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聆听天籁(音乐随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7 05: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聆听天籁(音乐随笔)
  齐凤池
  一、柔板

  如今,风靡世界乐坛的神秘园乐队,以它独特的乐器组合方式演奏出的音乐效果,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全新的舒适柔曼放松缠绵的意境。
  小提琴与双簧管和电声乐器的巧妙配器联姻,使音乐产生出温柔轻松如少女倾诉爱情的浪漫韵味。
  本来,轻音乐就是一种赏心悦耳的音乐,让人轻松、舒服就是它的主旨。轻音乐的旋律萦绕在电影的主题曲和主题音乐的五线谱上。
  全世界有三大著名轻音乐团,德国的詹姆斯-拉斯特乐团的音乐常透露出欢乐、愉快和乐观主义的气氛,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和动人心弦的感染力。英国的曼托瓦尼乐团的特色源于其创始人、著名小提琴家曼托瓦尼对于小提琴的独特理解。法国的保罗-莫利哀轻音乐团具有法国人独有的浪漫气质,它的音乐温和典雅、平易近人、情趣盎然。
  神秘园的诞生,无疑给轻音乐宽广的音域空间又增添了鲜活的音符,同时,丰满了飞翔在音乐空间里的白天鹅般的柔嫩蓬松靓丽的羽毛。
  神秘园专辑第一首轻音乐《柔板》以它独特的审美呈现给观众,小提琴与双簧管的对奏,一问一答的风格,不仅显示出音乐的柔板魅力与效果。而且,使音乐的意境更加甜美舒适。小提琴仿佛在诉说,双簧管似乎在提问,电子琴在调解撮合。像古老神话般的爱情传说。类似梁祝的爱情伤感与磨合。在这种音乐的语境里,确实给人一种全新效果,仿佛使人步入伊甸园般的梦幻感觉。
  当我第一次听到《柔板》,仿佛有一种舒适轻松释放疲惫的感觉和滋味。当我从视频里看到年轻美丽金发蓬松的菲奥诺拉.莎莉手持提琴,姿态婀娜在台上演奏的画面时,确实让我体会到轻音乐的动感和立体音乐的美感。
  留着小辫子的男青年,手持双簧管潇洒而浪漫用心吹奏,双簧管那特有的金属音质与小提琴柔曼的旋律柔和在一起,像捆绑在一起的爱情甜蜜。
  菲奥诺拉.莎莉的情感故事仿佛与音乐有关,菲奥诺拉.莎莉成长于爱尔兰的一个音乐世家,她从小就受到各种音乐的熏陶,从而对音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她毕业于爱尔兰大学的音乐学院。她除了演奏古典交响乐和协奏表演外,还涉足各式各样自己感兴趣的音乐题材。在神秘园成立之前,曾为爱尔兰著名歌手谢妮•奥康娜和范•莫尼森的专辑作过伴奏。在神秘园乐队的演出中,她精湛独特的小提琴表演,将罗尔夫.劳弗兰的音乐作品意境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他们的配合是珠联璧合。
  聆听《柔板》给我的音乐观又增长音乐见识,《柔板》仿佛纤细如酥的手指滑过细腻的皮肤,或裸露的脚趾踩在松软舒适的海面上。始终离不开一种轻柔的感觉和音乐的旋律韵味。
  这就是《柔板》给我的全新感觉。

