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族谱,我族人筑在尘世的另一座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5 20:5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飞非 于 2018-3-1 10:38 编辑

族谱,我族人筑在尘世的另一座坟


                 一
       煮字为坟,
       读你的苍茫。
       这是另一重厚土皇天。
       仰望一次,返航一回。
       族谱,我族人遗留尘世的另一部药典。
       寻根药引。
       像一粒种子,种下钻石,水晶和宝藏,种下剑戟,疤痕和战火,
也种下高粱,玉米,水稻,小麦和杂草。
       一方水土,养八方人。
                二
       在族谱中,我看到脉搏如何跳动,血液如何穿行。
       我从哪里来,又向何处去,我的血脉,让我再一次低眉,双手
合掌于胸,宛若老僧入定。我是否要记从前,从前是一座山,无庙,
山里一个小村庄,在哪里出生,在哪里出走。
       走多远 ,它都是背景。
                三
       这些排列的大山,就是我的列祖列宗么?如果有人要问问我故
乡 ,我只好指认一座山又指认一座山。从最高的山一直指认到最矮
的山,指认到每一垄丘壑,每一道沟坎,每一滩水洼。
       就像在纸上指认我的一世祖、二世祖、三世祖-------
       族谱上一张张脸,熟悉的陌生的,
       一粒粒渴死的远水,种子和根。
       是结局,
       也可以,是开始。
                四
       我还要数一数坟头,像小时候排着手指头数山头,数一数我是他
第几代孙 。或者说,我是第几根藤上的第三个苦瓜。
       苦瓜有苦根,苦瓜有苦藤,苦瓜有苦花,苦瓜有苦果。苦瓜不苦,
苦瓜也苦。
       没有流水的河,岸有多苦;
       没有坟茔的岗,山有多苦。                     
       若想配得上你的苦。
       需要怎样的碎裂和重组,又需要怎样的坠落和升华!
      
                五
       十指连心。
       凄厉的,摇滚的火焰;清晰的,模糊的背影,
       一一闪过,都很苦。
       感谢苦,才走出苦难。  
       苦,原来美的如此含蓄。
                六
       这是他们的背影,在时间与空间的沼泽地里留下的脚印,流远的光。
       就像这族谱的枝枝蔓蔓,藤藤叶叶。
       延续和伸展。
       一个灵魂陈述另一个灵魂,
       一个尘世解读另一个尘世。
                七
       一些未说的词,被你说了。
       譬如做人,脊梁骨不能被戳;
       譬如做事,凭天地良心;甚至做鬼,也不能做厉鬼。
       这就有了一个让你不能继续坏下去的理由。你要不停的面对被迁徙,
流放,面对背井离乡。
       以水焚火,以火焚风。风卷着我族人不安的命运。
       悬崖上飘落的伐木声,就是我祖先悬空的足迹。
       湖边浣衣扬起的笑,是我祖母流动的炊烟。
       一根扁担弯曲成世间路,
       一根针线串起族人谱章。   
                八
       朗月之夜,我提笔行文,把历史的乡愁囤积在一张纸上。
       我想描述的又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一扭头,我似乎看见多年以后,自身的森森白骨,面朝东方,在阳
光里静坐,与时空一起腐烂,化为泥土,成为大地的一部分。
       “再也长不回肉身了,逝水浩荡。”
       这又是谁的叹息呢?
       在时间面前,谁都是败军之將。      
一个人的肉身太重了,需要轻装潜行。
                 九
        众山辽阔,群水辽远。
        而纸上,一个人,穷途末路。
        喊一声,千百双眼睛,就溅起无数道锋芒和隐伤。炽热地、冷漠
地、踉跄和孤独的脚步齐刷刷走在还乡的路上。
        风吹草黄,
        直到墨色变淡,淡成一缕烟云。
        我甚至发现一些梦,在云端悬挂着,似乎触手可及,似乎又很遥远,
上是远古的虚空,下是漂泊者清脆的脚步声。
        鼓点响起时,故事和人都已走远。
                 十
        恨过的,爱过的,都走了,
        埋下一滴泪。
        然后,还会有再来爱的,再来恨的。
        埋下一滴泪。
                  十一
        大年之后,举杯之后,又抽刀断水。
        一群从家乡出发的人,正赶赴另一个家乡。故乡因此遥远了。
        像生命中的一个驿站,在命运的颠簸中丢失。把一把泪,丢进黄土,
故乡因此又近了。
        我怕最终的故乡,
        是一把守候的空椅。
        下一次雪,年轮就增加一根白发,
        多年以后,族谱中增加了一个简洁的句号。
        
