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陷在泥水里的车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30 17: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建屋烹文 于 2017-11-30 17:21 编辑

  陷在泥水里的车子

        在一个雨天的早晨,我的车陷在了路上,车轮一半已经没入在烂泥里。具体地说,是前轮卡在一条狭窄的水沟中。水沟被砖头碎石覆盖着,看上去是路,车轮压上去才发现碎石下面是稠糊的稀泥。我想倒退出来,但是后轮一个劲空转,前轮却纹丝不动。原来车底盘也已经被路面磕住了。车子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真是得不偿失,为了抄近路赶时间,竟然要浪费更多时间。

  这是一个新开发的地方,路边在建的高楼大厦排着队站在雨中,虽然没有上工,我却似乎听得见拔节的声音。

  雨中的道路上一个人也没有,这个地方我一点也不熟悉。导航里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把我的汽车前轮指引到这条沟缝里。

  雨不紧不慢地下着,但是足够将人衣服淋湿。我想我必须找人来帮忙把车子弄出去。

  虽是一辆半旧不新的微型车,但是它却是我维持生计的工具。具体地说,车子陷在这里,受损是其次,耽误和客户的预约,不但今天业务丢失,以后无形中会损失很多潜在的客户。所以我必须赶紧弄出来。

  我拿出手机,准备叫我师弟来帮忙,我知道他开个铺面离这里不远。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总是输不妥当电话号码,不是数字输多了,就是输少了,要不就是摁错了。最后终于觉得正确了,正准备发送,手机却突然响起了来电提醒歌声: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我要用它来寻找光明……

  我心里腾地升起一股焦躁情绪。一句粗鲁的骂声在喉咙里折回,重新跌回肚子里。我压抑着火气,让笑脸调制在温柔的声音载波上:喂,你好。哪位?

  哪位哪位!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发大财了?不理我们这些“工人皆急”了?

  哎呀,是老同学!刚才一着急,没听出来,不好意思。

  你急什么呀,我才该急。来来来,今天下雨,快来喝酒,顺便输点钱给我吃饭去。

  我车子陷在路上,我得先想法弄出来呀。

  你先别管车,你赶紧过来,我是有个业务要找你呢。赶紧啊!

  我转而一想,何不请他来帮我把车弄出来?我叮嘱自己今天这片好几个业务,忙得很,又是开车出来的,决不能喝酒,说完了事情就走。我锁好车门,在雨地里奔跑。

  雨细而密集地下着,-要是来了一辆出租车才好。我正这样想着,回头看看,果然一辆橙色的出租车疾驶而来。车轮溅起的泥水朝两边泼洒出去,车辆像是海面上一条劈波斩浪的鱼。

  我钻进鱼肚子里,雨被隔离在外面。这条鱼准确无误地按照我的意图,把我送到了同学居住的楼下。

  同学打开门,不顾我湿漉漉的头发和泥巴鞋子,一把将我拉进屋里。这让我有点小感动了。

  你先坐一会。我弄了两瓶好酒,再等我马上炒几个下酒菜,正好我老婆没在家,咱两个边喝边说。同学一边在厨房转着,一边说。

  可是,我今天忙着呢,以后喝吧。我还指望你帮忙把车弄出来。我站在厨房门口对他说。

  你看你看,嫌弃我了不是?这下雨天的,车子陷住了,这是老天要你休息!天意不可违!你休息半天,难道就会损失惨重了?不要这么财迷吧?

  哎呀,别说这些,今天都安排好了,不敢耽误呀。休息了车子就能出来啦?

  不会生活的人,就不会工作。今天你休息半天,就算我请你陪我聊天,还不行吗?

  他说的让我不知怎么反驳,一面心里惴惴不安,一面却不好再推辞。你说业务,什么业务?莫不还是那个忽悠了我几次的分段施工,现场现金结算的室内工程业务吧?

  这回是真的,我们公司有一个中央空调的维护业务,你能接吗?

  我嗤嗤笑他:你少拿这些幌子来应付我。我倒能接,可你有权利给吗?