  二、心弦

  神秘园专辑里有一段透亮的音乐小品,手操小提琴的漂亮女人芙露娜•雪莉和键盘师罗尔夫•罗夫兰,他们在天蓝色的灯光背景下,罗尔夫•罗夫兰站立在一架电子钢琴前,他的面色可掬,蓬松修长头发左右摇动,有时他下意识地随着音乐的节奏频频点头,而且,他始终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伫立的拉琴的漂亮女人。
  芙露娜•雪莉手操小提琴,身穿黑色毛绒的上衣,她那如酥的胸脯袒露着,美丽弯曲蓬松的金发和她的肤色非常协调,她肩扛小提琴,如酥而纤细的手指,在两根弦上走动。提琴发出的音域一直在高音区间徜徉。
  两分多一点时间的《心弦》小品,音乐的流动是缓慢的,音乐大厅顶上的追光灯始终在固定的位置上照射着芙露娜•雪莉那窈窕匀称的身影。
  音乐开始,每个音符好像是一个一个蹦出来的,又好像是芙露娜•雪莉的心脏均匀的跳动。键盘手罗尔夫•罗夫兰手下弹出的音符与小提琴飞溅声音揉合在一起,撞击后产生一种心灵和脉搏前后跳动的韵律。
  《心弦》的音乐背景和意境具体表现的是什么,我无法解释。我觉得音乐用文字解释和说明是最不合适的办法和手段,因为音乐只能用心灵去感悟,用耳朵去触摸。
  当然,作曲家在创作这首音乐小品时,肯定不是盲目的,一定是有了音乐感应或者灵感。后来,我在反复聆听这首只有两分多钟的小提琴曲之后,仿佛找到了一种感觉,好像音乐不是在琴弦上发出的,似乎就是在人的心弦上发出的声音。
  芙露娜•雪莉在演奏这首《心弦》时,我注意到芙露娜•雪莉的纤细的手指,一直在小提琴的中把位高音区雀跃,有时跳到高音区,有时再回来,就像从人的左心房走到右心房。整支曲子没有低音。芙露娜•雪莉的纤细的手指一会走到G弦上,一会又跳到D弦上,就像在人的心尖走动。白色的马尾弓子,在弦上奔跑跳跃,一顿一搓,一击一跳,溅起的音符像水声或血液流动。
  这首音乐小品,没有激昂的快板,也没有类似流水的柔板,音速均匀,音域很宽。在高音区演奏的效果充分展现出来【心弦】的韵味。
  其实,一首音乐不在长短,哪怕就几个音符反复演奏,只要情感真挚,总奏也不会烦。
  我记得,贝多芬曾创作过一首钢琴小品《致爱丽丝》。虽然贝多芬一生没有结过婚,但是,他一直盼望着能得到一位理想的伴侣。因为,人类最美好的事情就是爱情故事,在贝多芬的生活中也有过许多浪漫的色彩。《致爱丽丝》这首钢琴小品,就是贝多芬呈现人类的的爱情极品。音符很简单,一段主旋律反复在键盘演练。但人们听了总有一种新鲜和百听不厌的感觉。
  罗夫兰和雪莉的默契配合,就是完美音乐和爱情的再现。但是,他们呈现的方式不是用语言,而是用音符和天籁的声音。
  有人说,欣赏诗歌是知识分子的事情,欣赏音乐是贵族的事情。虽然我们不是贵族,但我们同样需要音乐。因为世界的音乐不是献给贵族的贡品,它是献给人类最美的精神饮品。

