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欲语还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 11:31: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红枣枸杞茶
                 清风剑
  
  冰哥把右腿朝后撅起,正得意地学电视里的花样,忽见春华像一只蝴蝶,划着一道靓丽的弧线,向前扑倒,在光如冰面的地上,滑出去老远。冰哥紧蹬两下旱冰鞋,冲过去俯身抱起,滑出圈外。
  春华如梨花带雨,左手捂着右手腕,翕张着樱桃小嘴直“嘶哈”。冰哥眉头紧锁,咬着下嘴唇想问伤得到底有多严重。春华蓬乱的发拂到脸上,痒痒的,发香及淡雅的化妆品味儿,直往鼻孔里钻,冰哥吞咽了口口水。他多想俯下头去……但他没有,贴墙轻轻把春华放下,忙不迭地揉捏她的右手腕,边往上哈气边小声地问。就像妈妈对他小时候那样。慢慢地,春华不再“嘶哈”,眼里仍噙着两汪清澈的湖水,强笑着说:“没事,没事。”冰哥又加大揉捏的力度,半天,不情愿地放开春华又滑又软的小手,着急忙慌地去买了罐奶及糖果,像哄小孩似的哄她。
  凝视着眼睛眯成一条缝的春华,冰哥体验到那句:“人不是美丽才可爱,而是可爱才美丽。”
  三年了,冰哥多少次想把春华揽在怀里,吐露心声,可一想起自身……顿如冷水浇头,打消念头。
  冰哥是山上的,结婚不到百天就离了,那个年月,就是城镇离婚也是极少的,何况他是山上的。闲言碎语肯定少不了。光糟践的钱,就心疼得他直转磨磨。装车时,又不慎崴了脚,真是“刺专扎瘸腿,鹰专逮病兔”。
  山下的大姐听说冰哥拄棍能走了,就让跟着去百货的裁缝店学裁剪。
  周围清一色女的,冰哥坐在缝纫机前,不敢抬头。大姐打开柜台取出剪刀、皮尺之类,边跟左右同行回说冰哥是老弟,边笑迎顾客。
  就在大姐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楼梯口蹦跳上来个小姑娘,像欢跃的雀儿,尊声“王姨”,旋进柜台里,叽叽喳喳与姐妹打招呼的同时,把兜子放码边机上,随即出柜台去给顾客付裤子、付裙子。帮开票子。直忙到十点多,她才消停地坐在对面缝纫机前,做起还没做完的衣服。大姐把布料铺在柜台上,准备裁时,才转过来身指着冰哥对小姑娘说:“春华,你教我老弟踩缝纫机。”
  冰哥觑了眼春华,偏矮的个子,白净的大脸盘子却眯着小眼睛,复低下头。春华放下衣服,绕过来站在身旁娇声说:“踩时要连贯,别让倒轮就行。”
  冰哥脸红脖子粗地踩起来。
  下午,春华在一旁告诉他怎样码边。练习车鞋垫。掌握了跑直线后,学做简单的活计。
  春华却板起面孔,一反常态,冷冷地说:“你听仔细,我只告诉一遍,到时忘了再问,别怪我急眼。”冰哥抿着嘴笑,心说这小丫头咋厉害起来,厉害劲一点也不逊那刚不要的婆姨。百货本就嘈杂,又兼四家裁缝店围在一个小圈子内,各有各的徒弟,挤挤擦擦。女的嗓门高而尖,聒噪得像一群刚下完蛋的鸡。
  冰哥虽能静静地做活,没车好就拆,但有时候,真没听清楚。碰过壁后,自己又实无从下手,硬起头皮再去求。春华冷着脸,没好气地嚷:“去去,自己想去,我还抓紧练我的活呢!”冰哥一副委屈地低着头,仍站在那,像小学生等老师训那样。心里愤恨道:这小丫头一旦结了婚,肯定像贾宝玉说的那样,就更混帐,比男人更可杀!”
  春华自顾忙了半天,瞅他还可怜兮兮地站着,嗤地一声笑了。而后又阴沉着脸说:“仅此一次。”时间长了,冰哥发现:春华除了教时严厉,其他时候,也喋喋不休地问这说那。冰哥就偷眼端详,越看越觉得耐看,心里竟有说不出的喜悦。
  冰哥蓦然地希望,眼前能时刻出现春华的影子,而春华却成了技师,取服装回家做了,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少之又少。
  大姐常收到着急的活,就让给春华送去。去的趟多,赶上中午,春华的妈妈就留吃饭。冰哥就看着春华。春华说在这吧,他就坐在跟前,边看做活边问些技术方面的问题。有时候吃过晚饭去送。春华妈妈就乐呵地陪说一会儿话,有意出去很晚才回来。两个人叽叽咕咕有说不完的话,每次冰哥都恋恋不舍地走。有次刚入冬,他看见炉盖子上有几粒大枣,就想起小时候跟邻居大晚上去场宿舍蹭大枣水喝,至今仍觉得是人间美味。忍不住拿起一个,吹吹灰,放进嘴里,细品起来。再去吃第二个时,春华说:“那是我妈沏水喝的,你别给吃光喽!”
