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短篇小说《饿了么》7000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3 18: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罗锋 于 2017-12-23 18:09 编辑

饿了么

                           
                                     四川资阳:骆园


       二十二、二十三,当青皮数出这个数时,长吁了一口气,用手擦拭脸上的汗与雨水,整理了衣服,轻敲门后静立在旁边。屋内一阵响声后,一张带着倦意的脸出现,“你?”“霞姐,电梯坏了,突然下雨,又跑风……”青皮满脸歉意。对方接过盒饭时,愣了一下,转身出来时塞给青皮十元钱。“姐,你?”青皮怕烫似的将钱推回去。“那进来把水擦了吧。”“这……”青皮很犹豫,脚却不由自主地迈进了屋子。
      这是一间很精巧的房间,显得有点儿零乱,散发着桅子花的温馨。青皮享受着这种味道,鼻子突突地吸着。青皮感谢这雨、这风、还有坏了的电梯,因为很多次,他都想看看这个桃红李白女人的家。
      青皮几乎从第一天送外卖起,便认识了这个叫霞姐的女人。霞姐清新的面孔如白里透红的水蜜桃,胸部鼓着个大气球欲坠下来,柔弱的腰身连着大而不腻的屁股。用奶奶的话说,那长得就是一个喜庆。每当奶奶看到长势惹人庄稼,或看到抢食的猪仔时,总爱这样说。
      青皮将水很快擦拭完,刚迈步时,突然想起什么,嘴里似含了个滚烫的鸡蛋。“还有事?”“没,没什么了……”“那?”“姐,你可以自己做饭。”霞的脸上写满了疑惑。“姐,你不知道,吃这个东西,自己弄的,干净,放心。”“哦。”“当然,姐,有些事眼不见心不烦。”“哦,我知道了。”
      青皮耷拉着头出门,腿比灌了铅还沉重,怪自己多嘴。倘若老板知道了,还不抽他的筋。他狠狠地扇了自己几耳光,就你多事。奶奶说了,有些事,自己明白便可以了,说出来便是屎,臭大伙,让所有人都讨厌。倘若没有霞姐这类人,自己还挣什么钱,奶奶怎么到城里来住呢?
      那一刻,青皮想到了奶奶。
      青皮的父母前后相继故去,仅奶奶陪伴。奶奶活得更坚强了,满头银发随风飘扬,瘦弱的身子散发魔力,各种农具翻飞,地里的作物哗哗拉响应着。
      “我不读书了。”站在高中入学的路口,青皮的话直愣愣的,冲得奶奶的银发都差点儿飞起来。“你还小。”奶奶头也不抬,手忙碌着。“我不是那块料,浪费钱。”“那是你没用心。”“我用心了。”青皮急道。“等骨头粗了,再说。”“奶奶,你看……”青皮攥紧拳头,嫩肉团起,晃动着。“啪”地一声,奶奶手上多了扫帚,青皮的小胳膊盖了下个鲜红的章。“痛吗?”“痛!”“骨头长粗了吗?”“长粗了。”“那叫什么?”青皮不再说话,手中的录取通知书瞬间却化为飞舞的雪花。奶奶满脸泪痕,叹了口气,叨念道,外面有什么好?
