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同学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30 17: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陈树根这段时间因为钱而苦恼着。

  常人因为钱苦恼,多是因为没钱花,没钱救急,生活拮据,事业困顿。可现在的陈树根不是因为没钱而苦恼,而是因为钱多了。

  他本是个住在乡下种田的农民,生活在温饱阶段。一切都因为征地拆迁,他摇身一变成为有钱人,得补偿款二百多万。安家置业用去一百万,余下一百二十万。

  陈树根多年前老婆离了婚,留下一个儿子和他一起生活,现在孩子已经从大专技校毕业,在实习阶段,即将参加工作。这种情况下,陈树根的一百二十万可以说是典型的闲置资金。

  人一有了钱,就总会有人惦记。从征收丈量工作刚开始起,找陈树根的人就络绎不绝。保险业务员,房产推销员,借钱的亲戚,邀请合伙投资的朋友,走马灯似的在陈树根身边转,让他无所适从。他虽然上过高中,但是毕业后一直在农村,对于理财这一方面,除了将钱存进银行,其他方面比如炒股,买保险,生意投资等,他一片空白。不过他不着急,和他有联系的几个老同学当中,有个老同学是经济专家,他可以咨询他。

  陈树根的这个高中同学叫冯天富,两人关系那不是一般的好。读书时,两人同吃同睡,形影不离。冯天富家境不好,下雪天穿三件单衣,冷得哆嗦,陈树根脱下一件毛线衣给他穿,自己穿一件卫生衣,结果把自己冻病了。毕业后,陈树根回家务农,冯天富考上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家乡供销系统,和陈树根一直来往,给予很多关照。冯天富天赋异禀,特别有经济头脑。供销系统解散时,他出资买下当地供销社房屋资产,自己经营,很快资金实力雄厚起来,后来又炒股,在零七年前后那段牛市里赚了不少。高中同学当中,算得上经济实力最雄厚的了。

  陈树根向冯天富咨询,冯天富对他说,如今投资环境都不是很好,你自己又不懂,不如暂时存进银行,对外说全投资了。这样省得亲戚朋友惦记,今日哄着借贷,明日邀着投资。等有合适机会,再行打算。

  陈树根依言照办,倒也省下很多麻烦。田地没有了,他无所事事。之前他从事过一段时期电器维修,因为电器技术更新快,经济发展快,这个行业已经成了鸡肋,他已经丢掉好几年了。现在整日里闲逛,感觉实在无聊。这天晚上,他在同学群里说,哪位同学介绍一下有什么合适的事情做不?

  同学张伟说:“你个征收暴发户,还找什么事情做?你每天找个妞泡泡,这才是你的工作!”

  然后群里就一溜呲牙咧嘴和哈哈大笑。

  陈树根高中毕业后忙于生计,几乎只和张伟、冯天富两个同学有联系。其余的同学都没有再见过面。直到不久前买了个智能手机学会上网,被大伟拉入同学群,才重新和高中同学联系上。

  “大伟,泡妞不要钱啊?我又没有你长得帅,能使美女主动投怀送抱。”陈树根调侃道。

  “哎呀,我说树根,你守财奴似的,守着巨款哭穷!你没钱,你骗谁呢?谁不知道你是几百万的富翁。”大伟一顿连珠炮地嚷。

  “是啊是啊,树根,钱是次要的,生活快乐才是第一。”

  “树根,找一个事情做是对的,别听他们的,他们已经堕落了。呵呵!”

  “树根,你要同学们帮找工作,你先发个红包给同学们哈!”

  “树根,你要找什么工作?我老公在职介所,包你满意。只要你请我吃一顿就成,嘻嘻!”

  群里嘻嘻哈哈的好不热闹。树根感觉自己成为了被关注的人物,心里一时愉悦起来。他正琢磨着是不是要真的发个红包意思一下,忽然一个同学向他发起了私聊。

  “树根,你好!”这个叫做王建波的同学,热情地给他端来一杯咖啡。

  “你好!王总!”陈树根回了一个握手的表情。

  “树根,你是现在无所事事,感觉有点空虚,想找一份事情做?”

  “是呀,总不能就这样闲下去吧?”

  “树根,你有没有听说过,打工不如创业,再好的工作也是给别人打工创造价值,不如自己当老板呀!”

  “哎呀王总,我一无技术,二无资金,三无能力,我如何自己创业当老板呀?哪像王总,事业蒸蒸日上啦!”

