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散文诗】高原走笔(十七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0 00:30: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高原走笔(散文诗十七章)

□封期任


◎牧放高原

披头散发的妇人,怀抱山水。
怀抱一份坚贞,冲出千年的禁锢,在山崖,在灌木丛中,演绎远古的神奇。
多情的牛羊,迸出围栏,高赞灵魂的亢奋。牧放山水的山民,手握鲁班移交的赶山鞭,
牧放炊烟,牧放雨水,也牧放阳光,和灵魂。草地,在牧放中辽阔起来,
坦荡起来。用绿色的胸怀,紧紧地拥抱山后飘过来的摇滚乐。晒谷场上,
阿公阿婆,舞步,轻盈潇洒。
我在高原,
站在一个陀螺之上,用一腔热血,在那片深蕴里,涂抹天空,
我还用布依八音的温婉、苗家芦笙的悠扬,勾勒出彩色的高原,多情的高原,
我的黔山,我的秀水,我那对折阳光的父兄姐妹。


◎高原恋歌

情感的故事,从草木灰里走出的《诗经》说起。那个青颜素娥女子,从水乡江南出发——
那些围着树皮的先民,向着太阳而舞,
刀,在石头上耙土。火,在茅草里煽情。
燧人氏的温情,石缝里长出一叶新芽,唤醒一片沉寂。
快乐于斯,幸福于斯,自由的心情长出木棉花的火焰,长出包谷烧的醇烈。
这里没有油纸伞的风韵,没有乌篷船里飘出的风笛,也没有烟花雨巷的扑朔迷离。
只有风和雨,以及上苍嬉笑的泪水。
云彩,是上古遗失的纽扣,倒扣先民们裸露的胸膛。
奔腾的牛羊佐证,粗狂和彪悍,在高原的血管里奔跑。
太阳,雄鹰,骏马.......
斗牛场上的呐喊,让我抑制心底久远的情感如瀑,倾泻而出。
谈一场爱情吧,对象是血性的桃花,是温存的飞燕。
放歌的雄鹰,把我的爱恋,根植到父兄的眸子里,
看我的父兄用滚烫的血液,焊接那些被风雨和顽石折断牙齿的铁犁。
起伏的麦浪,是我情感的宣泄, 饱蘸春天的浓墨,写一首情诗,送给我亲爱的姑娘——
红豆与木棉,衷肠互诉。
包谷烧与篝火舞,渲染疯狂的爱恋。
羊鞭挥舞。
竹林下的阿哥阿妹,心旌摇曳。
瞩目山峦,在牛羊啃食浅草的茵茵草场,喝一杯交杯酒,躺在茅台酒的醇香里,与高原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繁衍出桀骜,和倔强不挠的精神。

     
◎高原传奇
                  
槐树。劲草。毛竹。
随秋风起事,宣泄一段过往,锁定许多离殇。
高原上,竹笛横吹,嬉笑的童趣,啼叫的雀鸟,携着一张张饱经沧桑的脸孔,与豪迈的铜鼓,
从山前,到山后,解开密封千年的密码,
敲碎失血的黄昏,敲碎几个窝窝头就可以解决饥肠辘辘的早晨。
一根羊鞭,划过空中,
脆响处,雾霭如碎屑,纷纷散落在峡谷深涧。
一群牛羊,把萨特的哲学,隐匿在狼嚎远遁的地方。
一只苍鹰鼓起羽翼,卷起一股狂风,把信仰刻在突兀的悬崖之上。
高原,一部隽永的史诗,凝结先民们提炼的精气,在罡风中咏诵——
一段传奇,穿过父亲母亲舒展的眉宇。
还有兄弟姐妹盈盈的笑声,我与经幡对视的偈语,和村头亭廓的热泪飞扬。