      青皮拌了个鬼脸,抱着奶奶摇着,“奶奶,我会小心的,想吃什么,我给您买回来,将来接您到城里住。”奶奶听了,脸比油菜花还灿烂,可愁绪如太阳在乌云中穿梭,浑浊泪花转着圈儿,挥了挥手,你走吧。
      青皮几乎是连蹦带跳迈过低矮的门槛,背上的行礼跳跃着,一个劲儿劝奶奶回家吧,奶奶也被感染了,阳光辅满那堆满虫子的脸,青皮看见一道光从那虫子的脸缓缓滑下。奶奶流泪了,青皮赶紧折回去,喊着奶奶、奶奶。奶奶却说,人老了,眼都漏水了。然后又说,奶奶高兴,高兴就这个样儿,以后嫌弃奶奶不?青皮把奶奶抱得紧紧地,脸在银发上蹭着,鼻子酸酸的,瓮声瓮气喊,奶奶。然后头也不回走了。青皮怕回头自己便走不了,闷着头走了好一段时,回头依然看见坡前立着的黑影。
       面试的人眼光很毒,很快剥掉青皮年龄的伪装,惋惜道,青皮,你该读书。知情人赶紧介绍情况,青皮急得哭了,对方眉头皱了皱,事儿便成了。当青皮戴上青蛙色泽赛车手式的安全帽,穿上公司“饿了么”夸张的标志性短褂,踏着改装后的电瓶车,感觉整个世界都是自己的,所有美好的愿境都向他敞开。可当他真正参与时,才发现生活的苦涩,钱似乎挂在半空中,无论自己怎么伸手,依然只能摸着钱的屁股,离身子和头还差得老远。
      城里的道路很宽,街道很多,横七竖八,但筋脉很清淅,就象老家坡上的地,模糊一片,乡亲们总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公司里的阿华警告道,“青皮,你得用心哟,我好些天才弄清楚。”青皮使劲点了点头,奶奶说了,得学会装蠢,不能凡事都精明过人,那样会吃亏的。奶奶也说了,有些事,对于有些人,他就是个难事,对于有些人,他就不是个难事。认路这个事上,青皮走一趟,便全记住了。青皮感到疑惑,读书那样的事,怎么老上不了心呢?可即便考上好的学校,又能怎么样呢?
      青皮的脑子里始终萦绕着霞姐那心不正焉的话儿。有些事,他敢明说吗?有些外卖厨房里蟑螂四处乱窜,享受着美味大餐。盛在大盆里的油,数次反复使用,漂浮着蛾子,还美其名曰老油,香。那些菜,经过各种调料的混和,便乌鸦变凤凰了。霞姐怎么就听不出来呢?象霞姐这样的女人,就应该吃自己炒的菜,那才是干净卫生。奶奶说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霞姐怎么不懂呢?自己那些话,怎么不理解呢?
       那几日,青皮老是走心,好几次差点碰上汽车、撞上行人。青皮使劲掐着胳膊,将那飘浮的思绪拉回现实。霞姐的外卖,有些还是挺干净卫生。这样想后,青皮放下心来,安心地骑着电瓶车,穿梭于雁城的大街小巷,天生的快乐又回来了。
       晚上,青皮卷缩在狭小的出租屋内,隔壁的阿华还在看碟片,女人装腔作势的呻吟声波涛般汹涌而来。青皮将身子卷得更紧,回想着阿华的种种“恶”行:遇到“刁蛮”的客户,会在外卖里哈气、吐口水,有时还偷吃;深夜到OK厅去闲逛,或跑到烧烤摊前,专门邂逅纯情“少女”,然后带着满嘴的酒气与脏话敲门,拉着他炫耀摸了几个女人的手,亲了几次嘴。用奶奶的话说,阿华就象发情的公牛,早晚要吃这方面的亏。奶奶还说,做人得自重,对得起良心。这样想着想着,睡意袭来,沉重的眼皮忽地将声音关闭,困倦催促下,梦乡景象铺天盖地。
