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原创]天蓝蓝,海蓝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8 12:4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宫佳 于 2017-11-8 12:45 编辑

天蓝蓝,海蓝蓝(7495字)

文/宫佳


1

一望无际的大海中间,有两座小岛,紧紧相依,如同正在恋爱中的情侣,手拉手,肩半肩,永不分离。曾经听人说,这座小岛叫情人岛。有很多情侣都在海边来见证他们矢志不渝的爱情。

C城是个好地方。濒临海边,空气清新,城里规划很有特色,重工业少,污染轻。天空是难得一见的蔚蓝色的。

海边是本市居民常去的地方。天蓝蓝,海蓝蓝,人的心胸也为之宽广。大海吐故纳新,呈现给人们是纯净的美感。

此时,海浪一波波地后退,沙滩开始现出洁白细腻的面容。赶海的人多了起来。有的在钓鱼,有的在抓螃蟹,有的在淘蚬子,有的在赏景……

很久没来海边了,到底有多久,真说不好。紫馨只觉得海是那样的陌生。

这个从小在海边长大的姑娘,现在手里捧着未婚夫送的蓝色妖姬,望着大海,陷入了沉思。这一捧蓝色妖姬多么像大海呀?过几天就是婚期了。她支走了未婚夫,想一个人静一静。

“姐姐,有个大哥哥让我送个礼物给你。”一个小男孩眯缝着眼睛冲着她笑。紫馨接过礼物,四处张望:“人哪?”

“大哥哥早就走啦!”小男孩扭头,一蹦一跳地跑了。

打开蓝色的包装盒,里面赫然出现一只海螺。螺壳呈螺旋状,由浅褐色和少量白色交叉而成。前端还有些翘,像是撅起的小嘴唇,螺唇厚而圆润,是浅咖啡色的,靠近螺的里面色泽颜色逐渐变深。

是他?就是他!

紫馨闭上眼睛,把海螺放到耳边,“哗——哗——”,海水涨潮的声音此起彼伏。“呜——呜——”她似乎又听到了海水的呜咽声。大海有着宽广的胸怀,大海也会哭吗?不,不是的!她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哭泣声,还有男孩子们的吵闹声。

那年的紫馨瘦瘦小小的,扎着两只羊角小辫,两只小眼睛总是怯怯的。走路轻飘飘的,麻杆一般,以至于她妈妈总是莫名的担心,路上遭遇大风,不会被刮飞吧?她爸爸就戏言,总不至于在身上再挂个秤砣吧?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她妈妈的担心并非多余,因为紫馨的瘦小,班上的同学总是变着法地欺负她。

这天放学,紫馨在前面走,后面跟了一群男生,边走边窃窃私语,还不时地传来哄笑声。紫馨浑身不自在,总觉得他们的笑声不怀好意。突然,她的神经灵敏起来,她迅速地看自己裸露着的胳膊,一只浑身长着黑色的细长毛的大虫子,正在从她的短袖上弓着拱桥一样的身子,往她的胳膊上爬,雄赳赳,气昂昂的。长黑细毛在风的吹动下,向一边倒伏。紫馨瞪大了眼睛,浑身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啊”了一嗓子,使劲甩胳膊,如同触了电似的又蹦又跳的。那几个男生一边喊着“胆小鬼”,一边哈哈大笑。

“我说她怕虫子,你们还不信!哼!”有一个男生在笑声中把话递了出来。

“哗——”紫馨内裤里热乎乎的。“你们看,你们看,她尿裤子了!”

紫馨的裤子画上了不规则的地图。她低着头,瞅着湿湿的裤子,蹲了下去,两只小手捂住脸,开始抽泣。

“哦,哦,让虫子吓得尿裤子喽!号外号外,特大新闻!”几个调皮的男生两手在嘴边搭成喇叭状,大喊。

“你们这群小混蛋,是吃人饭长大的吗?让你们欺负小丫头!”一个瘦高个子男生跑过来,抓起地上的一把细泥,朝那帮男生扬过去。

“大个子汪涵来了!快跑!”

