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现代诗】卑微者说(外九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2 10:4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刘晋 于 2018-2-12 10:46 编辑

□卑微者说(外九首)
/刘晋

我无意觊觎果子挂满枝头的季节
任这个世界的大部分在喧哗
任他们众口一词地赞美
那些与我劈柴无关的事物

旱地也好,贫瘠地也罢
生活总归是土生土长在那里
青菜和米饭就可
我在青花瓷的小碗里画地为牢

有空了要跟所有飞过的鸟儿
概括地说一声“你好”
欣赏它们给天空增添的色彩
也要跟路边所有低矮的灌木
由衷地道一声“辛苦了”
感谢它们为大地更新着细节处的妆扮

——和世界上一切卑微着
却精神炯炯的万物生灵
都亲切地握手,友好地交谈
对他们笑
庆幸有他们
才让我有了可以尾随的队伍

渺小也就从此
变得不再让人耿耿于怀


□由此及彼写到痛

1

我忘记了该怎样叙事
更别说描写、议论与抒情

假使有风吹过
那也不过是树叶摇了摇

我所能看见和摸不到
与我所能摸到和看不见

都同样近和同样远
雷同天上的月亮、地上的你

2


我忘记了该怎样言语
更别说比喻、拟人与借代


有好看的彩翼鸟飞过
骏马和牦牛却从不出现


我能想象和无法比拟
与我想比拟却无法想象


都同样真和同样幻
雷同此处的烟火、彼处的梦


3


请不要让我再把痛忘记掉
麻木的创口需要一把盐


醒来的神经就让它逆风吹
不熄灭还在炙烤的火


该有痛露出利齿
反复验证骨头的真伪与硬度


就让痛痛下去吧
总会有痛之外的冶炼出来



□最亮的星


1


一只渺小的麻雀
或许是更多只,栖息在夜空


夜色如此深邃,那些卑微的
以及更卑微的,躲藏得恰到好处


2


夜空中最亮的星
掩盖所有不擅表达的星辰


人们开始张开紧闭的嘴巴
议论一只不发光的麻雀


3


太阳底下熠熠生辉的事物
都谨守光芒万丈的细节


麻雀迎向晨曦,沐浴万丈光芒
在天空中变成最亮的星




□谙熟一种简单


像顺着水流
而下,而上,或者居中
什么都不用想
只是顺着
水流


有时变成瀑布
壮观地飞翔
有时变成突泉
灵气地跃起
累了就平静地躺着
顺着水流


沿途看风景
看人们笑
看鸽群回翔,鸣着鸽哨
飞回它们的房子



□我们


来和去都匆匆
像乘着风
像聚散的云朵


还记得那时的雨吗
落在每个人的掌心
我们从这样滚动的晶莹里
各自看见青春的葱茏


我们还无比热爱夕阳的黄昏
看你的 我的 他的影子
在池塘边拉长
长短不一地唱着歌谣走进夜里
又从清晨里走出


——这些就是我们呀
像乘着风
像聚散的云朵
来和去都匆匆




往事


窗外,掠过一只飞鸟
远处,往来几个行人


我站在寂静的窗前
看夕阳


想起骑绿色单车送信的邮递员
想起骑竹马的孩子


默默地
不想说话




□银杏树


金色的阳光化整为零
在枝上互生出暖人的金黄


满树都是热烈惹眼的色彩
我们仰起头
站在下面接受照耀


寒冬腊月越来越近
你在风中
抖动全部叶子
壮大人间的温暖


已跟常青树对比强烈
来年这个时候
你依旧披上金黄
笑容浅浅




□十二月的诗


不开车子,不骑摩托
我在冬天的大地上迎风行走
阳光正冲破阴霾
金色的温暖刚刚好,洒照当头


一路走,一路踩到金黄的叶子
相遇许多不认识的人
看见一两只鸟雀,栖上寒枝
它们互相依偎。补充爱的细节


往前走。路过不同的店铺
路过河水寂静流淌的林业大桥
又路过响起音乐的市政广场
此刻正节拍欢快,内心有暖


不停留。我在冬天的苍穹下
更像一只特立独行的蜗牛
忘记天性使然的冬眠,往季节
轮回的深处,搬运如米的阳光


依稀记得,昨日之诗
已经吟唱成昨日之星辰
我在冬天的躯体里
写下这一首十二月的诗




□借我一盏灯


即使是在艳阳高照的日子里
我也时常感到迷惘
不知该往哪里走才是正确
何况白天还有雾,有霾
有沙尘暴,或者滂沱的大雨
——它们都是利己主义者
遮蔽众生的视线
而其中正掩藏着没有盖的窨井
静待一只猫,一条狗,一个我
落入它们的世界


所以请借我一盏灯
一盏可穿透雾,穿透霾
穿透沙尘暴,穿透滂沱大雨
神奇的灯。我提着它壮行
走进伸手不见五指的世界
它发出光,为我照明
让我区别于一只猫或一条狗
不会掉进窨井里
可以脚踏实地,不胡思乱想
知道该往哪里走


所以请借我一盏神奇的灯
在这比白天更为严峻的暗夜
让我好似手握锐利的铁器
扎破无边的迷惘,刺穿骗局
惊动春雷,掀翻粘稠的黑
露出远山的峥嵘——
那里有清泉,可令我耳聪目明
治愈路痴。更有一线曙光
在灯中分娩,它呱呱坠地时
正变成我要走的路




□我是奔流


我是水的一份子,在人声寂静的清晨
散落于草尖、花的蕊上
折射出一束又一束瑰丽的日光
我交出状如泪滴的背负,然后滚落叶下
也蒸发于空中。但我仍是水的一份子
仍要成为那烟雨的濛濛
附在渐白的发梢上
待大雨滂沱时,带走生活中的一些负累


我最终要一路奔流。经过很多交叉口
像一趟不分昼夜的列车
不断地停靠站点;旅客的上上下下
就是泥沙的浮浮沉沉——
我最终是奔流的一份子
是那一股清,也是那一股浊
载动豪放、婉约
奔跑于山川、平原……
是你看得见的那一次流淌
涛涛有声
或安静如寐


而在奔流的内里,你看不见
千万个我正裹着时光,蜷缩在一起
当岸上芦花再次盛开的时候
我悄然掀起一小朵又一小朵雪白的浪花
惟有秋风知道,这是当年的十里芦花
正含蓄地盛开在我的心坎上
以遥相呼应的方式
完成一次满怀愁绪,或者是
继往开来的隔空喟叹




简介:刘晋,笔名晋在不言中,80,江西寻乌人。赣州市作协会员。目前有诗见于《诗词》、《岷江文艺》、《核桃源》、《巢诗刊》、《微光诗刊》、《赣西文学》、《大别山诗刊》、《安源诗刊》、《长江诗歌》、《客都文学》等官民刊另有诗歌入选《2016江西诗歌年选》、《2017江西诗歌年选》。
通联:江西省寻乌县水榭花都251单元201
邮编:342200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