  三、缠绵往事

  我读过一首诗歌《缠绵往事》,作者是谁已不重要,但我读懂了诗歌的内容。‘夜已经沉睡/柔柔的琴弦在缓缓地诉说/勾起我悠悠的曾经时光/那是一份珍藏心底/总想回忆又生怕触及的/暖暖的隐隐的疼/思绪如烟似雾乘风而来随风而逝/其实我也知道很多的开始/在它的开始就注定了结局/但我不明白/我用丝丝柔肠编织的梦幻/留下的却是无尽的忧伤/岁月在我额头无情地流淌/你依稀的身影/如同天边的星星/在我的脑海里飘移/清晰了又模糊模糊了再清晰/每个昼夜不知道有多少个轮回/往事缱绻缠绵/好似没有伴侣的咖啡/在那淡淡的苦涩的尽头/燃烧的是烈烈的甘醇/原以为短暂的缠绵早已被尘封/哪知道她经不起丝毫的触碰。’
  这首诗如泣如诉缠缠绵绵地解读了大提琴曲《缠绵往事》的内涵。然而,我始终认为,再好的诗歌也解释不清音乐的本质和内涵。
  我一直认为,音乐她只属于旋律,永远也不属于歌词。歌词再好也解释不清音乐的真谛。尽管一首好的歌词就是一首好的诗歌。诗歌是有字的音乐,而音乐是无字的诗歌。因此,我认为诗歌和歌词与音乐总有一段神秘看的见又挨得很近距离和尺度。而诗歌与歌词又总有一种想贴近音符的感觉。
  《缠绵往事》这首的大提琴曲是谁作的我也不清楚。据说这首大提琴曲就隐藏在神秘园的第四辑中,它的别名叫《静默之声》。这首大提琴曲我听了无数次,每次听,心里总有一种神秘的幻觉和深邃的意境。那舒缓而绵长的琴音一直在耳畔萦绕,听着这种缠绵的旋律,我的眼前仿佛出现蔚蓝的大海,在海风温柔的吹动下,波浪缓慢而悠长地推向岸边,向人们的心灵深处涌动。
  我坐在沙发上,在暗淡紫红的灯光下,头靠沙发闭着双眼,静静聆听着杰奎琳的手指在弦上行走的声音和神韵。那种舒缓缠绵的旋律,仿佛就我在的心底荡起微波涟漪。我的心仿佛在空旷的世界里游荡旖旎。我的心飞翔在天上,鸟瞰人间烟火,不知不觉眼中噙含着泪滴。
  这时,我忽然想起音乐界有一种传言,说是最杰出的音乐家往往命不长。这句话好像就是针对杰奎琳说的。然而更加巧合的是,法国作曲家、大提琴家奥芬巴赫的《杰奎琳之泪》,竟在百年之后和一个也叫杰奎琳的英国大提琴才女相遇了。
  我想当杰奎琳•杜普蕾在演奏这首与她同名《杰奎琳之泪》时,或许她的心也在淌泪,否则,她的琴声绝对不会奏出令人心灵难以自拔地深“陷”。
  我想杰奎琳•杜普蕾的音乐生涯,不仅是用手指演绎技艺,而是用生命和灵魂演奏天籁和天堂之音。
  在杰奎琳•杜普蕾四十二年短暂辉煌的音乐历程中,据说,匈牙利大提琴家斯塔克第一次听她演奏《杰奎琳之泪》时就说:“象她这样把所有复杂矛盾的感情都投入到大提琴里去演奏,恐怕根本就活不长。”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句话仿佛成了上帝和先知的预言。
  杰奎琳•杜普蕾一九四五年出生在英国一个充满音乐的家庭。当她四岁时,听到收音机里大提琴的声音,就要求家里给她买那样的乐器,从此,展开了杜普蕾与大提琴之间的不解之缘。五岁时,她开始在学校学琴。一九五六年,十一岁时,嬴得了大奖,成为全英国最受瞩目的演奏家.
  一九六五年,由杜普蕾担任大提琴,巴毕罗里指挥伦敦交响管弦乐团,演出英国作曲家艾尔加的《E小调大提琴协奏曲》,这场音乐对杜普蕾非常重要,因为它奠定了杜普蕾在演奏舞台上的地位。钢琴家顾尔德曾经说过,杜普蕾的艾尔加协奏曲,呈现了无限的悸动与热情。后来她第一次听到那张与巴毕罗里合作的录音时,曾吃惊的说道:“这并不是我想表达的!”她到底想表达什麼?我们永远无法得知。
  很多人都喜欢听杜普蕾演奏的《E小调大提琴协奏曲》协奏曲,大提琴在管弦乐衬托下,她全身心地投入到音乐斑斓的神秘意境里。她充满朝气,又不失女性的细腻,也不是完全没有节制的放纵自己的情感演出,从她手指尖的传递出来的琴音,让人完完全全地被她的热情与音乐诠释所感染。杜普蕾诠释艾尔加的E小调协奏曲无人能出其右,直到现在,据说华人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稍许企及她的境界,但仍然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一九六七年,她和钢琴家巴伦波因结婚.杜普蕾和巴伦波因共谱恋曲,为古典乐坛留下佳话。他们不论在生活或是音乐上,彼此都是最佳的伴侣。他们合作演出,很多人说是奇妙的一对。
  一九七0年杰奎琳患上了多发性硬化症,从此因病告别音乐舞台。杰奎琳•杜普蕾一生中拥有三把名琴,其中一把是现代制作师的作品,两把则是史特拉第瓦里古琴,其中戴维朵夫如今则为马友友所有。马友友曾经说过:"这把戴维朵夫对我而言,他是我演奏过最好的乐器,我真的相信这把琴是有灵魂的,而且也具有想像力。"1987年十月十九日,杰奎琳•杜普蕾在伦敦家中逝世,享年四十二岁。老舍先生说,爱什么就死在什么上。
  英年早逝的杰奎琳•杜普蕾,用一把枣红色大提琴给我们留下太多的缠绵往事,聆听那如泣如诉缠绵琴声,仿佛使人在缠绵往事中深沉流露出思念的情感。琴音婉约,旋律缠绵,如清清的溪流流淌记忆的边缘.听着听着,潮湿的音乐就会打湿疼痛的面颜。