  “树根你这样想是不对的!凡事都是从无到有,从小大大,从生疏到熟悉。你征收款几百万,还说无资金?你的电器维修技术,就可以发挥呀。至于能力,都是不断积累的。你如果有创业的想法,我可以帮你!”

  “我是有这样的想法,可是我水平有限,只怕心有余力不足啊。”

  “哎呀树根!你我都是老同学了,就不要客套这些,同学之间情最真!能够帮到,我会尽力而为。哪天我们见面详谈!”

  “嗯嗯好的。”

  陈树根心下暗暗琢磨,这个王建波读书时功课从无长进,倒是肚子里花花肠子不少,常日弄出些鬼名堂出来。当年他和自己很少有过交往,今晚忽然这么热情,不知道他心里是否有什么目的。但转念一想,时间往往可以改变一个人,刚才他言辞恳切,看起来是有心人。也许他有什么人脉和门道,顺便说说,举手之劳的事情,帮帮同学也是情理之中的。

  陈树根正这样想着,忽然又有一个同学发来私聊信息。

  “陈树根,陈老板,陈财主!发了这么大的财,捂得可严实哈,小心我们这些困难户到你家去吃救济!哈哈!”

  “哎呀,李银桥同学,不,李主任!你才是财主啦。每天坐银行钱堆里,哗哗的到处都是钱!”

  “哎呀,我说陈老板,那钱都是别人的啊!一分钱都没有我的份。混不下去了,老同学可要支援一下我啊。”

  “呵呵,你个银行主任,还要我支持?你别拿我开心咯!”

  “是真的,陈老板。近来我行推出一款低风险高收益新理财产品,银行职员都有宣传销售任务,我是资金不足,不然我都自己消化了。但是老同学你资金雄厚,机会难得,你买份理财产品,我保证你坐在家里不动不挪,每天收入丰厚!”

  陈树根一听,心想,又是理财产品,冯天富说这个可要慎重,天上没有馅饼掉。“李主任,我哪有钱啊,那点钱都放银行里一时拿不出来呀。”

  “哎呀陈老板,不,陈财主!什么拿不出来?不就是放定期了么?那点利息,到时和理财回报相比,那还算是钱?”

  “可是,我对理财一窍不通,我玩不转啊!”

  “哈哈,老同学看来你真不懂理财这个方面。谁要你玩?买好产品,你就不用管,坐等收益入账!零风险,稳赚!一般外人都还买不到呢!我好歹是个主任,这点我还是能做得了主的。机会难得,既帮了我,自己也有丰厚回报,互惠互利的事情,自己一边赚钱,一边帮同学解了困,老同学总不会这点忙都不愿帮吧?”

  陈树根说,“我那钱,还有其他用……”

  “哎呀,陈财主!这又不是买保险,投进去就不能退还。理财产品是有周期的,一年半载就到期了!这样吧,今天很晚了。明天或后天我打电话给你,到时我请你吃饭,见面详谈!”

  陈树根为此心里纠结起来,自己不想买这个什么理财产品,一窍不通,心里没底。可是同学刚才将话说到了那个份上,拒绝实在开不了口。老同学是银行主任,也许确实这个东西有利可图也未可知,毕竟是老同学,真要有什么风险,他应该也会考虑到同学情分,不会推荐的。

  不过陈树根还是觉得,明天问问冯天富可靠些。冯天富不但对这些经融投资是内行,人也是绝对可靠的。

  陈树根第二天懒懒地睡到上午十点,才起床,就接到大伟的电话:

  “树根,我们好久没有没在一起喝酒了,今天有空不?”

  “有空啊,还是老地方不?”他想,我正要和冯天富咨询一下呢。

  “是的,到时还有一位神秘女同学到场,你猜得出是谁不?”

  “谁?我猜不出来。”

  “呵呵,暂时保密,到时一定给你一个惊喜。中午十二点,‘不差钱’牡丹厅。记住,务必到场哈!”

  陈树欣然赴约。一路他想,是哪位女同学呢?班长?不是,班长远嫁西安了。班花?不会,班花可从不和他陈树根与大伟有过交往。是谁呢?还给我个惊喜。啊,难道是,吴芳?只有大伟和冯天富知道,我暗恋过吴芳。而且,不久前听同学群里说吴芳老公出车祸去世了,目前也是单身。啊,这大伟莫不是要来撮合?哎呀!陈树根想到这,不由心里突突跳起来。

  当陈树根被服务员引进包厢的时候,果然吴芳在座。不过他还是感到十分意外。包厢里除了大伟和吴芳,王建波和李银桥也赫然在座。

  陈树根惊讶的表情刚刚露出来,王建波就赶紧迎上来热情握手:“哈哈!和征收大老板握握手,沾沾财运!”