那群捣蛋的男生一哄而散。

“小不点,别哭啦!他们都跑了。真是个小熊包,不就是一只小虫子吗?看,我一脚碾死它。”汪涵伸出脚,踩在那只闯祸的黑虫子身上,脚尖转着圈圈。那只虫子就这样化作一团污水。

紫馨抬起了头,站了起来。两只手捂住裆部。汪涵看了看她,把自己的汗衫脱了下来,给紫馨套上。那件大汗衫在紫馨身上空荡荡的,像个袍子,可却遮了丑。

“小不点,你要多吃长个头哦!你看看,又瘦又小,就像《红岩》里的那个小萝卜头。”

紫馨看着汪涵细长的上身,肋骨一根一根显露出来,很是扎眼。她微抬起头,看到汪涵正裂着嘴冲她笑,还冲她眨了眨眼睛,她也就笑了。

“我才不是小不点,我也不是小萝卜头,我叫紫馨。我妈说了,我就是发育慢。我见过你,同级不同班,你打篮球很帅!”紫馨忘记了刚才不堪的一幕。

“紫馨,好名字。你看!”汪涵变魔法似的从裤兜里掏出一只浅褐色的小海螺,两头用一根红线串起来,很漂亮。他把小海螺挂在紫馨的脖子上。

“这是我在海边买的纪念品,送给你吧,我家里还有一只。你放在耳边听,‘呜-呜’有风在里面吹。”汪涵谈兴正浓。

紫馨把海螺放在耳边:“真的呀!真有风在里面吹!”

两个孩子咯咯地笑。天边夕阳一点一点地往下沉。

“等我长大了,我再送你两只大大的海螺,这么这么大!”汪涵一边说,一边用食指和拇指围成一个小圈,小圈随着手指的移动迅速变大。

“真能吹!哪有那么大的海螺呀?都快有小锅盖大啦!你就是吹牛不上税。”紫馨用小手捂住嘴,小眼睛眯成一道线。

“哈哈,要是真有呢?小不点,你哭鼻子时像个小丑,倒是笑起来挺好看的,还有两个小酒窝呢!”

紫馨在回忆中微微笑了一下。嘴角的酒窝闪了一下。现在,那个喜欢她的酒窝的人已不知去了何方?

2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到了高中。紫馨和汪涵成了亲密无间的伙伴。

这天,紫馨在打扫卫生。“哗啦——”一声,桌上的魔幻杯在地上碎了。

紫馨吓了一跳,这可是琪琪的最爱呢!她经常在课后演练魔术。热水加入到黑乎乎的杯子上,杯体上就会出现一尾活灵活现的小鱼。待热水渐渐冷却后,小鱼会自动消失。每当这时,琪琪的脸上就会现出一丝得意。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这可是琪琪的心头肉呀!刚才笤帚碰了一下杯子,这杯子就跟着落到了地上。紫馨有点不知所措,看着地上碎成片片的杯子,发了一会愣,开始扫碎片。

“你把我杯子碰地上了?你不知道我特喜欢这杯子吗?你赔我!”这时,琪琪从外面走进来。

“我不是故意的!这杯子多少钱?”

“你多少钱也买不到!”

“怎么买不到?我知道哪有卖的!琪琪,紫馨不是故意的!”汪涵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了。

琪琪见到汪涵,气焰就蔫了,说:“班长,我也就是心疼杯子,也没难为紫馨!”

“叮铃铃……”上课铃响了。

汪涵冲紫馨做了一个鬼脸,嘴皮子无声地动了动。紫馨分明觉得他又在叫她“小不点。”她回头看了看琪琪,琪琪白了她一眼。

这节课,紫馨啥也没听,撕了一张纸,写了几个字:汪涵,你是我的保护神!杯子哪能买到?我要还琪琪!偷偷地夹在笔记本里递了过去。

汪涵没事人似的继续做题。下课了,飞过来一个纸条:这事我来解决,你就别管了,小捣蛋,小不点。紫馨嘴一抿,心里美开花了。又写一个纸条:汪涵,我喜欢你!不是小不点的紫馨!悄悄地地夹在汪涵的书本里。

紫馨心里蹦蹦跳,等呀,等呀……

汪涵没给她回音。她心里七上八下的,抓紧时机,给汪涵甩去一个疑惑的目光。

终于收到一张纸条。

“小不点,你总也长不大!喜欢啥呀?你莫不是要早恋?万万使不得呀!”