  四、夜曲

  现代流行音乐总是以清新、明快、随意、创新形式呈现给观众。它不像古典音乐那样传统规矩,给人以庄严气势宏大的感觉。由罗尔夫.劳弗兰和菲奥诺拉.莎莉组成的神秘园,就是一支享誉世界的新世纪音乐风格的乐队。
  在《神秘园》专辑中有一首类似天籁般的领唱《夜曲》,使神秘园显得更加神秘了。它的表现形式类似西方教堂里的礼拜。教堂里的唱诗班,在管风琴的伴奏下,一位修女在领唱《圣经》里《雅歌》诗篇第二章第七节: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啊,我指着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嘱咐你们,不要惊动,不要叫醒我所亲爱的,等他自己情愿。
  天籁神韵般的歌声绕梁挂柱,在教堂里萦绕着不散。而神秘园中的《夜曲》同样是一种心灵的祷告和祈福。
  歌词唱到:让白天从你身边悄悄逝去,黑暗伴着夜曲来守侯你,虽然黑夜笼罩一切,但当光明穿透夜幕,它不久将从天边消失……
  担任领唱的莎拉•布莱曼,她那甜美的音质,像唱诗班的领唱,神圣而纯洁。蓝色的地毯在追光灯下显得更加宁静。
  真正的音乐是从灵魂深处勾勒出来的旋律,而《神秘园》的音乐,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诠释。
  《夜曲》飘动的音符缓缓轻柔地穿透人们的内心世界,在心灵深处旋出飘渺神话意境。令人不得不沉醉于其中。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乐园,每当痛苦失望消沉的时候,我们需要在这属于自己的乐园中抒缓情绪,寻找心里的平静和安慰,而这块藏在每个人内心的土地,就是精神的“神秘园”。
  莎拉•布莱曼高亢飘逸的女高音,划破了夜的宁静。那声音好像是从天上飘撒下来的,如水银似的,带着几分凉意,几分思忆.....
  幽远的小提琴如泣如诉,就像娓娓说出一段不完美的爱情,音乐退去却意犹未尽。
  莎拉•布莱曼的名字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陌生,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她与世界三大男高音歌唱家之一卡雷拉斯对唱,她那迷人的嗓音让人过耳难忘。2008年北京奥运会,她与刘欢一起演唱的《我和你》,风靡华夏大地。莎拉•布莱曼作为一位歌唱家,很少有人像她那样才华横溢,风格绝伦。她的气质,歌声,虚幻、空灵、纯净,时而清新甜美、时而高亢震撼,营造出无边无际的空间幻觉,她的高音攀上云端,音域宽广但不刺耳,让人充满迷惑与想象。她领唱《神秘园》之歌,给神秘园不仅增加魅力,而且增加了神韵和神秘。
  其实,了解莎拉•布莱曼的人都知道。很多年前她在欧美就已走红,她主演的那些音乐剧,如《歌剧魅影》、《猫》、《歌与舞》的主题曲和剧中的歌曲,广为传唱。莎拉也被誉为“歌舞剧皇后”。但国内乐迷结识莎拉只是近一两年的事,因为莎拉的唱片进入国内市场的极少,目前能见到的有《莎拉•布莱曼演唱的韦伯音乐剧金曲》。
  音乐评论家说,一般来说歌星或歌唱家都能根据其发声方法将其归入相应的演唱类别,或美声,或通俗。但莎拉•布莱曼是个例外,你很难将其归入到某一种唱法之中,因为她既能唱美声,也能唱流行歌曲,而且这两种唱法听来都很有魅力。因此,喜爱她的歌的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可以说莎拉•布莱曼跨越了流行与古典,为雅俗所共赏。神秘园的《夜曲》以小提琴、电子琴、单簧管、风笛和大型交响乐队阵容烘托,莎拉只唱开头和结尾。她分别运用了美声和流行唱法进行不同的演绎,听起来就像美声歌唱家和通俗歌手的联合演唱,这就是布莱曼的绝技!莎拉以勤奋、聪慧和天赋让世界为之倾倒,她不愧为“音乐剧皇后”。
  还是让我们记住英国那位大眼睛的天才歌唱家莎拉•布莱曼的名字吧,在回想2008年奥运会之歌《我和你》的音符时,再次聆听一下《神秘园》专辑,我们就会更加了解那个大眼睛,充满魅力的天才女歌唱家的魅力了。

