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人生,一枚飘忽的树叶(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6 20: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秋天的悼词


阳光白白净净,像一个人的肌肤,或一个人病愈后的脸,羸弱,透着清冽之气。
……就要垮进冬的门槛了。露水一次次打湿小草的衣裙,冷风一阵阵压缩秋天的防线。
我深知这个季节之于我的危险,但还是疏于防范;我再一次被煦暖的阳光所欺骗,一个回马枪,冷锋刺入我的咽喉,隐隐地疼。一夜之间,我成为一个发烧友,旌德庙首之行,一路上,我都萎靡不振。
清热解毒之后,口无遮拦,引起一大堆好奇和非议。我无心顾及自己的形象,浑身酸胀乏力,有一种欲崩溃的感觉。
支撑,芦苇挺直腰杆。
满池风荷,在秋水中摇曳。一只只任由雨槌敲打的锣,一面面任由月光银箭攒射的盾牌……它代表着我无以言表的心情。
万物都将接受霜雪的考验。我变得小心翼翼,重重包裹,像一只臃肿的蛾,踯躅在上下班路途。
霜花、雪花……都是献给冬天的溢美之词。
我期待结冰。它公平、客观、冷静,及坚硬、透明的文字,更适合作秋天的悼词……


冬了,冬了

一声冬了,轻轻,仿佛拉开一扇门,摁下一道按钮,掀起一叶垂帘。
有风吹进来,带着锋刃;有雨滴钻入衣领,凉气直刺透肌肤。霜之白晃眼,凛凛冽冽,入喉管,下肺腑,一股微微的灼辣。雪有几朵没几朵地下着,片刻停顿,或者干脆续上了节奏,就那么纷纷扬扬,铺天盖地。美在一时,欣喜在一时,接下来滴滴答答,泥泥泞泞,仅存的一点热量也被吸食殆尽,总感到衣服单薄,浑身如冷水浇。
冰在裂缝,敲一块做镜子。这世上最寒光闪闪的镜子,照得容颜冰冷。短暂的,经不起敲击的时光;流淌的,转瞬即逝的光阴,拈得住,拈不住,都不重要。
感喟一声,冬了。重重,拐一个弯,再扬起。一扇门关闭,按钮断开,帘复低垂。
走出来,一番新天地。旧我,新我?
旧我之躯,新我之魂,固然好。可事实常常如此,新我之躯载着旧我之魂。
我看见一群群旧我之魂,在人生之途踯躅、打拼……


人生,一枚飘忽的树叶

入冬之时,有的树叶富贵,有的树叶走红,有的树叶还愣头青。
我属于哪一类?检索,反复比对,一类都不是。
总想挂在高枝,飘扬一颗炫耀之心。有多少树叶悬在半空,接受阳光灿烂的微笑,月光温柔的眼神,更接受风吹雨打,都被视而不见。
而低垂之叶,被俯视,却能被看见,能伸手可摘;摘树叶之手,终归要留下一棵树的气息。
飘忽在他人的头顶,扇下一丝凉风;飘忽在他人耳畔,替风喊出风的心事;飘忽在他人的眼眸,跳出一棵树代代遗传的基因之舞……
是飘忽,不是飘落。
是树叶终究要落地,要归根。人生,百年飘忽之树叶,这百年也只是一个时间概念,有长短,可在渺渺宇宙和滔滔时光之河,都可忽略。
躯体落地,灵魂仍可飞扬,载着哲思之重,载着文化自信之光……



还没有谁能还原庄子


发财树发财于它的茎叶。
幸福树幸福于它的青绿,幸福于它的生长之慢,七八年过去,它仅长高几寸。
一帆风顺,不受制于外在,只遵从于自身的荣枯。
旷世的孤独和寂寞……此念一闪,我即刻又否定。庄子的内心是充实的,精神也是热闹的。他每天与天地对话,与万物对话,与自己的心对话。
他的著述是他自言自语的底本。他讲寓言,演自己的人生剧……而我们是百代后的看客。
迷醉、沉思,手舞足蹈,穷形尽相。
不买门票看一场演出,看过即忘;能记于心,思于心,明于心的,寥寥无几。
一妻一友一弟子……庄子一去,庄子永去。
庆幸衮衮诸公,还没有谁能还原庄子。
庄子还完好无损,还洁净如初,矗立在秋水、齐物论、德充符、逍遥游。
庄子是庄子的底座和版图,高山仰止,不要轻妄地揣摩……


前一秒是井底之蛙

诗在蚂蚁洞里,也在稗草、砖瓦、碎石之中,甚至在屎溺。
鲜花插在牛粪上最得其所。
薄锅烧水,厚锅烧水,一样水开。
自然之心让人幻化为一朵快乐之云。
前一秒是井底之蛙,后一秒是大鹏展翅。


诗是一轮明月

诗是一轮明月,它的圆缺映照人世的美丽忧伤、兴衰荣辱、生老病死。
诗是瀑布下的深渊,清波荡漾,明净透彻,宁静致远。
……蹄踏风雪,毛御天寒,嘴吃草喝水,才是真马。
“马弃伯乐而生,人守本性而活。”
梭罗打扰了瓦尔登湖。
“海,蓝给它自己看。”我听见一声棒喝。


看红尘之外

诗应该是对现实的觉醒和反弹。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手里握着弹弓,别忘了你身在栗园,你有一场误解和烦恼,令你难堪、尴尬,耿耿于怀。
“与天为徒”,不啻为一种最好的选择。
十步一虫,百步一泉。
当功名、利禄、权势、地位的鞭子将你一次次驱赶,你想到无所挂碍的自然之乐。
听着柴可夫斯基的《胡桃夹子》,是谁站在红尘之中看红尘之外。


把猫养成老鼠的朋友


“不材是为大材,无用堪作大用。”
总有人把猫养成老鼠的朋友。有人揠苗助长,有人种一棵五石的葫芦,将它系在腰上逍遥江湖。
百金药方,可以漂洗丝絮,也可以用来加官晋爵。
用撒旦检测信的程度,一试即灵。
绫罗绸缎不如一枚树叶更能返璞归真。
一颗水珠,一只在树枝上尖叫的麻雀,墙缝里一茎杂草,是喧嚣尘世最好的风景。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期待结冰。它公平、客观、冷静,及坚硬、透明的文字,更适合作秋天的悼词……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声冬了,轻轻,仿佛拉开一扇门,摁下一道按钮,掀起一叶垂帘。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树叶终究要落地,要归根。人生,百年飘忽之树叶,这百年也只是一个时间概念,有长短,可在渺渺宇宙和滔滔时光之河,都可忽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旷世的孤独和寂寞……

庄子是庄子的底座和版图,高山仰止,不要轻妄地揣摩……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源于生活的哲思。亮起共赏。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