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聂难散文诗】《低处的阳光》(十二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9 12:5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云南聂难 于 2018-2-19 13:02 编辑

低处的阳光(十二章)

■聂难


喜欢一座山


      喜欢一座山,不是喜欢春天花香鸟语捧出的盛宴,不是喜欢夏日繁枝茂叶垂下的绿荫,更不是喜欢无边落木萧萧下的凄凉,也不是喜欢千树万树梨花开的雪景。
      喜欢一座山,是喜欢这座山站得高看得远,视野开阔,不为凡尘俗世所累;喜欢这座山不惧风抽霜打,傲然耸立,不为风刀霜剑所伤;喜欢这座山在岁月的肩头上,逶迤前进,不为情所困。
      当我跌倒时,是这座山把我扶起;当我痛苦时,是这座山给我安慰;当我寂寥时,是这座山与我作伴;当我远游时,是这座山教我坚强;
这座山不在眼前,不在自然,而在心底。
      这座山像一座灯塔,照亮我的行程,也像一根路标,指引我的方向。

低处的阳光


      低处的阳光是想低到泥土里去吗?地面上那雨后留下的浑浊的水洼,无论阳光怎样纵身跃都跳不到水底。这时,风便站在树梢语气温和地打着圆场,牛儿已经身子透湿着回到圈里咀嚼着光阴。
      低处的阳光是想低到尘埃里去吗?穿过三月的鸟语和墙脚的梅花,我看到那一粒粒尘埃在阳光的射程里像水中游乐的鱼,只要风一吹,它们就会四处乱撞。而此刻,正值旭日东升,云淡风轻。
      我相信:那些低处的阳光,总在努力做一件事——或许谁也想象不到的事。

面对一堵墙


      我不是来看墙上的弹孔,也不是来听导游讲英雄的故事。
      我不是来找历史的足迹,也不是来凭吊为国捐躯的烈士。
      冥冥之中,我只知道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左右着我的双腿,无法抗拒也无从选择。作为一处坐落于历史背影下的战争遗址,我从小就在教科书上记住了它的名字,并学会了敬仰和崇拜!
      如今,墙还是那样坐着,既没有向前迈一步,也没有向后退一尺,姿势一成不变。墙上的弹孔恰似一个眼神空洞的长者,导游唾液横飞的平铺直叙让我的耳朵生茧。
      我不是蜜罐里爬出来的孩子,也体验过生活的五彩六色,饱尝过人生的辛酸苦辣;我不是醉心于幸福而背弃了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而是在数字化生存的时代里淬炼了一颗笑傲江湖的心灵。

可可西里的忧伤


      天蓝得能容下大海,云白得像大海上的浪花,野牦牛和藏羚羊的叫仿佛大地在忧伤地哭泣。
      霞光像一张大网,罩住整个世界。坐在一座光秃秃的山上,我感到八万平方公里翻卷过来,遮挡了我的目光。
      夜色从山脚下升起来,犹如我心口上涌出的源源不断的忧伤。除了灵魂舞蹈的声音,今夜,可可西里,我什么也没有听见,什么也没有诉说。

窗外那棵树


      窗外那棵树,活在我的眼前,也活在我的梦里;活在我的过去,也活在我的未来。
      在岁月的跑道上,不知道她风雨兼程走过了多少年华,躲过了多少次天灾人祸,接纳了多少阳光的恩赐和雨露的润泽。每天早晨推开窗,她给我输进清新的空气,让我心脾舒爽精神抖擞力量倍增,对生活充满信心和希望;她为我送来小鸟倾情演绎的快乐歌声,让我在歌声中开始一天的计划,让我诗意地享受到大自然最原始的天籁之音。
      她的树枝一次次伸到我的房内,试图与我握手,试图与我进行一次次倾心交谈,试图为我一次次拔出内心的杂草;她的叶一枚枚被秋天的风声赶下枝头,飞舞到我的屋内,我看到它们干枯、卷缩的面容上布满时光的擦痕,还残留着些许难言的表情。
      这棵树见证着我的到来,记录着我每天的出进。虽然没有被贴上任何标签,但她在岁月朝圣路上的每一分一秒,都告慰我要脚踏实地孜孜以求。其实,她在我的生命中俨然一个智慧的哲人,寂寞时与我相伴,快乐时与我分享,痛苦时与我分担。不管春秋冬夏阴晴圆缺,她永远以挺拔的姿势站在岁月的风口,百折不挠高耸云端,阐释着一个亘古不变的诺言——哪怕风云变幻沧海桑田,也要做一棵光明磊落襟怀坦荡虚怀若谷的树。