       青皮的头枕在霞姐大腿上,对方温柔地抚摸着他,他象小猫舔着那雪花膏的大腿,呼吸着对方体味的馨香,手不老实起来,从小腿往上,再往上,搓揉着欲坠欲裂的胸部,全身一阵颤栗,进入到云宵深处……突然霞姐变成了班上的梅梅,梅梅身上一股奶味儿,让他感到窒息,腿带着纤细的体毛,竟然深情地盯着他……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梦?青皮醒后一阵恶心。用奶奶的话说,那是要下地狱的。青皮怕自己变得更加肮脏,变得象阿华那样,于是搬离那个环境。
在以后的夜晚,那个情景依然不自觉撞入梦乡,青皮感到坠入了堕落的深渊。除了送外卖,青皮还在商场、路上或OK厅里见到过霞姐,每次青皮脸红辣辣的,有种负罪的感觉,不敢抬头看霞姐。可这仍旧阻止不了霞姐撞入梦里。
      “青皮,你在哪里?”青皮正赶往取单点。自从成为外卖小哥,从上午九点到晚上10点,电话接连不断,显示屏闪烁,提示音不停。“忙着嘞,正取单。”“我遇上事了,借五佰好吗?”“你?”前几天才领了工资,这个阿华,怎么会没钱呢?奶奶说了,救人要救急,青皮赶紧通过微信将钱转过去,“你怎么样?”“我没事。好了,我这边有事……”青皮听糊涂了,这个阿华,一下没事,一下又有事。
       外卖是技术含量最低的工作,只需要简单操作手机上的外卖软件,知道从哪里取单,送往哪里,然后回复完毕,便算完事儿。可外卖这行,最高和最低要求都是准时,倘若没有按时送达,或客户一个差评,代价是昂贵的,那天的辛苦便全泡汤了。超速、上人行道、撞红灯、抢道,都是外卖哥抢时间的表现。青皮从最初的害怕到见缝穿车,惊险与刺激如影随形,事后想起都后怕。好几次夜里,青皮梦到要么被撞,要么撞人,惊醒后全身冷汗,久久不能入眠。
      今天的运气真好,沿同一条线路来单一串。照这个节奏,本月将创新高,青皮心里升起一股温暖,快速到餐馆取单,取完赶往下一家餐馆,所有的时间点都恰到好外。青皮尽量控制速度,可阿华的影子如讨厌的野峰,嗡嗡飞个不停,“呯”电瓶车斜擦着宝马的侧面。青皮摔下来,腿被电瓶车压住,后备箱的外卖散落一地,香味飘逸。宝马车的侧面凹陷,乌黑的痕迹衬托着纯白车身。青皮吓住了,可剧烈的疼痛控制了他,“哎哟,哎哟”叫唤着,人群迅速聚集,各种同情的、指责的、愤怒的、看热闹的声音杂灌进耳朵。中年的男宝马车主下车后,看着那条醒目的痕迹,心疼地用手摸了摸,听到呻吟声,盯到那张幼稚的脸时,脸似乎抽了一下,赶紧蹲了下去,想拉青皮起来,犹豫后缩回了手,“小伙子,伤到哪里?去医院不?” 青皮惊恐地盯着车主,头摇得象拨浪鼓,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人群中响起,“开宝马就了不起?”“送医院啊!”“叫他赔!”车主很无赖地看着大家,青皮咬着牙,翻身爬起来,“叔,我赔你……”“赔?”车主很吃惊,“算了,先送你去医院……”青皮哭了,“叔,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你给个期限……”车主报了保险,拍照后塞了几张钱在青皮手里,“车你就不管了,这钱拿去看病……”便随着冒烟的车子消失了。
