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7-12-1 18:14: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清风剑 于 2017-12-1 18:20 编辑

                           将就

                          清风剑

  火车咔嚓咔嚓逐渐加速,驶离人潮攒动的“大城市铁岭”火车站。

  对面座位上换了位很体面的老大姐。她身穿深蓝色的风衣,脖扎一条小巧的浅色丝巾,不算太长的发,有几个大大的波浪。她熟练地摆弄着苹果手机。自语道:“死老头,还敢跟我顶嘴,将就你一辈子了,七点之前,不打电话来道歉,必离……无疑。”她说“必离”时,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当说完无疑时,脸上竟然溢满了笑。

  靠窗挨着老大姐坐着的小女生,推了一下眼镜,虽然隔着镜片,我也能感觉到,她也像我一样,在审视着老大姐。老大姐麻利地按了下键盘,手机里发出简短的音乐关机声。我不解地看着老大姐,刚想问,小女生已经开口:“大姨,你关机了,你家老头打不打,你咋知道啊?再说天眼看着就黑透,找不到你,他多着急啊?”

  老大姐嘿嘿笑了,流露出一丝得意,说:“借给老头就是一百二十个胆儿,他也不敢打咱电话的。”听到“咱”以及最后那个字,舌头卷着拖着长音,我一下想起赵本山说话的味儿——纯正的“大城市铁岭”口音。

  “他不敢给你打电话,那他怎么找你啊?”我也忍不住问。

  老大姐眉毛一扬:“老头惯用迂回战术,找我们共同的好朋友兼同学呗,求他们再给我打。每每都是我们一起吃顿饭,他们说和,逼老头道歉才完事。”

  “那你咋上火车了,大姨,这准备去哪?”小女生更是疑惑。

  老大姐仍眉里眼里含着笑:“去沈阳同学家。”她顿了顿,接着说,“明知道到那,人家肯定得把我撵回来。”

  望着老大姐透着些许无奈的眼神,我又问:“大姐,你子女不在身边吗?”

  大姐呵呵乐了:“都在北京。大儿子四十六,在国务院工作。”我一听,人家的儿子比我还大,立刻不好意思起来,遂对着她和小女孩说:“您看我?都怪大姐保养得好,这下我也得称呼大姨了哈。”老大姐边掏手机边说:“没事,就一称呼,叫大姐我还觉得近乎些。”她开机后,迅速找到图库,指点给我们看。“我大儿子帅吧!大儿媳妇也俊,她也在政府部门上班。看,我大孙女多活泼啊!今年十二。”老大姐满脸的自豪。小女生叹着:“嫂子真漂亮,赶上明星了!”我见大姐兴奋得不得了,不用说,小女生的话,她十分受用。小女生夸她儿媳妇,就等于夸她儿子;夸她儿子,更等于夸她这个妈妈了。如果她这个当妈的,没培育出优秀的儿子,何来漂亮的儿媳妇!

  大姐继续翻页指给我们看:“我小儿子也不赖,和他哥一样,都是大学生。目前,也在北京做生意,正准备往国外发展呢。这个是小儿媳妇。”虽然大姐嘴上没夸,但从她神情看,她是相当满意的。“你们看看我孙子。”大姐手指轻点,大孙子的歌舞视频立刻呈现在面前。大孙子载歌载舞,声情并茂的表演,大姐仍旧看得如醉如痴。视频刚刚结束,大姐手指轻触,又重点开,看一万遍也不厌倦。

  看着手机里的小玩意儿,我忍不住脱口问:“这么点个小玩意,歌唱得不走调,舞又跳的标准,咋培养的?”