伤不起


      风推不动天边月,雨浇不灭心间的火。
      看够四时美景,享尽人间富贵,做一个行尸走肉的人,最后众叛亲离,耗光一生的爱,涉水而逝的青春,有谁真的伤得起这杳然远去的一切。
      握不住一段往事,记不住一句誓言,写不下一封告白,大雁南来北往,飘零的花瓣代表什么,是结局还是开始?是衰败的无奈还是繁盛的欣喜?
      伤不起,真的伤不起。没有一个夜晚可以平心静气,没有一个白昼可以抛弃世俗。
      一切正在来临,也正在开始;一切都可以成为现在,更可以成为历史。我们伤不起,活着就要珍惜生命,热爱生活。这还远远不够,我们还要为了正在走来的明天孜孜不倦乐此不彼,为了妻儿老小将奔波在路上的寂寞当作口粮。
      伤不起的太多,为了减小伤不起的程度,一个人只能顾此还要即彼,否则,天空的空白就没有飞鸟填补了,夏季的燥热就不可能带来冬季的雪花了。

就这样吧


      在车水马龙、喧嚣繁杂的街头,广告牌在阳光的暴晒下已经失去最初的色泽,你抓紧你的誓言,我低着我的头颅。
      就这样吧,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哪怕岁月再怎么删也无法删除记忆里的每一个镜头,哪怕我们再怎么狠下决心要如何去遗忘过去还是无法遗忘。为了甜蜜未来的幸福生活,我们只能背弃自己最初的诺言。就像河流为了大海的喧响,不得不击石而歌,以粉身碎骨的精神将白色细浪洒向高天,依然义无反顾一如既往。
      就这样吧,不唱离歌不言心痛,人生本是一场没有邀约的宴席。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坚信,你我都会在生活的风口浪尖念着彼此,祝福对方,祈祷好运。尽管聚散两依依,而无情的现实已将我们击得粉碎,再也无力在生活的隙缝间潜滋暗长。此刻,祝福才是最美的语言,祝福才是最好的安慰,祝福才是最佳的选择。
      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不悲伤不诅咒不辩解不哭泣……就这样吧。
      一路安好,永远快乐。再见!远去的时光。

沙子


      沙子是河流哭干后的眼泪,一粒挤着一粒,抱成一片柔软的沙滩,横陈在天空之下,河流两岸。
      没有一粒沙子情愿爬上岸,拒绝河水的冲刷、磨砺、锻打,每一粒沙子都是河水的大手笔,都浸透着河水的辛勤付出。
      是的,揉进眼里,沙子就是罪魁祸首,让你难以正常看世间风云变幻。这时候,谁都不会想起掉在沙滩上的嬉闹和快乐。
      当一粒粒沙子簇拥着被和成沙灰,将一块块坚硬的砖垒在一起,万丈高楼平地起,眨眼的工夫,不起眼的沙子就是不可或缺的材料。
      如果我是一粒沙,我要在河流怀里腾挪跌宕,哪怕瘦小了我的身躯,我也要感谢河流磨去我多余的棱角,得以在阳光下折射出夺人眼目的光芒。