      青皮给公司平台报告后,咧着嘴将车弄到修理店,赶回出租屋,白酒消毒后将灯关闭,用漆黑来消融疼痛。“奶奶。”“你没上班啊?”奶奶知道此时许多懒鬼正等着他。听到那亲切熟悉的声音,青皮鼻子酸酸,却开心地说,“奶奶,想你了。您脚还痛不?咳嗽好些没有?”“老毛病,没事儿。青皮,城里车多,注意安全哈……”奶奶说完赶紧捂住嘴,怕喘息声传染给青皮。奶奶叹了口气,怎么当初给这孩子起“青皮”小名儿呢?想起来真可笑,那名儿本意是稚嫩与希望,可现实却成了这样。
       “青皮,怎么还没到?”霞姐温润的声音传来。“我撞车了……”“啊?伤着哪里?”“破了皮……”“喔,小心点。”对方愣了一下,“那我过来。”“没事,我在外面……”奶奶说了,人活着得有骨气,不要让人瞧不起。在出租屋的漆黑里,奶奶和霞姐的话如火把,照心里暖暖的。
        夜幕似乎被墨汁染过,路灯显得朦胧,望着高楼里方格子温暖的亮光,青皮扶了一下头盔,奶奶在干什么?睡了?还是在纳鞋?腿怎么了样?还那么咳吗?思念牵动着手指,青皮按下那些熟悉的键时,外卖软件却响起刺耳的提示音。青皮赶紧快速下单,那些疲倦与思念瞬间转化为昂扬的斗志,电瓶车风样转动着。餐馆老板看到青皮,叮嘱青皮小心点,早点回家。
       街道上行人稀稀疏疏,疾驰的轿车刮起季节馈赠的金黄色银杏叶子,电瓶车唱着欢快的歌,追赶着风中的落叶。在雁城夜市街区,宵夜的人如沙漠的夜晚冒出的生命,个个染了红、化了装,声音老高如扩音器。青皮看到好多熟悉的面孔,却装作不认识。突然被一个妖艳女人撞了一下,青皮努力保持平衡,停好电瓶车检查外卖时,却被满脸红光的、满嘴酒气的护花使者抓住颈脖,拳头欲砸下来时,青皮可怜地盯着妖艳女人,妖艳女人惊叹了一声,“是你啊?”妖艳女人笑开了花,“知道吗?网上疯传的炒菜的外卖哥!”众人“哦”了一声,护花使者悻悻地推开青皮,骂道,“没长眼啊?”“算了,快走吧。”说后妖艳女人夸张地将护花使者拉过来,端起酒杯,“喝!”青皮赶紧溜走。
        夜幕真是个好的遮羞布。这个妖艳的女人,平时极其清纯,想不到此时竟这种模样。酒真是个好东西,催生出女人少有的那种媚态,让人心疼,只是开错了地方。青皮终于找到订餐主人,在阿华说的那种OK厅包箱里,这些人比外面的更激情、更豪迈,几男几女凑在一起成双成对,有的还相互拥着。青皮麻利地放下外卖,竟然有人不耐烦吼道,滚!这种情况青皮也见多了,转身离开时,却突然发现霞姐,正被一个歪嘴的男人灌酒,咸猪手不停地游走。一股怒火猛从心底蹿起,青皮扑过去,抢过酒杯,狠狠地摔向地面,歪嘴男人顺着惯性跌向地面。
       “霞姐,走!”青皮拉起对方。“我没醉,你是谁?拉我干什么?”霞姐扭动着身子,醉眼朦胧,更加鲜艳惹人。青皮感到心疼。
       “青皮?”霞姐被拉到门口,吃惊叫着,猛烈挣脱,“你快走……”“咱们走吧,姐!”说时将霞姐的手攥得紧紧的,猛地往外拉。
       “敢走!站住!”几个人气势凶凶,张牙舞爪。
       “不好意思,喝多了。哦,我没喝多。噫,宝贝呢?”跌倒的人爬起来,踉跄冲散扑向青皮的人。青皮感到恶心,迎着对方使劲一推,便响起“咚”地一声。“怎么又坐地上了?”跌倒的人怒了,嚷道,“遇到鬼了!”
      “小子,找死啊!”