  五、神秘园之歌

  我感觉神秘园专辑里的经典之作应该说就是《神秘园之歌》吧,专辑里第一个音乐小品就是神秘园之歌。总共两分零二十几秒钟的音乐小品,在两位音乐家的捆绑磨合协调演奏下,在神秘中起始,又在神秘中结束。音乐的主旋律始终在反复反复重复重复,神秘园啊神秘园,你是怎样的神秘,神秘园啊神秘园,你是神秘中的神秘。其实,音符本身就是神秘的符号和诡秘的字码,把它们组合在一起,或者排列在一起,编制在一起,就呈现出神秘而灵动的神奇。
  音乐起始,罗尔夫.劳弗兰站在电子钢琴旁,他用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试走,在缓慢的行走中,一步好像走进了绿色的田园,他在田埂上跳跃,波动了一片绿色的小草和秧苗。音乐的风声轻飘飘丝柔柔,在小草和秧苗上飘动,象一层透明的丝纱或象薄薄的蝉翼。
  罗尔夫.劳弗兰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左手拎琴右手持弓的菲奥诺拉.莎莉。文静自如靓丽诱人的菲奥诺拉.莎莉款款走到台上,她漫不经心地将小提琴放到肩上,跟着电子钢琴引领的曲线步入音乐的田园小径。
  菲奥诺拉.莎莉那如酥的手指,轻轻地漫步在金属的小路上,仿佛伫立在神秘园的边缘,试想怎么进去。于是,她被水质的音符溅湿灵感后,轻飘飘,步慢慢,进入梦寐般的神秘园里。
  进入这个神秘世界,她情不自禁地啊了一声,神秘园哪神秘园,你真是神奇般的神秘,就像伊甸园的童话世界。音乐在神秘的旋律中徘徊,她的手指徘徊在四根银质的小路上。音乐的主旋律反复鸣奏,时而低迷,时而飘起,时而飘在半空,时而飞上青云。其实,神秘园的神秘,不在几个简单的音符上,关键在音乐语境里。
  我在聆听神秘园之歌时,我是紧紧跟随着他们弹奏迸溅出的每一个音符进入神秘园的。我闭上眼帘,扯开音乐的帷幕,仿佛眼前出现了神秘园奇特的愿景。
  神秘园的外围,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树下开满了奇葩异草,有羚羊麋鹿山龟变色龙穿山甲等动物在玩耍。杂草中隐藏着灵芝人参鹤顶红等罕见的植物。我漫步在音乐的另一个时空里,享受着安逸、恬静、和谐的美好氛围。这就是音乐制造出的神奇世界。
  我不知音乐家是怎么用诡秘的手段制造出神奇的园林,在神秘园的世界里,人们想到的就会闪现,人们没有想到的又反复再现。呈现出变幻莫测的神奇景观,印在人们空白的脑海里。只要闭上眼就会意象般的闪现。
  音乐的魅力和音乐神奇的诡秘鬼幻的魔法,在音乐家的大脑里制造,在手指上再现,我不得不惊叹、瞠目、呆滞、凝固在不能想象的神秘世界的门槛边缘。
  当音乐家收敛了手指,音乐像影子一样渐渐消失之后,我突然从呆滞凝固的边缘清醒。
  回过头来,再次回想刚才漫游在神秘园世界的幻觉,我渐渐明白了,音乐家精心制造的音乐,就是神指挥制造的仙境,音乐呈现的景致,就是上帝的制造的理想世界。
  当我们每个人都能悟到音乐魅力所在,我想聪明的音乐家罗尔夫.劳弗兰就不会再制造神秘园了。也许他会再辟新径,制造出人类不可预知的诡秘园的童话世界。
  我不期待有诡秘园的诞生和出现,今天有一座神秘园就够了,因为我们的人类还有太多的人,没有进入过甚至接近过神秘园的理想世界。当人类都能生活享受到那种神秘世界之后,我想更加理想神秘的世界,一定会在音乐家的脑海和指间诞生。