望见


      我望见阳光翻过院墙跳下去,带着时光跑去远方了;我望见月亮在夜空静静地点数繁星,自己却将银色的光辉洒落一地。
      我望见古典的女子,穿着旗袍从线装的唐诗宋韵里碎步翩跹地走出来,满面含羞,玉指纤细,香气扑鼻,似乎为了去赴一场前世的约定。
       我望见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自得的身影在夕光中缓缓移动,我望见岑参的好友在纷飞的大雪中愈走愈远,我望见李白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壮美在眼帘,我望见僵卧孤村的陆游愁眉不展忧心忡忡。
      我望见世间所有的善与恶、美与丑,贫穷与富有、微笑与恸哭,面对这一切我心有余而力不足,我无法说出我的悲愤,也无法说出我的惶惑。
      在并不漫长的生命之旅,我望见了我想望见的,望见的更多的却是不想望见了。想望见又望见了的,让我对世界充满期待和信心;不想望见却望见了的,让我世界充满憎恶和仇恨。

为爱而歌


      青鸟划过蓝天,雄健的英姿在万里长空为生命而歌,为放飞自由而歌,它们托运季节的讯号,将时令的更替从高空以歌唱的名义告知天下苍生。
      为爱而歌,没有青鸟的直白和胆识,我只能默默选择以劳动的姿势,在或贫瘠或肥沃的土地上用心抒写真爱长歌;以翘望的眼神祈祷从春天的田畴可以收割秋天的丰腴,从汗水的咸涩里可以读出幸福的含义和旗语。
      每一阵风都在为爱而歌,有敏锐洞察力的诗人们,早已在风的无影无踪里发现了生命的真谛和哲学,暴雨欲来的时候,你可以讨厌风,但你不能诅咒风,因为风发现了暴雨的盛大阴谋;庄稼扬花的时节,你可以诅咒风,但你不能讨厌风,因为风将稻花香送入你的梦之幽谷。
为爱歌唱是一种荣耀,是一种感恩,是一种热爱。失去歌唱的人生必然被阴云深锁,没有灿烂阳光的慰问和光临;失去歌唱的岁月必将被失败包裹,没有功成名就的鲜花和掌声。
      为爱歌唱吧!把坎坷与崎岖视为磨练,把高山与峡谷视为考验,把失意和悲愁视为偶然。这样,我们的生活就会处处充满欢声笑语,处处都是诗情画意的风景!

依然


      夜深了,流水依然从高山向峡谷流淌,依然唱着属于自己的歌谣;雨停了,绿叶依然托着晶莹剔透的雨滴,依然回味着细雨敲出的音符。
春夏秋冬,四时更替,我的父老乡亲依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脸朝黄土背朝天,哪怕阳光明晃晃地暴晒着黝黑的面庞,或者暴雨打湿佝偻的背脊,他们依然在田间地头忙得不亦乐乎。
      袅袅的炊烟在固定的时间,依然会发出回家的讯号,一脚踏进家门,身上的疲惫和劳累就被喷香的米饭驱散。在饭桌上,男人们依然不会忘记饮一杯自家酿制的米酒,然后和妻儿老小拉拉家常谈谈收成。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岁年年。我的父老乡亲依然没有对那一垄垄田畴心生抱怨,他们依然走在时光的轨道上,不急不慢,一步一个脚印儿,一天又一天地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自己种下的庄稼。

飞翔


      瀑布的飞翔是壮观而令人叹为观止的,那飞溅的细碎的浪花,足以赢得人们的一阵阵喝彩和赞许;鸟儿的飞翔是潇洒而让人钦羡不已的,那翩飞的轻盈的姿态,足以征服人们仰视的目光和高傲的灵魂。
      飞翔不仅仅是一种姿态。大千世界,不是所有的飞翔都那么或气势滂沱或舞姿优美,有的飞翔却是无影无踪的,我们无法看到,更无法洞悉其飞翔的奥秘和神圣。
      时间永远以不急不缓的速度飞翔,不论阴晴圆缺还是刮风下雨,无论高山峡谷还是平原旷野,不管春夏秋冬还是白天黑夜。时间这隐形的神,永不停歇,永不后退,永不更改飞翔的方向和速度。
      坚守信念的人们在时间面前往往不计劳苦和得失,最终苦尽甘来笑逐颜开;而那些畏首畏尾的人们则往往会在时间面前手足无措,最后抱恨终身含恨而死。
      在世界的大舞台上,我以思想飞翔在这绝版的风景里。春天,我的思想宛如一只美丽动人的蝴蝶;夏天,我的思想仿佛一只翩跹飞舞的蜻蜓;秋天,我的思想好像一枚旋转着跌下枝头的落叶;冬天,我的思想就是一片片从天而降的雪花。

