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霜染秋色别样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30 08:5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庆法 于 2017-11-6 15:27 编辑

                                                               霜染秋色别样红
                                
                                                                                  宋庆法             

       今年国庆假期把仲秋也打包装入行囊,喜大普奔的人潮,让景区添了新愁,不得不限制游人数量,商家眼睁睁看着肥水外流,也是出于无奈。
       假日也曾出游过,大多是被人拽着去,步子不合拍,脚尖踢脚后跟是常事,眼前晃动的有一半是后脑勺。闲暇时理一理拍的那些片片,能在人像堆里找出熟悉面孔,须“借助一双慧眼”。
       我庆幸自己的选择,猫居于家码字,在键盘上游弋另外一番天地,竟又勾起了去年假期最后一天。
       好友们知我不喜欢看人海,开始几天貌似平静的水面下,正在搅动一股暗潮。手机屏闪动的字幕,微我言词切切,说再过两天是九月九,借这个日子,一块出去“练练摊”,你回来也好酝酿写作素材啊。
       话撂倒这份儿,拗不过执著,只好随他们愿。至于去什么地儿合适,那位颜如玉说:“假期里到处人满为患,最好要避开人多的地方。不去景区,到南部山里,随便找个山头玩玩就行。”
       她这话正撞我意,我们立即打点行头,草草上路。
       山里的太阳好睡懒觉,比起姑苏城外的寒山寺,黎明钟声也晚一个时辰。卯时已过,才在山脊那边揉搓惺忪睡痕,探出两只蚕眉,悄无声色查看山这边的人间烟火;看路边的小草,不知昨夜梦里所由,估计一夜不眠,为迎接那个圆圆脸、火火热,柳叶眉间泪痕,尚未拭干,晶盈着金灿灿的光;不知名的花儿正在点头朝我们微笑,尤其是那朵朵牵牛花,芊芊腕臂缠缠绕绕,托出一只只敞口酒樽,猜想它们也是在尽地主之谊,恭候我们这些远方来的客人吧?
       我们不晓得这座山姓字名谁,没有栅栏围墙,山脚下也没有停车场,环顾四野,我们来到一个石头村外,找了处空旷地停下车。
       边上几株向日葵已不再向日,耷拉着脑袋像是在鞠躬作揖;一旁还有一丛东张西歪的菊花,相互搀扶状醉卧着。
       在此停车,是因了向日葵和菊花作标识,回走时好辨认地点,一行人下车伸伸胳膊踢踢腿,活动一下筋骨。
       眼前这村庄不大,貌似几十户人家。从高处乍看,没有一处正南正北向的房子,随坡就势,大小高低错落不等,是用石头砌城的村子。石灰岩灵敏间透出人性,冥顽不化里尽显质的色调。石头院墙上挂着丝瓜、扁豆之类,紫红的扁豆爱扎堆凑热闹,支起串串红中泛着白的花;大街小巷铺的还是石板,若穿了皮鞋走在上面,定会发出嘎巴嘎巴回响。   
       贾平凹先生在散文《清涧的石板》里,描述了石头堆砌的县城样貌,恍惚中,我们这是踏步徜徉在清涧县。放眼远处,显有几处现代建筑,相比之下,那倒成了一幅别致的西洋景。
       村里少见进出的人,可能是青壮劳力已外出务工或正在田间劳作,我们走动说话的声音,惹得看家狗们叫声连连。
       快出村口时,遇上一位老大爷,没拄拐,两只胳膊朝后背着,手里搬着一个马扎,稀疏的头发没有一丝是黑的,脖子上吊着长杆烟袋,看样子当在80左右。见是陌生面孔,老人家主动问话:“你,你们是?”
       “大爷,我们啊,是趁国庆假期出来玩的,厌烦了那些风景区,想到这山上转转看看。”我指画着东边的山头说。
       “噢,噢。”当明白了我们的来意,他应答了几声,挪步到那丛菊花边坐下,摆了摆手说:“你们去玩吧。”随后就侍弄那几株歪倒的菊花。
       这座山也就几百米高,没有险奇峻,唯有各种树木蛰伏在山谷里,组成一个个绿色湖泊。我们有一搭无一搭踯躅行进时,有一位忽然间开了脑洞,问:“茱萸长什么样?”
       他这一问,戳的几个人面面相觑,王维那首诗能够完全背诵下来就不错了,谁也没在意过茱萸长啥样,今日个登高望远,咋就把这码事忘到了脑后呢!小伙子赶紧打开手机上网查询,找到对应的图片说:“今天咱们按图索骥,看谁能找到茱萸。”
       这一提议,几个都来了兴致,凑在一块观察了一阵茱萸图样,分头搜索着往山上去。善于埋伏出击的鬼针草,见有人路过,绝不会放过这难逢的机遇,它要让路过者把希望带向远方,一颗颗种子紧紧咬住人的裤腿,待走出荆棘丛看,裤子都成了刺猬状,相互看看,都笑了。到达山顶,小伙子对着四周空野,学狼样吼了几声,忽而又想起了茱萸的事。唉,谁也没找到,失望之情聚焦在脸上。
       下山路上,山谷中有我们认识的桑树和六角枫,叶片上已经泛着红晕,见此情景,颜如玉说:“若是再晚几天,到这里来看红叶准也挺好。”言外之意,今天收获有点浅。
       说笑间到达停车处,日头已经偏西,秋日也不是善茬,虽说没有正午的阳光毒,距离车还有几十米远,小伙子急不可耐地遥控打开车窗散热,响动声惊起阴凉处一个人,原来是我们上山时村口遇到的那个老大爷,他打量了一番我们,说:“回来了?嗯,好。”
       我们正纳闷时,他又说:“你们都上山了,我给你们看着车。”
       惊诧之余,我赶紧从口袋里掏出20元钱说:“大爷,谢谢你为我们看车。”
       老大爷乜斜了我一眼,我以为他嫌给的钱少,连忙说:“大爷,不合适的话我再加点。”
       他把烟袋锅朝地下磕了磕,说:“你们当我是看车收费的?我是看你们都走了,放心不下。若遇上个使坏的,划了车是小事,偷跑了你们咋回家啊?”
       原来如此。我这个小肚鸡肠,没有猜透老人心思。看来,我们离开了多久,他就在此守候了多久。我丈量着老人的身影,视线久久不愿移开,眼前隐现出一座无形的山。挥挥手,依依惜别老人家,他的身影把那座山阻挡在我的视野外。
       坐在车上,我回望那座山,脑海中反复播放一连串的画面,向日葵、菊花、茱萸、红叶匆匆掠过,那位善良老人的面庞,永恒定格在记忆里。


通联:山东淄博临淄凤凰金顺达集团
邮编:255419
邮箱:1209554127@qq.com



发表于 2017-11-6 13:39:3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大爷真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11-6 15:26: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颗善良的心。谢本家点评。
发表于 2017-11-29 11: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论何时,善良都是天道。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