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眼皮颤动的花韭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 11: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秋水时至 于 2018-1-21 11:22 编辑

                                                                                         文/程玉恩
      这几天,花韭芬起身时总感到眼睛睁起来似乎有点费劲,而眼皮却会时不时地颤动几下,闹得她很不开心。不知为什么,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究竟会出什么事呢?难道是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抑或是丈夫——不不不,可能是最近一段时间觉没有睡好的缘故吧。
      花韭芬拨了许美芹的电话。尽管花韭芬不太喜欢许美芹,但遇到烦心的事,她首先想到的人还是许美芹。一阵铃声之后,许美芹说话了。什么事啊?妹子。尽管许美芹比花韭芬还小几个月,可她就是喜欢拿大。因为她的丈夫蒋如海是总务处的第一副处长,而花韭芬的丈夫吕中天却是总务处的第三副处长,所以花韭芬只能被她压下来,叫她姐姐,叫她蒋夫人。花韭芬说,姐姐,也不知怎么回事,我的眼皮这几天老是会跳呢!许美芹说,是不是你想那事想多了,累了。花韭芬说,都多大了,还老想那事。许美芹说,妹子,你这如狼似虎的年纪,想还不是应该的?不过,这回恐怕是你想歪了,我说的是你们家吕中天和我们家老蒋参加总务处处长竞选的事啊!花韭芬脸一红,说,我想他们那事干嘛,我又帮不了他什么忙。许美芹说,吆吆吆,难道你帮他的忙还嫌少?跟你开玩笑呢!听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还有男左女右之分呢,你是左眼跳还是右眼跳?花韭芬说,我是左眼跳过之后,右眼也会跟着跳两下子,有时候左眼右眼竟一起跳那么两下子呢。许美芹说,哎呀,我的妈呀,那到底是财是灾是福是祸就不好说了。你也别瞎想,多休息休息,再将你最拿手的口味虾多做点吃吃就好了,吃不了,可要叫上我啊!唉,花韭芬叹了口气说,姐姐想吃口味虾那还不好说?不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随它去了。我先挂了,姐姐。许美芹说,哪来什么灾呀祸的,马上就要做处长夫人了,凡事要往好处想,出来走走,不要老坐在图书馆里折腾自己!
      花韭芬是学校图书馆的图书管理员。工作虽然轻松,但也单调乏味。花韭芬感觉自己和身后书架上的那些图书一样渐渐地被人冷落了。话说回来,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时代,电脑手机上什么没有,谁还来图书馆翻这些发黄的书?书上的事又哪有网上的新鲜?而她花韭芬自己呢,自从半年前查出子宫肌瘤,切除了子宫以后,似乎也成了一本旧书,她的丈夫再也没来翻读过了。花韭芬感到自己的生活和这图书馆一样,阴冷阴冷的。
      望了望窗外灰蒙蒙的天,花韭芬开了灯,从手提包里取出了镜子。花韭芬拿着镜子,前照照后照照,左照照右照照。尽管她的发型一换再换,可怎么也换不来青春气息了。岁月已悄悄地爬上了她的眼角,生活不知不觉地拉平了她面颊两边的酒窝。无论选用什么化妆品涂抹,面部的肌肤也渐渐失去了弹性。无论怎样用心去调试面部表情也调试不出昔日的风采了。花韭芬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一团糟。而她的丈夫吕中天却如日中天。在她的鼓动下,吕中天顺顺当当地当上了学校食堂管理员,膳食科长,总务处副处长。这几天就要竞聘总务处处长了。可是,这半年来,即便是双休日,丈夫白天也很少回家,夜不归宿也是家常便饭了。将来的日子会怎样呢?花韭芬不愿想,不敢想,但又不得不想。
      突然,室外传来了“笃,笃,笃”的脚步声,花韭芬定了定神,赶忙将镜子放进手提包。就在这时,许美芹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许美芹笑着说,哎呀呀,妹子啊,我不亲眼看见,还真不知道,原来美女都是照出来的啊!你说说,想当年妹子从湖南嫁到我们学校的时候,那是惹得多少人神魂颠倒啊,这一说都快二十来年了吧,妹妹的风韵可是依然未减啊!