◎风过高原

山峦,起伏叠嶂。
牛羊,随一缕炊烟,簇拥着牧笛,把云霞踩得脆响。
风过高原,沐风栉雨中,一枚野葵花,像格桑花一样次第开放。
纵横阡陌的田园,在达芬奇的彩笔下,涂抹出生命的另一个颜色——
有山泉,在山间叮咚作响,村庄连成一片欢腾。
过山风,呼啦啦,由远及近,擦着檐口低飞,划出天空的一片深蕴和湛蓝。
悬崖,峭壁,山人的脊梁。
脊背上,吐扉的嫩草,欲滴的朝露,渲染山野的桀骜,与豪放不羁的山色。
稻浪起伏。父兄远眺日渐金黄的田垄,惬意一笑。
鸡鸣,犬吠,跟随母亲脚步,围着锅台转。
他们盈盈的笑声,用山里人的温厚、善良与豁达,把山外的嘈杂与纷繁拥抱。
峰的苍劲,越过市井的喧闹与浮华……


◎高原印象

天空浩渺。
劲书粗狂。
泼洒的浓墨,勾勒出高原人的爽性和剽悍。
把一坛生鸡血酒,喝成了一百个太阳。
醉了的吊脚楼笛音缭缭,蝉鸟和鸣。
羽翼,云霞,牛羊,分不清的对白,诉说已逝的过往。
薰衣草摇摆的风,抚摸村庄,抚摸村庄当年的痛。
一袭轻纱,柔柔地,款款地覆盖裸露的骨骼——
阳光褶皱处,炊烟越过屋檐,绕过山梁,穿过眉宇。
酿制的苞谷烧,弥漫豪情,淡雅了平凡。
连绵的群峰,在烟雾中兀立起来。
承载着往昔,承载一段缱绻的情缘,
在竹林棚边,在芭蕉叶下,流溢千年。


◎对折空白

身处高原,美丽止息于云霞。
雾气,鼻息,一起贴近干裂的皮肤。听一根小草低吟,成一片辽阔的草场。
想象,长出翅膀——
牛羊奔出棚栏,啃食浅草,啃食谦卑的过往。
牧放的心灵,顿悟荏苒。
一声牧笛,穿透山的胸膛,山巅上自由,洒脱,挥洒温暖的心情。
云天上行走,脚步踏破沉寂。
木棉树丛里飘出的蝉音,填满阿爸阿妈脸上的沟壑。
此刻,时光慢慢,慢慢的,伸出旷远。捕捉一片洁净,折叠流淌的阳光,对折空白。
一句短语,一组动词,无论如何,怎么也书写不出高天之高远,大地之壮阔。
我做一只鹰,如何?
折断翅膀也要飞过悬崖。


◎折叠时光

必须以一种仰视的姿态,才能识别高山掩藏的密码。
必须以一种清闲的心情,才能在白云幻化的词语深处,找到几枚动词,描摹出山凹处一草一木的蓬蓬勃勃。
真的,如果深陷的孤独,不能与那些云彩、羊群融入在一起,多少文人墨客又怎会钟情高原?
高山仰止。
一根小草扬起的头颅,便是一个新的高度,
对决苍鹰擦过的山峰,对决珠峰隆起的海拔。
对决那些食古不化的冰川,足以信赖村庄、河流、土地、牛羊,都变成旋转的佛陀。
而眼角擦拭的,一定是神龛上的尘埃,与过往的云烟。
失落,和因失落带来的痛苦和彷徨,一定在这样的擦拭中如肉体碎屑,散落在谷底,不再轮回。
苍鹰受伤的翅羽,风雨中修复,雷电中坚韧。
一个漂亮的翻身,便带动身后的云彩装帧沉寂的门楣。
锅台前,阿妈的眸子闪烁的火星,与门槛上吐冒的烟圈,擦亮天宇。
他们双手捧出的光影,把打谷机的铿锵,
渗透到黄昏,抑或拂晓的角落。
晒谷场上,麻雀,土鸡,孩童,翻唱着时光。
这时,如果泼洒笔墨,一定会扰这一方宁静。
如果挥毫作赋,一定会惊扰那些雀鸟的安闲。
我做一片白云,如何?
一片全身裹满紫外线的云团。