  陈树根一时不好怎么回答,只是呵呵笑着和他握手,然后又朝李银桥走过去握手。理着板寸、头发已经明显稀疏的李银桥,西装领带齐整地从座椅上站起来,一副十足的领导派头,边握手边对陈树根说:“陈财主!你看还认识身边这位美女不?”

  陈树根转头看了一眼吴芳,在她旁边坐了下来,故作淡定地笑着说:“是吴芳吧?你好!差点认不出来了。呵呵!”

  王建波的头发又黑又密,一对发泡的眼睛笑起来眯着,眼袋越发挤起来。他走过来,弯着发福的身子,夸张地歪着头,坏笑着凑近陈树根的脸看着,又掉头看看吴芳,然后露出一种欣慰的神情说:“是真的哈,我看到了他脸上泛起的红晕耶。哈哈!”

  吴芳嫣然一笑;“王总,就你名堂多。”

  陈树根被笑得不好意思,说:“别难为人了!哎,点菜了没有?今天我请客!”

  “不行不行!”王建波连忙说:“哪能让你请呢?给我个表现的机会咯!让我巴结一下财主,日后上门要饭,也会打发多一点呀!”

  “哎呀,王总,你贸易公司大老板,说这样的下气的话,也不怕折杀我啊!”陈树根将桌上的菜单递到吴芳面前:“吴芳同学点菜!同学多年没有在一起了,今天我做东了!”他忽然心里生出豪气,神态也镇定自若起来了。

  李银桥接口道:“财主就是财主!豪爽!我们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咯!其实也是,我们今天本来是,大伟,我们今天是来做什么的?”

  身材魁梧,面庞饱满,有点憨态的大伟咧嘴笑:“是的是的!我们今天是做君子来的,君子好成人之美。嘿嘿!”

  陈树根知道他们的意思,心里有点激动,却装作没听见。催服务员快点上菜,烟酒槟榔饮料备齐。

  四个男人喝白酒,吴芳喝饮料,一边喝一边说着当年的往事和毕业后的经历。菜齐了,第一瓶酒便干完了,陈树根的酒量充其量也就半斤,再开一瓶后,陈树根端着酒杯说:“我酒量就只能到这里了。你们继续尽兴,我等会就只能用饮料陪你们。”

  “我说树根,”王建波乜斜着眼睛说,“先不说我们,美女就坐在你身边,你难道不和她干杯啊?”

  陈树根闻言,不由有点窘然。他转过身对吴芳说:“来,吴芳,为我们的毕业后重逢干杯!”

  吴芳站起来,贴近陈树根,笑容可掬,端起加多宝和陈树根轻轻碰了一下说:“谢谢!”然后仰头一口喝干了饮料,将空罐子倒过来朝陈树根晃了晃,笑眯眯地看着他:“树根,我的干啦!”

  陈树根心里忽然有点慌乱了。吴芳贴得那么近,身上散发的幽香扑鼻而来,甚至他好像已经感觉到那丰满的胸脯在微微颤抖,传递着无声的温柔私语。他心里顿然涌上一股柔情,不对,应该是豪情,或者二者兼有。他二话不说,举杯仰头便喝,满满一杯酒,居然一口气干了。

  “好,好!”王建波和李银桥齐声喝彩,“陈财主果然豪气!服务员,再拿酒来!”

  陈树根喉咙里,胃里火烧火燎,他一边坐下来赶紧舀了两勺汤喝了,一边说:“我不能再喝了!你们随意……”

  王建波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树根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多久没见面的同学,好不容易在一起喝个酒,别冷了气氛嘛!”

  大伟这时说:“树根的酒量我知道,他白酒只有这么个量。再喝就多了。”

  “大伟你也好没意思!树根就只有这酒量?谁信呢。你看他现在,嘛事没有,喝多了的人绝不会说自己不能再喝了。他清醒得很!来,树根,再满上!”

  树根拿住杯子藏身后:“真不能再喝了。”

  见此情景,吴芳在一边轻声说:“树根,不能藏杯子,他斟上,你随意喝点就是。”

  树根一听,心想,这大概真是失礼的行为。于是他说,“好吧,说好啊,这可是最后一杯,再喝可就躺下了啊!”

  “躺下不要紧,旁边就有温柔乡,哈哈!”王建波嬉笑道。

  李银桥这时望着王建波说:“对了。我们不要忘了今天喝酒的主题。”

  王建波坐直身子说:“对对对,不能忘了!”

