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诗)两棵树五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8 22:2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微尘 于 2018-4-1 19:51 编辑

两棵树《》
文   邹旭红      

     在沉默里,一直都在沉默。        
     一棵树站在另一棵树的身边,从小到大,多年的风雨,互相对视着。历尽苦寒暑热,皮肤干裂粗糙连身上的疤结都是坚硬的,内心深处却流淌着水声。    小鸟知道,睡在根部的蝼蚁知道   
    两棵树保持着距离,不能像熟人那样拥抱或接触,它们的体温在鸟儿的爪印里融合。鸟儿在两棵树上都停留一会,都唱两句,欢乐的样子,树也喜悦起来。        
   在微风里,抖动着鲜嫩的叶子叶子和叶子碰撞的声音,微弱而微秒,不用言说。


白鹅《》        

         小时候,大白鹅直着长脖子就是吵,还偷袭小孩,小孩玩闹,你烦我,我烦你。        
         老村已老,小孩已老。眼前这只白鹅年轻茁壮,我不烦它,亲人似的看着它。它却烦我,红色小帽下瞪着黑黑的眼睛,长脖子依然挺着,张开翅膀。边吵边追赶我,对它来说我是陌生的,也不知它是第几代小鹅了      
        我猜,多年前的老鹅在它懂事时,没有提起过我。


乞者《》     

     那年的冬天,老街繁荣,快过节了,喜悦里没有寒冷。      
     我走在人行小道,离挺远就从包里掏出一枚硬币,前面,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妪趴在地上,双手油黑,手边放着一个大海碗,碗里已有些零钱。      
    人们习惯了乞者,乞者也习惯了这个城市,看来,施舍的人不多施来的大半碗都是寒风。当我要走到老妪的跟前时,我前面的中年男子迅速的在他的兰綿袄里拿出一元钱仍进大腕。低着头,谁也没有看。我也扔下。回头看他一眼时中年男子消失在了车流中。      
    他穿着一般,我想看他是给他一个敬意。      
    走过商场,我突然也有了乞心不管是穿着华丽还是破旧平淡都涌动一颗心的暖。      
    暖一下,此刻欲雪的时间差。

病中的母亲,还为我缝补《》        

     最近几年,母亲多病起来,我的老母已八十有余了,眼神不花依旧坚韧明亮。母亲年轻时就练得一手好活计,但,没有把她的女儿训练成缝纫高手。        
    这次母亲生病,我多陪她几日,母亲好些了。我们娘俩对坐在床边聊天,母亲看到我的肩部破了个小洞,我的针线拙,母亲看的不顺眼执意要给我重缝。线都是自己纫上的,还像以前那么认真。一针一线细致的缝着,窗外,夕阳温暖的照进来。照着母亲温润的,为爱不肯多生出太多褶皱的脸庞。         我知道,我还是那只小袋鼠被妈妈揣在怀里。            
    妈妈,永远都放不下的关怀和呵护。

粉刷女工《》        

     阳光齐眉时,她把楼外墙薄薄的了一遍橘黄色。      
     阳光齐腰时,她已把橘黄色刷的很浓了  。阳光落到了腿部,她的橘黄足够黄和亮了        
     阳光跌落脚面以下,灿烂消失她的眼角,嘴角拾起灿烂,连说出的话语都灿烂的味道。      

     收工回家了,她迅速脱去制服
    把长发散开,披在肩。暗下去的黑暗里,她刷的橘黄色眨着微光,照远,一个安静的小妇人的背影。              



                                 简介:邹旭红 网名微尘,市协会员现居镇赉。擅写小诗,有作品散见《星星》《散文诗》《朔风》《诗歌周刊》等。。。              通联:137300吉林省镇赉县第一中学舍务值班室 邹旭红收              手机  15944682381


此组诗已发表《散文诗》2018年2期下半月



发表于 2018-2-9 07: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沉默里,一直都在沉默。

起笔就不俗。
发表于 2018-2-9 07: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猜,多年前的老鹅在它懂事时,没有提起过我。


收的极好
发表于 2018-2-9 07: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齐眉时,她把楼外墙薄薄的了一遍橘黄色。      
     阳光齐腰时,她已把橘黄色刷的很浓了  。阳光落到了腿部,她的橘黄足够黄和亮了        
     阳光跌落脚面以下,灿烂消失她的眼角,嘴角拾起灿烂,连说出的话语都灿烂的味道。      

     收工回家了,她迅速脱去制服
    把长发散开,披在肩。暗下去的黑暗里,她刷的橘黄色眨着微光,照远,一个安静的小妇人的背影。              


写的很有特点很有个性。
发表于 2018-2-9 11:4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整组诗清晰明亮,简洁干净,个别句子散文化了些。比如:我的老母已八十有余了,不适合散文诗的表达。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20: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棠棣 发表于 2018-2-9 07:08
阳光齐眉时,她把楼外墙薄薄的了一遍橘黄色。      
     阳光齐腰时,她已把橘黄色刷的很浓了  。阳光落 ...

谢谢老师提赏,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20: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松林湾 发表于 2018-2-9 11:41
整组诗清晰明亮,简洁干净,个别句子散文化了些。比如:我的老母已八十有余了,不适合散文诗的表达。

谢谢版主评点,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