◎倒叙阳光

俯下的身躯,比云还轻,比纸还薄。
一根草,两个剖面彰显的,无不是坚韧与柔弱。
分行,或不分行的草叶,锤炼时光,勾兑草色。
怅然的日子,葱绿里恬静起来。提着倦怠的心灵,倒叙阳光。
倒叙牛羊的蹄声,深入到岁月的内核。
不可或缺。
亲近的土地,狂奔的牛羊,佩戴尊敬和景仰。
感怀掌心的纹脉。
放下思虑,放下后怕,放下包谷烧酒点燃的争辩,与喋喋不休的叨念。
渗出的草汁,与五加皮,或者黄芪,一起治愈白昼的孤独,黑夜的惶惑。
我做一根草,如何?
一根携带参天梦想的小草。


◎伸展舒缓

牛羊,高天上奔跑。
草色的汁液,挥洒在寂静的村庄。山坡,翠绿起来。
啄食光阴的鸽子,空中打个响指。
一首骊歌,伸出羽翼,响彻壑谷。
山后,转出一张包谷烧泡红的脸。温暖的纹脉,爬满了禅意的鸣蝉。
此刻,张口说话,无非辩解曾经的过往。
闭口不言的,不敢妄谈自己过往的言行。
沮丧和叹息,在缀满阳光的叶丛里,
一个华丽的转身,或一个舒缓的伸展,
一把脱去锈迹的木犁,便在山岗和原野,耕耙出一枚动词。
我做一把犁,如何?
犁这无处不在的风,还有雨。


◎碎裂寂寥

高原风很清,像一块水晶。
置身山巅,还是身处山谷,都能看见它的影子,在奔跑。
携着村庄、原野、土地、河流、羊群、马群,和阿爸阿妈的笑影、牛背上嬉笑的牧童。
高原风,快捷、迅猛,节奏感很强。
时而让人喘不过气,时而让人血脉贲张。
我们忘却跌落,低处的痛。想到一只受伤的鹰,将一缕风,剪辑成羽翼。将一片云,剪辑成天堂。
我们还看到羽毛下的信仰,日渐坚韧。
匍匐,或直立,终将寂寥碎裂。
我们同高原风浑然一体。
眸子飘飞的,是光影一样的梦想,悬挂在时光的门楣。
我做一阵风,如何?
做一阵乡愁的风。


◎轮回山水

一朵雪莲,切入世界的腹腔,清洗胃腩。
倒挂蓝。
燃烧的唐诗,焚毁旅人、倦鸟、过往的落愁。
渔歌唱晚,一张张枣红色的脸孔,与敲击的布依铜鼓,快捷地融入一首诗的意境,
在发酵的酒杯里,燃烧一场风月。
这时,如果说徐霞客醒来,一定会把打谷场上翻晒的日子,悉数地装进行囊,再伏案疾书,来一部《黔游日记》,卷首语一定是——
云贵山水,已赛江南。
这就是高原,我的家。
这里,归鸟还层林,牛马念家园。
这里,仰天的长号,悠扬的唢呐,低飞的山鹰,与一柱玄幻的白水,
把一些词语退到山谷。
阳光褶皱处,打听高原的下一个轮回。
我做一朵莲,如何?
一朵退回到诗句里的莲。