  六、追梦人

  我认为,欣赏神秘园的音乐,最好是在灯光暗淡色调微红的房间里,拉上绛紫色的大绒窗帘,暗红的台灯发出柔和的光,在这种色调笼罩下,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然后倒上半杯红酒,慢慢地举起酒杯,轻轻地舔舐一下,让酒润湿一下嘴唇,细心品味那红酒里潜藏的神秘。这时打开DVD,从头欣赏神秘园专辑的每一首经典乐曲。音乐开始后,可以放下酒杯,斜靠在沙发背上,微闭双眼去想。不知不觉就会跟随着神秘的追梦人,进入类似伊甸园和桃花源的愿景。
  这时我可以什么也不想,脑海里出现的世界,好似水底或者大山里云层外地球心脏的世界。只能想到不能看到美好景况。在那个世界里,确实有很多追梦人在那里活着,理想者,享乐着,美好着,随心所意着。
  这时,我又咂了一小口红酒,脑海里的LED大屏幕在切换画面。仿佛出现了公园和林荫小路,小路两边绿茸茸的小草象剪过一样,又像织出的地毯。走在小路上,有蝴蝶蜻蜓蜜蜂和五颜六色的小鸟在前面引路。突然,一座类似翡翠的大山出现了一道缝隙,我跟随那些小精灵,雀跃进入宝石般的世界。绿色的鹦鹉在枝头告诉我,这就是神秘园的第一个世界,再走很远远的旖旎幽径,就可以进入第二个神秘世界。
  我慢慢睁开眼,想看看那个真实的世界,我睁开眼其实什么也没有。那完全是音乐制造的幻觉。我想,梦真是很好的东西,我们可以想着法去做各式各样梦,但又不能按照我的想象来做梦。
  其实,现实中最理想的梦就是音乐。音乐是人生最理想的梦。音乐家是这个世界最聪明的制作梦的天使,我们可以随便他们去做梦,去他们制作的梦里游玩。但音乐的梦,是无形的,是飘渺不定的,它总在你看得见抓不到的眼前走动,让你去追赶。所以,我们的世界就出现了许多喜欢追梦的人。我把这种人称为理想化的虚无缥缈的理想现实主义者。他们一辈子就在梦里生活,但他们有缺陷,不会制作梦。只有罗尔夫.劳弗兰和菲奥诺拉.莎莉,给为人类和世界编制梦境。他们是当今世界最理想化的梦制造者。他们创作的每一首乐曲都是理想的梦。只要闭上眼睛,那梦境就出现在眼前。
  我在聆听神秘园的《追梦人》时,眼前曾经出现过海市蜃楼一样境况,我看到有许多人生活在那美好的世界里。我忽然问自己,他们是怎样进入梦境的,是追逐音乐的影子进去的么?
  诗人董贞在给《追梦人》音乐配诗写到,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让青春娇艳的花朵绽开了深藏的红颜/飞去飞来的满天的飞絮是幻想你的笑脸/秋来春去红尘中谁/宿命里安排/冰雪不语寒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采/看我看一眼吧莫让红颜守空枕/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让流浪的足迹在荒漠里写下永久的回忆/飘去飘来的笔迹是深藏的激情你的心语/前尘红世轮回中谁在声音里徘徊/痴情笑我凡俗的人世终难解的关怀/看我看一眼吧莫让红颜守空枕/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
  诗人的配诗很婉约很轻柔很唯美,但放在音乐里还是显得逊色了。我曾经说过,音乐不属于歌词,它只属于旋律和天籁。有人认为,诗歌是有字的音乐,而音乐是无字的诗歌。我不能把诗歌和音乐揉合在一起,就好比把白酒勾兑红酒里一样的滋味。
  神秘园是当今乐坛梦的制造者,他们把干净金属般的音符撒在我们生活的每一条小路上,让我们跟随音符,从金钱,物欲,酒色,紊乱嘈杂的环境里走出来,进入神秘园的梦境,净化自己,修炼自己,做理想化的追梦人。

