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在一席湖㳇的秋色里(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30 16: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在一席湖㳇的秋色里(组章)
(任俊国)

秋到慕蠡洞
慕蠡洞不远,过湖㳇阳羡湖就到。远的是那段泛舟的故事,2500多年的时间如太湖烟波一样浩淼。
天空微雨,打湿了故事的情节和一席秋色。
天地有泪。我仰望范蠡的紫砂塑像和吴越苍穹。2500平方公里的太湖,未能留住一绺远逝的时光。
来到湖㳇的范蠡,人生已过春夏,但他对祖国的爱更加热忱和深入,深入到山水和人民中。
他用一抔陶土重新找回自由流畅的呼吸。
从太湖的南岸登上秋天的南岸,在一滴秋雨洞穿的时空中,他心明眼亮。彼时,风雨已停,吴越争霸的高潮已过,历史的秋天降临了。
坐船,从一片小水域划入一个小洞口,我们去寻找一个陌生的世界。洞口有鱼儿出入暗河,出入光明。
传说范蠡于洞中隐居。黑,是光明的孕床。
我闭着眼睛打开心空,听头顶上水珠滴落,仿佛有无数星星在闪烁。暗河的水,是星星集体的魂归吗?
时间好慢,依然没能慢过石钟乳、石幔和石笋。它们记录着星星陨落的轨迹。
慕蠡洞很窄,不允许我们对历史有过多的演绎。慕蠡洞很深,不允许我们对先哲停留在浅见上。
从慕蠡洞出来,秋色满坡。
山的想象比我们丰富得多。

时间窑变
夕阳,推高秋色。
暮色等待出窑。
窑,已多年不烧了,烟囱成为某种象征。
而窑边的银杏叶在秋风中的火候正好。
这块土地一直记着那个垒窑的人,他的另一个名字叫陶朱公。退隐江湖后,他就用陶罐盛放人间疾苦和温饱。
馒头窑,多好的寓意啊。
每烧出一窑陶品,他都满面尘灰,而那一窑爱已臻炉火纯青。馒头窑的顶如苍穹,他的爱亦如秋高气爽。
我走进窑内,面壁纯粹的黑。
在1100℃高温的想象中,等待时间和精神的窑变。

镜湖,以桃花水母为字
在湖㳇竹海中,镜湖装着一汪澄澈,每一个细浪都是竹语。
每一句竹语都说给桃花水母听。
十月,桃花水母开了,比三月水灵,比桃花轻盈。
镜湖里汇集了玉女峰十万亩竹露和眼神,生出对桃花水母无尽的疼爱。
我以竹影轻抚桃花水母的晶莹,柔如一朵绸花。在时间深处,我看见一个浣纱的身影。
岁月以桃花水母为字。
见字如晤。

历史回眸,比玉女峰还高
银杏的黄叶把湖㳇秋色标向深里。
而无边的竹海又把秋色染翠。我们在绿波下潜行,向玉女峰攀登。
山顶上有凌云阁,像玉女的髻。白云和我们一起站在竹的浪尖上,俯看江浙皖三省的峰峦奔涌而来。
玉女峰和我们满怀的深情比八百里宜南山区还要宽广。
比这苏南第一峰还高的,是历史。
2500多年前,玉女峰下,范蠡用一抔陶土封存一段历史和一段疼痛。又用陶罐舀起一段江湖。
在湖㳇,陶艺的境界高出季节,高出历史。
我怀疑玉女峰便是西施的化身。她一个回眸,就动了大地心神。
阳羡湖漾起了无尽的秋波。

太湖立意,比桃花源高
一山竹子,一谷溪水,一起走下玉女峰。
有竹露流进溪里。
山谷弯曲,溪水蜿蜒。我听见鸟鸣清脆的滴落。
我听见溪水的歌声是翡翠的。
山和水的心情都是好的。
太湖的烟波,烟波里的归帆、云影和鱼儿,它们的心情也是好的。在太湖第一源,我的心情也是好的。
我想到陶朱公第一次站在我的位置上,他一定掬起过一捧溪水,掬起过一捧浅浅的秋,然后用自己的鬃霜染深一方水土和一个季节。
于这一点上,太湖的立意比桃花源高。

黄昏寂照
一棵千年银杏,站在寂照禅寺旁边。
寂照禅寺站在湖㳇和秋天深处。
秋天站在黄昏深处。
黄昏站在梵唱深处。
此时的寂照禅寺门前,寂寥无人。
我看见一片银杏叶身边,坐着一片黄昏。

