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现代诗】薄凉,被微风吹卷(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1 16: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薄凉,被微风吹卷(组诗)
          李志胜

    秋天的阳光下       

薄凉,被微风吹卷。似一朵朵如意花
那素静的瓣,柔柔的
泛着暖

光亮如水,其实说的是落叶的流速
认知轻,盲目重。负暄的麻雀
时不时地挪移小脚

路过者,是我亦非我。周而复始的
涌动、穿梭,金鲤或蟹虾
成为阴影的掌中物

    理发店的毛巾架

丢弃了本色的毛巾,如此宏大的叙事
并不多见
洗发水、染发剂,以及戴着塑料手套
与各类头发谈恋爱的手
都是这些毛巾的常客

有洁癖的目光,像厌恶失色毛巾一样
厌恶晴朗的天气
习惯了理发师手艺的人,不讲这些
他们对待交相站台的毛巾
熟识若手足,没有半点儿客气

    发广告的女孩

房地产商的实力挺厚
你的薪酬比不上
阳光为你的薄衣布暖,可广告的亮色
始终要压青春一头
许多人不屑一顾。一片片落叶
你是否看过了呢?
从你被风吹皴了的脸上
我仅找到一些微笑的碎片

    流动的小红帽

洗城行动。洗污垢,洗魔障
洗强迫与摊派
是兵器,也是旗帜

纸屑、烟头、塑料袋,与市容为敌
红绿灯给违章行车定规矩
小红帽替乱摆乱放理秩序

从孩子的笑脸,辗转至志愿的
老人或青年男女头上
和平之战时的模样,多好啊!

    排队

排了50多年,仍在排

彩超室外,一队人
每人手持一纸体检指引单
不动声色

脑子里也在排队:出生,求学
入职,晋级,旅游,购物
看电影,逛公园
见马克思……

自然是永恒的,队是永远的
他或她,你与我
无法选择
有时又不得不选择

排吗?排呗
排吧


    公益单车的编码

每次刷卡开锁,我总先瞥一眼
车架上的号码
那随意的编排与天气无关
却与我的心情相连
若是有3有6有9,我或许多骑一段
捎带看看街景、小桥、涟漪
有2有8,可能还会拐弯吃碗凉皮
若是有7有1,我则自找借口
在某个时刻停下,给老婆写首酸诗
若是看到了4,我将干咳一声
像是碰见一个非常不愿意碰见的人
敷衍一下,转身逃离

    红灯变换之前

路口,我等红灯,红灯等我
众多的人和车学着我
我感觉很受用
可惜时间点不允许。红灯不得不
让位于绿灯
时光跑得已经够快了
我不愿意让红灯熄灭,就像不愿意
让白发再生

    小站广场

在这里更能品评冬天的况味
每天一趟车
展示最落寞的奇数
商铺,旅客,甚至闲暇散步者
孤独求败
我看见你的正前方
7路、26路公交汽车往来频繁
从上面下来的孩子
都不肯朝赤贫的你
望一眼

    羊肉汤馆

羊肉汤馆,局促。闻讯赶来的人
坐满大大小小的桌子
热羊肉、羊肚、芥末菠菜羊肝
酸辣绿豆芽和清炒小白菜
家常味道,散溢亲切、好胃口与联想
一元钱一个的芝麻烧饼
比在市里的烤炉前便宜许多
众人排队我独坐,不是因为银子
而是缘于好吃和诗歌
羊肉汤馆老板拘谨,话也讲得不利索
却有一座金山,被熟客描述

    登门者

“我想……”推门而入的他,看看我,看看
明亮的玻璃窗。下半句像断流的小河水

拘谨、谦恭,以及提包里鼓囊囊的产品
泄露了他一个推销员的身份

室内阳光奢侈。他还是蹲下,将来意打开
把玻璃擦、洗洁剂等摆于面前

我不忍摆架子,朝他摆摆手。我怕我的言辞
即使再轻再柔,也会不小心伤了他

    裸树根

再小的山林也有强盗
再贫瘠的国度
也有大王。霸占湿地,强奸黄土
在夕烟暗访之际混淆视听
生命的名誉,都被你污损殆尽了
手伸过长,会被剁
腿走太远,将无回
不知道涉过苟延残喘的凉夜
你的明天沤烂几分?

    洗车

洗车工洗车,风洗我
我蹲在一旁,看我的车
因为脏,它泪流满面

    冬枣
 
红绿相间,状若民间花馒头
为脆和甜所收小身子
喜冷不媚热
北风起,白霜降,故园遭遇滑铁卢
秋末叶败枝盏枯
青花瓷盘栖净身,时光流影渡雨声
朱门酒肉,交口相传破城诀
百姓不屑舌尖上的盛宴
更遑论未来甜枣核不甜枣核
他们只奉枣生贵子,至于多子多福
那是计划生育之前的事儿

    暗香

一道幔,一堵墙。在独立王国
栽袅娜、潜伏、花痴
无关人和闲杂事,能走多远就多远
暗是一厢情愿的事,与你的
惯性思维相左
乱翻书的清风,擅行吟的月色
与琴弦同行不同好

    菩萨

走多远,您都在身边
在哪里,您的庇护
都是一盏昼同日、夜如月的灯

可是,名山大川访不见您
繁华闹市看不到您

怀揣落寞或欣喜
踉跄归家
心中供奉处,坐着的原是爹娘

    如意

可以是包浆之石,可以是
桃花、檀香或秋果
皇宫与民间的路,既宽又窄。窄得
一只素手,数枝叠翠扁舟
就可以把握
日光上殿,月色退朝。万事已大吉
妖魔鬼怪、豺狼虎豹,跪拜于
风后的玉足下
化身烟云,过眼、消散

    安静

一群麻雀从眼前飞过
高大的树木被压在翅膀下

阳光穿破叶片的围堵
满地的金币随秋风乱爬

    忧郁

公交车上,一个人满脸忧郁
她比我阳光
她把忧郁写到了脸上

我喉管的声音,想与她交流
公交车摇摇晃晃
不让忧郁出口

我心中的忧郁愈发浑浊
像窗外的霾


作者简介:李志胜,河南长垣县人。1984年开始文学创作,在国内外多家报刊发表诗歌、散文、随笔等作品。笔名翔帆、雨蝶。著有诗集《雨蝶和雪鸽子》《音乐中的瓜》等。

通讯地址:(457000)河南濮阳市人民路112-3号濮阳市粮食局  李志胜
联系电话:13903933686
发表于 2018-2-12 18: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