紫馨的脸腾地一下红到耳根。她趴在桌子上,恨不得把脑袋塞进桌洞里。她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藏在心里的话,可在汪涵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把发酵已久的美好粉碎了,她的心也随之碎成片片了。

一天时间,紫馨都不精神,蔫了。

“你生病了吗?”汪涵看到上晚自习的紫馨心不在焉的,就问。

紫馨没好气地说:“我没病,你才有病!不准叫我小不点!”

“小不点,哦,不,紫馨,你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知道,我会好好学习,我会追上你这个自以为是的班长,你等着!咱们走着瞧!”紫馨眼睛里闪着火焰。

“好!一言为定!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汪涵把脖子一梗,头一扬。旁边的琪琪流露出妒忌的目光。

“你等着,看你得意多久?”紫馨说。

自此,紫馨发了疯似的投入了学习中。汪涵好象已不在她的眼里。当她取得优异的成绩时,汪涵会投来赞赏的目光。可一接触到她的目光,就倏地一跳,紫馨的心里就跟着一跳。

紫馨英语成绩不太好,汪涵总是有意无意地给她递去自己的笔记。紫馨心里暗笑:就是嘴硬!

她发觉琪琪自魔幻杯子打碎以后,也不再贪玩了。

高中,谁也输不起!

3

紫馨把那只大海螺挂在脖子上。红线在白色的上衣的映衬下,很耀眼。这时,手机响了——陌生的号码!

“紫馨,我是琪琪,祝你新婚快乐!我要去国外定居了……”

“你和汪涵?……”

“汪涵?哈哈!你搞错了!我承认一直暗恋汪涵,为了追他,我不惜暗暗和他报一个院校。可他的心里只有你。我连你的影子都不是,当我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时,很痛心。但痛苦过后,命运终于在拐角处开花,我遇到了我的幸福。我和汪涵只是好友。至于你们为什么没有走到一起,你应该找他问个明白。紫馨,婚姻大事来不得含糊,你得想清楚,闭上眼,问问你的心!”

紫馨一下子糊涂了,为什么?为什么要造成一个假象?汪涵和琪琪不是恋人吗?如今,自己就要结婚了,大红请柬已全部发出。此时,再纠结这个问题,还有什么意义呢?可到底是为什么呀?

“汪涵在哪儿?”

“他在C城海边。他说,那里有很多海螺。紫馨,你应该知道海螺的意义。快,紫馨,你现在去,或许,还来得及。因为汪涵要出国留学了。你们或许还有一线机会。”

机会?机会就在海边吗?这一线机会来得太晚,太迟!她不是没有追求过。可机会始终难以把握,稍纵即逝。如果,她放弃了这一线机会,会留下遗憾吗?或许,不是遗憾,是疑问?

海螺,大海,充塞在紫馨的心里,她感到心在膨胀,她的眼前呈现出一片蓝蓝的海,碧波荡漾。她闭上了眼睛。

“呜——呜”她又听到大海的呜咽声。

“哗——哗”海水一浪退过一浪,退潮了。海边会出现海螺吗?不,海的胸怀包罗万象,鱼儿,小虾,还有更多难以探知的生物……

她分明听到心中一个响亮的名字在海浪中翻滚。

汪涵!汪涵……

4

C市海边。汪涵和紫馨并排走在沙滩上。

细白的沙滩上,留下一串串大小不一的脚印,偶尔,有几绺暗绿色的海藻卧在沙滩上,或是缠在大贝壳上。海水缓缓地抚摸沙滩,一波又一波,白色的泡沫送上来一些浮生物。小螃蟹张开钳子舞动着,一会儿就隐入深水中。小虾小心谨慎地游着水,或是干脆躲进海螺壳里,不出来。退潮了,海滩上喧闹起来。