      许美芹一踏进图书室,便大声嚷嚷着。许美芹说花韭芬当年惹得学校多少人神魂颠倒,倒也没有夸张。那年,当吕中天突然将貌若天仙的花韭芬带进学校时,曾引起学校一时骚动。学校里没有多少人相信他们能走到一块。当然,这并不是说吕中天配不上花韭芬,那时的吕中天怎么也算得上一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子呢!人们疑虑的是吕中天到千里之外的湖南去参加个短期培训,一场晚会,一支圆舞曲,怎么就能将一个美妹搂到怀里,结为夫妻?真是演电影呢!然而,有句话叫事实胜于雄辩,不管周围的人怎样吱吱喳喳,他们就是快快乐乐地生活到了一起。当然,花韭芬,这个名字和她的美貌一样让人想入非非,她的所作所为,也引起人们纷纷议论。他们开起锅灶不久,就有人说她花韭芬“一分不拔”。为什么呢?因为她买东西讲价钱至少要打个九折,只肯“花九分”啊!他们的工资低,生活节俭,本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可她对待周围的人却大方着呢!那时,学校教职工一百多号人有几个没吃过她做的口味虾?特别是她用从湖南带回来的小辣椒做的口味虾,那红、那香、那辣馋死多少人了。当然,吃得多的自然是学校的头头脑脑们。岂止是吃,什么湘绣啊,湘瓷啊,他们哪个没得到一件两件的?当然,有关花韭芬的风言风语也有。比如,学校的大领导一见到花韭芬精神就格外亢奋啊。再比如,花韭芬给学校二领导敬酒时总是情色迷迷的,有点勾人的意味啊。当然,诸如此类的说法也并不新鲜,因为这正是花韭芬这个湘妹特有的韵味。至于说她和谁有没有那个什么,也是没影的事。不过,话说回来,也怪花韭芬的娘,你为什么急急忙忙将个孩子生在韭菜地里,还起了这么个名子,花韭芬,自然就“花纠纷”了。当然,正是有了花韭芬,学校才增添了些生气。正是花韭芬的热情好客,才为丈夫吕中天赢得了好人缘,使丈夫从一个不起眼的教师一路升为总务处副处长,现在就要竞选总务处处长了。
      花韭芬望着许美芹,愣了一会,才朝许美芹陪笑说,蒋夫人取笑了。许美芹说,不是我说你啊,妹妹,你要是还想艳压群芳,整天躲在这旮旯里照镜子可不靠谱啊!你的行头得常换换,美容院你得勤走走,外面的世界,你得多看看。你不晓得吧,我们的吕副处长还没上位,食堂里的几个小妖精就围着他扭屁股了,你可得当心啊!花韭芬说,蒋夫人说笑了,王处长升了副院长,你们家蒋处长排在其他副处长的前面,晋升处长是顺风顺水的事,我们家中天报名竞选只是凑个数而已,兴许还是领导们安排做陪衬的呢,您可不要放在心里。许美芹说,谁知道呢,按理说我们家老蒋也该熬出头了,可你们家中天人缘好,和上层走得近,尤其是对他以前的上司,那个刚升了官的王院长一直是言听计从的。所以,这次我是很看好你们家中天的。至于那个张处,过两年就到二线了,还报了名,我看他才是甘当绿叶呢!听说别的处室也有人报了名,但他们肯定没有多少优势。哎呀,你瞧瞧我这都说了什么?我们管他们的事干什么?我只是不放心你,才过来看看你,你的身体近来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就得去看医生。花韭芬说,谢谢姐姐了,我身体恢复得还好。姐姐你也不要太心急了,你就准备办酒宴庆贺是了。姐姐说的那些小妖精,我想,她们也许只是作态而已,不会有什么的。况且,花韭芬停顿了一下说,况且他或许也得了那病,谁还敢靠近他?许美芹说,哎呦喂,我的妈呀,你说的真的假的,这总务处是怎么搞的,肯定是那些鬼老板带他们出去参观考察惹的祸。好了,好了,你也得小心着点,凡事要往好处想,我先走了。
      许美芹走后,花韭芬的左眼又颤了两下。花韭芬心里直打鼓。坏了,坏了。花韭芬忽然想到刚才自己说错话了。自己看不惯许美芹那趾高气昂的样子,以为处长的位置非他们家老蒋莫属,才说“他或许也得了那病”,本来是想暗示她们家老蒋得了那病,刺激她一下的。最近,学校里在传他们家老蒋得了那病怎样怎样的,她许美芹还以为别人不知道呢!可是,情急之下,她却说秃噜嘴了,许美芹或许还以为她的男人也得了那病呢,这可如何是好?
      担心也好,怨恨也罢,花韭芬的日子还是一天一天地过,班,还得冷冷清清地坐,只是她心里又多了一份纠结。她在犹豫,究竟要不要将自己和许美芹谈闲时说错的话告诉给丈夫吕中天。告诉了他,他会怎样想?不告诉他,一旦许美芹借此弄出点幺蛾子来,影响了丈夫竞选又如何是好?花韭芬知道,在别人眼里,学校是清水衙门,可这些年学校规模不断扩大,老校区改造,新校区建设也有几个亿的投入了。学校总务处成了令人眼馋的部门。这也是花韭芬所担心的原因,现在做一些有油水部门的官,确实是风险和机遇并存,搞得好,很容易提升,搞不好也会犯错误甚至会蹲大牢的。花韭芬觉得丈夫吕中天的心没那么贪,家里的房子还是贷款买的呢!但有可能得到的机会,要是被她一句话弄丢了,那吕中天还不恨她一辈子?当然,也许是自己想多了,许美芹或许根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坏。虽说她管丈夫有点严甚至有点狠,可那是人家的家事,何况,她又管住了吗?花韭芬想来想去,终于定下心来。管他呢,只当自己什么也没说,该怎么的就怎么的吧!从心而论,花韭芬当然希望自己的丈夫官升一级,那样的话,至少像许美芹这类人,在她面前会少张扬一些,自己也能从妹妹回归为姐姐。但从另一方面想,吕中天的工作也许会更忙,会更顾不上这个家,自己会更加冷清。花韭芬好不纠结!花韭芬甚至有些后悔,当初怎么就鬼迷了心窍,那么热心去做口味虾为他打基础,那么热衷于让丈夫去谋个一官半职呢?要是丈夫只是上上课,说不定他现在还会一跳三圈子,兴许还会时常拉着自己去唱唱K跳跳舞,哪会像现在,官不算官,吏不算吏,却一副官痞子样。