  喂喂,别小瞧人,我特意为此叫你过来的呢。你假若能接,那一句话的事情。

  我当然能接,只是,什么时候开始你在公司里说话能算数了?

  嘿嘿,我说话不算数,但是我能搞定说话算数的人。

  我明白了,是你的那个相好吧?

  这也无妨,资源合理利用,不用白不用。事情成了,我也能落个茶水钱是不?

  我顿时索然无趣了。这样的业务,我往往做起来心里不怎么坦然。

  我想走,可是同学已经热情地炒了两个下酒菜出来,我只好坐下来。

  花生米,猪耳朵这两个可恶的家伙和酒串通一气,很快让我把之前对自己的叮嘱抛到了窗外的雨幕里。

  同学酒量不大,三杯落肚就晕晕乎乎,可是他却钟情着酒,平常一个人喝都能醉,而且醉了就唠唠叨叨没个完。现在有菜下着,有人陪着,他嘴里的话更没个断。

  他先是埋怨要死不活的上班,每个月工资到月底总是捉襟见肘。想和朋友一起玩一次,没钱;想请人吃顿饭,也没钱!说完他将头埋进酒杯里。我惦记着陷在泥泞里的车,几次要站起来告辞,同学都不管不顾把我按在座位上。

  我说:我也比你好不到哪里去。工作难度越来越大,竞争越来越强,利润日益压缩。你想缓一缓,让生活增添一点其它的内容,别人就把你挤到一边去了。

  老同学啊,你倒还是一门职业,可以自己做主,我呢,离开工厂,啥也做不成。想当初我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生,进的也是国营大厂。一转眼,成了政府的负担群体!出来自己混吧,高不成低不就,一切都得从头开始。我们就成了被社会淘汰的人了。连老婆都瞧不起我了。

  和我的满脸沧桑,精神疲惫相比,同学乌发浓密,天庭饱满,双目赤赤,面放红光,显然比我福态悠闲多了。可他竟然如此对生活不满。

  我说:你还和我诉苦,我现在的工作是狭缝中求生存,螺蛳壳里谋发展,哪像你们每天按部就班,其实安闲得很……我觉得我不能再耽搁了,欲站起身走。

  哎,你是饱汉子哪知饿汉子饥。同学瞪着一双红眼睛,朝我伸出手,借我一千块钱,不然,这个月我要饿死了!

  我看着他:是为这事叫我过来的吧?

  真是因为那个业务叫你来的。这个就算搭个便车吧。

  我看了看酒杯,掏出钱包,数出一千块钱,这是我每天进材料和车辆加油的周转资金。

  同学一把撸过去,转而口袋里摸出二十元钱:算借你九百八,图个口彩,今下午一定咸鱼翻身。

  我站起来,感觉头重脚轻。我说:我要一拳把你打翻在地,翻不得身。

  同学一脸醉态:别别,等那个业务没弄成,你再打我不迟。

  手机又响了,是一个客户打来的,满口愤愤然的语气。

  老板,不好意思,我车坏了,我马上打的过去。

  我知道我指望不上那个醉鬼同学帮我了,但是我还得要让我的车脱离困境。我让出租车把我送回到了工地上。钻进车子背起工具,还未下车,我就感觉头晕要吐的感觉。

  我正想着我能不能去,客户的电话又来了:你到底上午来不来,不来我另请。

  好吧,你另请人。实在对不住,我来不了。我挂了电话,无力地坐在车里。

  车依然孤零零地在细雨无声地站着,但我仿佛感觉到它对我的深深期待。我忽然觉得它一样有生命,有情感,被我抛弃雨中,心里一定也是绝望的。我必须朝前走,我不能呆在这里。它分明在这样对我说。

  我坐在车里,望着车前窗玻璃上流动的雨水,纵横交错,如同我的心情。我后悔得要死,不该去同学那里,不该和同学喝酒。现在浑身无力,脑袋晕晕乎乎,胃里翻江倒海,可是意识依然是清醒的。我知道我还得把车弄出来,还有几个业务得去完成。

  终于我感觉好一点了,我想我必须马上让车子离开这个泥泞的陷阱。我又打电话叫师弟来帮忙。

  这回电话顺利接通,我还未开口说话,师弟就在电话里大声嚷道:刚念叨贵人,贵人就来了。师兄,我了不得难了,快来帮我!

