的这个坚持,倒可以作为一篇春运工作新闻的好素材,到时候呢,我就把这个事交给小孙,让小孙好好把你坚持干完春运工作的先进感人的事迹写出来,但老蔡你必须尽心尽力去配合小孙。主人似乎意犹未尽似的,又说,老蔡,我这个想法怎么样啊?
      老蔡说,这是你们的事情,我只要干完了这个春运就行!但是,老蔡不知道这几个月同事们风言风语的,就是主任的一个添油加醋,不过在小孙面前,老蔡依然是那句话,都干了一辈子铁路,干了一辈子的一线工作,什么苦没吃过啊,什么罪没受过啊,还会有什么什么的想不通吗,就是我真的有点不舍得了,都穿了几十年的工作服,突然要脱掉,谁都会空空荡荡的啊。小孙的眼睛里充满了一个敬佩,所以她的眼睛好漂亮,晶莹剔透,还有着光芒。在老蔡的眼睛里,小孙就像他的女儿,小孙的确是个很有上进心的孩子,所以,都不容易的啊!
      小孙说,等我写好了,你就看看,主要是看看有没有什么该补充的。老蔡说,我不看了,你写了就行。小孙说,蔡师傅,别人都说你是想得到这个春运的春运奖金,还有人说是想钱想疯了……
      小孙的话让老蔡震惊不已,不过他没去为这发愁,都这一大把年纪了,脾气早就没有了。老蔡说,小孙,你别听人这么乱说,说这话的人其实是不懂事的。但小孙说,是主任亲口对我说的,是在一次开完会的时候,主任在说到了你的坚持时,一不小心,这样就说了出来。老蔡很生气,说,小李他不是个东西,小孙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谁不清楚你是怎样巴结他的,你肯定也知道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啊!
      老蔡现在已不计较这些所谓的风言风语了,况且,他也知道自己干不了多久就要退休了,可时间过的真快啊……
      饭厅里的时钟正好敲着早晨七点钟的响声,当当当当当当当七下,声音都铿锵有力。
      老蔡听见老伴的叫唤声,就匆匆走进了卧室。老伴的眼睛张得大大的,脸上略微带着笑容。你不多睡一会呢。接着老蔡又说,时间还早着呢。老蔡把床头放着的毛衣毛裤拿了过来,毛裤非常短,裤腿比内短裤稍微长一点。但老伴穿的挺合适,如果不是没了双腿,老蔡觉得老伴仍然像个姑娘。老蔡帮着老伴穿好了毛衣毛裤之后,就给她披了一件外套,好让她靠在了床头,不被冻着。然后,老伴对老蔡说,你把马桶给我拿来吧,我要小便一下。老蔡就匆匆下床,把马桶拿到床边,接着,老蔡把老伴轻轻地抱到马桶上,让她好好的坐着。一会儿之后,老蔡又把老伴抱回到了床上,她没想再躺着了,就靠在了床头,去看着老蔡把被子尽量提上来,好盖住她的上半身。
      等老蔡出了门之后,老伴会这样安安静静地靠着床头,去等着女儿的到来,而女儿回来了之后,就会帮她洗漱,然后大便完,就去吃着女儿回来时顺手带来的早点。之后,女儿就带着孩子去学校,在楼下的米粉摊子,两个人会把早餐给解决了,等女儿从学校回来后,就立刻帮着妈妈小便一次,然后让妈妈坐在轮椅上。而老蔡炒好的几个菜,女儿会放在大电饭锅里保温,小电饭锅里的饭也保温着,都是在伸手就能够得着的,做完了这些,女儿就会在爸爸妈妈的床上睡觉,正常情况在下午的三点钟左右她就会醒来,而她明天才上白班,就有充足的时间去陪着妈妈。但是,今天的情况可能会变动一下,老蔡的女婿今天下了白班之后,就会赶过来,所以今天晚上会很热闹,老蔡很满意,并且,他还不必白班一下就匆匆赶回家,可以从从容容在宿舍里睡几个小时,然后又继续上他的晚班。其实老蔡掰指头算过,再忙碌几天,等春运结束了,女儿和女婿就不必劳累地赶到这儿来了,在这儿有外甥陪着,老蔡就觉得他的生活不会慌张了,然后,他还可以推着老伴下楼,四处走走,四处转转,逛逛街……
      女儿长得不像老蔡,她跟老蔡的老伴年轻时候一个模样,对年轻时候的老伴的记忆,老蔡已模模糊糊了,似乎那都是一些上辈子的事情了,那么的遥远,并且老蔡已忘记娶了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时的兴奋了,对这个兴奋的完全忘记,就是老伴的突然遭遇车祸,这个时间的拐点,立刻把老蔡的记忆画上了一条粗的线条,就像一道杠,因为,老蔡面对的生活是妻子的双腿已经没了,那个婀娜多姿具有魔鬼般身材的大美人已不存在了。然而大家都要振作起来,老蔡、女儿和老伴,都需要振作起来,把之后的日子好好过着。女儿渐渐长大了,渐渐又让老蔡记起了他跟老伴的那些个甜蜜的日子,在那些个好日子里,老蔡也是一个年轻气盛、抱负大的青年呢,但那时候他美人已经拥有,事业却还没见起色呢。老蔡那个时候多么年轻啊,有的是用不完的精力啊,他还报考了自考的课程,并且信心满满的呢。
      追求女儿的人特别多,就像当初追求老伴的人特别多一样。老蔡的第一个徒弟,就是现在的车间主任,他那个时候为了能够追求到老蔡的女儿,一下了班就来到老蔡家里,那个时候,老蔡的老伴已经走出了残疾的阴霾,有一次老伴还做起了老蔡的思想工作,她说,小李这孩子真的不错,我看得出来,他是个挺有上进心的人,说实话,老实人现在已不吃香了,像小李这样的人呢,在这样的时代里是肯定有出息的。老蔡没同意,也不想发表他的看法。而每次遇到这样的对话,老蔡就立刻把话题转移掉。老蔡的坚决也只能让老伴知趣了,但她依然没有放弃,所以对小李就格外的热情,总是极力去创造小李和女儿独处的机会,只要两个年轻人在客厅里说说笑笑的,她就一脸的笑容了,靠着床头,她就想象着她跟老蔡在谈恋爱时的那些美好片段,她还觉得老蔡这个人哪都好,就是没有上进心没有胆量没有迎合人的那个聪明劲,更不会夸夸其谈,所以老蔡就吃了不少的苦头。她仍然不认同老蔡倔强的自考会真的给他带来什么转机,有一件事她没跟任何人说起,那天老蔡当夜班,可是单位的刘书记突然来造访了,所以在开门的时候她就很惊诧,刘书记一脸的笑容,他进门就夸赞起了老蔡,说这个小伙子干工作任劳任怨,吃苦耐劳,踏踏实实的,肯定前途无量!她显然没有明白刘书记的这番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但她那个时候凭直觉认为刘书记可能会提拔老蔡,如果这是真的,就真的福从天降了。但刘书记又说,很简单的,只要你肯帮帮他,我过两天呢,就把他从一线的岗位上提到机关里去,只要你肯一直配合着,两年之后我就能让他从工人转变成干部,是局聘的干部,怎么样呢?