与金沙寺相关
金沙寺原本是个喝茶、读书和参禅的好所在。爱喝茶的苏东坡来了也走了,爱读书的吴颐山来了也走了,爱参禅的僧众来了也走了。
他们走得山清水秀,不惹尘埃。
没有走的有金沙寺僧人抟土制壶的技艺和吴颐山的青衣小使供春。他以供春壶的名义把名字永远留在了这块土地上。
金沙寺也已经走出历史。金沙泉还在等苏东坡回来竹符换水吗?那棵老银杏还在等岳飞回来拴马吗?
金沙泉没有回答。
世事沧桑,而一方水土依然爱着一方人。
在一壶阳羡茶喝浅的半日时光里,一些故事深了。

顺着春天的思路
人们在竹林间编织篱笆,编织一条迷路。
所有竹子都是路标,但都指向天空。未来依然在未知中。
风过竹林,努力破解竹节虫的隐身术。
迷宫以竹林为背景,仿佛是隐身在竹林里的另一只竹节虫。当我想到这些时,大地沉默,竹荪在篱笆下悄然开出花来。
一些人走远了,消失在篱笆后。当我走了一圈之后又回到原地时,我的目光就长出牵牛花来,想要爬上篱笆去。于是我想起故乡的菜地,想起爬过菜地篱笆墙的春天。
我顺着春天的思想走出了迷宫。

从竹尖到竹根
竹是世界上最高的草。风吹草低,凤羽翩然。
湖㳇人在竹尖上用竹子修了一条栈道。攀竹梯而上,竹子弓腰,那意思是要背我上去。
我想起幼年时父亲背我上山的情景。
风吹竹海,浪卷天边,白云是归帆。
我是在路上的归人。
几个少年在栈道上凌波微步,走在青春的浪尖上。
我听见比竹叶还要青翠的鸟鸣,仿佛有一群鱼,穿梭在光影深处。
一棵竹,比碗口还粗,不肯轻易随风摇摆,坚定地保护一个家。一个鸟,把巢安放在它的桠间。
我想象一场雪落在竹海。彼时,竹们保持沉默,在泥土里怀着孩子,用背负的雪喂养将来。
日长三尺。

海底
天目山的余脉伸进竹海里。
苏南第一高的玉女峰,像出海的渔家女,侧身回望着海岸,回望着故乡。
日出峰顶,撒下金光的网。我们努力爬向山顶,成为网中的鱼。
太阳并未收网,它的慈爱大过海洋和天空。
站在峰顶,极目远眺800里宜南山区和十万亩竹海,我以为自己是被无边的竹浪卷上来的。在山顶的冒龙池边,我在一只树蛙的眼里看见远方的风雨。
雨是另一张从云端撒下的银色的网。
人们把下山路的尽头叫着海底,难道这是竹海的深处吗?
导游告诉我,这里便是当年范蠡烧陶的地方,我立即感觉到时间的下沉。
一滴竹露在我的意识上洇染,我突然明白了这海底的意思。

竹宴
从竹海归来,连呼吸都带有绿意。
住在竹海人家,周围依然是竹的海洋。主人的爽快也如竹筒倒豆子。
竹桌上摆好了竹笋三丝、竹笋香肠、竹笋炒肉、酱爆竹笋、油焖竹笋、竹笋肉片汤、竹笋百合鸡汤……
酒是竹筒酒,杯是竹杯。三杯下肚,不免微醺,但谁也不肯掉了竹的气韵品质。便说竹林七贤的雅事,背竹的诗词。还说到管城子,说到丹心汗青,原来我们身边一直栽种着文字的书写和承载工具。
文化和历史原本就是生活,而有气节的那部分才是人间正道。
主食是乌米饭,也用竹筒盛着,入口满是竹和米的清香。乌米饭连着目连救母的故事,让人越吃越温暖。
我对竹鞠躬。
喝完一盅气清入肺的竹心茶,我扶着竹梯上楼,卧在竹榻上,很快入了凤羽萧萧的梦。
发表于 2017-11-30 20:4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是光明的孕床。
我闭着眼睛打开心空,听头顶上水珠滴落,仿佛有无数星星在闪烁。暗河的水,是星星集体的魂归吗?


哲性的 思考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 13: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7-11-30 20:49
黑,是光明的孕床。
我闭着眼睛打开心空,听头顶上水珠滴落,仿佛有无数星星在闪烁。暗河的水,是星星集体 ...

问好飞兄
发表于 2017-12-3 09:4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沉稳。平和。兄的诗章于不动声色中给人以美的陶冶。欣赏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8: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棠棣 发表于 2017-12-3 09:48
沉稳。平和。兄的诗章于不动声色中给人以美的陶冶。欣赏学习。

谢谢棠棣兄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