“汪涵,你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要篡改报考志愿?我们不是要报同一个院校吗?”紫馨怒气冲冲地质问汪涵。

“我又改主意了!”汪涵笑眯眯地说。

“这就是你的解释?这对我公平吗?”紫馨眼里喷火。

“小不点,我从没给你承诺。以前没给,以后也不会给!”汪涵语气很坚决。

“为什么?就因为我是小不点?我已长大了,我是紫馨!是你给我了希望,也给了我追你的勇气和力量,我现在已经很优秀了,不是吗?”紫馨有点哀求的意味。

汪涵盯着紫馨。的确,小不点已不是小不点了!如今的她,长发披肩,如瀑布。身材高挑,如一株亭亭玉立的小白杨。白皙的脸上,眉头紧拧,让他心里一皱。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他竟然不忍心看紫馨的眼睛。目光在游移,紫馨嘴角的酒窝不见了。他看到紫馨的牙齿深深地咬着嘴唇。

“紫馨,你是很优秀了。你会找到更适合你的人。”汪涵诚恳地说。眼里有一丝哀痛,转眼就飞逝了,他马上挤出一个微笑。

“你在骗我!我明明感觉到你的心在痛,你说这话不违心吗?汪涵,爱情是有感应的!你在撒谎!”紫馨用尽了全力,几乎是在吼。

“紫馨,你的感觉骗了你,我喜欢的是琪琪,我一直把你当妹妹。”汪涵地低着头,声音不大,却在紫馨的心里激荡起千层浪。

“你……我……”紫馨嘴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的世界冒了金星,又黑了,她感到身体软了下去……

5

浑身酸痛,眼皮沉重,梦中,紫馨站在海滩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大海没有想象的温柔和美好。

海水激荡,一浪高过一浪,拍打着海岸边的岩石,激起的千万朵浪花,四处流窜。她仿佛听到了鸥鸟的鸣叫声,由远及近。

“涨潮了,汪涵!快跑!海水追上来了!”

“汪涵,你在哪儿?我怎么找不到你?”

“汪涵!……”

“汪涵,我冷,海风这么凉,海边这么冷,我怎么一个海螺没看到?”

“紫馨,紫馨!你醒醒!快醒醒!”

她听到汪涵急切的喊声。

睁开眼,发现汪涵正抱着自己坐在沙滩上,脑子里飞速地运转。

“你终于醒了,吓死宝宝了!”汪涵看到紫馨醒过来,眼睛一亮。

“你走开!”紫馨想到了刚才的一幕。她软弱地推了一把汪涵,前所未有的虚弱。

“你好点了吗?”

“你是个混蛋!”

“哦,嗓门大了!看来是好点了!你吓我一跳!”

紫馨挣扎着起来,有点晕。

“怪不得琪琪和你考上了一个院校。你们把我瞒得好苦!我怎么一点都没感觉到你们之间有恋情呢?我怎么这么傻呢?汪涵,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从小就喜欢你!我像你的影子——你的小跟班一样围着你转。你给了我希望,现在,又亲手把这点希望给掐灭了!”紫馨的眼泪簌簌地落下来。

“小不点,你冷静点!”

紫馨狠狠地剜了一眼汪涵:“我能冷静下来吗?”

“紫馨,你听我说,你这最多算是单恋。爱情没你想象得那么重要,天永远也塌不下来。这不过是你人生中的一个小插曲。错过了一场爱情,会有另一段新的爱情在前面等着你,那是你真正的幸福,也是我的祝愿!”汪涵掏出手帕,递给紫馨。

紫馨没接,自己拿出手帕,很响亮地擤鼻涕。

“少来这套猫哭耗子!显得你有多么伟大似的,你以为你是谁?你是不是特希望我祝你和琪琪百年好合?好吧,那我就祝福你们!”紫馨的眼泪又唰地涌了出来。

“嗯,这就对了!祝福就不必了!以后,我或许要做一个单身狗,或是丁克也说不定。等你找到自己的幸福,到处撒狗粮时,我就安心了!”汪涵有点调侃起来。

“我的未来不用你操心!你不配!你看,这是什么?”紫馨取出一只小海螺,那根红线有点褪色了,却保存完好。

“这就是当年你送我的那只小海螺!现在,我还给你!”紫馨眼里闪着委屈,哆嗦地擎着那只海螺。

小海螺很轻,但在紫馨手里很重。

汪涵犹豫着,伸出手来接,紫馨却转身面朝向大海。

海子不是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吗?可她现在面朝大海,心里却结冰了。她狠狠心,用尽全力把海螺抛向大海,那只小海螺在海面上激起一个小水花,就消失,不见了。

青春已逝!