      实际上,她是有点动心了,她的迟疑也没让刘书记感到不安,他反而立刻开心起来,接着他又说,这个应当是你自愿的,我不能去做你不自愿的事情,好吧,就按照你所想的,两天后我再来一趟,如果你还不愿意了,我转身就离开,当然,我不会给小蔡穿小鞋的,我这点人品还是有的。
      车祸发生后,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刘书记在代表单位来看望她的时候,还鼓励着他俩,要好好的生活,要有勇气去面对生活里的坎啊,因为日子还长呢,我一定会特意照顾你们家的。然后又叮嘱老蔡,不要气馁,只要把每个班都上好,什么样的困难我都会给你们帮助的。刘书记没有食言,并且在老蔡女儿后来的参加工作这事上,刘书记也帮了一个大忙,拿到了路局委培的指标,从一个专科学校一毕业,就顺顺利利的进了车站当了个站务员。
      老蔡的女婿是个铁路干警,是正规公安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铁路上的,在铁路工作他没有背景的,就像老蔡进入铁路上班一样,也没有背景,所以老蔡知道,女婿将与他一样,会在一线的岗位上一直干到退休的。
      老伴也认同了老蔡的这个观点,为人老实的女婿是女儿这辈子的一个好福气。如果女儿嫁给了小李,就算日子富得流油,两口子也不会真心真意去过着的,而在那个时候,老伴确实想撮合他俩,只不过老蔡一直不同意的坚持,但她甚至想为这个跟老蔡去吵一架呢,因为,老伴认为女儿嫁给了小李,日子就一定会过得比别人要好,小李迟早要被提拔的,不可能当一辈子的小工人,就凭小李的舅舅一句话,因为他的舅舅在路局是个副处长,这可不是一个虚的摆设。为此,老蔡生气了,说,小李这个人心术不正,女儿如果嫁给了他,肯定会有吃不完的苦果。但老伴不这么认为,她说小李这个小伙子这么的热心肠,我当然知道他勤来这儿是图个什么,是看上了我们家的女儿呗,这也不是个坏事情啊,以后的事情谁又能猜得准呢!直到有一天……小李那天也是风风火火的来到老蔡家,去忙这忙那的,做一些简单的家务活,听见她的叫喊,小李立刻来到床边,说,师母,有什么事情吗?她甚至不想去再想这件事了,因为她感到很难受,并且还发生得太突然了,让人措手不及,所以,小李突然把手伸入了她的内衣里,抓着她左边的乳房时,她整个人被吓得傻眼了,小李似乎来了更大的胆量,把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所以她只好奋力地抬起她的一只手,给了小李一个狠狠地耳光,啪的一声,就像谁朝着她的脑袋开了一枪,这个声音在她现在听来,也仍然振聋发聩。在这个振聋发聩的声音的震慑下,小李落荒而逃了,他撒腿就跑,如同一只被人穷追不舍撵得失魂流窜的野狗。
      时间已经是7:30分,老蔡该出门了。他跟老伴说了句我去上班了,就来到了阳台,在阳台他伫立了片刻,他眺望着阳台外面的世界,雪已经停了,但这场雪下的很大,原野一片厚厚的白色,连那个草坡,也是一片厚厚的白色。
      老蔡穿好了铁路制服,就出门,下楼后,看见路上的积雪已经被人铲除了一条过道,还好,路面上没有结冰,骑着自行车时也没担心车轮会打滑,路边总是一堆又一堆的被人铲积在一起的雪堆,赶路的人不算多,倒是路边的雪人一个又一个的,排队似的。
      车站广场上有许许多多的旅客,几乎把整个广场站满了,所以从人群里穿过时,老蔡就被好几个旅客给拉住了,他们都在问着老蔡,火车什么时候到站呢?为什么我的火车还没到站啊?等等等等,这些,老蔡都回答不上来,他不是营运部门的,就只好劝说他们认真去听广播,如果火车进站了,广播就会告诉他们的。
      赶到信号楼时,老蔡差点儿迟到了。
      老蔡从信号楼下来,在去他的外勤室的路上,遇上了小孙,她手里拿着铁锹,她昨晚上铲了一夜的积雪。小孙现在是在机关里上班,是昨晚一场大雪临时把她招呼过来的。她说,蔡师傅,道岔上的积雪真是太厚了,我们机关的几个同事,一个夜晚都忙个没停呢。老蔡笑了笑,说,小孙,辛苦了。不过他又问小孙,今天的通勤车晚点了,是吗?小孙说,是的,连正班的客车都晚点了,通勤车肯定不知道会时候来的!老蔡说,糟了糟了……小孙问,蔡师傅,什么糟了糟了?老蔡说,我女儿今天肯定不能准时回来了,我的小外甥,他今天还开学呢,他妈妈肯定不能带他去学校了。
      小孙离开之后,老蔡就在外勤室里看了看通勤车的运行情况,然后,他给女儿打了个电话,但电话打不通,也不知道是关机了,还是没有信号?
      老蔡给工长打了个电话,想请两个小时的零星假,回家一趟。
      工长挂了电话,就匆匆地来到外勤室,他要暂时接替一下老蔡的工作,好让他立刻回家一趟。但小孙这时打来了电话,她对老蔡说,蔡师傅,我已经到了你家,你就安安心心的上班吧……所以,老蔡立刻销假了,工长也立刻转身离开了外勤室。
      老蔡一个人单独呆在外勤室里的时候,就想着,他该找一个什么场合,然后好好的给小孙道歉呢。
      ……

