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一万口钟齐鸣(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4 20:4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遵医嘱

这二十年,总喜欢做最后一个望星空者,却忘了做第一个看日出的人。
听惯了蛙鼓、虫吟和鸡啼,忽略了熹光里的鸟鸣。
这二十年,我委实对不起麦子、稻谷、油菜,以及田埂上熟悉的花草,与它们一再疏远。
辜负了大山早就准备好的、欲献给我的每一次抬举。
河水多少次攒足劲头,想为我揉腰、捶背,可我没有给它们一次机会……
这二十年,我对不起我的颈椎、腰椎……让它们一再劳损,都留下了后遗症。
……接下来,我要多活动,少静坐,扎扎实实当一个唯健康论者。
遵医嘱,喝疏肝解淤汤,去去肝火;饮益肾元气茶,补补身子。以菊花、三七、决明子为友,贪念芝麻、黑豆、黑米,奉它们为碗中上帝。
不再热衷于与黑夜厮混,与灯光儿女情长;下决心与黎明搞好关系,重新结为恋人,且做到伉俪情深。
第一个爬山看日出,第一个推窗听鸟鸣。
采第一颗露珠,把它看得比珍珠、玛瑙、翡翠还要珍贵……


月末的月光

这是月末,也是岁末,可天上挂着一轮月光。
差不多快满了,一丝残缺恰好是一丝悬念。此刻,收获满满也罢,两手空空也罢,都将被清零。下一粒珠子何时拨响,你何时再有第一笔进账,虽取决于你的努力,但努力不使唯一。
天上的月光,地上的灯火,它们一起照亮一座公园,一条河流。
说是河流,若放在乡下也就是条水沟,在这里竟被称作了母亲河。这里的每一座山丘,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依稀记得,我懒于诉说。
在一条河堤上反反复复消磨黄昏三寸金,结伴,或独自一人,足迹盘绕成一条蟒蛇的图腾。每夜,滚水坝下水声震耳,月牙湾广场歌舞升平,还有几场太极柔中见刚……健身,大家殊途同归。
可我们更热衷于健脑,以诗为引子,常意气风发,又常忧心忡忡,徒唤奈何!
“我们得想办法!”17年最后一轮月光将很快牵出18年第一轮月光,之间24小时,我们遗落尘世,沉默如金。


午后 风像一位不速之客

午后。死一般的静寂。
我端坐在阳光里。阳光如温泉,如牛乳泡着我;此刻,无所事事,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只有风来打搅,仿佛嫉妒,咬一口,舔一口甜蜜,便逃得了无踪迹。
又一阵风,像探子,打听我的消息。
从远处看,我端坐在琥珀里,我的造型,是片刻的轻松、懒散。
偏偏有事等着我,有晚课等着我,搅扰着我的每一根神经。
忙里偷闲,闲像一种艺术。
艺术需要干净。干净的文字,来自一个微信之帖。她是我熟知的一位友人——美空,美而空,一种禅境。
一直想修练美而空的文字。此刻,美而空的天空,美而空的阳光;而风长驱直入,不明来头,像一位不速之客……


心中密集着星流花粉

常感到迷惘和无助。
一阵寒风袭过,我咳嗽连连,露出积攒很久的虚和怯弱。
雨雾让我两眼迷离,不辨西东,也找不到南北。一粒冰雹砸下,我逃之夭夭,唯恐头破血流。
为霹雳掩耳,为闪电心惊肉跳。一些人言,如投石击破心湖宁静,风乍起,惹起万道涟漪。
我渺小,我默默无闻,不亚于树下出洞的蚂蚁,失去目标,完全凭直觉向前方蜗行。
想放下又想捡起,狭隘和豁达,前三天握手言和,后三天又剑拔弩张。
偶尔仰望星空,低头一刹那,又着眼大地。
大地一直托着我的生,我的远行和回归,我的大妄想,我的小九九……
心中密集着星流花粉,能量聚敛太空之城。
风刃。欲望坚挺,天空之城不会坍塌;神性内外,神降下光、霞光、极光,辉耀北国之夜……


一万口钟齐鸣

一万口钟齐鸣。在腊梅枝头,那是寒冬逼的,更是自己心逼的。
磬黄的钟声,多少人熟听无闻。
化为一缕沁香,挂在风中、雨中、雪中,叮叮咚咚,不凝固的流泉。
如庙,如塑,如神,住着沧桑故事,长翅膀的诗。
一万只鸟,扑楞楞地飞;一万只眼睛,在天地间生辉
熠熠。阳光铸造的真正黄昏,在高楼背阴处,敲打风,敲打流光;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老天的眼泪,回温,恰如冰天雪地鹧鸪之啼。
一万口钟齐鸣,耳若梅朵,心若梅蕊。大河,新石器遗址,雁群起舞于长空。
寒风凛冽的季节,茂盛着雪和阳光,雪和阳光都是敲钟人。
钟里住着的神,被钟和钟声遮蔽;被我看见,无形,又栩栩如生。