                十二
        文字离我一尺,
        你,却离我千万里。
                 十三
        我的念想不是远方,远方的尽头不是天涯,我的族谱,比远方更远。
        河流的尽头不是大海,我的族谱,比江河更长,比海更深。
        草木气息,烟熏火燎的文字。
        黏着我的情,连着我的肝,扯着我的心。
        洗练,
        沉淀。
        横在故乡门前的一枚踏脚石。
                 十四
        来,就是来,去,就是去。
        回家的路,只有一条。
                  十五
        三盅酒,
        三杯茶,
        三炷香,
        三叩首。
        最朴素简洁的仪式,也是天地间最盛大、最沉重。最庄严、最肃
穆的仪式。
        族谱,我族人供奉灵魂的圣殿;
        族谱,我族人筑在在尘世的另一座坟,
        安放心灵的港湾。
        嘘!声音小一点,再小一点,别惊扰他们,
        我族谱上的祖先,我的列祖列宗,
        他们正在梦乡。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8s 禁闻视频 t.cn/RxrADkq 据说伦敦奥运上刘翔负伤,央视早已知道,做了四套解说预案。 外媒体在报导这件事时说:“刘翔知道、央视知道、领导知道,只有观众在傻等奇迹”  发表于 2018-4-7 10:29
 楼主| 发表于 2018-2-25 20:5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飞非 于 2018-2-25 20:56 编辑

原创首发,欢迎批评,以便修改
发表于 2018-2-26 08: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章。语言凝练,力透纸背;内敛沉郁,血脉情深。精华共赏,问候兄。
发表于 2018-2-26 08: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煮字为坟,
       读你的苍茫。
       这是另一重厚土皇天。
       仰望一次,返航一回。
       族谱,我族人遗留尘世的另一部药典。
       寻根药引。
       像一粒种子,种下钻石,水晶和宝藏,种下剑戟,疤痕和战火,
也种下高粱,玉米,水稻,小麦和杂草。
       一方水土,养八方人。


起笔定势,苍茫之境陡出。
发表于 2018-2-26 08: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在族谱中,我看到脉搏如何跳动,血液如何穿行。
       我从哪里来,又向何处去,我的血脉,让我再一次低眉,双手
合掌于胸,宛若老僧入定。我是否要记从前,从前是一座山,无庙,
山里一个小村庄,从哪里出生,从哪里出走。
       走多远 ,它都是背景。

笔意渐缓,开始铺垫。
建议此节和第三节在文句的断开上也和其他节一样,短一点,行多一点。
另,从哪里出生,从哪里出走。第二个“从”用不用改成“向”。兄考虑。
发表于 2018-2-26 08:3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我还要数一数坟头,像小时候排着手指头数山头,数一数我是他
第几代孙 。或者说,我是第几根藤上的第三个苦瓜。
       苦瓜有苦根,苦瓜有苦藤,苦瓜有苦花,苦瓜有苦果。苦瓜不苦,
苦瓜也苦。
       没有流水的河,岸有多苦;
       没有坟茔的岗,山有多苦。
       需要怎样的碎裂和重组,需要怎样的坠落和升华,
       才配得上你的苦。

要配得上你的苦
需要怎样的碎裂和重组,需要怎样的坠落和升华!

我感觉结尾这样改更有力度。兄考虑。
      

点评

中肯的意见,已修改  发表于 2018-2-26 11:56
发表于 2018-2-26 08: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指连心。
       凄厉的,摇滚的火焰;清晰的,模糊的背影,
       一一闪过,都很苦。
       感谢苦,才走出苦难。  
       苦,原来如此美丽的含蓄。  


苦,原来美丽的如此含蓄。
我感觉最后一句这样调一下更好,兄考虑。



点评

已调整  发表于 2018-2-26 11:57
发表于 2018-2-26 08: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他们的背影,在时间与空间的沼泽地里留下的脚印,流远的光。
       就像这族谱的枝枝蔓蔓,藤藤叶叶。
       延续和伸展。
       一个灵魂陈述另一个灵魂,
       一个尘世解读另一个尘世。
发表于 2018-2-26 08:42: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水焚火,以火焚风。风卷着我族人不安的命运。
       悬崖上飘落的伐木声,就是我祖先悬空的足迹。
       湖边浣衣扬起的笑,是我祖母流动的炊烟。
       一根扁担弯曲成世间路,
       一枚犁铧勾勒族人谱章。  

此章尤喜这些句子,想象独特,很有力度。
建议犁铧句兄再改动一下。

点评

一改动  发表于 2018-2-26 11:57
发表于 2018-2-26 08: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朗月之夜,我提笔行文,把历史的乡愁囤积在一张纸上。
       我想描述的又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一扭头,我似乎看见多年以后,自身的森森白骨,面朝东方,在阳
光里静坐,与时空一起腐烂,化为泥土,成为大地的一部分。
       “再也长不回肉身了,逝水浩荡。”
       这又是谁的叹息呢?
       在时间面前,谁都是败军之將。