      这几天,花韭芬上了班,就反复想着这些事,想累了坐累了,就拿起鸡毛掸子,绕着书架一排一排有事没事地掸过去。
      借书!借书!听到叫唤声,花韭芬感到奇怪,快下班了,竟有人来借书了。来了,来了。花韭芬应答着从书架中走了出来。花韭芬抬头一看,站在门口的竟是许美芹。许美芹望着花韭芬哈哈大笑着走进了书库。花韭芬问,蒋夫人,不,姐姐果真要借书?许美芹说,借什么书?逗你玩呢!现在写书出书只是一些人的喜好,尤其是那些当过官的,在位的时候天天露面,退下来了,不弄一两本书出来炒作炒作,好像生怕人家将他们忘了似的。可有几个人买他们的书?即便有人买,也是放到书橱里装装门面。你说现在还有几个人爱看个书?就说你吧,开学初我来的时候,看到你桌上放的是《废都》,这不,你看现在还是《废都》。花韭芬微微一笑,显得有点不好意思,随手将书放进了抽屉。许美芹说,哦,不说这些没用的了。我是来告诉你好消息的。花韭芬问,什么好消息?许美芹说,你不知道啊,他们开会不久,我从报告厅后门悄悄溜进会场,偷偷听了他们几个人的演讲。什么演讲?花韭芬打断了许美芹话问。许美芹说,你这是真的假的,你还不知道?竞选总务处处长的演讲啊!或许你把他们竞选的日期记错了。不过,你们家吕中天的演讲啊,那真是杠杠的!特别是他说到什么“苟利学校生死以,岂因荣辱避趋之”时,哎呦喂,那掌声哗哗哗好一阵子,把个报告厅的玻璃都要震破了。花韭芬说,不就是个处长嘛,还生啊死的,至于吗?哪儿跟哪儿呀。花韭芬笑了笑说,你们家蒋处长的演讲肯定是更精彩了。许美芹说,唉,比起你们家吕中天来,也就一般般吧!不过,在我听下来,比他们其他几个人的演讲可要强多了。可谁知道那些代表、专家和领导怎么打分呢?好了,好了,反正他们场面已经走过了,结果如何,就听天由命吧!走,我们还是早点回家,给他们弄点好吃的,让他们放松放松。花韭芬朝许美芹微微一笑说,也是啊。
     花韭芬回到家,一时想不出做什么吃好。做口味虾,没有虾,也没有椒,冰箱里只有几个鸡蛋。现在去买?算了。说不定那些狐群狗党又会敲中天的竹杠子,让他请客也未可知,还是等等再说。花韭芬走进卧室,整理好床铺,又将床头柜上吕中天喜欢翻的那本《国富论》摆摆正。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花韭芬回到客厅,急急忙忙拿起手机,手指一抹,一种撕心裂肺的哭声立刻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妹子啊,我啊,许美芹啊,出大事了啊。花韭芬以为许美芹得到了他们家老蒋竞选得分不佳的消息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吕中天或许就有希望了。花韭芬赶忙安慰说,姐姐你不要着急,大不了——唉,有什么大不了的。许美芹停住了哭泣,大声说,什么大不了?你家吕中天和我们家老蒋刚刚被市纪委的人带走了!你说什么?花韭芬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说,这怎么可能?许美芹抽抽泣泣地说,你还不信?这是总务处张副处长刚刚亲口告诉我的,我们家老蒋负责学校基建这一块就不说了。你家吕中天,你想想,学校这几年每年万把人吃饭,米、面、油、煤的采购权全在他手里,你可知道这里有多少油水?前两天我还听说有人举报你们家吕中天嫖娼,还得了那病,我就没好意思告诉你,谁想到,他们两个人的问题都被举报到了纪委。我们的麻烦真的来了,妹妹!还有······许美芹还在不停地诉说着,抽泣着。
      花韭芬早已瘫在了床上,吕中天,好你个吕中天啊,你作了孽,我还被蒙在鼓里。这可如何是好?不,我得核实一下,再作主张。花韭芬想到了刚升了官的王院长,过去他可没少吃自己做的口味虾。花韭芬找出电话薄,拿起座机听筒,抖抖霍霍地拨通了王院长的电话。可电话响了半天,却没人接,花韭芬再拨过去,电话已经关机了。花韭芬又拨了张处长的电话,关机。再拨许美芹的电话,许美芹竟也关机了。
      都是些什么人哪,难道我成了瘟神不成?花韭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可悲,青春和心血就这么白费了。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眼皮一颤,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5166字)
  