  小女生像似在替大姐回答;“只要舍得花钱,教什么的没有?还有上门一对一服务的呢!不过,这些平民就不要想了。”

  大姐点点头,大城市干什么的都有,不稀奇。

  小女生突然一仰头往后一拢不算很长的秀发:“大姨,手机里有你家老头儿的照片没?”她说到“你家”后,顿了顿,明显是要换个名词,结果没换,喊老头儿时,声音娇娇的,细细的。听得人心里舒舒的,爽爽的。透过镜片,我看见她毛茸茸的眼睛,如湖水般清澈。

  我也正有此意,没想到又被她抢了先机。人到中年以后,无论是动作还是思维,都相应地减弱,越发迟缓,因此,也让她这个才思敏捷的大学生处处抢了先机。

  大姐的眼里飘出一丝不易被人觉查的狡黠,然后连忙笑呵呵地说:“有,有!”话音刚落,她已把全家福翻弄出来,用嘴一努:“这就是俺家老头儿!”

  我探过头去,和小女生同时惊呼:“多么利落个老头儿啊!”大姐不无感慨地说:“其实,俺家老头样样都好,洗衣、做饭、拖地、刷碗全不用我。只有一样不好,那就是敢对我吼!”大姐闭上眼睛,陷入回忆。

  我与小女生对视了一下,仿佛都在说:这个老太太,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大姐,人家对你吼,我猜肯定是你故意找茬在先,有事没事地嘟囔个没完?”小女生冲我一点头,露出赞许的目光。

  大姐点点头,又摇摇头:“怎么说呢?他第一次对我吼时,是我生完大儿子以后,因为是哺乳期,我就在家安心伺弄儿子。闲闷时,就洗洗衣服。他买菜回来,不由分说推开我,说我只管照顾儿子,其余的他全包。他系好围裙,手刚放到洗衣盆里,就像被蜂子蛰了那样,跳起来对我大吼:不要命了,用凉水洗!我看见床上的儿子一激灵,赶紧过去轻拍几下:大儿子不怕。看着儿子又沉沉地睡去,我立刻指着他,捏着嗓子喊:干嘛?学驴叫出去,别吓着我宝贝儿子!听我骂他,他感到自己的好心没得好报,猛地端起洗衣盆,想泼出去,被我忽地站起止住。他想发作又不敢,只好重重地放回凳子上,包子大的眼睛里喷着火,哆嗦着嘴唇怒声吼:你还是人不?”

  我和小女生错鄂地看着大姐。大姐因为情绪激动,脸涨得有些紫红,微微喘着粗气。“大姐,打是疼,骂是爱,小孩都知道的典故,你咋忘了呢!”小女生也附和着说就是。

  “其实,我怎么不知道他对我好呢!可我讨厌他的态度。反正他一吼,我就立刻回应,干嘛受他的气。谁知久而久之,他倒反落下一生气就哆嗦的毛病。后来,他对我吼,我尽量忍着,实在忍不住了,管他哆不哆嗦,自己先痛快了再说。唉,他真哆嗦啊,浑身像筛糠,我害怕。以后我就等着他发作完,他没事了的时候,我就像机枪,突突还回去,直到他道歉为止。”

  “大姨,你是不吃亏的人。其实,我觉得两口子没必要这样,吃亏是福,不仅仅用在朋友、同事之间,也更适合用在家里。”

  我也接着说:“我老婆脾气不好,她发作的时候,我闷不做声,等她发完,看我委屈了,倒不好意思起来,一声一声老公老公地哄我,那才叫幸福哩!”

  大姐微微皱起眉头,又一次关了机。我开玩笑地说:“大姐,手机玩的挺溜啊,比我玩得还溜!”

  大姐的眉头仍旧紧锁:“这玩意算啥?我是总会计师,单位里那么多精英,还不被我管得服服的。唉!管了一辈子人,就是没管明白俺家老头儿!”

  “大姨,你家老头儿还用管吗?我咋觉得应该是你,先管管自己的脾气呢!”

