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上门女婿(短篇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1 19: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武如 于 2017-12-21 20:34 编辑

                                                                   上门女婿                                                                                                                           文/武保军
                                                                   
                                                                              
                                                                                 一
  
       李狗儿正式提出和英女离婚。
  她伤心,哭了一夜。
  都二十多年的夫妻,两个孩子的母亲,这是她没有想到的事情。第二天早饭后,强压着痛苦,背着喷雾器,拿着农药下地去了。她不想让爹娘知道,他们上了年纪,本该享福了。农田在村南的水渠旁,一亩多的棉花该打药了,要不就白种了。李狗儿不叫她种地,她不依,说庄稼人闲着不种地太不像话了。
  棉花已长到了齐腰深,绿油油的很是喜人,今儿的日头毒,闷热。刚打完药,西邻的王家媳妇扛个铁锨走了过来,说道:“李狗家的!你真是有福不会享,要是俺早就不种地了!”
  英女心情烦闷,不想多说话,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哪有清福?”
  “哟!你男人是谁,会赚钱的很!没本事的人才种地哩!”
  “俺可没本事!”她冷冷地说:“都快晌午了,你还不回家做饭去?”
  王家媳妇白楞了她一眼,走了。
  她长出了一口气,席地而坐,靠在一棵柳树上,这里有浓浓的树荫儿,身旁的小草随风摆动着,知了不知疲倦地叫着……她想起了第一次和男人的认识过程。
  那年,她刚十八岁,高挑的身材,俊巴。中午来井台上洗衣服,不小心把水桶掉进了井里,急忙回村借了个捞水桶的钩子,费了好长时间也没有捞上来,有些慌了。这时,一个小伙子过来讨水喝,一看这情况,就说我帮你,小伙子手提着绳子在井里来回地滑动,没多长时间就把水桶捞了上来,英女一个劲地表示感谢,小伙子嘿嘿地笑了,对着水桶咕咚咕咚地喝了一气凉水,然后抹抹嘴巴子,骑上自行车就要走……
  一阵狂风把她地思绪刮到了现实。她清楚地记得,那年自己去二姑家相亲,说好了男方做上门女婿,这是先决条件。爹娘养了她们三个女儿,没有儿子,便合计着让她招个上门女婿,为了爹娘,她没有反对。
  不过,这样的茬儿不好找,农村有句话:没啥别没房,做啥不做上门郎。乡下看不起倒插门的男人,说是没出息的男人才让女人娶走。当时本村有一个叫张强小伙子和英女对心思,暗地里俩人常常来往,张强也愿意倒插过来,只是他的家里不同意,没辙,她为了老人只得另外相亲。见了面,不是别人,是那个帮着自己捞过水桶的小伙子。
  他就是李狗儿。
  
                                                                     二
  
李狗儿嫁过来后夫妻倒也恩爱。
  英女知道体贴他,怕他有自卑的想法,只是李狗儿心里的那堵墙早已筑了起来。只因那时他父母双亡,家里又穷,三个光棍兄弟,没有法子才走了这条道。
  人走时气,马走膘,加上他能干,心眼活泛,他发了。
  前几年,先是到邻村的加工厂打工,一干五年,学会了电焊、机加工等手艺,他就辞职回村里自己干上了,从给村民焊焊农具、拖拉机斗子开始,有了一点积蓄后便到镇上租下个门店,买了车床干起了机械加工,几年下来,手里有了富裕的钱,成了村里的能人,去年村里让他当了村长,他便想把自己心里的那堵墙去掉。
  张强现在是村支书,听说他要离婚,急了,在办公室里和他吵了起来,这是俩人第一次掰开了面子。
  “做了这么些年的上门女婿,谁瞧得起我?”李狗儿一脸地怨恨。
  “最起码英女没有小瞧你,这样说话你是人不?”
  “正因为我不是人,才要做个堂堂正正的男人!”
  张强见他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一甩袖子走了,在大街上碰到了英女她爹,老人气哼哼也不搭理他,猜着老人是找李狗儿算账来的,就说:“找李狗儿吧,他在村委会,不能便宜了这小子,娘的!揍他!我帮着你,看他敢还手不?”他随老人又回到了办公室,高声地说:“李狗儿!你爹有话问你!”
  老人怒气冲天:“李狗儿!你个王八蛋!有离婚这事不?”
  “说呀!你爹问你哩!”张强拿腔作调:“别含着尾巴露着毛。”
  李狗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对老人说:“爹!咱晚上再说!”
  “有屁就放!别吭哧瘪肚!”老人直视着他:“你敢离婚我把你的脖子拧下来,你信不?”
  “爹!你听我说!”
  “听个屁!”老人抄起一把椅子就砸了过去,李狗儿躲得快。张强便上来拉偏架,抱住了他,李狗儿吃亏了。张强嘴里嘟囔着:活该!就该打!叫你没个人心眼!
  这时英女跑了进来,哭着把爹拉开,看到男人被打肿的额头,有些心疼,又见张强得意地笑着,不知道说谁好了,死乞白赖地拽着爹走了。
  李狗儿生气地看着张强,就问,我爹的火气是你拱起来的吧?张强就说是我咋样?你小子忒没良心了!李狗儿就说你不知道情况,我不是想离开英女。
  “你离婚不离家呀?”张强有些糊涂。
  “你小子这些年来心里还有英女是不?别当我不知道,不过没你的份了,我就是和她离婚然后再娶她。”
  张强愣住了,他在琢磨。
  “你是聪明一时糊涂一世,我就是要像个男人一样娶妻,当年是她娶得我!”、
  张强似乎明白了:“这、这也不合适吧!”
  
