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现代诗】陈德远的诗(5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5 08: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陈德远的诗(5首)

   云南/陈德远

策兰的黑牛奶

德国人的枪口瞄准犹太人的时候
策兰乞讨来的黑牛奶他舍不得喝
他举起手中的黑牛奶与法西斯的子弹对话
流利的德语换不来纳粹主义的庇护
维也纳的亡灵在哭
屠杀与占有
本来就属于高级动物的专利
策兰没有喝完的黑牛奶
有一滴。被上帝洒在黑暗的角落
没有地域、种族和时间的限制
你只要弯腰和低头,就能找到乳白的黑牛奶
不要试图饮下上帝洒在人间的牛奶
这不是恩赐。屠杀与占有属于高级动物的专利

晚归的羊群

夕阳把羊群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领头的那一只
抬着头。悠缓地行走
羊群中的一只白色的羊
爬到一只黑色的羊身上
停了下来
阻挡了后面的羊
同时停下来的
还有手持鞭子,肩上扛着一大捆柴的
牧羊人
他低着头。吃力地把肩上的柴放了下来
抬起左手,用手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此时,一只毛色黑白相间的羊
跳进了路边的麦田里
牧羊的老人,赶紧跟着跳了下去
举起手中的鞭子
恨恨地打下去
夕阳。也被打落了

河流,河流

我遇见过的河流
每一条
从我脚下流过的那一刻
总会少了一瓢
这样的恩赐
河流不会察觉
我只取一瓢
一些被我饮下。饮不完的
我用来清洗身体上的尘埃
河流不会察觉

安静的夜晚

狗吠。并没有让
悬挂在半空中的那枚月亮
感到不安。和月亮比安静的
还有村口的那棵老树上
熟睡的鸟儿
有人用猎枪指着它们
枪响的时候
有几只掉了下来
没有掉下来的
近似于高空的那枚月亮
一直很安静

夜里的树

月光摇晃着树枝
静止的风沉默不语
亲爱的,我没有说出我想你了
我也没有告诉你树枝上的月光多么葱郁
夜里的树很安静
风很安静
只是这个冬天,树叶落了
落光了叶子的树
站在黑夜里
仿佛一个孤单的男人
站在黑夜里
想你

简历:陈德远,1986年生,砚山县乡村小学教师,居云南文山。有作品在《诗刊》、《星星》、《散文诗》、《上海诗人》、《北方文学》、《边疆文学》、《云南日报》、《滇池》、《含笑花》等刊物发表。有作品入选多种诗歌选本。
地址:云南省文山市天惠建材城17—18号(663000)
微信号:wscdy1986
电话:15025284418
QQ:809407860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BC0cw 禁闻视频 t.cn/Rxl1r5S 假如一座宫殿被小孩的笑声震塌,那一定是宫殿该倒了,既不是笑声该停,更不是小孩有罪。假如一个政权因为几篇文章垮台,那一定不是几篇文章力量强大,而是...  发表于 2018-4-7 10:28
发表于 2018-2-25 08: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晚归的羊群
夕阳把羊群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领头的那一只
抬着头。悠缓地行走
羊群中的一只白色的羊
爬到一只黑色的羊身上
停了下来
阻挡了后面的羊
同时停下来的
还有手持鞭子,肩上扛着一大捆柴的
牧羊人
他低着头。吃力地把肩上的柴放了下来
抬起左手,用手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此时,一只毛色黑白相间的羊
跳进了路边的麦田里
牧羊的老人,赶紧跟着跳了下去
举起手中的鞭子
恨恨地打下去
夕阳。也被打落了
——诗的有效性在于戏剧性。非常画面感和结尾的戏剧性。
发表于 2018-2-25 08: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里的树
月光摇晃着树枝
静止的风沉默不语
亲爱的,我没有说出我想你了
我也没有告诉你树枝上的月光多么葱郁
夜里的树很安静
风很安静
只是这个冬天,树叶落了
落光了叶子的树
站在黑夜里
仿佛一个孤单的男人
站在黑夜里
想你
——一首诗就是一个整体隐喻。树和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2-25 14: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镇州 发表于 2018-2-25 08:55
夜里的树
月光摇晃着树枝
静止的风沉默不语

谢谢来读,问好
发表于 2018-4-2 20: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赐稿。祝福
发表于 2018-4-2 20:49:13 | 显示全部楼层
仿佛一个孤单的男人
站在黑夜里
想你
发表于 2018-4-2 20: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一首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1: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问好
发表于 2018-4-6 15: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感。预祝朋友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