  吴芳飞快地看了他们两一眼,眼珠一转,娇笑着瞟了陈树根一下,低下头不好意思说:“你们少胡说呀。”

  “好好,不胡说,说点别的。”李银桥放下筷子,将身子放松靠在座椅靠背上说:“陈财主,我那建议,你决定好了没有?”

  陈树根说:“李主任,我对那一方面不熟悉,我考虑清楚再答复好不好?”

  “哎呀,我说陈财主,再考虑,机会失去就再也没有了!当然啰,这事还是你自己决定。”

  “李主任,你是说那理财产品吧?好是好,但是要我说,有资金还是自己创业好些!”王建波盯着李银桥说。

  李银桥斜了一眼王建波:“你以为创业容易哦,不说天时地利人和,先得找准路子才成。”

  “事在人为!”王建波放下筷子,打开餐桌上的“和天下”烟,让给大伟和李银桥。陈树根不抽烟,王建波将烟叼嘴里,一边摸出打火机点,一边说:“看看!我们都要向树根学习,人家腰缠万贯,知道健康养生,不像我们这些败类,吃喝嫖赌都犯齐整了。哈哈!”

  “哟!我们的王老板又要开始说他的光辉事迹了。打住吧!你先说说看,如今有何好创业意向,也好让陈财主锦上添花。”李银桥说。

  “这个嘛,树根,说正经的,我们都是二十多年的老同学了,同学情谊永远在的。如果你有意,我诚邀你加盟我们公司!”

  陈树根不由纳闷:“王总是做什么业务呀?”

  王建波换上严肃的神情,说:“树根,我做的是电器贸易,具体讲就是主营大型制冷设备,主要业务是工厂银行商店等单位需要的中央空调供货安装维护一条龙服务。目前公司正在快速成长发展中,正全力向全省行业标杆目标迈进!”

  “王老板就是谦虚,你业务都做遍全国各地了!”李银桥端起酒杯:“来!为王老板事业蒸蒸日上干杯!”

  李银桥和王建波干了,端着空杯齐齐看着陈树根:“干了啊!”

  陈树根说:“这这,我做两次吧?”

  李银桥说:“同学情是深是浅,都在酒杯里,你自己看着办!”

  王建波说:“树根,男人不能挫了气势!尤其在喜欢的美女面前,是不是?哈哈!”

  大伟说:“你随意,量力而行。”

  吴芳将身子靠近树根,温柔地说:“就做两次喝,别听他们的。”

  树根心里涌上满满的温馨感觉。他觉得吴芳对他明显是有一种不同于同学情的关爱之情。他轻轻的回答了一声:“嗯嗯。好。”

  “唉!”李银桥一屁股坐下去瘫在椅子上:“真是柔情能伏虎啊!陈财主,你重色轻友,不和我们干杯,我很有意见!”

  王建波放肆地笑道:“李主任,你不能有意见!人家这叫郎情妾意,你不要管得宽哦!哈哈哈!”

  吴芳很难为情的样子,她娇嗔道:“王总你再胡说,我泼你酒了啦!”

  “好吧!”陈树根倏然站起,端起酒杯一口气喝个精光。“今天为这同学情分,醉就醉去!”

  “好!树根是好同学!”王建波满脸喜悦,情不自禁鼓掌。

  “我没说错,陈财主果然豪气入云!我必须单独和陈财主碰杯一次。”李银桥一副很是敬佩的样子。

  陈树根喝下这杯酒,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他重重的坐下去,开始感觉脑袋晕晕乎乎起来。双腿轻飘飘的好像开始失重了。旁边的吴芳见状,手扶着他肩膀,温柔地问:“树根,没事吧?是不是醉了呀?”

  此刻树根眼神也开始迷离了,眼前的吴芳是多么温柔多情。他情不自禁挥了挥手说:“吴芳,没事!没醉呢,我高兴!”

  “哈哈,树根,这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呀!”李银桥又给陈树根倒满酒,“你看今天你真是双喜临门呢!王总诚邀你加盟,强强联合,而身边美人在侧,呵护有加。金钱美女兼而得之。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啊!”

  陈树根听得此言,内心也跟着更加飘飘然起来,他斜倚在靠椅上,乜斜着眼,望着王建波说:“王总说说看,怎么个加盟法?”

