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现代诗】生活之景(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3 18: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李坤龙 于 2018-2-23 18:17 编辑

生活之景(组诗)
安徽/李坤龙

窗户

夕阳即将坠落楼底
享受完一天温暖的
苍蝇,开始蹿进屋里

它一次又一次撞击窗户
我听不到声音
但是疼痛在真实发生

楼下一个身影紧裹着衣服
在寒风中跌跌撞撞
那寒风多像这透明的窗户


天气转寒之后
它把羽毛拔掉
给人们御寒
骨肉已经煮烂在锅里
围坐锅边的人
划拳、喝酒
脑门汗涔涔
说起那只鹅的时候
他们都哈哈大笑:
那高昂的脑袋
十足像颗呆瓜

虚空之下

天眼在海河滨
在高高的虚空之中
仍旧看不清夜色
看不透浓重的雾霾

流淌千年的海河
此时也无法翻越冰凌
浪花沉寂已久,而
污泥经历无数次冲刷之后
又无数次重新生长

天眼所看到的
走在海河边的人群
被棉衣、口罩、帽子所裹
寒凉的虚空之下
需要更多的隐蔽

雪中有怀

车行甚缓,人行每一步都先做试探
公交车站台从没这么热闹过
大家把头伸向站台外
神情迫切,像是在等楼上梳妆的情人

对面街上卖早点的小摊贩
都一起白了头。摊前腾起的蒸汽
哈在眉毛上。水珠下滑
这也许是最冷的“冷汗”

小心翼翼,无论是车轮还是脚步
包括流入杯中的热汤
苍白的世界似乎特别脆弱
随意一碰就会支离破碎

寒夜

雪经久未化
夜色和寒风
将脚步及车轮催得更快

一个孩子在门口痛哭
奶奶哄他说母亲就要归来
铁门响了一声,是寒风

无数的脚步和车轮声
从孩子的耳边路过
嚎啕已变成抽泣

寒冷之下
能量连哭泣也不能保证

良久,一辆脚蹬三轮
停在孩子的面前
车里还剩一多半青菜

骑车人从青菜之上
拿起一串冰糖葫芦。孩子没有接
只是紧紧抱着骑车人的大腿

冰敷

风比刀刃要寒
它一遍一遍刮擦我的皮肤
其实并没有痛感
寒冷是一剂上好的麻药

夜空没有星星,只有雾
一位老妇人一边哭泣一边走出医院
哭什么呢?哭什么呢?
大雾已经掩盖一切,包括疼痛

包括上帝。此时的人间一定
和天国一样美丽,云雾缭绕
上帝在酣睡,而诸神在人间发现伤口
就会赐予一块寒冰,冰敷疗伤

雪地

几辆小货车在雪地爬行
一位老人推着三轮车,行动甚缓

三轮车上插着的冰糖葫芦
覆盖了薄薄一层雪

“酸甜开胃的冰糖葫芦哎”
往日应该响起这样的吆喝声

也许雪让世界都沉寂了,老人缄默
也许怕天寒地冻,胃口大开之后没有填充

麻雀从屋檐到雪地,来回飞了几次
此时躲在穴中,一脸疑问

远处

一片白雪中
站着一排树木
绿叶早借秋风远去
光秃的枝桠
托举着一个鸟巢
鸟也南飞已久

鸟巢被大雪盖严之后
越发像一颗头颅
白发苍苍。再远一些
有一所老房子
寒风一吹
就呜咽作响

雪后

一片泥泞
路上的行人无处可躲
鞋和裤腿早已沦陷

环卫工人和小商贩在扫雪
赏雪的人在叹息
在珍惜最后几处白

扫干净的地方支起炉子
烧饼、包子开始冒出热气
赏雪的人开始往此处聚集

大雾

大雾,高楼隐没
天空上的人看不清面孔
有声音响彻大地
说要撒满黄金

摆摊的抬头望
种庄稼的抬头望
在天桥底下乞讨的
也高昂着头颅

天上金光飘下
每人的眼瞳里都有一份
但雾浓霾重啊
金光始终无法下沉

审判

牛、羊、猪,头朝大地
忏悔今生的罪过
它们已经被屠夫审判
斩首、碎尸、分食

那些被它们吃掉的植物
春风之后,会在粪便里
重新抽出枝叶
分食它们的人也会被审判
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

他们痛苦地要求审判三高
三高被押赴刑场时,他们在
下面大快朵颐,拍手称快
审判从不停止,拉锯之声
“咯吱……咯吱……”

