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现代诗】我感恩这乱麻一样缠绕的尘世(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9 22: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感恩这乱麻一样缠绕的尘世(组诗)
                  
姜华

说出

许多年来奔波,身上的温度越来越低
那些漂泊在异乡的同学、亲人
面容和表情,已经褪色
没有书信来往,电话盲音
瞅着发黄的照片,忘记了方言
朋友们走进夜晩,悄无声息
还有我乡下的奶奶,每年腊月
站在裹着北风的村口
雪花满头。今天我说出热爱
多么心虚

每天上班走过的那条街道
马路边牵我衣袖的行道树
还有我经常去的老东门羊肉泡馍馆
六家巷口经营夜市的老头,我不知道他们
叫什么名字,该怎么称呼
大学里那个叫燕子的姑娘
也被我弄丢了。弄丢了还有我的热情
就像这个冬天刮过的风

冬天就要死亡,春天把沉睡的温暖唤醒
现在,我要真诚地说出热爱
对亲人、同学、朋友甚至
那些正在穿越冬季的动物、植物和
路上一只奔忙的蚂蚁

道歉书

我这一生欠下的太多,恐怕
加上来世都是负数
现在我要真诚地道歉,父母远在天堂   
养育之恩无以为报。向父母道歉  
我常常语塞,多少苦难和期待  
从眼角滚下来

我要向妻子、和儿子道歉
我的速度已追不上妻子的白发和
儿子的个头,我想对亲友  
老师、和同学道歉可是
他们中的一部分已在生活中隐身
今天我说出道歉,有些心虚

我还要向我曾经走过的路
吃过的粮食、蔬菜、和穿过的衣服道歉
它们养育了我的另一部分。可是它们
提供的大部分能量,被我在迁徙途中挥霍了
最后我还要向我的恩人、仇家和
曾经不小心踩死的一棵小草,道歉   

我知道我的道歉苍白,无力
微不足道,甚至还有些虚伪
我仍在努力,把一盏微弱的灯光
举过头颅

请允许

请允许蝴蝶在白天演练歌舞
乌鸦在夜晚哭泣
请允许有毒的花在阳光下绽放
善良沿着黑暗潜行
请允许蚂蚁闯一次红灯
耍猴的人在街头被猴耍

请允许荨麻隐藏起杀人的利器
温顺的岩羊长出凶恶的表情
请允许一位老人把醉酒的汽车撞翻
一只未婚幼鸟意外怀孕
请允许阳光向低处移动
一棵行道树说出善意的谎言

请允许卑微的人享有幸福,或忧伤
一只麻雀怀揣飞翔蓝天的梦
请允许美丽呈现,也允许丑恶毁灭
请允许宽容,也允许狭隘
请允许在风暴中沉默、犹豫  
一些人悄悄走向黑夜

现在,请允许我在尘世中
摇晃或、徘徊

我是一个懦弱的人

我承认, 我现在越来越懦弱
那些变了颜色的表情、和语言
我视而不见。生存的压迫使我经常
弯下身子行走,不申辩,不抗争
降低自己声音。不因爱生恨
也不想,因祸得福

一位老人在斑马线上摔倒
我把手缩进衣袖,转身走开
面对抢走姑娘钱袋的蟊贼  
我捂紧自己良心,对呼喊声充耳不闻
有人在街道上乞讨,有人蒙冤死去
我都看到了。但仍然选择沉默

请原凉。我是一个懦弱的人
多少年来,我深藏起内心风暴
活得卑微、猥琐,甚至有些下贱
和谄媚。在别人屋檐下
我经常低头,就像一只老鼠
被一些面容模糊的人追打
成为一具活着的尸体

幸福的小

一头牛犁了一辈子地,老了
被主人卖掉,它解脱了也幸福了
少妇在路旁掏出乳房哺乳,羞怯的脸上
溢满了幸福。我还看到一个乞丐
在马路上拾起一截烟头
点燃一脸幸福

庄稼遇上了好年景是幸福的
夜鸟不再为饥饿、和寒冷发愁
也是幸福的。有人急于渡河
恰好有船摆渡,浪迹天涯的人
回到了家。在父母坟前流泪、或诉说
也是幸福的

所有的人都拥有过幸福的时光
他们的幸福,也是我的

窗外一只鸟飞过

我现在这样叙述。这个春夜
肯定有一只鸟,从我的窗前飞过
呼唤我。 这是一只有病的鸟
它的声音低沉、忧伤
浸湿了窗外的月光,让风
哑了嗓子。在这个病毒肆虐的夜晚
一只鸟轻易地说破了世事