【作者简介】聂难,本名聂顺荣,男,1976年出生于云南省新平县,汉族,现任教于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扬武中学,系中学高级教师,玉溪市作家协会会员。1997年开始文学创作,在《散文诗》《星星﹒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文学与人生》《河南诗人》《中国诗人》《葡萄园诗刊》(台湾)、《北美枫》(加拿大)、《海星诗刊》(台北)、《云南日报》《攀枝花日报》、《长春日报》、《中国审计报》、《中国国门时报》等报刊发表作品500余件。多次获奖,作品入选《抒情中国》《2006中国最佳网络诗歌》《中国当代网络诗歌选本》等,2015年个人散文诗集《小小的太阳》出版发行(云南民族出版社)。
通联653401)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扬武中学    聂顺荣
邮箱:nieshurong@163.com
Q  Q:302619158
发表于 2018-2-20 16: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论阳光怎样纵身跃都跳不到水底。

发表于 2018-2-20 16: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可可西里的忧伤


      天蓝得能容下大海,云白得像大海上的浪花,野牦牛和藏羚羊的叫仿佛大地在忧伤地哭泣。
      霞光像一张大网,罩住整个世界。坐在一座光秃秃的山上,我感到八万平方公里翻卷过来,遮挡了我的目光。
      夜色从山脚下升起来,犹如我心口上涌出的源源不断的忧伤。除了灵魂舞蹈的声音,今夜,可可西里,我什么也没有听见,什么也没有诉说。


喜欢
发表于 2018-2-20 16:3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子是河流哭干后的眼泪

发表于 2018-2-20 16: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亮起,推荐大家共赏
发表于 2018-2-21 19:38: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座山像一座灯塔,照亮我的行程,也像一根路标,指引我的方向。
发表于 2018-2-21 19:3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可西里的忧伤


      天蓝得能容下大海,云白得像大海上的浪花,野牦牛和藏羚羊的叫仿佛大地在忧伤地哭泣。
      霞光像一张大网,罩住整个世界。坐在一座光秃秃的山上,我感到八万平方公里翻卷过来,遮挡了我的目光。
      夜色从山脚下升起来,犹如我心口上涌出的源源不断的忧伤。除了灵魂舞蹈的声音,今夜,可可西里,我什么也没有听见,什么也没有诉说。
发表于 2018-2-21 19: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子


      沙子是河流哭干后的眼泪,一粒挤着一粒,抱成一片柔软的沙滩,横陈在天空之下,河流两岸。
      没有一粒沙子情愿爬上岸,拒绝河水的冲刷、磨砺、锻打,每一粒沙子都是河水的大手笔,都浸透着河水的辛勤付出。
      是的,揉进眼里,沙子就是罪魁祸首,让你难以正常看世间风云变幻。这时候,谁都不会想起掉在沙滩上的嬉闹和快乐。
      当一粒粒沙子簇拥着被和成沙灰,将一块块坚硬的砖垒在一起,万丈高楼平地起,眨眼的工夫,不起眼的沙子就是不可或缺的材料。
      如果我是一粒沙,我要在河流怀里腾挪跌宕,哪怕瘦小了我的身躯,我也要感谢河流磨去我多余的棱角,得以在阳光下折射出夺人眼目的光芒。
发表于 2018-2-21 19:4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候兄。
发表于 2018-3-21 14:5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问好诗友!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