       青皮抓起啤酒瓶,“哐”地砸在墙角后,酒瓶张着獠牙的豁口在空中挥舞着,青皮吼道,“不怕死的过来!”趁那群醉鬼恍忽刹那,青皮拉起霞姐踩着风跑了。在出租车轰的起步瞬间,青皮听到电瓶车被砸惨烈的呻吟声。
       出租车快速行驶,淹没在风中。青皮那咚咚跳动的心,在惊恐与愤怒的搅拌下,似乎要跳出胸膛。霞姐上车后便东倒西歪,进入迷醉状态,偶尔嗝一下,狭窄的空间里混浊浓烈的气味,令人感到窒息。霞姐怎么会与那样的人混在一起?这不是作践自己吗?那猪一样的面孔,肮脏的心灵,不规矩的手,青皮感到心被剜了一下,脑子如糨糊。
       下车时,霞姐似乎清醒了些,青皮扶着对方进屋后,霞姐便成了一滩泥。青皮好不容易将对方挪到沙发上,找来被子盖住,将灯调至柔和状态,静静地守着。霞姐呢喃着,不停地转动着身子,体内似乎有魔鬼想冲出来,胸部起伏异常,嘴不停冒着粗气,青皮赶紧将垃圾桶递过去,对方哇了一下,魔鬼终于找到机会跑了出来。霞姐头斜歪在一边,污秽逍遥于嘴周边,终于安静下来。青皮收拾完乱糟糟的东西,扑在沙发扶手上,不久后,眼皮沉重迷糊了。
       青皮被强烈的灯光刺醒,霞姐如研究怪物凝视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青皮感到冤枉。“你喝了酒被人欺侮,我拉你回来的呀!”“喔,我好象喝酒了。”霞姐用手敲着头,踱着步,想起什么似的,说道,青皮啊,这人为什么活啊?为爱情?狗屁的爱情,其实就是你骗我,我骗你,看谁入戏得深。为事业?我真弄不明白,女人干什么事业,事业算什么东西。为亲情?亲情就是你有钱花,所有的人比苍蝇还奇葩,围着你转个不停。人啊,还得为自己,想怎么活就怎么活,喝酒多好啊,能把所有的烦恼都赶走,让人超越一切,今朝有酒今朝醉……哈哈哈,那笑声让人惊恐、毛骨悚然,青皮感到对方的脸变了形。
       青皮啊,你还年轻,等你到了姐这年龄,什么都明白了,哈哈哈……青皮越听越糊涂,霞姐住着这么精致的屋子,穿得这么时髦前卫,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流连于雁城高档的商场,怎么会说出这些无厘头的话。难道真如奶奶说的,这人啊,吃了找不到地方消化,瞎折腾。奶奶也说了,人啊,心得静,不然会胡思乱想,所以奶奶每天都在不停地忙碌,忙得没有时间想别的;自己也一样,每天都在不停地下单、取单、送单,不停行走在雁城的大街小巷,沾着枕头便被睡意栓得牢牢的,哪有心思想别的,即使要想,那也是什么时候能接奶奶到城里来,让奶奶也象城里人样沿着河堤散步,吃着喜欢的东西。
       霞姐兀自说话,影子被拉长、缩短,形状怪异,激动时似乎面对仇敌,欲将对方撕裂;平缓时如母亲的摇篮曲,让人感到温馨与幸福;惊恐时犹如恶魔现身,死亡阴影笼罩;絮絮叨叨如神婆,充斥着印度的神秘感,整个过程如演员尽情展示演技。青皮被特有的情绪吞没,盯着霞姐那靓丽的面孔,带着酒韵的风骚,思绪却跑到海洋的深处,如课堂上老师与学生各自运行在轨道上。
       突然,霞姐似被某种力量击倒,头一歪,身子便散了架软斜下去,鼾声便成鼻孔里、嘴里跑了出来,任青皮怎么叫唤,沉得如一座山。青皮回想起霞姐的话,感觉如老师在讲课,村头瘸腿老爷讲故事,那些离他太遥远了。可霞姐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呢?