作    者:程玉恩
地    址:盐城市人民南路33号
香苑西园10号楼701室
邮    编:224000
电    话:13770015007
发表于 2018-1-21 12:14: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致并且优美。
发表于 2018-1-22 09: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描写确实细致入微!
发表于 2018-1-22 09: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说存在的问题的话,我感觉是情节上,小说情节上不够出新,不过,这样的小说比较多,也不好出彩,我也没有好的想法。
发表于 2018-1-22 09: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先高亮一下,让大家都来品评一下,也出出主意。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 09:0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戴璞 发表于 2018-1-21 12:14
细致并且优美。

谢谢戴老师,请多多指点!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 09: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1-22 09:14
如果说存在的问题的话,我感觉是情节上,小说情节上不够出新,不过,这样的小说比较多,也不好出彩,我也没 ...

谢谢张老师,还请您多多指教!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 09: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1-22 09:14
我先高亮一下,让大家都来品评一下,也出出主意。

谢谢张老师!




发表于 2018-1-23 10:3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作笔法细腻,借助两个女人的嘴,把学校官场上的争斗和龌龊表现得淋漓尽致。很棒的小说。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0: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过奖了,还请多多指点!
发表于 2018-1-24 10: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水时至 发表于 2018-1-24 10:08
老师过奖了,还请多多指点!

多来发帖互动,谢谢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09:25:2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请多多指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