  七、田园

  F大调第六交响曲又名“田园交响曲”,是德国作曲家贝多芬的代表作之一,《田园》是他亲自命名。这首乐曲大约完成于1808年,是贝多芬九首交响乐作品中标题性最为明确的一部。据资料上介绍,当时贝多芬双目已经失明,双耳已经丧失听力。这部作品表现了他在耳目完全失聪的情况下,对大自然的依恋之情。1808年《田园》在维也纳首演时,由贝多芬亲自指挥,在首演节目单上他亲笔写到:“乡村生活的回忆,写情多于写景”。整部作品细腻动人,朴实无华,宁静而安逸,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交响曲之一。
  然而,在二百年后的今天,在音乐家格里格老头的家乡,被誉为森林王国的挪威,却诞生了以罗夫兰和芙露娜•雪莉为灵魂的神秘园轻音乐组合。
  罗尔夫•罗夫兰是挪威音乐界享有盛誉的音乐家和键盘师,另一位是来自爱尔兰的小提琴家芙露娜•雪莉。
  芙露娜•雪莉接受过正规的古典音乐教育,她曾与多位世界级音乐家及流行歌星合作,与罗尔夫相遇后,两个人的音乐理念和生活态度包括哲学观念都很相近,对音乐的热情和追求一拍即合,所以组成了神秘园。罗尔夫深信: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每当痛苦失望或消沉时,就需要抒缓情绪,寻找心里的平静和安慰,这块藏在每个人内心的土地,就是“神秘园”。
  而芙露娜•雪莉认为,“欧洲的流行音乐都是在互相融入、互相吸收、互相合作,连最顽固的柏林爱乐乐团也在尝试着和流行音乐甚至摇滚乐合作,维也纳爱乐可以请来麦克菲林在维也纳指挥乐队和全场合作流行音乐。真正的流行音乐市场虽然很火爆,但他们的艺术生涯并不长,而新世纪音乐却可以长盛不衰,今天观众可以静下来听‘神秘园’或其他类似组合的音乐,百年后仍旧可以静静地坐下来听‘神秘园’,这就是我们的灵魂和魅力,这一点普通的流行音乐是不可能做到的,音乐不在于它的火爆或收视率等等,关键是它的持久性和流传性。”
  贝多芬的《田园》是把音符洒在田园里,生长葳蕤世界音乐的绿荫。神秘园的《田园》是将音符游荡在空中,就像灵动的云雀,不停的朗读卑尔根森林里那神奇美丽的童话。
  我欣赏神秘园,是随着《田园》芙露娜•雪莉的小提琴洒落的音符引领走进田园的。神秘园的《田园》是从一颗碧绿的小草开始的,是由银质的竖笛导航进入田园。一滴滴露珠滑落的声音,来自小提琴的G弦上。沿着绿草如茵的田园小径向田园的深处走去,仿佛有一条清澈小河躺在天边,我随着音乐漫步河边,一串串水质的音符,从键盘手罗夫兰的十指上滴落下来,发出小河淌水的神韵。河水清澈见底,水面流动许多美丽的花瓣。水声叮咚起始吉他的四根琴弦。一座木制的小桥突然横亘在眼前,我在竖笛的指引下,走上小桥。伫立在小桥上,举目向远方眺望,遥远的深处是茂密的森林,油绿油绿森林像油画涂抹在天边。神秘园的田园风光,从竖笛,小提琴,吉他,电子琴和弦中烘托出来。广袤的田园,神秘的色彩,小河淌水,天边的森林,每一处神秘的景致,都在音乐里呈现。
  神秘园的《田园》在三分四十秒的旋律中讲述完美,芙露娜•雪莉的小提琴,罗夫兰的电子琴和竖笛手吉他手的默契配合,绘画出一幅神秘园的神奇田园风光。
  聆听《田园》需要闭目,用心聆听,因为神秘园的每一个音符都是神圣的箴言,就像上帝洒落天边的无数星辰闪现。