“这就对了!不值得,就放弃得干干净净!放弃就像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汪涵把手揣进裤兜里,故作轻松地说。

“汪涵,别说风凉话,我没你那么薄情!”紫馨直着脖子喊,眼前又一黑,她打了一个趔趄。

“紫馨你没事吧?”汪涵想搀扶紫馨,却又止住,只是担忧地看着紫馨。

“对不起,紫馨,真的对不起!”

“汪涵,你一句对不起,值几斤几两?这几年,你对我的关心和帮助都是假的吗?我的成绩提高这么快,不是你的功劳吗?我怎么就没发现你这样帮助过琪琪呢?你一句对不起,就能一下抹杀我对你的感情?”

“刚夸你几句,你怎么又倒回去了?没治了!”

“那你想让我怎么样?”

“忘记我,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你过得好,我就安心了!真的!”

“汪涵,我恨你!你有了琪琪,还说什么单身狗的话,我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样刺激我?我恨你!记着:你过得不安好,我就安好了!”紫馨咬牙切齿地说。

紫馨转身,踉踉跄跄地向岸边走去,沙滩上一串单调的脚印,歪歪斜斜。

突然,她又猛地转向大海,弯下身子,大吼:“大海,后会无期!”然后,在沙滩上飞奔起来。

这转身的一瞬间,汪涵看到紫馨的脸上让泪水淹了。

他站在原地,眼圈一红,低低地叫了一声:“小不点!……紫馨!”他的脸扭曲着,两只手紧紧地攥成拳头,最终,把自己的胳膊横在嘴边。

他闻到海水的腥味,浓浓的血腥味。

海水咸咸的,夹杂着苦涩。海天苍茫成一片,唯有那一串歪斜的脚印清晰地延伸到岁月深处。


6

C市海滩上。

紫馨顺着海岸线奔跑,海滩软软的,她的脚陷在沙里,腿有些软,发着抖。

偶尔遇到几个穿着沙滩鞋的人,小铁铲上挂着左摇右晃的网兜,他们边走边在谈论着今天赶海的收获,网兜里有沙蛤,螃蟹,海星,海螺……

紫馨心里更加慌乱,应该是快涨潮了。

她的眼睛急切地在海滩上寻找,哪还有汪涵的影子呀?

海水澎湃着往岸边涌,一浪高过一浪,裸露的海滩一点一点地沦陷下去,海浪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汪涵,汪涵……”

“汪涵,你在哪儿?”

“姑娘,快涨潮了,别往里走啦!”一个提着小桶的赶海的人提醒紫馨,紫馨充耳不闻。

几只海鸥在浅水滩中踱步,紫馨急促地叫喊声打扰了它们的惬意,它们展开翅膀,鸣叫着,忽地一下,飞向远方,不大一会就变成一个个模糊的小黑点。天边,海天一线,几片云变幻着遮住了大半个太阳。太阳的光芒隐去,只剩下一小半红彤彤的脸忧郁地照在海面上。

紫馨拿出手机。

“琪琪,告诉我,汪涵的联系方式!”她的语气很急促。

“紫馨呀,你没找到汪涵吗?其实,我现在也联系不上汪涵,他的手机关机了。我只知道,他去了C市海边,这点信息还是我旁敲侧击得来的呢。”

“告诉我真相!快涨潮了,我都快急死了,我找呀找呀,就是找不到汪涵。请告诉我真相,为什么?我相信,你会知道的。”紫馨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眉头紧拧。

“这个嘛!紫馨……”琪琪吞吞吐吐地。

“求你!看在我们是同学的份上,求你告诉我!你无法理解我现在的心情!真的,老同学,我的心就像被猫挠了一样难受!我不想被蒙在鼓里,什么也不知道!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错呀?”