回春的气象

气象,气场,气数,气度,气势,气概……选哪个词?这可难坏了我。
“随便拈一个,安放在冬天的枝丫上。”空中传来一个声音,仔细听听,又无。
精心的选择,常辞不达意;随便按一个词汇,无法考据,却无理而妙。
像萍水相逢,像一见钟情,像心有灵犀,像干柴烈火……也像逢场作戏。
一年一度的大戏,每个人都是看客,都是演员,可本色演员寥寥星辰。
阴不阴、晴不晴、雨不雨、雪不雪的老天,是怎么拿捏得分寸的,且拿捏得持久,和恰到好处。
有放手的想法,怎么也燃烧不起激情。冰冻三尺,之后是碎裂、崩溃;我期待崩溃后的一泻千里:滔滔、席卷、撞击……
声若洪钟,大音希声……定格在某个音符,而那个音符瞬间绚烂,瞬间灰飞烟灭。


雨在楼下等我

下到一楼,看见雨在楼下等我,扑过来。
星星,些些。都老朋友了,多日不见,我不想逃避和退却。
吻我的脸,嘴唇冰凉;在我头上顽皮,在我手心里睡大觉,我要捂暖它娇小的身躯和它冰冷的一生。
一生是一瞬,一瞬是永恒。
第一次是萍水相逢和一见如故。之后有坦诚相见,有劈头盖脑,让我难堪;也有温情脉脉,淅淅沥沥个没完没了。
现在是猝然相遇,淡泊无言。
我冒雨前行。不如说雨伴我同行,不期而盟;或者说巧合,我乘车赶到千年古镇,雨在那等我,泪水涟涟;或者喜出望外,没有人揣摩它的心思。
明日大寒,小清新的雨坚强起来,站在雪里,两眼迷茫望着我孤寂的影子。
又蜷缩在冰里,不想见我:一滴雨对已我失望透顶……

发表于 2018-2-4 21: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意蕴独到的诗章,精彩,来学习。
发表于 2018-2-5 20: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诗韵厚重,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18-2-6 19:57: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二十年,总喜欢做最后一个望星空者,却忘了做第一个看日出的人。
听惯了蛙鼓、虫吟和鸡啼,忽略了熹光里的鸟鸣。
这二十年,我委实对不起麦子、稻谷、油菜,以及田埂上熟悉的花草,与它们一再疏远。
辜负了大山早就准备好的、欲献给我的每一次抬举。
河水多少次攒足劲头,想为我揉腰、捶背,可我没有给它们一次机会……
这二十年,我对不起我的颈椎、腰椎……让它们一再劳损,都留下了后遗症。

个性化的言说。
发表于 2018-2-6 19: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直想修练美而空的文字。此刻,美而空的天空,美而空的阳光;而风长驱直入,不明来头,像一位不速之客……
发表于 2018-2-6 20: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万口钟齐鸣。在腊梅枝头,那是寒冬逼的,更是自己心逼的。
磬黄的钟声,多少人熟听无闻。
化为一缕沁香,挂在风中、雨中、雪中,叮叮咚咚,不凝固的流泉。
如庙,如塑,如神,住着沧桑故事,长翅膀的诗。
一万只鸟,扑楞楞地飞;一万只眼睛,在天地间生辉
熠熠。阳光铸造的真正黄昏,在高楼背阴处,敲打风,敲打流光;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老天的眼泪,回温,恰如冰天雪地鹧鸪之啼。
一万口钟齐鸣,耳若梅朵,心若梅蕊。大河,新石器遗址,雁群起舞于长空。
寒风凛冽的季节,茂盛着雪和阳光,雪和阳光都是敲钟人。
钟里住着的神,被钟和钟声遮蔽;被我看见,无形,又栩栩如生。

好章!!!!
发表于 2018-2-6 20: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到一楼,看见雨在楼下等我,扑过来。
星星,些些。都老朋友了,多日不见,我不想逃避和退却。
吻我的脸,嘴唇冰凉;在我头上顽皮,在我手心里睡大觉,我要捂暖它娇小的身躯和它冰冷的一生。

描述生动。为后面的的思辨铺的妙。
发表于 2018-2-6 20: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亮起共赏。问候潘老师。
发表于 2018-2-7 17:4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象律动,达妙有绪,表述丰盈的散章。拜读,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