       当晨曦悄悄靠近,天光穿过黑暗,逼退星光,鸟鸣声响起,城市苏醒了,汽车声、走廊脚步声宣布新的一天来临。霞姐的呼吸均匀了,酒晕的脸如褪色的画,蜷缩的身子如秋风中的落叶。奶奶常说,生命啊,立起来是一座山,倒下去就是一摊泥。青皮突然感到一阵心悸,想不到这鲜活而妖娆的身子,躺下去竟然这么狼狈无助。
       青皮赶紧叫了一份早餐外卖。可当看到外卖哥时,便想起自己送货时那种复杂的心境。外卖的热气慢慢地消散,青皮的肚子象个馋虫,害得嘴里唾液股股涌出,便忍不住吃了小块蛋糕,然后又吃了小块,直到把自己那份吃完。快中午时,霞姐才幽幽地睁开惺忪的睡眼,伸了个懒腰,看到青皮,吓了一跳,双手护着胸部,四下盯了盯,“你?”霞姐听了青皮的话后,眼睛充满了恐惧,“你说的是真的?”“姐,你怎么不信呢?”青皮感到背脊阴风阵阵,难道这就是奶奶说的酒后失意?太可怕了,一个漂亮女人,酒后失意意味着什么?青皮全身起了鸡皮疙瘩。“你说还打了架?”霞姐突然急了,“是啊,我的车都被他们砸碎了。”青皮满脸的悲戚、颓丧。“不是姐说你,怎么能打架呢?”“他们欺侮你,该挨揍!”“这些人惹得起吗?青皮啊,离开这儿吧!”“姐,我不怕!”“你不怕,姐怕!……记住姐的话,千万要信姐的……”“我走了,那姐你呢?”霞姐轻轻抚摸着青皮的头,咬着牙擎着泪,“姐会照顾好自己的!”“姐,你一定好好活着……”“姐听你的,咱们都好好活着。”“奶奶说了,人有双手,只要肯干,什么都会有的。”“对,姐也有双手,什么都难不到!”青皮听了,满嘴的牙齿凸露出来。
        奶奶说了,趁年轻,多学一门手艺,多一个谋生手段。青皮最终选定汽车修理技术。汽车修理是个苦活、脏活、累活,青皮每天跑上跑下,钻进钻出,脸被油污涂成叫花子脸,却时常听到青皮爽朗的声音,“奶奶,放心吧,这活儿不累,又安全。”“我啊,又长高了,吃得特别多,老板都说我象一头猪,哈哈哈……”“我存的钱你取没有?钱我够用,你不要那么节约了……”
        那天青皮从车底下钻出来时,激动地叫道,“是你啊!”中年男宝马车主很疑惑,青皮赶紧将脸擦了擦,“我,是我啊!送外卖的。”车主欣然笑了,拍了拍青皮的肩头,“哦……”“叔,你的车我还没赔,还有那500元……”“还记得那个事?”宝马车主将钱推了回去,“叔还感谢你呢!”“感谢我?”“当时那情况,你没讹我……”“叔,怎么会呢?是我撞了你啊,这钱,你必须收!”“过了就算了,只是我这人生地不熟……”“放心吧,叔,咱们这儿也讲良心,老板与你一样。”“哦……”
        宝马车轰的地一声吼叫后,烟一样消失了。青皮盯着那慢慢消失的影子,突然想起了霞姐:
       霞姐,饿了么?

作者简介:罗锋,笔名骆园,四川资阳人,联系电话:13778998478    QQ:1751038692
发表于 2017-12-25 09: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老朋友来到核桃源!
发表于 2017-12-25 09: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我提几点建议啊。
发表于 2017-12-25 09: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情节上说,这篇小说应该是很励志的,为了家庭辍学打工,然后在环境的逼迫下开始学技术,挺好的思路,所以,我的建议是把其他无关的一些琐碎细节去掉,让奶奶成为感情上的激励,让霞姐成为负面的典型,而那个宝马车主可以用话点醒青皮,这几个人合力让他明白自己应该走的路,这样的话,我感觉效果会更好。
发表于 2017-12-25 09: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有一点,我感觉也要注意一下,霞姐的形象前后之间反差比较大,我感觉在前面应该给一些铺垫出来才好。
发表于 2017-12-25 09:3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说,前面可以给一点暗示:霞姐做的工作不正当。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5 17: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7-12-25 09:31
就是说,前面可以给一点暗示:霞姐做的工作不正当。

谢谢 老师
发表于 2017-12-25 19:5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别客气,还请多多赐稿支持!
发表于 2017-12-25 20:07: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细腻而又生动!欣赏大作。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22:2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戴璞 发表于 2017-12-25 20:07
这篇小说细腻而又生动!欣赏大作。

谢谢指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