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8-1-16 21:3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楼云 于 2018-1-25 18:36 编辑

               闹鬼
                                          楼云
     银盘似的月亮,洒下皎洁的月光,一缕溶溶的月光射进卢品家二楼梯口窗户。
     盛婶这几天身体不舒服,血压有些高,睡不踏实。梦多,老是夜半惊悸而醒。
啊!鬼!鬼!盛婶又吓得惊叫。
盛婶仰头望一眼对面卢品家的二楼窗户楼道口时,忽然闪出一个披头散发,白发白衣的女子下楼。盛婶眼睛忽地一亮,心里咯噔一下,心跳急剧加速,血压飙升,不一会白影又返回二楼。
      啊----鬼!鬼!盛婶惊魂不定,一晚上更是没有一点睡意,她最近老是失眠,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一双眼睛东张西望。
      次日凌晨,盛婶神情恍惚,早早起床,来到卢品家屋外,仔细瞧瞧了二楼窗户,透明的玻璃窗户关的严严实实,这窗户像是好久没打开的样子。
     盛婶不敢声张,又怕自己看到的只是一个眼花的幻觉。
     晚上睡觉时,盛婶更加没有睡意,她要见证一下昨晚那个视觉是不是真的,要亲眼目睹那女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到了午夜时分,盛婶又见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蹑手蹑脚下楼,顿时盛婶吓得脸色铁青,心跳砰砰作响,几乎要蹦出体外。
     第三天晚上,盛婶再也不敢睡了,双眼死死盯着对面二楼楼道口。今晚,盛婶还准备了一块湿毛巾,见到女鬼时擦擦额头,头脑清晰一些,看看是真鬼还是幻觉。她注视了一夜,那个女鬼没有出现,而后的一段时间里,盛婶也没有再见过那个女鬼。
一连几个晚上没有睡好觉,眼圈发黑,脸色蜡黄,萎靡不振,茶饭不思,浑身柔软无力,卧床不起。
盛婶病了。儿子驾车把盛婶送进医院,医生给她浑身做了一番经查,三高,身体虚弱,必须住院治疗。
      盛婶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康复出院。尽管有医保,自负的一部分医疗费,也让盛婶心痛了,她痛恨,怒骂女鬼,上辈子做了缺德事,阴魂不散在人间捉弄人。
     盛婶出院回家,睡在床上,夜晚还是提心吊胆,睡不踏实,生怕女鬼会给她带了什么灾难,或许女鬼会带她去找阎王爷,她三十岁守寡,儿子成家立业。女孩还在上大学,还有好多未了的心愿,她想活着,如今苦尽甘来,好日子没享够,心里越想越寒。
这晚,盛婶目视卢品家二楼楼道口,一夜太平,未见女鬼骚扰。
次日还是安然无恙,盛婶坠在心头的石头落地了,心情舒坦睡起了安稳觉。
又是一个夜深人静,明月高悬的夜晚。一片一片的月光,温柔地洒落下来,洒在屋檐,还洒在卢品家二楼窗户。
午夜时分,一个明明晃晃的披头散发白衣白发女子身影若隐若现。盛婶见后又是吓得魂飞胆散。
俗话说,男怕三、六、九,女怕一、四、七,阎王爷请你去喝酒。今年六十一,就是一个招鬼神的年龄,三高缠身,头痛发热不断。卢品两口子今年五十五岁,女孩二十三岁。女鬼为什么到他家里去。鬼神一晚走游数百家,会不会来到我家,儿子今年三十六,儿媳二十七,孙子六岁,我六十一,都是招鬼神年龄,阎王爷你行行好不要来我家招魂,
这时家里院门“吱呀”一声响,盛婶吓得跪床祈求,阎王爷你饶了我家吧。阎王爷,你放过我家吧。儿媳问道,妈,夜半三更的你在唠叨什么?盛婶怯生生地说,刚才是你开院门的吗?这么迟才回家。
不是我,还会有谁呀?我去玩麻将了。
      盛婶心里总算平静了,鬼神没有光顾自家。
    天亮后,盛婶再也忍不住了,来到卢品家,把自己见到女鬼的事跟卢品一说,卢品也吓得脸色铁青。啊?难道她还阴魂不散,怪不得上月十五,我骑电瓶车时被车子撞了,住了半个月医院,如今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卢品立马跑到乡集市买来好多冥币烧给女鬼,还请了巫婆来家里做驱赶女鬼的阴魂事。
卢品家的房子旁边原先有冢坟墓,墓主人是一位结婚才一年的媳妇,两口子为家庭琐事吵嘴,女的一气之下上吊死了。卢品出资动员死者丈夫迁移了坟墓才盖起了三层小洋楼。听了盛婶的一番述说,卢品顿时变得目瞪口呆,毛骨悚然。卢品与盛婶商定,晚上再出现女鬼时给他一个电话,他要抓住女鬼。
    听了卢品的话,为了真实自己所言是真实的,今夜盛婶更加不敢睡了,双眼目不转睛的顶住卢品家二楼的窗户。
    夜半三更,盛婶又看见那个白衣散发女鬼小心翼翼地下楼。盛婶吓得立刻打电话给卢品,鬼!鬼!女鬼,下楼啦!快!快!盛婶惊惧,吐词慌慌张张。
    躲在房间里的卢品和他的两个弟弟,拉亮楼道灯光,手握锄头,木棍,菜刀,站在楼道口,等着女鬼上楼,
     不一会,披肩散发的媛媛穿着白色睡衣走出卫生间往楼上走,见到卢品三兄弟,立刻惊呆了问:“爸爸!夜半三更的干嘛呢?”
     卢品惊悸不安地问:“媛媛,真的是你吗?”
    “爸,连我都不认识了吗?”媛媛骂道。
    “你,你披头散发起来干嘛?”卢品问。
    “ 还能干嘛?难道上厕所也要把头发扎起来吗?”媛媛反问。
    “你平时不是不起夜的。”卢品说。
    “你管这么多干嘛?让开,我明天还要上班呢。”说着媛媛就蹬蹬跑上楼梯进入房间,咚!重重地关上房门。
    这时卢品的老婆起床,对着卢品三兄弟一顿骂:“你们有没有脑子,这年月哪来的鬼,媛媛来例假,怕弄脏了床单才起夜的,你们瞧瞧,她染的一头黄发在月光下看起来当然是白色的,我看你们三个就像没脑子的猪,被一位七十多岁老太婆忽悠。”
     卢品一脸尴尬,他的两个弟弟灰溜溜地走了。