  我也了不得难呢!车子陷在烂泥里。快来帮我!

  在哪里,我去接你!

  师弟果然雷厉风行,一眨眼功夫,车子风驰电掣,就到了我面前。

  师弟下车瞄了一眼,随即满不在乎地说,这个容易。拿个顶子顶起,车轮下塞砖,一下就退出来了。

  可是车头都吃进稀泥里了,怎么顶?再说我的顶子已经坏了,吃不上力。

  也是也是,得想个好法子。师弟抱着手在胸前,眼珠滴溜溜转着,好似在想着办法。这样吧,师兄,跟我回去,先拿个顶子来再说。我正好要请你解决个难题,然后我们一起来弄车。

  师弟把我带进他的店,店里的业务乱成一团。他把一个难题交给我,端来一杯水,然后就忙得不见人影了。我一时哪里静得下心来,好久不得要领。师弟回来一看说,师兄不要着急,以你的水平,解决这个难题定然不在话下。不急,吃了午饭再走。然后又出去不见人影了。

  我哪能不急,我的车子必须弄出来,不能总陷在泥泞里。

  可是我不解决这个难题,好像又有点不好意思叫师弟去帮我弄车。我只好集中精力,静下心来。心想我现在帮师弟,就等于是在帮自己。

  总算把问题解决了。我赶紧打电话给师弟说:问题解决了,你快回来。

  师弟在电话里哀叹道:师兄呀,我现在挂在八楼外墙上做事呀。我一时半会来不了。实在不好意思,午饭我也不能回来吃了。你帮我忙了!我发红包给你……

  这个可恶的骗子!我心里狠狠地骂着:这雨天你挂在外墙上做事,骗谁呢!

  可是我走出屋子一看,外面雨真的停了。太阳正踌躇满志地在大朵的雨云后面发力。

  我想,拿顶子只怕也无济于事,稀泥里顶个鬼啊。看来只能想别的办法。

  我让出租车把我又送到工地。阳光从云隙里照射下来,大地一片水亮,空气闷热潮湿。

  我看到我车子被雨水洗得干干净净,透着新的亮色,看上去比平时舒服养眼很多。露出稀泥的半截车轮黑黝黝的,下部像镶嵌在泥地里,结合致密无缝。

  可是车子不是放在这泥地里给看的。我不能让它一直陷着,必须赶紧弄出来。这稀泥成分是沙石和黏土,停雨后很快将会沉淀板结。到时会要拿锄头来掘出轮胎了。

  想起一句话,求人不如求己。现在这句话被我亲自验证了两遍。我自己想办法,说不定同样能走出困境。我正琢磨着,手机又响了,是一个文友打来的。

  在忙吗?

  在忙。我说。

  今晚有没有时间?

  我不知道,我车现在陷进泥地里出不来了!有事吗?

  啊,就是文联今晚有个文学讲座。你有时间来听不?

  我得先把车弄出来呀,今晚我还有个文章想写完的。主人公因痴迷写作,在为现实生活而奔波的闲暇缝隙里闪跃腾挪,写着他热爱的小说。最后他面临着现实和精神的抉择对垒。

  哦,那你看情况办,我倒是希望你能来。今晚的讲座主题是寻求生存土壤的文学现状。我觉得这个也蛮适合你听的。

  你先希望我能想出办法让车子早点出去才是首要的,我说。

  你拍个照过来,我让别人看有什么办法。

  我拍个照过去。心情忽然感觉轻松起来了。我想起今天约定的好几个业务。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钟,如果车子能顺利弄出来,业务还不会完全流失。

  但是我又有一种愿望,想去听这样一个讲座。我感觉沉浸在文字里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不可或缺。但是车辆必须让它脱离泥泞继续上路,这是首先应该解决的问题。这两个问题互相推搡,让我疲于安抚。

  我想起这个文友对我的生活状况比较熟悉。他知道我一直在忙碌的生活中,写一点属于自己的文字。他在体制之内,从事与文字有关的工作好些年了,是个生活悠闲,时间充裕的人。然而他却对文字有了倦怠之心。看到我在闲下来的晚上写的作品,他曾经问我,你这样坚持的动力是什么呢?你不觉得累吗?