                                                                  三
  
      女儿离婚之事,两个老人也有不同的意见。
  女儿一天到晚不说话,不知是啥意思。当爹的他一辈子要强,要面子,女儿的事情让他觉得太丢人了。说离就离,再娶我们的英女没门,我们招的是女婿,想不倒插门了就要扳过去呀!孩子都姓了咱家的姓了,不能让这个没良心的算计着玩。他发着狠。倒是母亲心疼女儿,想的和老头子不一样,知道女人一旦真的离了婚是啥滋味,女儿都四十的人了,不按李狗儿说得办,再嫁给别的男人谈何容易,再说两人又不是没有感情,舍下了李狗儿,也舍不下这些年的情分!做老人的不能害了女儿呀!
  他们意见不统一,拖到了秋天。
  英女终于同意离婚了,当爹的一听就恼了,不住地扇自己的老脸。他一下子苍老了许多,门不出,话不说,总觉得丢死人了。
  李狗儿和她在乡里办了离婚手续,他想立时再办个结婚手续,她不同意,平静地说急啥,他依了她。
  李狗儿回到自己原先的村子,筹备盖新房的事宜,有钱一切都顺利,五间新房很快就矗立了起来,盖得有模有样,高高的院墙,漂亮的门楼,两边一对威猛的石狮子,好个气派,在村子里拔尖了。
  一切准备就绪,李狗儿拉着英女又去办了结婚手续,婚期订在三月初八。头结婚的晚上,当爹的把她叫到跟前,说道:“明儿你就是人家的媳妇了,好生伺候你的男人,过门后就别回来了。”
  英女哭了,明摆着爹不认自己这个女儿了。
  早上八点多,接亲的汽车浩浩荡荡开进了村子,鞭炮脆生,人声鼎沸。
  车子到了英女家,然而,大门紧闭,没有一点要办喜事的样子。顿时车息,炮止,人语无声。李狗儿心里发慌,急忙去敲门,门内锁着,没有动静,他此时害怕了,气急败坏地喊道:“给我放炮!”
  大炮上了天,炸响着,一阵的催促,大门还是没有打开。
  一个小青年跑了过来,说是炮仗快放完了,他叫喊道:快去买!快去!
  他把门敲的山响,好久门才吱地一声开了,所有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走出来的是英女她爹,大家鸦雀无声看着他的举动,听他的话语。
  老人此时倒有点容光焕发,摆摆手,清清嗓子。李狗儿过来喊爹,没有理他,对着乡亲们说道:“老少爷门们!回吧!今儿的喜事你们看不成了,回去吧!”
  人群一阵骚动,像是明白了,立时议论纷纷。
  “爹!英女哩?”李狗儿的脸色像个死狗。
  老汉很是自豪:“在家呗!”
  “叫她出来呀!”
  “她不嫁你了”,老人满脸惬意。女儿昨晚才决定今儿不嫁的。
  “爹!今儿是大喜的日子!”
  “喜!喜什么?是你的喜,不是我们的喜,往后别叫我爹了!”
  “你——!”李狗儿气得嘴唇直抖。
  这时,英女脸色苍白地走了出来,强忍泪水,痛苦地说:“你回吧!这婚我不结了!”
  “我们的婚约?”
  “兴你离婚也兴我离婚!你回吧!”说完,捂着脸,哭着跑了回去。
  老汉兴高采烈:“听到了吧!”
  李狗儿呆若木鸡。
  张强早已爬上了自家的房子,站在高高的房顶上,把手中的两响炮点着,炸响在了天空。看热闹的人们为之一振,看到高高在上的张强,村民们都糊涂了。
  他这是为的哪家子?
  

  
  
通联:河北省衡水市经济开发区顺兴街1499号恒大城2号楼1303 电话:13031839460 邮编:053010 微信:13031839460 邮箱:1149368945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1 19: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武如 于 2017-12-21 20:32 编辑

希望大家喜欢!
发表于 2017-12-22 10:4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言浅意深,人富了,就会对个人尊严有要求,比起写找小三来,这篇小说更有深度!
发表于 2017-12-22 10:5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要是进一步写人物对于尊严和面子区分不开,只是片面追求面子,是不是更好一些?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8:3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12-22 10:49
小说言浅意深,人富了,就会对个人尊严有要求,比起写找小三来,这篇小说更有深度!

谢谢首版,辛苦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8:3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12-22 10:52
如果要是进一步写人物对于尊严和面子区分不开,只是片面追求面子,是不是更好一些?

其实不是他单纯要面子,这是一男人内心中那种几千年来男尊女卑思想在作祟,被女人娶了是对男人的侮辱,无能之人才会这样,所以他有了钱,要离婚,再把女人娶回来。
发表于 2017-12-23 20:03:4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主题倒不常见。折射出的问题涉及面很广。
发表于 2017-12-25 08: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7-12-23 18:38
其实不是他单纯要面子,这是一男人内心中那种几千年来男尊女卑思想在作祟,被女人娶了是对男人的侮辱,无 ...

这一点很值得深挖一下!
发表于 2017-12-25 20:15: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的复杂性值得深思。
发表于 2017-12-26 08: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兄,这篇小说很值得加工一下啊!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6 18: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12-26 08:54
武兄,这篇小说很值得加工一下啊!

谢谢版主,我思考一下,因是旧作了,看看如何修改!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支持老乡!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人为贫穷所迫,倒插门嫁到女方,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发了家致了富。想起自己始终是在女方家里,于是就想离婚再娶一次,让自己像个男人那样娶妻回家。可是,总是事与愿违。
一个崭新的视角呈现不一样的人生。好文,支持!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乡,问安好!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1-12 22:51
一个人为贫穷所迫,倒插门嫁到女方,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发了家致了富。想起自己始终是在女方家里,于是就 ...

谢谢你点评,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