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原创小小说《牛算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8 20: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生生不息 于 2018-1-18 20:21 编辑

牛算计
      牛强入赘到马村后感觉很不适应,他时时告诫自己凡事多算计,绝不能吃亏!夏天带镐,冬天拿锹,扬场站上稍。这些窍门他背得滚瓜烂熟。
      在地里摸爬滚打了大半年,村里的几百口人连同下乡青年都熟识了。生产队长说选几个年轻力壮的看青护秋,牛强知道这个差事不用费力干活,就积极报名。队长又说要白班和夜班交替轮换。牛强眨着精明的圆眼睛,脑子快速回忆早晨听匣子里的天气预报,抢先说和搭档马平熬夜看晚班。因为他听预报说晚上有雨。
      到了晚上,天只是阴得厉害,凉飕飕的乌云吝啬得没有一滴雨落下。马平拎着镰刀在村口转悠。牛强美美地在家睡觉,生产队长气呼呼找上门,吓得牛强和瘦小的媳妇嘴唇发抖。
      “年纪轻轻,第一天看青就偷懒!”队长的眼睛瞪得牛一样。
       好说歹说,继续看青,工分被扣一天。牛强很窝火,感觉自己吃了大亏。又一算计,一定是队长第一天才瞪眼监督,就在第三天带着马平装模作样在庄稼地边吆喝几声,又偷跑回家和媳妇睡觉,他不能白吃那么大的亏。
       生产队长“啪啪啪”敲门,牛强被扣了三天的工分。他只好一心一意看青护秋,冷不丁在马啃过的地方搓几粒苞米,捡一把炸落的黄豆粒,地中间踢下一只红萝卜。感觉吃的亏补上了,牛强心里才平衡。
      打场完毕也封河了,生产队长带着大家往地里送粪。村边的粪坑一房那么深,夏天淹死过倒霉的蠢猪。牛强把手褪在袖子里,腋下夹着铁锹上工,黑嘴唇一团一团喷着白气,脖子缩缩着,家做的棉帽子如一只刚钻出的圆蘑菇。
      人齐了,队长点一支粗旱烟,斜叼着“吧嗒吧嗒”抽几口,裂开另一侧的黑嘴唇喊:“干活干活!”边说走到粪坑边,把两只棉手套缠到腰后,攥着铁镐“咔咔咔”地刨。冻粪上出现几个光滑的黑印。带镐的几个憨汉子随着队长一字排开,抡镐使劲刨起来。冻粪块儿四溅。
      拿锹的汉子缩脖端胛地背风站着,胳臂和肚子夹着的铁锹把成了拄棍。牛强眯着小眼睛玩味着自己高明的算计,脖子缩得更低了,瘦小的身子躲在人群中,不引人注目。
       队长带着马平、马大海几个憨汉子“咔”、“咔”、“咔”地刨了一袋烟的工夫,刨掉了一条冻层,鼻子嘴巴喷着一股股白气,示意拿锹的汉子上去挖。牛强跟在大家身后,慢吞吞走过去,一点点抻好棉手套,弯下腰,把锹尖放到未冻的粪上,伸出一只脚望锹耳上踩,握住锹把往后一压,双手顺势一抬,半锹隐约闪着湿气的粪端到空中,再一扭腰,胳臂一甩,半锹粪飞到了马车上。他不打算比别人多干,反正工分都一样。
      运走了几车粪,粪坑的边沿出现了一条斜沟。越往下,粪层越厚,斜坡越深。太阳落山时,有半人深了。这一天,累坏了队长和马平、马大海几个带镐的憨汉子。一半拿锹的人虽然在北风中抱肩跺脚,但却很轻闲。
      一个用镐的下乡青年站到腰深的坑底,看看齐刷刷的粪印对队长说,先挖走底下没冻的粪,上边的冻层就悬空了,好刨。队长采纳,指挥拿锹的汉子就这样干。牛强随着大家迈着小步下到坑地,学着别人的样子横着半锹半锹地挖粪装车。带镐的憨汉子站在一边抽烟闲聊。牛强心中很不舒服。
       挖进去一两米,冻层成了“房顶”,大锤铁镐狠砸猛刨,大片“顶棚”瞬间坍塌。拿锹的还没抽完一袋烟就又上前装车,牛强感觉自己吃亏了,边慢腾腾干活边眨着圆眼睛算计。
       第二天牛强改成拿镐打算干轻活,却气温骤降,冻层突然变得厚了许多。用稿又成了费力的活计。打算改回拿锹,队长说,不许改了,就这样干!
      这一冬牛强感觉自己老了好几岁。
      算计来算计去,依旧喜忧参半,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乡亲们都知道了他凡事不吃亏爱算计,这绰号就传开了。牛算计女儿到公社读中学时,村里发水。公社就带着村人到北边山脚下盖新房。牛强抓的房号是最西侧的小坡上,比别家高出一房,后边也是山坡。牛强眨眼一算计,对坡下的马平说,你家的地势依然低,再发大水,保证被淹。二人换了房基地。
      房子盖好了,牛强家前后有菜园,打井也省事。马平家开了后门就是北山坡,需要到下边的邻居家打水。牛强占了大便宜,兴奋得几夜没有睡好。
      谁知仅仅高兴了一年,村里分了地,家家干起了各种营生。马平学着老丈人养鸡,房西房后的山坡就是最好的养鸡场。起早贪黑地干,他成了村里的富裕户。外地人发明了钻井,马平家水质好,吃水比谁都方便。
      几年的光景,马平的养鸡产业越做越大,在山坡上建了县里最大的养鸡场。牛强却仍旧没有算计出发展,种自家的几亩地过平淡日子。他听说马平养鸡场招工,低头算计一番,披件黑棉袄去应聘,鬓角的白发很扎眼,腰也有点弓了,唯独小眼睛还是那么精明。
      马平憨憨地看着坐满屋子的乡亲,和媳妇商量几句,留下了马大海和几个干活不藏奸的憨汉子。
      牛强脸热苦笑,悠着瘦小的胳臂回家,一路上,瘦脑袋耷拉着,不知又在算计什么。

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南京路六段兴大都小区946姜宏生

发表于 2018-1-18 20: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对人物的描写算是比较成功的,小说的人物性格比较鲜明,如果说问题的话,我感觉在风格和情节上,这篇小说的风格内容有些旧了,我记得八十年代的时候,流行过一段时间这样的小说,但是后来就少了。所以我的建议是可以多写一些与现代人生活相关的小说,应该比这样的小说更受欢迎。
发表于 2018-1-18 20: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有些编辑是喜欢这样风格的,建议也可以投一下有相关类型风格作品的杂志,或者再增加一些情节,把人物的经历丰富一下,那么可能就比较吸引读者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4: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1-18 20:45
这篇小说对人物的描写算是比较成功的,小说的人物性格比较鲜明,如果说问题的话,我感觉在风格和情节上,这 ...

感谢波澜老师的细致点评。我今后注意选择当下人关注的材料。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4: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1-18 20:46
当然,有些编辑是喜欢这样风格的,建议也可以投一下有相关类型风格作品的杂志,或者再增加一些情节,把人物 ...

我先放一下,过些日子再尝试修改。谢谢您的批评指正。
发表于 2018-1-23 20: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