长久的沉默。

“紫馨,其实,汪涵到现在也没有女朋友。”琪琪好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但愿汪涵不要怪我!”

“为什么呀?”紫馨突然爆发。

“紫馨,你别激动!我答应过汪涵,要守口如瓶……这是他的个人隐私。我实在是……”

“琪琪,我不是外人,我有知情权!”

“好吧,紫馨,汪涵的家族有遗传史,几乎每一代人都有出现一个患唇腭裂病的孩子,就是俗话说的兔唇。李亚鹏和天后王菲的女儿李嫣就是这个毛病。听说做了好几次手术,很痛苦,很折磨人的。这事成为汪涵心中的一根刺,怎么也拔不出来。他不想让你陪他一起受苦。紫馨,你在听吗?”

“在听,这就是原因?可他完全可以跟我商量,我们可以一起面对,为什么单方面替我做了决定?这对我不公平!”紫馨吼了起来。

“没有什么公平与不公平!汪涵是个完美主义者,他更爱你!”琪琪轻叹了一声。

“爱我,就是抛弃我?”

“紫馨,这是他心里的阴影,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走出来,这或许需要时间。或许,这心结是他报医学院的原因……”

“谢谢你,琪琪!”

涨潮了,海浪翻滚,淹没了大部分沙滩。紫馨一步步地后退。她的脑子里很乱,一锅浆糊一般。

就在她要放弃寻找时,她发现了岸边的一个八角小凉亭。

凉亭前面的沙滩上,用小海螺连成一个大大的“心”字,中间放了两只大海螺。

“等我长大了,就送你两只大海螺,这么这么大!”

“真能吹!哪有那么大的海螺呀?”

紫馨的眼泪唰地流了下来。

汪涵来过,他来过!他就在这里!!

此时,海水呼啸着冲击岸边,几朵浪花已经触及“心”的边缘。紫馨飞奔起来。

“汪涵,我来啦!”她在心里一遍遍地喊着。

紫馨伸开双手,想抢救那两只略微发红的大海螺。又一朵海浪袭击了过来,“心”字缺了一个小口,几个“心”尖上的小海螺已经不见了。

“不!”紫馨恨不得飞起来。

海浪一波接一波,一波比一波汹涌,无休无止。

她眼瞅着那个“心”字,剩下一半,中间那两只大海螺岌岌可危。

紫馨玩命地跑,脚边飞溅起朵朵浪花。

恍惚中,她看到汪涵站在“心”的中间,手里拿着那两只大海螺向她招手,温柔地喊着:“紫馨!……紫馨!”

又一朵巨浪袭击过来,海螺全军覆没。浪花打在紫馨身上,她成了落汤鸡,紫馨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不!……”

太阳从厚厚的云层里挣脱出来,挂在海平面的一竿子高的地方,发出橘红色的光芒,海面波光粼粼,平镜如初。


作者简介

宫佳,笔名:紫竹。辽宁大连作协会员。作品发表于《江河文学》《检察文学》《骏马》《下一代》《新青年》《微型小说月报.原创版》《安徽日报》《中学时代》《中外文艺》《中国安全生产报》《作文周刊》《鸭绿江晚报》《厦门日报》《劳动时报》美国《伊利华报》《中山日报》《团结报》《华西社区报》《华商报》等国内外报刊杂志。首届“中国青年作家杯”征文大赛小说组优秀奖。



作者:宫佳

地址:辽宁大连长兴岛理想家园

手机:15242504868

邮编:116317




发表于 2017-11-8 18:37: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小说,语言地道,优美,故事设计合理!
发表于 2017-11-29 09: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作者,拜读来迟,网站刚刚可以访问
发表于 2017-11-29 09: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的情节感觉比较老套了,缺少了一些吸引读者的看点,是不是再增加一些东西或者改掉一些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