◎高原,裁剪的时光

以树的形象,挺立高原。3000多米的高度,仅在你的举手投足之间。
风,扯得很紧,卷走了孱弱的蒿草,却卷不走傲立的树。
坐在毡包,你时常爱给你的子孙的子孙讲述一个故事——
北方狼与牧羊犬对峙,落败而去。烈马的长啸,撕碎遮天蔽日的雾霭。
太阳的金丝线,总在缝补着漏落的日子。落于高天之上的云霞,簇拥着,簇拥着羊群自由地,快乐地,悠闲地,啃食着翠色欲滴的草。
扬鞭脆响处,回荡着你特有的率真,与青稞酒的烈性。
格桑花盛开的地方,出奇的美丽。
你,高昂头颅,便可听云的絮语。张开手掌,便可撑起一片蓝天。
你,经年不绝的沧桑,坦荡于山巅。被岁月的砂轮磨亮的故事,种植阳光种植雨露,像种植庄稼一样。种植的风景,那是阿爸阿妈爽朗的笑。
不想去探究你宽硕的衣袖里,到底兜着多少神奇的故事。更不想去追索故事的背后,究竟还有许多感伤的泪。只知道,你伸手可以拂云,抬腿可以把山踩在脚下。
所有的愁绪,随风缥缈。所有的向往,都在苍鹰的亮翅上。

                                                                 
◎风吹云马

诺大的寰宇,容不下你的一壶酒,一首诗。浩瀚的四野,受不住你豪放不羁的一声长啸。
飘逸的灵魂,孤独地从雪域出发,又回到格桑花生长的地方。任沧桑的风,翻阅你发黄的诗卷,揉搓落寞的流云。
失意与凄苦,如疯长的蒿草,渴望爬满你的心窗。沮丧和彷徨,如落秋的云彩,痴望塞满你的行囊。
你,坦然一笑,直面逆旅。
牵一匹云马,携一卷经书,用禅意的阳光,辉耀霉变的日子。
在历史的栈道上行走,穿行于岁月轮回的芳草纤绵。


◎行走云天

行走在线装书里,时光碎片上横七竖八的蝌蚪文,低声浅吟,诉说着一个王朝的兴盛与衰败。
在那些肢解的情节中,我看见一颗星星,总是在那些先民的头上闪耀着煌煌之光。宛如狩猎的利刃,刺穿岁月的皮肤,释放一缕苞谷烧的香醇。
我也看见一些败落的花瓣,绕着流水,携着岁月的沧桑,从焦脆的树根下流淌,抚养着奇山秀水,和我的村庄,我的魂魄。
每一寸山水喂养的魂灵,傲然。特立。独行。他们在兀立的峰巅敞开胸怀,拥抱每一座山峰的蓊翳,拥抱每一条河流的干涸。
他们的人生,像连绵起伏的山川,盘旋在崇山峻岭之间。
他们的生命,如旋转的佛陀,在幽幽的苍穹,播撒灵性的符帖。
那些木棉,那些山鹰,那些花草,瞬间直起了腰身。它们披上玄幻的霓裳,宛如五色旗幡,在招引着夜郎人游荡的幽魂回归故里。一个声音,山壑中斜出——
夜郎之地,美目盼兮!
夜郎高天,回眸壮魂!


◎魂魄低语

山,千姿百态,连绵起伏。
水,清澈纯净,百折不挠。
牛羊,行走在云端。山鹰,长空中遨游。
那些兀立的凸峰,以一种傲然的姿态,划出天空的深蕴。无数的过客和游魂,在寂静的大山里敞开胸怀,拥抱稻稔,和金色的麦芒。
悠扬的笛音,山谷中飘来。
一种低语一种惬意一种绮丽,嵌入到深邃的眼眸——
一把木犁举起,曾经的沧海已成今日的桑田。粗狂彪悍的汉子们,推杯把盏,把生鸡血酒喝成一百个太阳,铸就了古国的辉煌。
温柔聪颖的婆姨们,飞针走线,把岁月绣成了花,芬芳了平淡无奇的生活。
登高,致远——
过往的落寞,如流云散尽。他年的伤痛,也随一对羽翼的张开,剪碎低矮的阴霾。
若想为这方水土吟诗作赋,那就选择头上的一颗星星为意象吧,这个意象正是我的家园,千年不朽,万年不灭的魂魄。


