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行进在历史的道路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 19:4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行进在历史的道路上
——读《云南读本》有感
文/李先林

      很长一些日子以来,已经没有心宁神静、认认真真的读过一本书了,除了工作繁忙、生活琐事缠身的客观原因外,与自己思想上的慵懒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因此,总能自觉不自觉、随心所欲地为不读书、不看报、不学习找到种种借口。起初参加“三读”活动时,思想上也不免有被逼读书之感!然而,当我随手翻开《云南读本》,却不经意间被《云南读本》所收录的优秀文本所感动了。或许我自己是一个太过感性的人,因为心之感动,便对《读本》爱不释手,于是,每每工作空余便捧起《读本》静心的阅读,读罢也有了要做点文字的想法。
      “读本”其实就是选本,与普通选本不同的是,“读本”选择的往往是某个领域、某个主题的经典文本。“读本”已成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选本形式之一。《云南读本》选取反映云南重大历史事件、代表云南最高精神成果的文本进行现代诠释,来梳理、确认本土文化传统和精神谱系,彰显本土价值,呈现云南的文化创造,从而让云南人更好地“认识我们脚下的土地”,把握自己生存的精神环境,寻找到自己的文化之根,让边地人获得文化自觉和文化自尊。
      在《云南读本》诸多优秀文本中,萧乾先生的《血肉筑成的滇缅路》一文最为打动我,或者说最为震撼我,因为滇缅公路的一段过境漾濞,从我办公室的窗口望出去,一眼就能将盘旋在大山深箐之间时隐时现的滇缅公路收入眼睑,这才发现,其实我和这条路是如此的近,只是于那段血与火的历史却又知之甚少,这种距离上的巨大反差让我久久难以平静。于是,读罢《血肉筑成的滇缅路》,我开始搜索这条路的资料,想要走进这条路和与这条路有关的历史。
      滇缅公路东起昆明,西迄畹町,抗战之前已由昆明通至下关。抗战军兴,沿海国际运输线路被切断。国民政府于1937年令交通部派员协同云南省地方当局令饬各县出动大批民工赶筑下关至畹町一段。路经漾濞县境74公里又50公尺,占西坡段路长13.54%。漾濞承担了自河西桥起至顺濞桥止33公里的任务。于1937年征用民工6000余工进行勘探,11月勘探完毕,并于当月18日动工修筑,1938年5月30日完工。正式修筑共征用民工1.8万人,投工85.59万个,完成石方量55.61万立方米。漾濞县施工区,翻越横断山脉纵谷,箐深坡陡,桥涵多,工程艰巨。筑路民工是来自三镇两乡四面八方的农民,尽管语言风俗、生活方式各有不同,但为抗日救国,筑路人民不分男女老幼,有的祖孙三代和夫妻双双参加筑路。民工上路的路程远近不一,远的要长途跋涉三四天,自带口粮、工具等物。家里还要有专人运送粮食、支援工地上亲人的生活。工地没有住房,砍树割草、搭棚盖窝铺,顶日冒雨、风餐露宿,忍受严寒酷热,劳动极为繁重,条件十分恶劣。行进在如今已多次修复、拓宽的滇缅路上,在行经有些路段时,仍让人感觉艰险,仍让人胆战心惊,然而,仍让我无法想象当年筑路时是怎样一种惨烈和悲壮的场面!
      我曾经无数次行进在这条历史的道路上。妻子初参加工作时是在太平乡的学校教书,县城通往太平乡的公路便是那条在历史中蜿蜒了六十多年的滇缅公路。于是,大约有那么四年多的日子里,我或妻子几乎每周往返于滇缅公路上。那时的我,对于这条公路并不了解,偶尔听闻一些,也仅只属于传说的范畴。唯一的体会就是坐车很是辛苦,二十公里的路程总要颠簸上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一个来回总让人感觉疲惫不堪。特别是雨季,总有塌方、打滑的危险。因为初涉社会,家庭又两地分居,生活自然有诸多不便,心中总不免生出些“奔波”的念头来。直到多年后,我才明白,原来生活的艰辛是不能拿来比较的,因为一比较就会显得自己有多么渺小!在这段历程里,小女就在其母亲的腹中同样经历了这条路的颠簸,然而我想,待到小女长成时,这些于她又将是另一个故事的故事了!
      读了一些关于滇缅公路的文字后,总有要再走一走滇缅公路的冲动。一个周末,妻子要下单位加班,要我和女儿随行。本来妻子现在工作的乡镇有高速路直达的,我却因为心中那个小小的愿望坚持要沿滇缅公路绕行。汽车在高山深涧中蜿蜒前行,不多时妻子和女儿便在颠簸中睡着了,我却回想着萧乾先生的《血肉筑成的滇缅路》渐渐陷入了沉思。此时,我与那些绝大多数不知名的筑路者的血、泪、汗甚至尸首是那样的亲密接触,因为他们就在我所乘坐的汽车的车轮底下!恍惚中,我仿佛看到男子挥舞锄头挥汗如雨,看到老者弓腰撬动一块石头时脸上的筋在暴涨,看到女人正满脸泪水地用一块破布为被石头砸伤的丈夫包扎伤口,看到幼童被满满一筐的泥土拽倒后吃力的爬起;我仿佛听见筑路者们搬运一块巨石或一根粗树的号子之声,听见寻找失踪亲人的呼唤之声,更听见了中华民族与侵略者浴血奋战、殊死搏斗的呐喊、坚持和挺拔之声……不知不觉,已到达了目的地,我却还没回过神来,妻子轻推了我一下,问我怎么一路上都这般深沉?我说因为我们又重走了一遍我们熟悉而又陌生的路,妻子不解,我亦无语。
      于是,一条历史的路就这样行进在脚下、盘旋在心上、铭记于脑中。

                                                                                                                                                                      2010年7月18日于漾

作者简介:李先林,笔名子木,男,彝族,1979年生,云南漾濞人。高中时代开始发表习作,作品偶见于报端。现供职于漾濞县国家税务局。
通联:漾濞县国家税务局(672500),电话:13308720709
发表于 2017-12-6 16:2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总体不错的 标题和结尾部分再看看。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