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问荒(外四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8 13: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问荒(外四章)

                    文/无非初晴


冬日迟迟未肯走远,
这满园的荒芜留给谁看?
烟火没了残痕,天空隐隐作痛。醉意阑珊,不见春的踪影。
掬一把水濯洗自己的暗影,
情节纷乱,寂寞如铁,颤抖不足以抵御寒冷……


  
        乱

最见不得雨打玻璃,
那瘪散的身形,毫无美感。
心绪烦乱,扯不出最主心骨的一根。
穿不穿雨衣,都是一种无奈。
索性赤脚走于路边的泥泞,又管何人评说!        

        相伤

树,清瘦着枝,尖锐地刺伤天空。
完全忘了,与其你侬我侬的初衷。
有的时候,越是相爱,就越是相害。
犹如期待一场无法如约而至的雪。
我开始选择沉默。从此,
所有承诺,都与春暖花开无关。

        爱与恨

冬的萧瑟,是从一棵树开始的,
从黄了叶,凋了叶,再到只剩黑乎乎的一个巢。
枝的爱恨,在整个季节显露无疑。
爱得激烈,恨得彻底。
既不待见,就请错过。那满城的风絮,
掠着指尖而过,都与我无关。全盘皆输,
呼啸的风,可以掀翻所有委琐的情,
在布谷声中醒来,我愿是三千年一开的优昙。


        狼狈

生活总是急于长出,一根又一根的尖刺。
我拔除了这根,又忙不迭地拔除另一根。
亮得看不见路,对面小车的远光灯,
凌霸归途。在冬夜备受煎熬的树,
对一切幽暗闭口不提。
没有战争,却四处狼烟,
距离幸福的海岸过于遥远,无法预支快乐,
时间和命运,成了世俗的殉葬品。

——————————————————————————————————

笔名:无非初晴
本名:张红霞
地址:浙江省慈溪市逍林镇中心小学 ;邮编:315321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663982791
发表于 2018-1-28 18: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欣赏学习,问好。
发表于 2018-1-28 20: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冬日迟迟未肯走远,
这满园的荒芜留给谁看?
烟火没了残痕,天空隐隐作痛。

发表于 2018-1-28 20: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飞非 于 2018-1-28 20:21 编辑

狼狈

生活总是急于长出,一根又一根的尖刺。
我拔除了这根,又忙不迭地拔除另一根。
亮得看不见路,对面小车的远光灯,
凌霸归途。在冬夜备受煎熬的树,
对一切幽暗闭口不提。
没有战争,却四处狼烟,
距离幸福的海岸过于遥远,无法预支快乐,
时间和命运,成了世俗的殉葬品。


赞赏,喜欢
发表于 2018-1-29 00: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爱与恨

冬的萧瑟,是从一棵树开始的,
从黄了叶,凋了叶,再到只剩黑乎乎的一个巢。
枝的爱恨,在整个季节显露无疑。
爱得激烈,恨得彻底。
既不待见,就请错过。那满城的风絮,
掠着指尖而过,都与我无关。全盘皆输,
呼啸的风,可以掀翻所有委琐的情,
在布谷声中醒来,我愿是三千年一开的优昙。
发表于 2018-1-29 00:31:34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好又深刻。好文字
 楼主| 发表于 2018-1-30 21: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海李朝晖 发表于 2018-1-28 18:20
来欣赏学习,问好。

问好朋友
 楼主| 发表于 2018-1-30 21: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8-1-28 20:16
冬日迟迟未肯走远,
这满园的荒芜留给谁看?
烟火没了残痕,天空隐隐作痛。

谢谢品鉴
 楼主| 发表于 2018-1-30 21: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倾城 发表于 2018-1-29 00:31
美好又深刻。好文字

谢谢赏读,问好
发表于 2018-1-31 19: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问好。
发表于 2018-1-31 19: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多来互动!问好。
发表于 2018-1-31 19: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你,更精彩——
发表于 2018-1-31 19: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感觉的文字。欣赏。问候。
发表于 2018-1-31 19: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感觉的文字。欣赏。问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