◎高原的一首老歌

向低,向低,再向低……
在生命的缝隙处,把一腔骨血舀起,旋转到一个高度,然后放到一条僵硬的血管里,
挺拔佝偻的腰身,站在村口。
弹起一首老歌,响在山间。
水车,吱嘎吱嘎地响,承载着典籍的厚重,和村庄的沧桑。
我清楚地看到,它舀起的是泉水,而洒下的是父辈的汗滴。
耀泽了皇天后土,辉耀了沉寂的村庄。

很多年,我没有看到水车旋转了,就像没有看到母亲点种瓜豆的身影。
没有听到水车欢唱了,就像没有听到父亲均匀、酣畅的鼾声。
阳光,静静地挥洒在河边。
水车,静静地守候在家乡。

我多想,借那一番旋转,再次舀起一抹甘甜,沁润久枯的心田。
我多想,借那一首老歌,让清凉的音符,润泽心扉,洗去旅愁。
我多想,沉浸在水车毫无倦意的旋转里,找回儿时的记忆——
听鸡仔唱歌。
看牛羊奔跑。
同粮食和蔬菜在水车下,享受快乐的时光。
时光老了,老不去的,却是那首老歌,那是我可亲可爱的父老乡亲。


◎山水断想

无从考证,一座山一分为二,何年将两岸的守望,变成了永恒?
几根勒骨伸出,从山的这头,伸向山的那头,
渴望,缝合这地球的伤口。
缝补之外,漏落的清溪,勒骨下缓缓流淌。
山间谱写的音符,竖琴上滑落,有如上古遗失的马蹄,
奔跑得欢腾。

谷底里,那些无法攀缘的草木,经年享用高山上溢出的琼浆玉液,日益高大。
草木上生长的先民,隆起了佝偻的脊梁。
他们潜伏狩猎,他们围火而舞,
他们身体里流出的血液,流进我的血管。
我那些谦卑的思想,猥琐的行为,在山壑震动的瞬间,
以一朵雪莲的姿态,触摸到高原的心脏。


作者简历:封期任,贵州省作协会员,有作品千余篇(首)散见于《诗刊》《阳光》《散文诗》《星星·散文诗》《诗选刊》等报刊,著有诗集《苦楝花开》、散文诗集《舞蹈的灵魂》,主编《2016中国魂.散文诗选》。

通联地址 贵州省兴义市富瑞雅轩小区G2幢2103 封期任
邮编:562400
手机:1860859893
微信:18608598932




发表于 2018-2-10 09:38:59 | 显示全部楼层
独到的高原韵味,赞赏学习。
发表于 2018-2-10 21: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清扬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11:37: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海李朝晖 发表于 2018-2-10 09:38
独到的高原韵味,赞赏学习。

谢谢赞赏!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11:37: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扬 发表于 2018-2-10 21:18
拜读学习,清扬问好!

谢谢赏读!
发表于 2018-2-25 16:0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起,推荐共赏
发表于 2018-2-26 08: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深沉。厚重。恣肆。浑阔。气势灌注,精彩的组章呈现出了云贵高原独特的美。欣赏,问候。
发表于 2018-2-28 08: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组大气的散文诗
 楼主| 发表于 2018-3-4 15:36: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8-2-25 16:02
提起,推荐共赏

谢谢推荐!
 楼主| 发表于 2018-3-4 15:36: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西灵川 发表于 2018-2-28 08:30
一组大气的散文诗

谢谢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3-4 15:36: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棠棣 发表于 2018-2-26 08:03
深沉。厚重。恣肆。浑阔。气势灌注,精彩的组章呈现出了云贵高原独特的美。欣赏,问候。

谢谢棠棣版主赏析!
 楼主| 发表于 2018-4-18 20:23: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苏胡权权 发表于 2018-4-2 22:58
谢谢赐稿

问好!
发表于 2018-4-19 12:41: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阿风老师畅开心怀,拥抱高原,信笔龙影,铺开磅礴卷轴,与高原灵魂互换爱之帖,敬仰,祝安!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