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向微尘致敬(散文诗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6 16:30: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向微尘致敬(散文诗组章)

文/封期任


◎木匠

从一根木头里走出,又回到一根豁开的木头里。
你被时光的手,搓揉成一个木雕,甚或成了一只神性的木盒。
一棵棵圆形的树木,在你斧劈、锛凿、铇光、锯剖的手下,沿着墨斗弹射的线,把一颗有血性的木头,精准地切割成一些有思想的桌椅、橱柜、门窗,以及木屋。
就是这样,在岁月的手里,你把心志磨亮,把手艺磨精,把信仰和追求磨成闯荡江湖的鲜活与艰辛。
面对你,我不说时光的美好,也不说季节的充盈,更不说过往的起起落落。
我只说你的身心,自扑入木器活的那刻起,便把许多锯末,契合成一阕江南词牌,诵咏山野时光的祥和。
很多时候,你总是像一只苍鹰站在风叉口,无论我怎么努力,总找不回神龛上供奉的斧钺,曾经劈砍的声音。
于是,我把鲁班先师的牌位同祖宗牌放在一起,用绿锈包裹的锋刃,追溯木器伊始的由来。
追溯一截木头的命运,在沧桑变幻的浪漫里找出豹纹一样的青春脉络。尽管墨斗干枯,你手持的凿子依然挖出隼卯,紧扣住的那些雕花廊檐,像绸缎一样,那么光滑那么柔顺。
锯子切割的意志哦,会在时光的某一个节点上,准确地切割出甘甜的生活。
倏然间,拿捏、提起、放下……这些,比舞蹈还美的肢体语言,拓展出一条开阔的路,穿越时光的壁壘而延伸至永远。
那些比尘土还要轻的锯末,俨若厚重的词语,开合纵横,腾挪隐忍,浓缩成一部木之经典的简史,在栉风沐雨里,叙述你骨骼鲜明的棱角,一生一世爱的歌谣……


◎鞋匠

眼眸眯成一条线,穿过时光的针孔,连接天、地和你的血脉,一针一针扎在鞋底,
挺拔坚韧的羽毛,剪碎冷冽的风,捧出一枚阳光,暖和生冷的辞藻。
一针一针扎在鞋邦,用搓磨得光洁的皮草,或布匹,踩出一条思慕的路,伸向远方,和诗的意境。
用漏落的光阴和简从的哲学,赡养老人、抚育孩子,不问岁月冷暖。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你坐在城市的一隅,守着凳子、针线和手摇的鞋机构成的江湖,缝制一个又一个的暖冬。
每每经过你的身旁时,我高傲的头颅,总会低得很低。
一如的孤傲,总会显得猥琐。
我很想停下脚步,擎起一片火苗,点燃你生冷的日子。
很想手持一纸神谕,减轻你心底的痛。
最后,用罗丹的手法,把你佝偻的身子,雕刻成一个思想者,或一座城市的地标,
让闲游的鸟,举起庄严的翅羽。


◎瓦匠

一生与泥浆对话,一生有说不尽的故事——
水塘是你的江湖,泥浆延伸你脚下的路。
竹片是你的雕刀,雕琢的阳光,是你的模样。
黄泥是你的辞藻,旋转在你手上,成了你梦想的符号。

谁家的石榴花开了?
谁家迎亲的唢呐响了?
谁家乔迁的烟花在燃放?
谁家的老人和孩子在笑?

这一切,你无暇顾及。
你顾及的,就是把脚下的黄泥搅拌。
你顾及的,就是把搅拌均匀的黄泥紧紧贴在模子上,一番旋转后,拉开一个空间,同一片霞光辉耀的哥特式建筑,在你掌纹上流动着乡村的童趣。

我很想,借一片翅羽,为你擦拭脸上的汗珠,把你的黢黑写成靓丽的诗句。
为你剪掉头上的雾霾,和毡窝帽下的花白胡须,让阳光把你的梦点亮。
最后,借你用过的那块竹片,模仿你,
把过往的风声和雨水,雕刻成一座像你一样的泥塑,立在村口,见证远来的鸟群,诗意栖居的奇妙。


◎铁匠

燃烧的铁,和通红的你,飞溅一簇火花,穿透夜的皮肤,及你的作坊。
风箱,在尖叫。
风雨,在喧哗。
红云,在升腾。
你弯下腰,直面铁砧,锻打和清火裸露着你的肌肉,像隆起的铁。
你躬着身,左手钳,右手锤,一生交给了一块生铁。
“乒乒乓乓、乒乒乓乓……”
一块生铁,捶打成一把镰刀,收割卑微的幸福。
捶打成一把锄头,挖掘铁质的语言,写成一段警句,警醒熟睡的魂魄。
春秋,或冬夏,你把生活的风箱拉得脆响。
壮年,或暮年,你把生疼的辞藻,煅打成一把竖琴,为老人和孩子弹碎暮色,换来一派祥和。
冰冷,或火热,你把一些废旧的思想煅打成思想家的光芒和你慈祥的目光,辉耀皮肤之外的撕裂。
看着你黑黝黝的胸膛和沧桑的脸庞,有人说,你是打铁的匠人。
我说,你是一块有温度的铁、一块血脉贲张的铁,一块一生与铁较劲的铁。