  我也不知道哪里的动力,我曾经对他说,我不苛求人气,也不渴求发表,我就是抒发着自己的情感,表达着自己的思想,写着自己的文字。是一种爱好而已。

  但是我感觉你这样坚持下来很累,你是行走在夹缝中。他说,不过,我生活悠闲宽松,却没有动力,越来越懒散,锐气尽失。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须臾,文友发来了消息。咨询了熟人,熟人说这情况不能倒,一倒车就会磕坏底盘,得顶起车轮然后再后退。不然就只能叫拖车了。

  我哦哦地表示感谢,能顶早就顶出来了嘛。我心里说。

  又一条消息过来:明晚同题收稿,今晚务必完稿哈。

  我心里随即又莫名焦躁起来。本来准备早点回去,现在出了这么个状况,今天能有时间完稿么?我得先把车弄出来,再把业务处理了,才能安排另一面。或者去听讲座,或者回去拾得灯光下的宁静。这白天黑夜属于天和地,我在这天地里缝隙里游走。

  我站在车头前一时一筹莫展。顶子使不上,车底磕住动不了。先抬起车身,这是脱困的前提。

  我巡视四周,工地围墙有一个豁口,我看到里面墙角一些手脚架钢管。我试着拿来一根,从车前插进车头,用力一扛。哈,能扛动!我捡来砖头,扛起车头,用脚将砖头踢进车轮下。然后将车挂上空挡,放下驻车制动。扛住钢管,猛一用力,车子仿佛一个疲倦的人睡着午觉,被突然拽了起来,朝后一个踉跄,前轮毫不留恋地离开了泥沟。

  见此情景,我后悔得要死。自己完全可以独自解决的问题,却把它想象得困难重重,将希望全寄托在外援。

  前五分钟还一筹莫展,转眼云开雾散。送还钢管,我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我庆幸我用自己的能力,使得车子脱离泥泞险境,站在了继续前进的道路上。它在阳光下闪着淡青色的光,车轮上布满泥巴,彰显出它的勤奋和不辞劳苦。

  一路我心情超好,急忙和其他客户联系。

  第一个回答,这时候你才打电话?我早叫附近师傅解决了。我说,对不起,是我耽误了……

  第二个回答:你报价比别人高。我说,看具体情况可以优惠。对方回答:优惠个屁,我已经另请人了。

  我正要打第三个电话,他主动拨了过来。我刚说了声你好,对方就说,师傅,不麻烦你了,我碰到了另一个师傅,他说是你师弟,不分彼此的,他说你车坏了,不会来了。所以我就请他了……

  我放下电话,巡视四周,不知道车子该朝哪个方向开。我安慰自己,就当下雨天玩耍一天,不用自责。虽然车子一时陷在了泥地里,但是现在又重新在路上了。车头前面蹭掉了一块漆,只要花几块钱买一瓶漆喷一喷就可以了。重要的是动力完好,它还在我的控制之下,欢快地运转。另一面,我可以一心一意去听讲座了。我打电话给老婆,说今天我要晚些回去,吃晚饭不用等我了。

  仿佛从狭窄的缝隙里解放到了广阔天地,仿佛劳作之后洗去了满身的疲惫,在惬意的晚风中闲庭信步。看着渐渐亮起的城市街灯,我感觉温馨静谧在空气中氤氲开来,沁入到心里。

  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我要用它来寻找光明……是老婆打来的。

  喂老婆。有事吗?

  孩子忽然发烧呕吐了,得赶紧去看医生,你快回来……





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万丰新村
    罗建文
13874183579
发表于 2017-11-30 22: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色已晚,明日拜读!见谅!
发表于 2017-12-1 15:2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写出了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无奈,但是感觉情节上有些松散,可以再压缩一些,尤其是前半部分朋友借钱的一节,与小说想要表达的主题其实关系不大,倒不如删去,让小说更简洁一些。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