简介:以笔名戴璞进行文学创作,原名戴建华,男,汉族,1974年生,江西吉安人,小说在《山东文学》《百花园》《辽河》《中国铁路文艺》《短篇小说》《映山红》《格言》《小说与诗》(香港地区)《有荷》(台湾地区)等刊物发表。现为铁路货车检车员。

通联:343000      
江西吉安吉州区信和嘉苑12栋1单元702   
联系人:戴建华
工作单位:南昌铁路局南昌南车辆段
电话:15079659108
QQ:1281299062

发表于 2017-10-28 21: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描写很精细,人物心理把握得细致入微,而我感觉,可能小说的问题也就出在太细上,感觉情节进行得有点慢,而且交代得过于详细,面面俱到,把人物的前尘往事都写出来的话,就会失去让人想象的空间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9 09:53:28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10-28 21:51
小说描写很精细,人物心理把握得细致入微,而我感觉,可能小说的问题也就出在太细上,感觉情节进行得有点慢 ...

呵呵,您的建议我会认真接受的。
发表于 2017-10-30 14: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戴璞 发表于 2017-10-29 09:53
呵呵,您的建议我会认真接受的。

一孔之见,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再次感谢支持论坛!
发表于 2017-10-30 14: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戴璞 发表于 2017-10-29 09:53
呵呵,您的建议我会认真接受的。

一孔之见,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再次感谢支持论坛!
发表于 2017-10-30 14: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戴璞 发表于 2017-10-29 09:53
呵呵,您的建议我会认真接受的。

一孔之见,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再次感谢支持论坛!
发表于 2017-10-30 14: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戴璞 发表于 2017-10-29 09:53
呵呵,您的建议我会认真接受的。

一孔之见,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再次感谢支持论坛!
发表于 2017-10-30 14: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戴璞 发表于 2017-10-29 09:53
呵呵,您的建议我会认真接受的。

一孔之见,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再次感谢支持论坛!
发表于 2017-10-30 14:5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戴璞 发表于 2017-10-29 09:53
呵呵,您的建议我会认真接受的。

一孔之见,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再次感谢支持论坛!
发表于 2017-11-8 18:4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赐稿,多多益善,我们欢迎有才华的作者!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1:18: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淑清 发表于 2017-11-8 18:47
感谢赐稿,多多益善,我们欢迎有才华的作者!

谢谢!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