指向真理的言说,朴实、形象,质感。
发表于 2018-2-26 08: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众山辽阔,群水辽远。
        而纸上,一个人,穷途末路。
        喊一声,千百双眼睛,就溅起无数道锋芒和隐伤。炽热地、冷漠
地、踉跄和孤独的脚步齐刷刷走在还乡的路上。


深沉的痛感。
发表于 2018-2-26 08:5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恨过的,爱过的,都走了,
        埋下一滴泪。
        然后,还会有再来爱的,再来恨的。
        埋下一滴泪。


最后一句,埋下一滴泪。用不用加"另"在“一”前。兄考虑。
发表于 2018-2-26 08:5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怕最终的故乡,
        是一把守候的空椅。

直抵人心的抒写。
发表于 2018-2-26 08:5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我的念想不是远方,远方的尽头不是天涯,我的族谱,比远方更远。
        河流的尽头不是大海,我的族谱,比江河更长,比海更深。
        草木气息,烟熏火燎的文字。
        黏着我的情,连着我的肝,扯着我的心。
        洗练,
        沉淀。
        横在故乡门前的一枚踏脚石。


收的极赞。
发表于 2018-2-26 08:5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
        来,就是来,去,就是去。
        回家的路,只有一条。

洗尽铅华,简而丰。
发表于 2018-2-26 08: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三盅酒,
        三杯茶,
        三炷香,
        三叩首。
        最朴素简洁的仪式,也是天地间最盛大、最沉重。最庄严、最肃
穆的仪式。
        族谱,我族人供奉灵魂的圣殿;
        族谱,我族人筑在在尘世的另一座坟,
        安放心灵的港湾。
        嘘!声音小一点,再小一点,别惊扰他们,
        我族谱上的祖先,我的列祖列宗,
        他们正在梦乡。


  嘘!声音小一点,再小一点,别惊扰他们,
        我族谱上的祖先,我的列祖列宗,
        他们正在梦乡。

最后一节收的更见功力。化重为轻,生命难以承受之轻,情感难以承受之轻。
发表于 2018-2-26 09: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很细。但说的很碎。不当之处,请兄见谅。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12: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棠棣 发表于 2018-2-26 08:42
以水焚火,以火焚风。风卷着我族人不安的命运。
       悬崖上飘落的伐木声,就是我祖先悬空的足迹。
    ...

一根扁担弯曲成世间路,
一根针线串起族人谱章。


改成这样,让人感到家的温暖,也看到世态炎凉

一根针线,让人想起千层底上密密麻麻的针脚,与族谱上的文字刚好对应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12:2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棠棣 发表于 2018-2-26 09:03
看的很细。但说的很碎。不当之处,请兄见谅。

非常感谢兄弟认真而仔细的阅读,提出的意见中肯而又独到的见地,受益匪浅
让一些词不达意的地方得到修正,使得整篇文章在语言的质感和通透上跨越了一大步
       再次感谢
发表于 2018-2-26 21: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质感的好散文诗,收藏学习。
发表于 2018-2-27 19: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好。不客气。初读就很有感觉,所以就细读了,顺便挑挑刺儿。
发表于 2018-3-16 16: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要数一数坟头,像小时候排着手指头数山头,数一数我是他
第几代孙 。或者说,我是第几根藤上的第三个苦瓜。
       苦瓜有苦根,苦瓜有苦藤,苦瓜有苦花,苦瓜有苦果。苦瓜不苦,
苦瓜也苦。
       没有流水的河,岸有多苦;
       没有坟茔的岗,山有多苦。                     
        若想配得上你的苦。
       需要怎样的碎裂和重组,又需要怎样的坠落和升华!
发表于 2018-3-16 16: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子崖 发表于 2018-3-16 16:20
我还要数一数坟头,像小时候排着手指头数山头,数一数我是他
第几代孙 。或者说,我是第几根藤上的第三 ...

族谱是根植于泥土,根植于祖先血脉的基因,象大山般的厚重,向祖先骨血般圣洁!
赞一个!
发表于 2018-3-17 19:52:57 | 显示全部楼层
跳跃短句,特别富有诗性!
发表于 2018-3-28 12: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佳作!问安!
发表于 2018-3-31 07: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拜读学习。
发表于 2018-4-6 19: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问好老朋友!
发表于 2018-4-6 22: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美文,问好。
发表于 2018-4-7 21:3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飞版这一组散文诗大气、厚重,拜读了!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