余晖下的老妇人

摊子前还剩两把豆角一小堆青菜
它们像摆摊的老妇人一样
被时光蒸发一些水分,蔫软
注意他们的人不多,他们不似余晖
也有耀眼的光芒

老妇人总是打量天空
余晖越来越淡,甚至一丝黑影漫上山头
可能是久被忽视,豆角和青菜也有了情绪
它们把头垂得更低

终于,另一位老妇人来到摊前
在余晖消逝之前谈拢价格
交易之后她们迅速消失在街头的黑影中
家里冷锅冷灶,只有床上老头子的呼吸是热的

惶恐不期而至

蚂蚱、知了、天牛等昆虫
越来越不容易见了
也是多年不抓鸟了,树上的鸟窝零零星星
也捉不到足够的虫子喂养
但最近它们总是在我眼前晃
成群结队,像是都在春天里复活

蚂蚱是成串的,有的身上还有油渍
知了都是半截翅膀的,翻着身子聒噪不停
天牛就比较惨了,两颗大牙豁着,身体七零八碎
最惨的是那些鸟,长满羽翼之后也只能在笼子里飞
它们呆呆地望着天空,哀鸣不止
一见到它们我就闭上眼睛,但在黑暗里他们更清晰
我越来越惶恐,为年幼时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现在我从来不敢刻意去伤害一只虫子
有时候枉害一条生命就要忏悔半天
我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喜欢吃或玩人类
在人间我听到那么多的哀鸣
还有很多人不断从我身边消失
我越来越惶恐,不断祈祷另一端也早日有忏悔诞生

在彩虹瀑布

从高山上一路而下
因为地势、因为不可抗拒的力
巨大的跌宕,总会成为风景
看客们从天上扯来一片彩霞
贴在脸上,比摔碎溅起的血雾
——彩虹,更加靓丽

也有人紧缄其口站在我肩头
他只看云——我的前生
看着看着就看到一枚影子
从高楼滚落。下面是哄笑的人群——
你从天上落下,大地就会无比坚硬

流星

在少年时代它是一种美、一个心愿
漆黑的夜空总是给人无限想象

现在见到它仍保持着虔诚,当然
恐惧在空旷的夜空中也会被无限放大

前年给外公守灵
点燃烟的时候也点燃一颗星星

去年给爷爷守灵,没敢出门
偶然回首,天空中爷爷的脸一闪而过

在这秋天,衰老的事物越来越多
我不敢看天空,尤其怕璀璨的瞬间

惶恐

活在丛林之中
如果不为王总是惶恐的

不需猛虎做出捕猎动作
它的一声吼叫或者哀叹
草丛以及藏匿在草丛中的事物
就会将头颅低向大地

丛林之上,神打量着他的子民
喝茶或者抿酒,笑容像冷峻的星星

他说森林多么平静,物产多么富饶

蟋蟀

早晨,成堆的蟋蟀
在拖把下面、纸箱下面
不停抖动身体
往日的琴声变成垂死的叹息

它仍做出跳跃的动作
大腿粗壮是长期修炼的结果
但是凉风一吹所有的肌肉
都将成为粉末

它说:“我已经很努力修炼
人间太凉,我要借炼狱之火取暖”

荒草

荒草没有感情
荣枯都静默不动
风将它往哪个方向推
它就顺势伏下身子

在草丛中割草的父亲
也没有感情,一张脸总是黑着
生活说你将腰弯下去吧
父亲便将脸贴向地面

作者简介:李坤龙,安徽宿州人,男,90后,诗歌散见于《绿风》《时代文学》《辽河》《诗歌月刊》等,有作品入选《中华诗坛2016年选集》《华语诗歌双年展(2015-2016)》等选集,曾获大别山“十佳新锐诗人”奖等奖项。
通联地址: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第十七小学余玲艳转李坤龙收 邮编:234000 邮箱:391610116@qq.com手机/微信:18955785114


发表于 2018-2-24 08: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窗户

夕阳即将坠落楼底
享受完一天温暖的
苍蝇,开始蹿进屋里

它一次又一次撞击窗户
我听不到声音
但是疼痛在真实发生

楼下一个身影紧裹着衣服
在寒风中跌跌撞撞
那寒风多像这透明的窗户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17:49: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镇州 发表于 2018-2-24 08:15
窗户

夕阳即将坠落楼底

多谢来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17:51: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西灵川 发表于 2018-2-25 08:49
生活之景

多指教,春天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3-1 17:45:32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大家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3-3 12:14: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阿蘅 发表于 2018-3-1 18:18
交流学习。

多指教,周末好。
发表于 2018-3-31 17: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远处

一片白雪中
站着一排树木
绿叶早借秋风远去
光秃的枝桠
托举着一个鸟巢
鸟也南飞已久

鸟巢被大雪盖严之后
越发像一颗头颅
白发苍苍。再远一些
有一所老房子
寒风一吹
就呜咽作响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16:17: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梅树林 发表于 2018-3-31 17:12
远处

一片白雪中

多指教,问好。
发表于 2018-4-2 20: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所老房子
寒风一吹
就呜咽作响
发表于 2018-4-2 20:5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读,谢谢赐稿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21:40: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苏胡权权 发表于 2018-4-2 20:56
好读,谢谢赐稿

多指教,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