  八、莎拉•布莱曼

  现代流行音乐总是以清新、明快、随意、创新形式呈现给观众。它不像古典音乐那样传统规矩,给人以庄严气势宏大的感觉。由罗尔夫·劳弗兰和菲奥诺拉·莎莉组成的神秘园,就是一支享誉世界的新世纪音乐风格的乐队。
  在《神秘园》专辑中有一首类似天籁般的领唱《夜曲》使神秘园显得更加神秘了。它的表现形式类似西方教堂里的礼拜。教堂里的唱诗班在管风琴的伴奏下,一修女在领唱《圣经》《雅歌》诗篇第二章第七节:
  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啊,
  我指着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嘱咐你们,
  不要惊动,
  不要叫醒我所亲爱的,
  等他自己情愿。
  天籁神韵般的歌声绕梁挂柱,在教堂里萦绕着不散。而神秘园中的《夜曲》同样是一种心灵的祷告和祈福。
  歌词唱到:
  让白天从你身边悄悄逝去
  黑暗伴着夜曲来守侯你
  虽然黑夜笼罩一切
  但当光明穿透夜幕
  它不久将从天边消失……
  担任领唱的女歌手,她那甜美的音质,像唱诗班的领唱,神圣而纯洁。蓝色的地毯在追光灯下显得更加宁静。
  真正的音乐是从灵魂深处勾勒出来的旋律,而《神秘园》的音乐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诠释。
  《夜曲》飘动的音符缓缓轻柔地穿透人们的内心世界,在心灵深处旋出飘渺神话意境。令人不得不沉醉于其中。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乐园,每当痛苦失望消沉的时候,我们需要在这属于自己的乐园中抒缓情绪,寻找心里的平静和安慰,而这块藏在每个人内心的土地,就是精神的“神秘园”。聆听神秘园女歌手的演唱,使我想起了莎拉•布莱曼。
  莎拉•布莱曼高亢飘逸的女声划破了夜的宁静,那声音绝对是从天上飘撒下来的,如水银似的月光,带着几分凉意,几分思忆......幽远的小提琴,淋漓尽致、如泣如诉,就像娓娓说出一段不完美的爱情,音乐退去却意犹未尽。
  莎拉•布莱曼的名字对于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她与世界三大男高音歌唱家之一卡雷拉斯对唱,她那迷人的嗓音让人过耳难忘。2008年北京奥运会,她与刘欢一起演唱《我和你》风靡华夏大地。莎拉•布莱曼作为一位歌唱家,很少有人像她那样才华横溢,风格绝伦。她的气质歌声,虚幻、空灵、纯净,时而清新甜美、时而高亢震撼,营造出无边无际的空间幻觉,她的高音攀上云端,音域宽广但不刺耳,让人充满迷惑与想象。她领唱《神秘园》之歌,给神秘园不仅增加魅力,而且增加了神韵和神秘。
  其实,了解莎拉•布莱曼的人都知道。很多年前她在欧美就已走红,她主演的那些音乐剧,诸如《歌剧魅影》、《猫》、《歌与舞》的主题曲和剧中的歌曲广为传唱,莎拉也被誉为“歌舞剧皇后”。但国内乐迷结识莎拉只是近一两年的事,因为莎拉的唱片进入国内市场的极少,目前能见到的有《莎拉•布莱曼演唱的韦伯音乐剧金曲》。
  音乐评论家说,一般来说歌星或歌唱家都能根据其发声方法将其归入相应的演唱类别,或美声,或通俗。但莎拉•布莱曼是个例外,你很难将其归入到某一种唱法之中,因为她既能唱美声也能唱流行歌曲,而且这两种唱法听来都很有魅力,因此喜爱她的歌的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可以说莎拉•布莱曼跨越了流行与古典为雅俗所共赏。神秘园的《夜曲》以小提琴、电子琴、单簧管、风笛和大型交响乐庞大乐队阵容烘托,莎拉只唱开头和结尾。她分别运用了美声和流行唱法进行不同的演绎,听起来就像美声歌唱家和通俗歌手的联合演唱,这就是布莱曼的绝技!莎拉以勤奋、聪慧和天赋让世界为之倾倒,她不愧为“音乐剧皇后”。
  莎拉•布莱曼演唱的"安魂曲"中的流行单曲,进入英国前10名排行榜。2001英国高收入妇女中莎拉布莱曼名列第十。
  还是让我们记住英国那位大眼睛的天才歌唱家莎拉•布莱曼的名字吧,在回想2008年奥运会之歌《我和你》的音符时,再次聆听一下《神秘园》专辑,我们就会更加了解那个大眼睛充满魅力的天才女歌唱家的魅力了。

  2018--3--17
  齐凤池,男,河北作协会员,中国煤矿作协理事,专栏作家。河北河间人。现生活在张家口崇礼。国内外报刊开设美术评论,音乐随笔,旅游随笔和饮食文化随笔专栏。
发表于 2018-3-17 21:5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知识了
发表于 2018-3-20 10:2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此类文字并不多见,挺好。问好齐老师!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