  “咳咳!”王建波清清嗓子,放下筷子,放下酒杯,桌子上的每个人也都停了下来。李银桥歪头看着王建波,像是听一个重要的决策宣布,吴芳微笑着看着王建波,脸上透出隐隐的紧张。大伟也停止了玩手机,等着听内容。

  “树根。”王建波用一种认真严肃的,甚至话音都有点颤抖的语气说:“你若诚心加盟弊公司,我表示热忱欢迎!俗话说,众人拾柴火焰高,有钱一起赚。二十几年的同学情分,我看得很重!树根你之前从事过电器维修这一行,你入盟公司后,售后服务这个部门的工作就由你全权负责。你勤恳踏实,又轻车熟路。我相信你加盟本公司,公司定然会如虎添翼,再创辉煌!”

  陈树根听此言,心里活跃起来,心想我之前个人单打独斗,如钉子上削铁,收入实在有限。倘若借着这公司名由,定然不同往日。

  “嗯,”陈树根说:“这个设想,这个设想在,在理!”

  李银桥见状,随即说:“王老板,你偏心!就只让陈财主加盟,我不是你同学啊?我也要加盟!”

  王建波看着他,笑笑道:“李主任,只要你来,我欢迎啊。加盟费十万!我给你业务部主任做,来不来?”

  “你看,你就是欺负人,知道我没钱。”李银桥看着陈树根说:“真是老话说得好,越有钱的就越有机会赚大钱!陈财主,以后辉煌腾达了,可别忘了我这个举荐人啦!”

  “哪,哪能呢!”陈树根酒劲上涌,“同学之间的情意,最真!王总,公司,公司如今,几,几个人加盟?”

  “还没有谁!”王建波拿起烟撒给大伟和李银桥。“你加入你是第一合伙人!不过,”王建波狠狠吸一口烟,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陈树根说:“吴芳也即将加盟,树根,你不会有意见吧?”

  “切!这,这哪能,哪能有意见呢!”陈树根不知是激动还是喝多了缘故,说话都不利索了。

  吴芳朝树根靠过来,头靠在他肩膀上。“树根,以后我们就朝夕相处了,树根,我好高兴哦,”

  “嗯嗯!我决定,加,加盟!加盟费十,十万是吗?我卡带着,马上就可以,可以转款,一次付清!”

  王建波从椅子上弹起来,两步跨到陈树根跟前,激动得搂住陈树根的肩膀,拍了又拍道:“树根是个干事业的人!你开通了网银不?可以手机转账的。”

  陈树根说:“开了,可是我,我不晓得,不晓得用手机操作。要不吴芳,你帮我弄……”

  也就一会儿功夫,陈树根的十万块钱就到了王建波的公司账户上。

  看着转账成功的提示,李银桥忍不住挥手朝王建波后脑勺拍去,“好你个王总,可以啊!”

  王建波将头一低,李银桥的手从头上刮过,王建波满头的黑发顿时飞了出去,剩下一个闪闪发亮的光头!原来王建波是戴一头乌黑的假发!

  陈树根此刻醉眼朦胧,他说了句:“王,王总,原来你是个,是个光头啊!”

  第二天晚上,“不差钱”旁边的茶馆里。李银桥和王建波、吴芳三个人坐在一起,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功亏一篑啊!”王建波把身子陷进沙发里,满脸的懊恼。“肯定是冯天富这小子给陈树根抖了我们的底细!二十四小时就差两个小时,他妈的撤回去了!”

  “我说不要大伟在场,你们不信。人多嘴杂,肯定大伟那个大嘴巴把事情说给冯天富听的。不然陈树根才不会到下午突然撤款。”吴芳埋怨地看着他们两个。

  李银桥看着王建波,默默地吐出一口烟圈。“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大伟不说,陈树根说不定也会跟冯天富讲,他两个可是铁哥们。”

  “怪就怪为啥要设置个他妈的二十四小时安全期限。李主任,你们银行搞的这个狗屁东西,现在自食其果了吧!”

  “什么叫自食其果?钱是打给你,又不是打给我!喂,王老板,现在说这些没用。你只说,你借我行里这十万块钱,几年了,到底什么时候还?我这个担保人替你补窟窿,可被你害惨了!”

  “哎呀!李主任,我有钱还会不还吗?我不是才想出这一个法子么,哪知煮熟的鸭子也会飞呢!”
发表于 2017-11-30 22: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色已晚,明日拜读!见谅!
发表于 2017-12-1 15:0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中,陈树根的身份设计是在家务农的农民,而且与人交往不多,但是小说中的描写,给人的感觉确实能言善辩,很会客套,是不是与人物的身份性格不太吻合?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