  “沏水?这么干巴咋沏?应该在锅底灰里烧,沏出来才有味道。”说着,要了几个,并说:“跟我来,教你。”
  春华跟着去了厨房,看他蹲下用木棍在满是火碳的灶坑里扒个坑,把枣丢进去,用灰埋好。一会儿,只见灰鼓起来,有枣裸露出来,圆圆胖胖,褶都没了。春华孩子一样拍着手叫好。冰哥扒出来,小心地拾起一个,吹吹递给她。
  春华接在手里,还有些烫,见枣已有褶子了,一会儿的功夫,只是比原样略大。
  春华闻着大枣特殊的香味儿,又吹吹灰,咬了一口,的确是软,里面有些黏糊,有些甜,比没烧的香多了。冰哥搓吹着枣开门进屋,撕开,放大罐头瓶里。拿起暖壶,倒进开水,枣上下翻滚后,释放着条条酱红色的溪流。“湖泊”立时变成了浅酱色,让人从心里升起一股暖意。停了一会儿,枣有的慢慢下沉,“湖泊”的颜色更重更深。冰哥用毛巾隔着,抓起大罐头瓶,摇晃摇晃,先给春华的妈妈倒一杯,次给春华倒了一杯,最后才给自己倒。娘俩个都夸冰哥好手艺,比在炉子上烤的,无论是颜色还是味道,都要好很多。
  冰哥有些得意,说再放些枸杞子,越发粘稠香甜哩。不但补气补血,还补肾补心补肝呢!
  春华听着,又抿嘴吸溜一口,咂咂嘴说:“这大冷的天,喝点这大枣水,好像都进四肢百骸里,浑身热乎乎地爽!”
  冰哥顿觉心里甜丝丝的。再去的时候,带了些枸杞子,娘俩个品了,更多几分赞赏。
  冰哥颇自豪地说:“如果放些糖,会更甜,只是却失了自然的味儿。”
  “自然……”春华不自觉地呆住了,反复轻声念叨着“自然”。
  山上有挣钱的活,冰哥回了,直到差十来天过年,大姐捎信忙不过来,才下来。他下车先匆匆去了春华家,一进屋,春华激动得从缝纫机跟前弹起来,举着双手迎上来,要和冰哥击掌喊“吔”。冰哥连连地后退,笑着说“别,别”。
  两人他给她讲一段段山里干活的趣事,她给他说说这个徒弟找了大七岁的男友那个徒弟正和一个离婚的恋爱。
  冰哥瞪大眼睛在春华的脸上扫来寻去,也没听出她到底是赞赏还是贬低,想问又问不出口,弄得面皮紫涨,心七上八下的。
  一晃年初五,百货正常营业,冷冷清清,摊主也没来几个。
  大姐难得歇息,去和摊主闲聊。冰哥寂寞得很,正打算回家看电视,收拾收拾,过两天回山上干活去,见春华笑靥如花地走上来,两人互道“新年好”!
  闲扯了一会儿,春华说:“我有两张招待舞票,咱俩去啊?”
  冰哥就问:“你会吗?”
  春华歪着脑袋说:“不怎么会。”
  “那你能教我吗?”
  “不能!”
  “那不去!看着人家成双成对搂在一起跳,心里痒痒。”
  “那咱去滑旱冰!”春华的口气不容人拒绝。
  “你会吗?”冰哥用惊奇地眼光大量着她。她回说在学校时曾玩过,并带着挑战的口吻反问:“你会吗?”
  冰哥藐视地扫了她一眼:“哼哼,没溜过也肯定比你强!”
  说大话没用,到地方就知道咋回事了。
  嗬,人还挺多,霓虹灯随着音乐的节拍使劲地摇晃着脑瓜,扫照着场内穿梭的红男绿女。
  两人换好旱冰鞋,春华却站不稳,前仰后合地一把抓住冰哥,一本正经地说:“咱们互相牵着,彼此照顾一下吧!”
  冰哥嘴角微微上翘,想说什么,当握住春华又滑又柔软的小手,却忘了要说什么。
  冰哥虽说结过一次婚,却不记得牵没牵过人家的手,光记得天天吵骂了。他牵着春华,都赶上牛郎牵织女了,心里的愉悦就甭说了。
  滑了一圈又一圈,看着春华温温柔柔地笑着,冰哥更像喝了蜜。他告诉春华:“身体前倾,即使摔倒也不至于磕着后脑。”慢慢地春华掌握些规律,逐渐地滑得有模有样了。
  冰哥极不情愿,还是放开春华的手,让她独自去体验。他像护花使者跟在后面,看她小心翼翼地滑了几圈,完全能独立之后,他才把精力集中在脚下,使劲地滑了两圈,还蛮像那么回事。他越滑越规范,完全可以和穿梭的红男绿女媲美了。
  就在他想做花样的时候,春华摔倒了。
  冰哥带着满怀的喜悦回山上了,总想着春华炙热的目光。过了两个月,冰雪融化,山里停产了。冰哥再也忍不住,终于下定决心去对春华表露。
  到了春华家,见家具啥的都已打好包装,冰哥的心咯噔咯噔的。春华呆呆地看着冰哥,欲语还休。细问才知道,春华的爸爸从唐山回来了,说在那已买了房子,马上就搬家。
  冰哥有再多的缱绻,也只能憋在心里,只能精心算计给春华买怎样的礼物。
  四月中旬,连日刮起了风,春华和妈妈临走当天,四下里彤云密布,纷纷扬扬飞下了一天大雪。傍晚临上车时,雪还没有停。春华的妈妈意味深长地告诉冰哥:“你叔也比我大好几岁,也是离过婚的,并且还有一个女儿呢。”
  声声汽笛响,列车缓缓启动,木讷的冰哥看见春华从车窗探出头来,拼命地挥手,他不顾一切地跟着跑去……
  
