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现代诗】肖华兴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1 09: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潇翛(云南) 于 2018-2-11 09:25 编辑

肖华兴的诗
/肖华兴

天空

我喜欢秋雨过后的山岚
陪我遥读远空蔚蓝旷野
悠然变幻的飞马,白羊
和,海市蜃楼
搭乘一帆枫叶,借用星星一只眼
啃食青草,咀嚼野花,吸吮朝露
寻找渐渐远去那段夏日
落下的细节

我不羁于月下,品析孤女
独自舞乱繁花,撕扯五彩七色缤纷
只顾把岁月憧憬,把酒话搡麻

我要掬一缕秋风,跨上太阳
登九天揽月
用写满福祉的乐谱
装点大地人家,叩动
山一样的琴键
伴着秋收的喜悦
轻快地弹唱
让跳动的音符
把路上的一个冬天捂热

星夜

心无杂念的星夜
河对岸,星光点点的村庄
和夜空争辉相应
听着村里电视不同频道的喇叭声
小孩哭叫声,夫妻爽笑声
唠叨声,锅碗瓢盆的碰撞声
早睡的鼾声,和
村口的犬吠声,溪流的淙淙声
在这大自然的优美旋律中
我被融入了一场原生态的音乐盛会

随旋律,我慢歩小河岸边
独自圈点时光的边缘
附和徐风唤醒酣梦的虫鸟一起轻吟
朗颂这乡村星夜的美景
灵感随渐渐变喛的月色
欣然而至,鲜活了我的诗笺

高粱熟了

晨起的阳光洒来
一地的高粱如火如荼
当我注意的时侯,暗红里
有高粱即将分娩的样子

昨夜刚过的一场秋雨
把稠了的羊水调合
鼓起的那一粒粒高粱籽
灵魂透着晶莹
在等待秋霜染红

高粱熟了,熟了的高粱
开始把锄头 镰刀 耕播 收割
等等的一窝农亊隐藏
高粱熟了,等待着
母亲一锅年糕的清香,把年拉近
好掬一罐父亲上等的高梁酒
和杜康对饮,陪李白说诗
在高粱生长过的那片土地
再把诗歌种下


工地上的咳嗽声

心,埋在山里,人
攀爬在错落连贯的脚手架上
以蚂蚁和蜘蛛的态度
驮着太阳,星星和月亮
将一座座城池拨节,用
不停的扭动,伸曲
自身脊骨的音符
谱奏出唯美动听的心曲
抚慰保有温度的牵挂,却对
七彩霓虹的绚丽,没有
半分的奢想

两片硕大肺叶的一张一驰
包裹着母亲凝望的泪眼
父亲蹒跚的拐杖
妻子思念的淡妆,和
孩子一个变形金刚
每一声呼吸不匀的咳嗽
震动整个世界,颤抖
让,躲藏在工地阴暗一角的
那窝鼠耗,不敢吭声


午后,一朵荷花正开

我不知道蜜蜂,蜻蜓之类
还有背后的黄雀,它们
如何知晓,一朵荷花正开
遍地的背篓,麻袋,和
收割机,在太阳底下
听蕊的萌动,正午
躁动的戟戈,钢叉,巡洋舰
戛然,摆出决斗的阵势

我一边佩服它出淤泥而不染
一边猜想,来来往往的眼睛背后
是否也和我一样,怀有
某个图谋不轨,我有一种
饱经风霜的,成熟
以为,一朵荷花
在午后自然开放,是
供我品读,吟诗
却在一念之间,把文字变得
如此的,疲软


我有一颗辽阔的心

月儿升空,淡淡的月光涤荡苍穹
世间万物以太湖之光的速度,开始
组合一卷旷世长诗

一群鸿雁,先于雪花,回到了南国
松涛,变换着不同的脚步
把一曲悠扬的高山流水
推向旷野,风轻轻地吹着
不愿打乱,溪流
奔向江河的节奏

我抢先一个烦燥的季节
独自把内心的那个世界,挖凿
将喜怒哀乐,善恶美丑
筛选,归类
在最后一片树口飘落的时候
我有一颗辽阔的心,给你


风起时

蚂蚁清楚风的来路
它和城堡才安然
就算是风雨俱来
风就要起,蜜蜂急急回巢
它要在风起时,陪老娘聊天
与同伴取暖,给孩儿控温

风起时,我也会把门窗关好
隔着窗户,看大队的风
簇拥着从街上跑过,沿街
把绿叶扯下,花瓣撕落
让街头邂逅的爱情,惊慌失措
角落里隐藏着的,那些
没有生机的尘埃,纸屑
废弃薄膜,随风飘舞
招摇过市,凭徣风的力量
仿佛,它们才是这座城市的统治者

风起时,隔着窗
也会有一丝清凉的忐忑
遗落在心灵深处的憧憬,随风
萌动

在云朵里想你

离开你的那些日子
我枕着你的名字入睡
那相依相伴的温暖
我,乘梦幻入云

偎在一朵云里
随微风轻轻的揉搓
轻拂飘荡而孤寂的心灵,想
你举首投目,在云卷云舒之中
品读我时的模样,和清风岁月
在你脸颊上书写的那方灿烂

偎在一朵云里,想你
想你的孤独,犹如云朵失去阳光
想你的失眠,渗入云层的水份
将闪电撕烂,想你的身影
我向云朵乞求一扇天窗
凝望皎月,将灵犀深藏
我的思念,就是凝集云朵的那缕情感

偎在一朵云里,想你不动声色
把甜蜜放进我们爱情的阁楼
孕育甘露,温暖时光


镜中花

一个人,独钓星空
没有繁华,音乐,红酒
和毒药
只有一颗心,宁静的
倾听,流星在寂寞中划落
一株蔷薇,瞬间怒放
留下凄凉的情歌,一夜凋零
犹如一团烈焰,顷刻燃烧
灰烬随忧伤的旋律,飘飞

远距离,那颗心
恰恰好,聆听

月亮是黑屏的,一枝玫瑰
悄悄绽放,温雅馨香
留下孤芳入梦,一个身影
永远走在虚幻的镜框
当寒冬飘雪的时候
思念驮起那颗心,搏动西风
轻轻划过,留下一尊肉身
在一个虚伪与现实的世界,将
爱和情,雕琢


深夜,有一盏灯为你亮着

半仓月色,任烛火嚼食
灯花映入淡妆,泄露风尘
西窗,有风偷窥
捡拾一段岁月

魂魄,女妖,经年
渐行渐远,夜与黑叠加
孤独,复活。
在未酬的冬天,回望

不屑
蝴蝶,蜜蜂,和
蕊,钟情枝头那片黄叶
似落非落,于是
遥读一盏灯的思念
眉骨,隐隐作疼


诗灵感

织梦
周公说,夜太黑
很沉 很静

温酒
樽觥说,太白千古
知己难求

问路
石头说,前面急弯
谨慎慢行

去风花雪月
夏日说,雨后彩虹
昙花一现

夜色下,我将文字清洗
酱腌


作者:肖华兴,笔名:潇翛,男,汉族,云南省双柏县人,上世纪60年代中期出生于哀牢鄂嘉古镇,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云南公安文联会员、双柏公安文联副主席,钟情于现代诗歌、散文,有作品在《人民公安报》、《云南日报》、《楚雄日报》、《中国诗》、《云南警察文学》等公开媒体发表,现供职于云南省双柏县公安局。


联系电话:13618789123,邮政编码:675100,详细地址:云南双柏县妥甸镇光明路24号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