我允许它诉说自已的欢乐、和失意  
甚至疾病、天灾、人祸和
卑微的身世。也允许爱我的那一只
离开我,栖息在他人枝头
我看到一只乌鸦绕道  
侧身躲过世俗的追杀

何时才能收拢翅膀、和欲望
四十年前抛出的诱饵  
灌满了世间风雨,高举信仰的
飞翔者,已相忘于江湖
有梦想长满羽毛,漫天飞舞
这个夜晚,我唯有抱紧自己的骨头

醒石

现在,它就坐在我的书桌上
悄悄注视着我,一言不发
下午6点20分,走廊里一片寂静
我听到夜晚过来的脚步声
独处陋室,凝视面前这块石头
突然有一种微寒袭来

一块世代生长在江边
宿命的石头,只因怀揣了出走的野心
不知被狂潮恶浪,掀翻了多少跟头
卑微的身世,一次次被颠覆  
篡改。现在它安静地坐在我对面  
一言不发

一块普通的石头,抱紧自己前世
终年在浪涛上奔跑,有激越的跫声
凄凉、绝望,金属一样呼喊
把尘世坚硬的修辞砸伤

草木深

那些自然生长的草木,死了一茬
又发一茬。从雪地里走失的人
带走了多少温度、和残忍。现在
我把他们的骨头从远处背来
堆放在一起,让他们相互取暖
有一条暗河在我内心汹涌  

我用自己的方式,向亲人们传递
春天的鸟鸣,和细小的祈祷
上山打柴,下河捕鱼包括繁衍血脉
坚持始终不离不弃。既便有一天我的灯灭了  
也要变为一节炭,或一块煤

变成一只鸟,我也要同亲人一起飞翔  
歌唱、或者哭泣。变成一朵野花
也要与他们挨在一起生长
开花,直至枯萎

能走多远

我经常拷问自已  一个人
一生究竟能走多远
风过来的时候,欲望追赶着魔鬼
奔跑,甚至设计罪恶
有的人把魂跑丢了
而卑微的行走,一生只有几步
像树上的叶子一样

我也曾在白天做过梦。30年前
离开村子的时候
身上长满了羽毛和牙齿
几十年来,我翻过一座又一座高山
仿佛看见了天边的佛光  
又一道悬崖

半个世纪了,我就这样不停地走  
直到身上的骨头一根根断裂
直到天堂传来娘的呼唤声
直到被一场暴风雪掩埋

灯光

多年以来,我寻觅这样的结果
用左手承接风雨、和阳光  
用右手高举亲情,然后用卑微的思想  
接近死亡。可是在世俗里行走
我经常陷入泥潭

我是一只离群索居的孤雁
被气侯和节令追赶
无论飞向南方,还是北方
我头顶的云图都是苍茫
前方那一棵开花的树
一次又一次被乌鸦指认

妻子、儿女、亲情和血缘
反复敲打着生存的算盘
一盏油灯正在被黑夜熬干
现在,我中年的食谱上  
写满了柴米油盐,和漏洞
它们是我一生的财富

作者简介:姜华,笔名江南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旬阳县作家协会主席。首届“十佳网络诗人”,陕西省首届年度文学奖、中国天津诗歌节头奖、第四届(2015—2016)中国当代诗歌创作奖、解放军文艺.诗刊建军90周年征文二等奖、第13届全运会征文金奖、2014年度星星中国散文诗大奖、第二届加拿大国际大雅风文学奖、民间鲁迅诗奖银奖获得者。
    在《人民日报》、《文艺报》、《诗刊》、《北京文学》、《中国诗人》、《上海诗人》、《天津诗人》、《中国诗歌》、《诗选刊》、《飞天》、《延河》、《天津文学》、《草原》、《四川文学》、《重庆文学》、《安徽文学》、《山东文学》、《时代文学》、《诗歌报》、《星星》诗刊、《诗歌月刊》、《扬子江》诗刊、《北方作家》、《西北军事文学》、《中国铁路文艺》、《绿风》诗刊、《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国内外报刊发表诗歌2000余件。获奖100余次,作品被收入《中国诗歌排行榜》等120余种专集出版。已出版诗集《生命密码》等六部。主编《太极城文化旅游》、《太极城文化研究》、《旬阳作家》、《秦巴明珠生态安康》(旬阳卷)等多部。
观:    诗歌应该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剖开生活的断面,让真相裸露出来。然后把汉字排列出陡峭的落差,呈现道义和良心。
作者单位   725700陕西省旬阳县文广旅游局
地址    725700陕西省旬阳县商贸大街97号城关财税所姜华收
qq       812127617
微信     j812127617
电话    13991513660
 楼主| 发表于 2018-2-12 09: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请允许我在尘世中
摇晃或、徘徊
发表于 2018-2-12 15:3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十年来,我翻过一座又一座高山
仿佛看见了天边的佛光  
又一道悬崖
发表于 2018-2-13 20:3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驾轻就熟,意象丰富,太漂亮了。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