  姓名:王善林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市白沟镇果品工业园区月浩汽车脚垫材料厂
  电话:13273233809
  QQ:2950124325
  邮编:074004
  
  
  
  
  
  
发表于 2018-3-1 12: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清风剑,你最近没有发文吗?
 楼主| 发表于 2018-3-1 16:07: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8-3-1 12:11
问候清风剑,你最近没有发文吗?

老哥,新年快乐,没有,过年过得,一直忙来着。谢谢老哥惦念。
发表于 2018-3-1 16:2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清风剑老师。元宵节快乐!
发表于 2018-3-1 16:2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结尾挺有深意,给人一个美好的期待。
发表于 2018-3-1 18:5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剑 发表于 2018-3-1 16:07
老哥,新年快乐,没有,过年过得,一直忙来着。谢谢老哥惦念。

没有见到你,还怪想你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3-1 20:02: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3-1 16:26
问好清风剑老师。元宵节快乐!

谢谢老乡,也祝你元宵节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8-3-1 20:03: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8-3-1 16:28
文章结尾挺有深意,给人一个美好的期待。

谢谢留评,敬香茶一碗。
发表于 2018-3-2 19: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结尾留白,让人浮想联翩!
 楼主| 发表于 2018-3-3 17:28: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3-2 19:16
结尾留白,让人浮想联翩!

波澜老师,说说缺点呗,好不容易写出来的,想知道哪里存在着不足,谢谢。祝快乐。
发表于 2018-3-3 19:2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剑 发表于 2018-3-3 17:28
波澜老师,说说缺点呗,好不容易写出来的,想知道哪里存在着不足,谢谢。祝快乐。

要是说缺点的话,为感觉前面的铺垫有点多了,毕竟这篇小说是要写人的新的婚姻观念,那么就应该围绕这个核心,其他关系不大的,可以尽量省略,否则会有喧宾夺主的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8-3-4 09:23: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3-3 19:24
要是说缺点的话,为感觉前面的铺垫有点多了,毕竟这篇小说是要写人的新的婚姻观念,那么就应该围绕这个核 ...

谢谢波澜老师指导。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