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现代诗】我自造一千颗心脏,都是为了和你相爱(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1 16:3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救赎

停不下来木质的马蹄,它在一个女人的沉默中,被不断分割
尚需几块灵柩,安放它们的魂魄

至于洗血,噬骨,从不需要灵魂解释
阴间承载不下的,尘世必定可以
比如,吵架,爱恨,人类发出的互啖之声

今夜没有海,你不用担心自己
会被救赎。不用担心救赎
会找到你——

暂时忘记吧——自己濒危灭绝的心脏
你尚需一把匕首,瞄准自己的喉咙
你的恶做的,还远远不够

可我就是怕你的真诚啊

一个楼梯是一次重生,一个对谈是一次死亡
我再不能忽视那些被你轻浮的事物
即便对象是我,如此轻浮
我尚是一盏黑暗之灯,照耀所有尘世之美
接受你的探问,是我作为鬼神的使命
拔掉那些刺,包括田野间伪善的婆婆
和农民工谄媚的问好,在迷途中演绎幸福
用真诚无限接近我的恐惧
所以把你所有的热情赋予我吧。鞭子、训斥、灭亡
我自造一千颗心脏,都是为了和你相爱

偶  遇

无人的时候,我才能偶遇自己
一片月光照下来,空荡的房子布满幽灵
我把自己放进花里,放进隔绝里、放进神圣
我的思绪不断的发出回声,无数个分身奔跑向不同的灭亡

我鼓励它们,快跑吧,光明那么近
你看不到吗?
失落那么近,你抓不住吗?
悲伤那么盛大,你还捂得住吗?
诡谲的风、气氛、和不断破碎又拼凑的心
爱人啊,爱人
我想念了一辈子却从不曾见到的人

今夜,众鬼啼叫,我不想按下它们
它们说,你翻过天台的栅栏就能遇到慈悲

边缘化

菠萝蜜,请把康拜因吞下吧
读心术,请把洛丽塔吞下吧
我这盏垂吊的孤灯,尚且照亮一片风水
几百种心境,还在听我上课
一片一片的年青,用野心居上,
我后来在屋内,修炼的自己的铁
不要忽悠我,这几经变幻的空濛,
从我内心带走的候鸟。飞吧,飞吧
一片雾水还在飞,塑造自己边缘化的美

那些夜晚

我从没有看过母亲,她在每个夜晚的氤氲中来回抽离
第一次下雪,我踩疼了一片普通的雪花
母亲在远处哎呦一叫,那一天我的青春开始下降
玩蹦极时,母亲给了我恒河之泪
所有的皮肤瞬间填满颓废的纸张
果决在矛盾中断裂——我所追寻的虚无
都被母亲荆棘般的肉身拾起,为此
我变成了一个瞎子,和痛苦之鸟一起生活
没事时,我练习下跪
再没事时,我会去上香
这些让影子都颤抖的事物,我想母亲会喜欢
远处有邪恶,也有我抛弃的善良
这个夜晚,我们再次以折磨深爱彼此
以不懂解释彼此的灵魂
我给你最优秀的米饭和床单,让你衣能蔽体食能饱腹
治愈你的白发,用我破碎的心灵


如果我们都没有病

如果我们都没有病,在深夜没有扩大恶魔
看远山的泥石流,像欣赏一副美妙的自然暴动图
不选择逃跑。看到两颗一大一小的锋石
你捡起小的,给我的静脉
我捡起大的,给你的动脉
我们互换着彼此的形态,以无所交集的灵魂
追赶着彼此的一生。你把善良给我的恶
我衍生出无数黑暗的树叶,让你哭泣也不会感到寒冷
如果你还能爱我,我会把所有的绝望都盛给你
所有的颤抖都表演给你。我不会再让你害怕虚构
我会给你好好解释我的出处,和跟你
路过的缘分。我只是人间的过客
那个小年夜,在你的腹部里因绝望而重新坐胎
你疼的几度晕厥,我们彼此消磨数年
每次的结局都是——我那么深深爱你
你为何还不能给我极致的伤害


始 终

寡淡的事物,以摧枯拉朽之势
削薄我身体内的火车。夜晚的板凳疼一下
窗口就稀释一下,连带几只残废的蝴蝶
绝望用它的四肢探出头,打开
窗外迅速变暗的田野,奔腾的马匹还在
被一个牧人的忧郁,砍伤

我在千里之外,座位的硬度如一把刀子
又或是一把镜子。先后砍伤我的灵魂
照耀我的丑陋。于是我拿起一杯热茶
敷伤口,旧伤未好,又被热茶的滚烫
添新。始于出生终于死亡
被动了多少年了,此刻却让你以死势
口吐红莲,让突破传宗接代

安置思

对恨的牙痒痒的事物,一口咬下去
搁在山峰间,略施粉黛
丑陋的部分便会被遮住,然后
和地表下的污水私奔
人们关爱它,用斧头不断挖
像挖浪子的回头。
而我一直置身山脚处
用眼泪,浇灭自己身体内的火焰
同时擦拭它,用警戒形成的
肉身

距离

越想靠近一个人,越要远离一个人
他的空间,会因为多了一个你,少了
偶遇更多灵魂的可能性,而你的空间
也会因为多了一个他,少了
更多胸怀可及的视野。这并不是什么
祝福主义的高尚,不是让自己成为佛祖
普度众生,拿起伪善主义的刀子
你要在钢丝上走,这是交往的常态
才会形成,稳定的气流
构造的人间。才不会因为骤然摔下
破坏这藏的恰到好处的,血污

高度

一种稳定的高度,不是伪装的高度
它不是一只鹰,恒寂的在高空飞翔
它需要从罪恶里,掏出血肉模糊的孩子
用自焚者的清亮,塞入永恒之火濒死前的
忏悔
被虚构构成这么多年,一切莫须有的东西都显得多余。
孤独,庸常,个我主义
和一团云雾静做、握手、道别、背对背
陷入即将失去对方的,痛苦之中
同时,为了不那么快让五官住院
把自己放在一根钢丝上,假寐
遗忘身边垂死的云雾,向它们吐烟,用苟活致敬
我们不需要再去争辩乌托邦,或者生活和生命
到底谁是儿子、谁是父亲
这一切,只有闪电的反骨知道

田凌云简介
田凌云,1997年生,陕西铜川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歌见《星星》《延河》《散文诗》《鹿鸣》《星河》《湖南诗歌》《诗歌周刊》等多种刊物。
曾获“中华文学奖”、中国太湖风诗歌奖、内蒙古“扎兰杯”诗歌大赛二等奖等。诗作入选《中国首部90后诗选》《中国诗人年度诗歌选集2017》等。
出版诗集《白色焰火》。

联系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区统一大道陕西科技大学镐京学院 712046田凌云收。
联系电话:18717595801      微信:  muxi9916          QQ:1034019848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16: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自造一千颗心脏,都是为了和你相爱(组诗)
   
作者/田凌云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16: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田凌云 发表于 2018-2-11 16:49
我自造一千颗心脏,都是为了和你相爱(组诗)
   
作者/田凌云

组诗的开头忘记加了,能改吗?主持人
发表于 2018-2-12 18: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14: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冯金斌 发表于 2018-2-12 18:32
欢迎新朋友!问好。

问好,多提意见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