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站在牛口革命烈士纪念碑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6 09: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小铭 于 2018-1-6 09:18 编辑

站在牛口革命烈士纪念碑前
文/宋小铭
  牛口位于鄂西边陲,巴东和秭归县城交界处,与我的老家隔江相望,但却少有走动。实则是隔江渡水出行不便,再则是它只是一个江边小镇,小得一袋烟的功夫便可以走完整条街。古老的青石板,狭窄逼仄的街道,林立的板壁吊脚楼,有人踩上去,发出吱吱呀呀地响声。一些裁缝店,理发店,小吃店,商店依次展开……
  这些又随着三峡水库蓄水,被迁植至别处。曾经的江边小镇,古朴与繁华都随着江水上涨,永远地没入江底。如今的牛口,除了那屹立在半山腰间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巍峨挺拔,似是一把出绡的宝剑,直刺蓝天;又像是一把燃烧的火炬,照亮着巴楚风云。剩下的,就是一些农户和梯田。
  国庆期间,我们相约去岳父的老家,牛口上方的绿竹筏村,参加岳父一个远房侄子的婚礼。归来时,有人提议,不按原路驱车返回,而是步行到江边,坐渡船过河到对岸我父母家。这提议首先得到儿子的欢呼雀跃,他喜欢走山村小路,喜欢沿途的花鸟草木,有他看不够的新奇和好奇。
  一路上,儿子走在前面,高兴得蹦蹦跳跳,手里不时有他从路边采来的野花杂草。妻和岳母跟紧其后,时时提醒他注意脚下安全,山路多坑洼不平,担心他摔跤。我和岳父走在后面,说着闲话。
  天空澄静,像是被海水洗过一般,比羽毛还要轻盈。长江犹如一条碧玉的带子,在连绵不绝的群山脚下安静地潜伏着。斜坡上的房屋树木,美的就像莫奈笔下的油画,色彩斑澜。接下来是层层叠叠的梯田,梯田里栽种着一望无边的橙树。此时,正是橙黄橘绿时,一树树金黄色的果实,在微风吹拂下,闪着明黄的光芒,像是一片黄色的海洋。
  儿子在革命烈士纪念碑前停下来,眯着一双眼睛仰望着。“革命烈士纪念碑。”他轻声念着,举手行了一个不太标准的队礼。接着俯身将他一路采集而来的野花杂草,恭敬地献在纪念碑前,对纪念碑两侧的浮雕和烈士简介有了兴趣。他看着极为认真,专注,小小的脸上,表情十分肃穆。作为二年级的学生,他内心多了英雄崇拜,不仅喜欢奥特曼,也喜欢黄继光,邱少云这些战斗英雄。但对于故乡,离他生活最近的革命苏区里的一些英雄人物事迹知之甚少。
  这是我们常期在外地的缘故,今天无疑是个好日子,一个让他了解家乡历史的最佳时机。我们都在纪念碑前的台阶坐下来。岳父说,这纪念碑是八八年县人民政府建立的,一二年又重新修缮过,是为了纪念革命烈士曹秋选,汪书兴等十七位泄滩籍共产党员。这位军人出身,做了一辈子村干部的中共老党员,接着向我们讲述了一个关于家乡人们如何英勇抗日救国的故事,翻开了那段风起云涌的峥嵘岁月。
  一九二八年五月,巴东革命武装暴动失败,党的工作被迫撤至江北,在西陵湾建立了中共西陵党支部。离西陵湾最近的陈家坡人曹秋选,第一个报名参加革命活动,成为第一个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陈家坡人。从此,曹秋选就像一粒火种,慢慢引燃了秭归革命的熊熊烈火。
  那年六月,在泄滩乡陈家坡村一幢普通民房里,曹秋选的带领汪书兴、王昌海、王克济等十多个当地农民,在鲜红的党旗下宣誓,成立了秭归县境内的第一个党组织。曹秋选任支部书记,汪书兴、王克济任支部委员。
  星星之火,从此燎原。在曹秋选等人的领导下,蒿子坪、桂花坪,马营等支部相继成立,还组织建立了农民协会、妇女协会、共青团、儿童队等群众性组织,会员多达六百余人,革命的队伍越来越庞大。
  从一九二八年五月到一九三零年五月,整整三年时间,曹秋选等革命党人以泄滩陈家坡村为老根据地,不断将革命成果巩固壮大,建立党组织,领导革命群众开展土地革命运动,镇压地主劣绅,没收地主的土地和财产分给农民,为红军游击队补充给养,与反动组织“黄香会”作斗争。泄滩苏区革命有力地打击了反动势力,为秭归人民的最终解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一九三零年六月,国民党在秭归、兴山、巴东成立三县联防“剿共”指挥部,对革命苏区进行大肆“围剿”,极力破坏群众革命运动。由于敌我力量悬殊,苏区的革命成果遭受重创。曹秋选、曹秋录、王昌海、汪书兴、王山祖、王功奎等一十七名共产党员,先后落入敌手,惨烈牺牲。说到此处,岳父站了起来,望着眼前的革命英雄纪念碑,眼眶湿润了。他慢慢渡到碑侧,抚摸着上面的英雄浮雕,神色十分凝重。
  儿子紧跟着岳父身后,问:“外公,他们都牺牲了?”
  “他们是陈家坡的英雄,硬汉,宁死不屈。”岳父抚摸着儿子的头,目光深遂,声音低沉。他拉着儿子的手,指着碑身上的名字,低声念着:“曹秋选……”作为一名土生土长在革命苏区的农民,先烈们的故事从小就听人讲起。而这一次,站在革命烈士纪念碑前,亲口将这些故事讲给儿孙们,他的心情仍然是激动的。半个世纪过去了,烈士们早已化成枯骨,但他们的英雄事迹被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黄香会”手段残忍,每个被捕的革命者都是在受尽肉体的折磨后死去的。但烈士们始终牢记自己在党旗下的誓言,至死都不向敌人屈服,泄露半点党的秘密。曹秋选被捕后,双手反绑着吊起来抽打,皮鞭、木棒、刺条、绳索都用遍了,衣裤打成了碎片,遍体鳞伤,多次昏死过去,始终不肯屈服。敌人见从他身上得不到什么,刽子手将他拖到野外,一刀砍在耳门下,倒在血泊中的曹秋选,仍然高呼革命口号。另一刽子手怕他的口号激起围观人员众怒,残忍地用镖枪将他刺死,并灭绝人性地将其心肝肚肺全部掏出,炒吃了他的心和肝。这个陈家坡村的好儿郎,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干部,就这样被一群丧尽天良的土匪杀害了。闻知噩耗,上千的人赶来为烈士送葬,哭声动天。
  儿子听得泪水涟涟。这个生长在蜜罐里的孩子,怎么会明白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多么地来之不易啊!今天,我们能够这样安静地坐在阳光底下,吹着风,从容而自由,是多么地可贵。这是无数革命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历经生死战火,顽强不屈的跟敌人战斗换来的,用他们宝贵的生命和滚烫的鲜血换来的。
  我将儿子揽在怀里,仰望着这座高大雄伟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它像顶天立地的巨人一样矗立在青松翠柏之中,“革命烈士纪念碑”七个大字,在秋日的阳光下,濯濯发光。“巍巍青山埋忠骨,啸啸松涛颂英灵。”安息吧,英勇的烈士们!历史会记住你们的,人民也会记住你们的,泄滩的一草一木都会记住你们的。你们是这个民族的骄傲和自豪!
  我牵着儿子的小手,顺着水泥彻成的台阶,一路向下,向江边渡船上走去。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