发表于 2018-1-17 14:32: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的情节设计很合理,而且生动有趣,不错。
发表于 2018-1-17 14: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小说,设置悬念是最好的叙事方法,我建议可以把小说的情节顺序稍作改变,先写盛婶晚上偶然醒来,看到“女鬼”,然后就开始失眠,总是觉得有鬼,几天之后跟儿子说,然后逐步引入,最后解决不了问题,于是大家就要想办法“抓鬼”,再揭示谜底,应该会更有效果。
发表于 2018-1-17 14:34: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些浅见,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发表于 2018-1-19 14:22: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讽刺的味道耐人寻味。
发表于 2018-1-23 20: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同波澜老师的意见。很有趣味的小说。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8: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1-17 14:34
这样的小说,设置悬念是最好的叙事方法,我建议可以把小说的情节顺序稍作改变,先写盛婶晚上偶然醒来,看到 ...

老师你好,最近论坛显示木马,很少光顾,按照你的意思修改了一边,请再次指教。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8:3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戴璞 发表于 2018-1-19 14:22
不错,讽刺的味道耐人寻味。

谢谢戴璞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8:3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1-23 20:19
赞同波澜老师的意见。很有趣味的小说。

谢谢 冰凝暗香老师
发表于 2018-1-26 10: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云 发表于 2018-1-25 18:37
老师你好,最近论坛显示木马,很少光顾,按照你的意思修改了一边,请再次指教。

显示木马的话,可以换一个浏览器试试,360的和QQ的都可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