◎石匠

很想找岀那场雨水,把那些坚硬的石头泡软,让跟随你多年的錾子,不被磨掉棱角。
很想找出那些辞藻,把雷电的喧嚣,羽化成一声鸟语,为你唱一首骊歌。
很想积攒那些云雾,化成一万吨雨水,洗涤时光的神龛,和你满身的灰尘。
让你敞开胸膛,拥抱阳光,和纯净的花草。
而我,祈来的一纸神谕,换不来一径秋色,填充你枯瘦的灵魂。
我顺着一个词牌,走进你的作坊——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
规则或不规则的石块,在你粗糙的手上变成了一块又一块基石,或石碑。
累了,抽一袋旱烟。
渴了,喝一口冷水。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不问时光清浅
不问尘世冷暖。
只想在错失的章节里,重温兰丹晕染的诗章,换回一丝不加掩饰的笑。
最后,自己成了一块无字的木牌,被蒿草掩埋。
很多时候,我想,与其为你做一篇赋,倒不如拾掇一枚动词,激活一潭沉寂的水,澄澈你的平白。
填补我,一味的虚缺。


◎磨刀匠

“磨剪子类戗菜刀!磨剪子类戗菜刀!”
锋利而滚烫的音符,从你粗糙的掌心里奔涌而出,
氤氲索然无味的生活,和你的满面沧桑。
命运的公与不公,似乎与你有关,抑或无关。
你只静静地,静静地放下肩上的磨刀凳,“嚯嚯”“嚯嚯”……
把生活的锈蚀打磨。
“嚯嚯”“嚯嚯”……
把原味的日子打磨。
最后,换来一张张纸币,或者一个个硬币,抚慰一下踉跄的愿心——
娶来妻子。
养大孩子。
赡养老人。

一年、十年、二十年……
你磨老了星星,磨老了月亮,磨老了曾经的梦想,却没有磨老最初的意念。
你苍凉的叫喊声和磨刀声,依然在大街小巷里穿梭。
依然像一首老歌,唱响在山丘和楼宇。
没被风声埋汰。

每每看到你沟壑遍布的脸,我的心,总会一阵一阵的痛。
我总会在局促不安的喧哗中,一次又一次捡起一些念想:
愿年轻的阳光涂抹在刀口上,割断岁月的淚气,和斑驳的日子。
轮回出一枚丽日。
让你单薄而生冷的光阴,日益暖和、厚重。
发表于 2017-12-16 17:45:06 | 显示全部楼层
素朴唯真的旨意和诗思,形象灵动的表达与演绎。拜读,问好。
发表于 2017-12-17 09: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特的视角。厚重的情感。欣赏学习。精华共赏。
发表于 2017-12-19 18:51:53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提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9 19:10: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冯金斌 发表于 2017-12-16 17:45
素朴唯真的旨意和诗思,形象灵动的表达与演绎。拜读,问好。

谢谢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9 19:11: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棠棣 发表于 2017-12-17 09:02
独特的视角。厚重的情感。欣赏学习。精华共赏。

谢谢点评并推荐加精!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9 19:12: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冯金斌 发表于 2017-12-19 18:51
路过提读,问好。

谢谢提读!
发表于 2017-12-25 18: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的意绪丰实。再次提读,问好。
发表于 2018-1-29 00: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把过往的风声和雨水,雕刻成一座像你一样的泥塑
发表于 2018-1-29 00: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苍凉的叫喊声和磨刀声,依然在大街小巷里穿梭。
依然像一首老歌,唱响在山丘和楼宇。
没被风声埋汰。
发表于 2018-1-29 00: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苍凉的叫喊声和磨刀声,依然在大街小巷里穿梭。
依然像一首老歌,唱响在山丘和楼宇。
没被风声埋汰。
发表于 2018-1-29 00:4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题材见深度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11:35: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倾城 发表于 2018-1-29 00:47
你苍凉的叫喊声和磨刀声,依然在大街小巷里穿梭。
依然像一首老歌,唱响在山丘和楼宇。
没被风声埋汰。

谢谢赏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11:35: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倾城 发表于 2018-1-29 00:47
你苍凉的叫喊声和磨刀声,依然在大街小巷里穿梭。
依然像一首老歌,唱响在山丘和楼宇。
没被风声埋汰。

谢谢雅赏!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11:36: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倾城 发表于 2018-1-29 00:47
题材见深度

谢谢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11:36: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冯金斌 发表于 2017-12-25 18:07
喜欢的意绪丰实。再次提读,问好。

谢谢喜欢!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11:36: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姜华 发表于 2018-1-27 20:29
拜读,问好。

谢谢赏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11:37: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倾城 发表于 2018-1-29 00:46
把过往的风声和雨水,雕刻成一座像你一样的泥塑

谢谢摘句欣赏!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