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切月为上弦或下弦(外四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6 20: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今夜无月。无论你站在窗前,坐在露台,或行走在野外,都无月可赏。
今夜是中秋佳节,无月仿佛天空失明。或者地与天、人和神和宇宙之间,关闭了通道,停开了列车和航班。
怎么可以无月?我从精致的包装盒里掏出一枚月。
橙黄、喷香、甜美而又略带油腻的月。
若镜,却无法照映。
若面庞,在反复叠加和互换中,模糊着岁月和我的辨认。
若瞳孔,浑浊的眼神,无视我的归来。
以饼充月,物化的中秋,少了澄明和思念。
以月作饼,饥饿的记忆唤醒流逝的光阴……
给桌上的月一刀:一半切为上弦,一半切为下弦。
上弦挂尘世,下弦挂地府。旋转,靠拢,合而为一。
一轮圆月,皎皎,朗朗,照彻阴阳两隔。生死团圆如月,亲情相聚如月。
皎皎,亲情如水流泻千里;朗朗,笑语风生,拍打心岸……


在寒露 我等待寒露

寒露要来了,我痴痴呆呆等待寒露。
寒露是一个季节,在季节之内,也在季节之外。寒露是一滴水,比一滴水小;仔细想想,又比一滴水大。
是一只只眼睛,在绿叶上、草茎上看我,却被我的脚步踢翻。
是一滴唾沫,骂一个人,溅落到我的额头,凉到我心底,让我禁不住连连咳嗽。
月白,风声渐紧,一只手掐灭一盏盏鸣叫的灯。
省略了姓氏,我不知道她是谁家的女子,凭长相很难猜出她的遗传基因。
再省略了一个字,喊一句,则完全变了味。
重叠一下称呼,要么过于亲昵,似乎有一段恋情,要么就把自己往高处放、往老里放,做一个莫名其妙的长辈。
在寒露,我等待寒露。寒露不来,我便只有寒露,或寒而不露了。


飞是飞的翅膀

一阵风吹拂,树叶在飞,纸片在飞,地上的塑料袋也腾空而起,在半空里飞。
它们都没有翅翼。看来,飞的奥妙不在于翅翼,也不在于能借助风力,而在于轻;轻,就是要敢于放弃。
这使我想到殡仪馆。不管什么人来到此,放弃了身体之重,便都能袅袅飞升。
当音乐阵阵、礼炮轰鸣,伴随着亲人低低的啜泣,一个人插上火翅烟翼,义无反顾地飞向蓝天白云。
不在而在,到此结束;在而不在,由此开篇。
当一个人化为怀念,他便在怀念中永存。一阵风吹拂,云在飞,烟在飞,一粒粒尘埃在飞。怀念更在飞……
飞到飞而止,又到飞而起。飞是飞的翅膀
飞,或者不飞,都是飞的姿势。


刀鱼祭

与生俱来的一把刀。在江水里,劈风,劈浪,劈漩涡和湍流。
却劈不开钩,劈不开网。
现在你从水里抽出来,经过淬取,变得更加锋利。放在瓷盘里,端上来,劈我的食欲,更劈我的目光。
劈不开我的筷子,对你实施的斩首行动。
和一次次地精准打击。
最后,只剩下一副嶙峋的骨架。
衬托我酒醉饭饱的容颜,不,一副刽子手、战犯,或反鱼类罪的狰狞嘴脸。


霜是人间的雨相

明天就是霜降,但一定不会下霜。
霜是上天的经幡,上天的信使和冷美,总习惯于姗姗来迟。
向柳絮借一寸布,向芦花讨一缕白。
一副棉花的模样,但与温暖势不两立。将阳光藏了又藏,月光折叠了又折叠……霜是人间的雨相,肃杀的面孔,冷酷的嘴脸,让万物吃尽了苦头。
草蔫了,荷枯了,池塘心寒,冰冻三尺。
残菊犹有傲霜枝,苦苦地支撑,终于斗不过霜最后一剑。
……眼见霜捧红了枫叶。
是迁徙的时候了,让蓝天颁发一枚通行证吧,没有行囊,就自己做自己的行囊。
向南,向南,一心一意。
向南,向南……不丢弃一个人,一个同伴,结阵去往春天,遗世独立,翅影行空,睥睨尘世一片苍白,霜雪载途……

发表于 2017-12-7 20: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轮圆月,皎皎,朗朗,照彻阴阳两隔。生死团圆如月,亲情相聚如月。
皎皎,亲情如水流泻千里;朗朗,笑语风生,拍打心岸……
发表于 2017-12-7 20: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一个人化为怀念,他便在怀念中永存。一阵风吹拂,云在飞,烟在飞,一粒粒尘埃在飞。怀念更在飞……
飞到飞而止,又到飞而起。飞是飞的翅膀
飞,或者不飞,都是飞的姿势。
发表于 2017-12-7 20:2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迁徙的时候了,让蓝天颁发一枚通行证吧,没有行囊,就自己做自己的行囊。
向南,向南,一心一意。
向南,向南……不丢弃一个人,一个同伴,结阵去往春天,遗世独立,翅影行空,睥睨尘世一片苍白,霜雪载途……
发表于 2017-12-7 20: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潘老师的这组于沉思中给人以恣肆感。学习。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