  大姐眉头皱得更紧:“是我的脾气不好吗?”她扫了我和小女生一眼,说,“俺家老头儿,颇有心机。那会儿,我们刚高中毕业,他就想追我。”大姐嘴角上扬,那得意劲有点像刚刚得胜的孩子。“那时候,我扎着铁梅一样的粗辫子,追我的多了去了。我哪只眼能看得上俺家老头儿!他就开始动歪脑筋,天天买水果往我家跑,围在我妈身前身后地打转转。我妈终于被他感动,逼着我嫁给他。我要是不嫁,我妈就要死要活的。没办法,只能听妈的。”

  小女生叹了口气:“那时候父母之命,坑了多少人!不过,我认为你还是幸福的。”

  “哎,姑娘,不知你怎样理解爱情?如果我生在现在,像你这般年龄,一定嫁个我爱的。就是天天给他洗脚、做饭,也比他侍候我强!”大姐眼直勾勾盯着黑漆漆的窗外,似乎有泪要涌出。

  小女生笑了,笑得很灿烂:“我要嫁就一定嫁一个爱我的,像仆人样围着我。我笑,他就得跟着笑;我哭,他必须跟着哭。我说东,他不敢西;我说一,他不敢二;我叫站着,他不敢坐着;我举左手,他麻溜捶腿;我举右手,他赶紧端水。就像宋丹丹和赵本山的《火炬手》小品那样。”小女生刚说完,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看着笑喘未定的小女生,说:“我不喜欢一见钟情式,因为入戏快,剧情就不会有太高的潮。日久生情的,婚姻必定牢靠,就像茶,越品越有滋味。”

  大姐如遭电打雷击一样,浑身一颤,回过神来,正色看我,喃喃地说:“互爱?互爱?我活了大半辈子了,怎么就忘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了呢!我本就不喜欢俺家老头儿,为了孝顺母亲,我委屈地嫁了。可他父母却瞧我不起,聘礼只给了四百块钱,什么都不管了。我哭着告诉母亲。母亲不但不给我撑腰,反而叽笑我,太在乎聘礼。她说,再多的聘礼也不够花一辈子,只有他这个人,才是一生都取不尽的财富。面对母亲,哭没有用。过门之后,简陋的新房里,除了一张床、两个木箱外,再没别的像样的了。满腹委屈的我,凡听到他大声对我讲话,我心中的怒气就会像雪崩,倾刻间压向他。何况他敢对我吼!我计较的不是对错,而是他对我的态度。”

  听大姐讲完,我明白压在大姐心口的不是老头不好,也不是老头儿的父母如何,而是缺少心灵之间的沟通!朋友之间,需要沟通,父母之间,需要沟通,恋人之间,更需要沟通。沟通,是人与人之间必不可少的一种行为。没有沟通,一切事物将举步维艰。

  大姐张张嘴,刚要说什么,突然音响里传来:“旅客们请注意,沈阳车站就要到了,请下车的旅客准备好行李……”大姐无奈地站起身,拍着我的肩膀说:“小兄弟,谢谢你给我上了一课,如果早遇到你,该多好!”我急忙站起来说:“大姐,你太客气了,我瞎说的。”小女生也早已站了起来,搂着大姐的脖子:“大姨,下车给你家老头儿打个电话,他多着急啊!”大姐嘴一撅,搂着小女生的后背:“不给他打,就让他着急,看他以后还敢对我吼不?”

  谁都看得出来,大姐虽然嘴硬,但是,态度明显地软了下来。

  “姑娘啊,找对象千万瞪大眼睛,别像大姨一样,委屈了一辈子。”小女生笑了:“大姨放心,一定瞪大眼睛。”

  看着大姐远去的背影,我叹了句:“爱情与婚姻,永远是人们解不开的迷。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市白沟镇果品工业园区月浩汽车脚垫材料厂
邮编:074004
电话号码:13273233809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 18:17: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市白沟镇果品工业园区月浩汽车脚垫材料厂 邮编:074004 电话号码:13273233809
发表于 2017-12-2 09: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老师,这篇小说感觉说教的意味有点浓了,像是为了解读观点而设计的故事情节。
发表于 2017-12-2 09:26: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见到你很高兴,祝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16:04: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12-2 09:24
清风老师,这篇小说感觉说教的意味有点浓了,像是为了解读观点而设计的故事情节。

谢谢老师指点,敬茶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7:39: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7-12-2 09:26
这里见到你很高兴,祝快乐!

我也是,老武大哥,吉祥如意。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