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寻春(外二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8 21:4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岷江河畔 于 2018-3-16 11:34 编辑

寻春(外二章)
杨发勋


乍暖还寒的时日,几个发烧驴友,沿着峡谷穿行。江风如帚,扫走最后滞留在峡谷的几笼稀薄的白雾。冒汗的身子,远远摆脱了寒冷的纠缠。山坡上,露脸的一树树玉兰如神灯,照着我们前行。此时,我们步履如铅。
朝着春意聚集的山头,我们仍在迈进。
一只山鹰在高空盘旋,体验苏轼恒古流传的词句,叫声里裹挟着一丝清冷的孤寒。它翻阅风暴,雨水,雷电,阳光。也翻阅山峰的遒劲,大地的苍茫,天空的高远。
仰望。怪石林立的山,清瘦,似剃度的僧侣,保有慈悲为怀的佛性。山崖上挂出的一串叮咚作响的清泉,可是为跋涉者备下的圣水?让抵达享有了这份清冽。
此时,我们按下行进的暂停。在一块被岁月打磨光滑的石头上,喘息,舒展筋骨。
寻春?其实春天无处不在。就如我们脚下的这块石头,那些为它包边的细小植物,正在发芽,散发出春天的气息。在它们的枝节上,那些星星点点闪烁的绿,不正是我们摆脱冬的桎梏,崭露头角的心思吗?要是我们不在此歇足,要是我们在此歇足了却并不用心留意,它们的春天就会疏于被发现。
太阳已从顶上探出头来,像与生俱来的慰籍,用敞亮的暖意向人间示好,向我们示好。
一些裸露着胳膊的树,还在等待时日。之前它们把衣裳披在了山峦的身上,御寒。不过它们已在枝头绣出苞芽,很快就会换上新装。
抓住涛声,把江水扬起;踩着峭壁,把山头按下。江水如鞭,抽打着山石,也抽打着我们麻木的神经。几只绅士般的白鹭翩翩而来,犹如春天委派的使节奉旨来诏。
我们又开始了新的跋涉。穿越峡谷的春山。
山鹰似眷顾,似不舍,仍在我们上空盘旋,啼鸣。


车渡


车多,急也没用。一次只能捡二十来辆车,渡轮也急。看着要拢家,却被河水阻断。
要过来的和过去的,一字长蛇阵分排两岸。也像车书的“八”字。这盛景,是近两年才有的。腰包鼓胀起来的人,都在分享现代生活的律动。车子已成为一家人出行的工具。赶年,八仙桌在堂屋等着一家人的团聚。面对如此囧途,电话把乡音先遣回家,身子随后抵达。
等着摆渡。车里人就钻了出来。认识的不认识的,你一言我一语,就热络起来。前面那辆“雷诺”是张老二的坐骑,驮回的还有一同打工的几个乡邻。这些年当包工头,他赚了不少钱,吃香的喝辣的,额上皱纹也泛着春风,据说,常常有几个春风模样的女人围着他的屁股转;而后面那辆车出来的是一对小夫妻,他们今天是到娘家,明天还要到婆家。绳子一样路把小俩口拴着,东甩一下,西甩一下。
隔山易,隔水难。渡轮再争气,也得耗时间。两小时的等待,轮到我上渡轮。
船工叽咕:“隔两年就好了,不用这样等。”话似有隐情,似有不情愿。
细打听,哦,原来大河怀孕了,将有一道彩虹在此诞生,横跨两岸。
这是家乡,祖祖辈辈做了多少年的梦呀!难道“八”字,真有一撇了?

与己书


瞅着天空抛出的那个红绣球,追!
一路狂奔的夸父,就算不渴死,也会累散架啊。
停顿,或慢
是生命的微量元素,不可或缺!


山再高,也有脚印书写海拔。
回望来路,闪电般陡峭。青春,碎石一样铺在路上,别指望还能捡回。
深秋,宜登高望远。一棵树落光了叶子直立着,静候春天着色。


黄昏,夕阳与西山刮擦出皮外伤。伤口再大,夜也能包扎;
而落日是背过身去的一声叹息。


在天与地之间
远山,犹如一把铁铸的钥匙,
有人借助它,入得天门。而有的人始终被挡在门外。

通联:(644600)四川省宜宾县柏溪镇蓝天花园3幢1单元3-3号  杨发勋 收
电话:13684199789
电子邮箱:yangfaxun669@sina.com
2018.3.8


发表于 2018-3-9 20:05: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远山,犹如一把铁铸的钥匙,
有人借助它,入得天门。而有的人始终被挡在门外。

富有禅味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7: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两位老师读评。修改后自提一下。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